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百零零一章 回来感觉真好

第二百零零一章 回来感觉真好

  夜已深,没有灯,严语躺在床上,黑暗中把玩着手里的纪念章,辗转反侧,也想不出个头绪来。

  他无法了解外界的消息,不清楚后续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所以很难确定这个人可能会是谁。

  当然了,最大的可能永远都是那个凶手。

  即便不去探究秦大有的真实身份,严语也必须找到这个凶手!

  这一夜未眠,严语却没有太多的疲累,休养这两个月,这一天天的睡睡吃吃,严语早已有些厌倦。

  “谢大哥,我该走了。”

  虽然昨夜就已经跟谢长春说过,谢长春也极力挽留,但他也知道,严语终究不属于这里。

  严语心里也很清楚,眼下还只是灰雀的头,如果自己再不走,还不知道会给村民们惹来多大的麻烦。

  对方已经很明确地表达了态度,甚至连纪念章这么明显的东西都拿了出来。

  无论是谢长春夫妇,还是山下的村民,都是淳朴而善良的人,严语又怎可能连累他们。

  阿玉虽然有些神经质,但并不是疯子,早早就给严语准备好了一个背包,里头除了几个窝头和水壶,还包了几张皱巴巴的纸币。

  严语又趁他们不注意,将那些钱放回到了桌子上。

  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开,村长也不是蠢人,他同样意识到了些什么,只是严语本就来历不明,如果能够保护村民,他自然愿意协助严语离开。

  村子里虽然没有手扶拖拉机,但村长家有一辆破旧自行车,便让村里的小伙子,搭着严语到了隔壁村。

  严语又坐上隔壁村的手扶拖拉机,因为是赶集日,村民们将一些鸡鸭和草药之类的东西,全都搬上了车斗,十几个人挤在车斗里。

  柴油机喷吐着黑烟,仿佛随时支撑不住那般,拖着沉重的车身,在凹凸不平的路上艰难前行。

  到了镇上,也才九点多,各地赶圩的人,将散货野货都摊在路边售卖,镇上的小摊子热气蒸腾,卖着风味小吃,各地村民们蹲在小摊前面,大口大口地吃面喝汤,满头是汗,却又爽快不已。

  这样的氛围,瞬间将严语从山野世界拉回到了文明社会,再摸摸自己扎起来的长发和络腮胡子,也难怪这些人会把他当成疯子了。

  要不是谢长春送的衣服漂洗得非常干净,早在拖拉机上就让人赶走了。

  严语扫了一眼,便派出所去了。

  他本想去找齐院长,但不知道齐院长是否已经回来,毕竟当时他还在住院,思来想去,还是去找孟解放更直接一些。

  这地方还是老样子,不过公告栏上却张贴着一张素描画,画上的年轻人方脸剑眉,形象逼真,神情生动,可不正是严语的画像么,画像下面还留着电话号码和联系地址。

  可见他们并没有认为严语已经死了,甚至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严语!

  这让严语感到心头温暖,非常的温暖!

  严语撕下一张画像,便走了进去,却被保安给拦了下来。

  “同志,您要办事的话可以去前头的政务厅,这里是办公区,请您出示一下证件。”

  严语知道,自己现在这模样,保安没有赶他出去,已经是非常友善的了,便拿起手里的画像,朝保安说:“我见过这个人,想来找孟队长提供线索的……”

  保安并没有想象中那样激动起来,就好似见惯不怪了一般,朝严语说:“这样啊,这个告示已经撤下来大半个月了,大厅那边征集线索的办公室也撤掉了,要不你进来坐一坐,等孟队回来?”

  严语闻言,也有些失望,本以为他们没有放弃寻找,原来到底还是把公告撤下来了。

  “好的,那就麻烦您了。”

  严语走了进去,也不好走进办公楼,只是在一楼的椅子上坐着,翻看着架子上的报纸,可惜报纸上并没有任何关于那件事的报道,一则关于他的寻人启事,半个月前的报纸,几乎每一期都刊登着,只是最近的报纸已经没有了这则寻人启事。

  如此等到中午,孟解放还没回来,严语取出水壶来喝水,保安提了热水壶,几次过来给严语添水,并未因为他的外形而有半点的歧视或者厌烦。

  这保安年纪不算小了,午饭就放在铝质的保温盒里,走过来要分一些给严语吃,严语到底是婉拒了。

  政务大厅那边忙忙碌碌,吵闹得很,即便是中午也没有休息,倒是办公区这边有些冷清,人员似乎都派出去做事了,即便是中午,也没见人回来。

  一直到了下午,眼看着要下班了,同志们才拖着疲惫的脚步,一个个从外头回来。

  严语见到了小卢同志,正要上前去打招呼,孟解放却是从外头走了进来!

