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百零零三章 分化逐个击破

第二百零零三章 分化逐个击破

  同样的现场,同样的没有留下半点线索。

  现场没有留下任何东西,但又偏偏指向了同样的凶手,因为这已经形成了他独特的作案方式!

  如果是他给严语留下了警告,那么他必须占据交通上的便利,否则要从山村出来,不可能比严语快这么多。

  因为这个秘密基地守备森严,他不可能来去自如,必然要做不少前期准备,除非他早已做好了筹谋,随时可以作案。

  亦或者他拥有一辆自己的车,才能够做到这一点,如果严语现在赶回到山村,能否在周边走到车子留下的痕迹?

  严语站在房门外,看着脚旁的水渍,这几乎是凶手留下的唯一东西,他的作案主题似乎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水!

  严语避开地上的水渍,在房间里检查了一圈,在某一刻,似乎有些古怪的声音,敲击在了他的心弦之上!

  滴答……滴答……滴答!

  “嘘!”

  严语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众人也都安静了下来,滴滴答答的水声更加的清晰!

  关锐有些皱眉,蹲下来,弯腰一看,是床上的水滴落下来,他伸出手掌,接住了水滴。

  然而就在此时,滴答滴答声仍旧没有停止!

  严语侧耳一听,便走到了窗户旁边。

  出于安全起见,窗户已经用铁围栏焊死,严语隔着铁围栏,看着玻璃上,滴答,滴答,一滴滴水珠打在了窗户上!

  严语打开锁扣,伸出手去,水珠不断打在他的手掌上!

  整个基地似乎一下子沸腾起来,人人都往外跑!

  “下……下雨了!下雨了!”

  “哈哈哈!”

  “下雨了!”

  外面的人欢呼起来,他们毫无顾忌,没有打伞,也不怕淋湿,跑到空旷之地,张开双臂拥抱夜里的大雨,有人张开嘴巴,品尝着雨水的甘美!

  没有什么比久旱逢甘霖更让人欢欣雀跃,或许每个人此时此刻的心情都一样,仿佛昏暗房间里的凶杀案,都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对于普通人而言,没有什么比长久干旱之后的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更让人激动,但对于办案人员而言,大雨是最大的敌人,因为大雨会将所有的痕迹全都冲刷干净!

  严语的心头陡然一紧,朝于国峰急促问道:“同龢师叔在什么地方!”

  “你怀疑赵真人是下一个目标?”于国峰也紧张起来,但他又摇头说:“凶手连续犯案的可能性并不高啊……”

  毕竟谁也没见过这么疯狂的凶手,杀害羽田贵臣并不容易,想要不留下半点痕迹更是难上加难。

  想要在同一个夜晚再杀一个人,几乎是难以完成的。

  “早不下雨晚不下雨,下雨能掩盖罪恶,如果他预料到今晚有雨,那么早早就会筹划妥当……”

  “就算他无法预测到今晚的雨,他也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因为他每次作案都有仪式感,而且主题都是水!”

  严语这么一分析,梁漱梅也有些害怕起来:“你怎么能确定下一个目标是赵真人?曾经参与过那件事的我们,都应该是他的目标吧?”

  严语的表情变得有些冷峻:“因为……因为羽田贵臣被杀,我们一定会聚集在这里,而赵师叔行动不便……”

  于国峰等人也是脸色大变,当即行动了起来:“走!去赵真人那里!”

  严语跟了上去,因为长久不下雨,更没有雨衣,时间紧迫,也来不及去翻找,众人冒雨出了大楼,但见得雨幕如瀑,就好像天顶被巨灵神捅了个窟窿,天河里的水直接倾倒在人间一般!

  根本不需要两秒钟,只是打开车门的空当,早已浑身湿透,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那些开开心心拥抱大雨的人,也躲了回去,因为雨势实在是太大了!

  这才几分钟不到,皮卡的车斗已经全是水,就跟一个泳池一样,不得不将后斗门打开,才能把积水排出去,否则车子负重太大。

  洪大富跳上了副驾驶座,严语和梁漱梅挤在了后排,虽然打开了雨刷,但根本就看不清楚前面的路!

  关锐等人也上了另一辆车,打开了车灯,但车灯穿透能力太差,根本照不了几米远!

  “这样开车太危险了!”于国峰尚未说完,关锐那台车已经传来被雨声盖过了大部分的轰鸣声,撞入了雨幕之中,这才几秒钟,便连尾灯都看不见了!

  “慢些开吧,雨这么大,路上应该没什么人,一直鸣笛,应该没问题。”

  洪大富如此一说,于国峰才发动了车子,鸣笛往前。

  虽然家家户户少见地亮着灯,都在为这场雨而欢喜,但很快,人们就陷入了恐慌之中,因为停电了!