  这位基层老同志瘦了好几圈,头发更少,摘下帽子,抓着头皮痒,嘀嘀咕咕抱怨道:“又白跑了一天……”

  严语正要上前说话,一辆吉普停了下来,孟解放脸色并不好看,似乎有点害怕见到这辆吉普。

  “田伯传!”

  从驾驶室里跳下来的是田伯传,胡婉约就跟在后头,一脸的悲伤和担忧。

  “今天怎么样?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孟解放看了看胡婉约,而后还是摇了摇头:“这十里八乡都被咱们掘地三尺,但连严语一根毛都没找着……”

  说到此处,孟解放又看了胡婉约一眼,有些不忍心,朝田伯传说:“咱们明天再出去找找吧……”

  胡婉约低下了头,田伯传却很感激:“孟队,真的太辛苦你们了……要知道,上头都已经结案了,这不是你们的分内事……”

  孟解放摆了摆手:“要不是严语,咱们根本出不来,这种话以后就不要再说了……”

  “哦,不过你也让胡局放心,所里的工作都派了人过来加班,人手也够,并没有因此而耽误正常的工作秩序……”

  田伯传眯着眼睛笑起来:“胡局心里有数,孟队放心吧,大大小小的案子,你们都可以报给于队那边,帮你们分摊一下压力。”

  孟解放点了点头:“于队那边也不轻松,他和洪大富都半个月没着家了,听说嫂子都到队里报案,说自家丈夫丢了……”

  田伯传也是苦笑:“大家也都是想尽快找到严语嘛……”

  孟解放也点头,轻叹一声说:“可怜蒋慧洁,把工作都辞了……听说这些天又病了,整天在外面跑……”

  说到此处,田伯传干咳了两声,孟解放下意识朝胡婉约那边看了一眼,也就不再说话。

  胡婉约似乎并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她的眸光往外延伸,一直跟随着,渐渐转到近处。

  蒋慧洁不多时就出现在了门口。

  “孟队,田副,婉约也来了……”

  她整个人都清瘦得让人心疼,长发随意挽着,怀中抱着一沓传单,可以看到严语的画像。

  她的鞋子沾满了灰尘和泥土,裤脚也很脏,想来走了一天,该是走村窜巷散发传单去了。

  严语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也是眼眶湿润。

  上头有自己的考虑,这种事本就不能大肆宣扬,结案也是理所当然,好在大家都没有放弃他。

  照着常理来推测,严语再没有生还的可能,他们完全可以放下这一切,继续自己的生活。

  可他们中的每个人,似乎都没有放弃。

  看着他们碰头交谈,分享信息,互通有无,没有放过任何一丝线索,想来每天都是这样了。

  尤其看着蒋慧洁,听到孟解放说她连工作都辞了,严语更是难受,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人群这边来。

  伸出手里的画像,朝众人说:“听说你们在找他?”

  “你有线索?”孟解放下意识回了一句,抬头看到严语的脸,整个人都呆住了,眼睛唰一下就红了!

  “哥!”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胡婉约已经撞入了严语的怀中,泪流满面,仿佛重新找回了生活的意义!

  田伯传等人也从惊愕之中回过神来,他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而辛苦了这么久的同志们,也一个个露出激动的笑容!

  严语倒是被胡婉约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因为她有些创伤后遗症,平时开口说话都难,做出这样的举动来,可见她内心多么的高兴了。

  不过胡婉约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很快就松开了严语,抹了抹眼泪,将目光投向了蒋慧洁,仿佛自己抢了别人的东西,充满了歉意。

  蒋慧洁眼泛泪光,看了看严语,而后又看了看胡婉约,朝胡婉约笑了笑,将她拉入了怀中。

  胡婉约抱着蒋慧洁,高兴地哭了起来,而蒋慧洁抚摸着胡婉约的头发,就这么看着严语,所有的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严语笑着,此时看到关锐和叶晓莉等人,也纷纷从街道上回来,他们的手里都拿着同样的传单,远远地看着这一幕,并没有走近,只是默默地红着眼眶,生怕走近一点,严语就会消失在眼前一样。

  严语举起手来,朝关锐等人挥手致意,后者露出了一个嫌弃的眼神,但激动和欣喜同样难以掩饰。

  回来的感觉真好。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