  这才下了不到半个小时的雨,从刚开始的欢喜若狂,渐渐已经变成了人心惶惶。

  车子的速度虽然已经很慢了,但仍旧看不清前方的路,于国峰也是忧心忡忡。

  可正当此时,雪上加霜的事情还是来了!

  “哐!”

  于国峰到底是急了些,突然便发生了碰撞,车头顿时冒起烟,却又瞬间被雨水压了下去!

  后排没有安全带,梁漱梅下意识抱住了严语,严语也伸手去保护梁漱梅的头!

  “没事吧!”于国峰也是惊魂甫定,洪大富已经打开车门,跳了出去!

  车灯忽闪忽灭,严语依稀能看到前方的景象,没曾想竟是撞上了关锐那台车!

  严语低头一看,梁漱梅也快速地从严语怀中退开。

  严语也没多说:“留在车里,千万别下车!”

  言毕,他已经跳下了车。

  这场雨实在太大,严语就好像被压在五指山下的孙猴子,实在有些举步维艰,毕竟他的身体才刚刚复原一些。

  到了前头来,关锐那台车的车门打开着,里头却是一个人都没有!

  绕到前面一看,车子的挡风玻璃已经被砸烂,一块大石头落在驾驶座的底下,表盘和方向盘上残留着一些血迹,眼看就要被雨水冲刷干净!

  “车里有手电!”

  于国峰跑回到车里,很快就取了一条手电,只是手电比车灯更弱,哪里能照得多远!

  雨水打在脸上,睁开眼睛都有些难,更何况要进行搜寻!

  “于队,你带严语回车里,照看好梁主任,我去追!”洪大富当机立断,于国峰也不啰嗦,严语却拒绝了。

  “多一个人多一份力,梁漱梅不是普通女同志,把她带上!”

  “你这身体撑不住,还是跟梁漱梅留在车里吧!”于国峰可没有因为着急而失去判断力。

  严语又何尝不是如此!

  “凶手是想分化我们,逐个击破,只要我们不分散,他就有忌惮,不敢下手的!”

  关键时刻,还是严语的话比较有道理,或许在刑侦或者追踪技术上,于国峰和洪大富经验丰富,但对于凶手的心理揣摩,他们却不如严语!

  于国峰咬了咬牙,便跑回到车边,把梁漱梅也接了过来,也亏得梁漱梅穿着白大褂,否则这么大的雨,她也撑不住。

  洪大富从关锐的车上扯下一块帆布来,披在了梁漱梅的身上,朝她大声说:“跟着严语,千万别离开!”

  雨势太大,说话声都被盖了过去,洪大富不得不吼着,梁漱梅也是脸色煞白,走到了严语身边来。

  四个人快步往前,才走了几步,便见得地上躺着两个人,翻过来一看,正是跟关锐同车的同志!

  由于雨水冲刷,血迹根本无法凝固,其中一个额头上的伤口就像张开的大嘴,不断有鲜血涌出来,但瞬间又被雨水冲刷干净!

  而另一个左胸有一处刀伤,也不知道是否造成了肺部贯穿伤!

  “快救人!”

  于国峰和洪大富将二人扶了起来,只得又回到了车上,好歹有个挡雨的地方。

  照着严语的推测,凶手是想要分化他们,逐个击破,但现在问题来了。

  这两位同志必须及时救治,若回去叫人过来,必定耽搁,性命不保,若是送他们回去,便只能是于国峰和洪大富,因为严语的身体尚未康复完全,梁漱梅又没那么大的力气,自身都难保!

  可如果这样,便只剩下严语和粮漱梅,他们若是追过去,一旦凶手再来袭击,只怕两个人很难抵挡,毕竟凶手在暗,他们在明,有心算无心,也是凶险!

  若是严语和梁漱梅都跟着回去,关锐又没了援手,落单之下,关锐同样危险!

  洪大富到底是老辣一些,朝于国峰说:“于队,让严语和梁主任负责小耿,老刘就交给你,我去追关锐!”

  严语和梁漱梅虽然力气不济,但护送头部受伤的小耿应该没问题,而肺部贯穿伤的老刘交给于国峰,这应该是当下最优的方案了!

  而且洪大富的战斗力在他们四人当中是最高的,如果真遇到了凶手,也最有把握能抓住凶手!

  毕竟人命关天,一刻也耽搁不得,于国峰对这个方案也表示了认同。

  “好,你自己小心一些,我们把人送回去,马上带着同志们来支援你们!”

  如此说着,他便背起了肺部受伤的老刘,梁漱梅试着接过小耿,但对方已经陷入昏迷,差点没把她拖倒。

  “严语,别愣着!”见得严语短暂发呆,梁漱梅也催促起来,但严语心中的不安如何都挥散不去!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