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百零零五章 拼命掌握之物

第二百零零五章 拼命掌握之物

  大雨还在瓢泼,严语的口鼻被踩在水洼之中,听得凶手张狂到了极点,竟说下雨之时,他就是世界的王者,也是怒火中烧!

  严语先前没有刑侦的经历,也没曾见过太多的罪犯,但在他的印象之中,罪犯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到底心存忌惮。

  可眼前之人却全然没有这样的觉悟,他的高高在上,与先前的神出鬼没截然不同。

  就好像地下基地被毁之后,他就敢从暗处跳出来,行走在人间世界,不再躲躲藏藏了一样!

  严语一度怀疑,这个凶手极有可能一直被压在基地里,基地的毁掉之后,他就像解开了封印的恶魔一样!

  严语甚至于认为,老鬼子真正祸害人间的不是药剂,而是这个凶手!

  无论如何,这个凶手都是严语接下来必须要解决的麻烦,也是大家要解决的目标!

  可此时严语的性命就捏在对方的手里,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因为窒息,严语抓住凶手的鞋子,努力往上顶,凶手终于是抬起脚来。

  他将严语从水洼里拎了起来,充满了嘲讽地问:“你似乎不太相信我的话?”

  严语的口鼻不断咳出污水,他的右拳却死死捏住,并没有示弱。

  凶手看在眼里,沉默片刻,而后又说道。

  “这样吧,这场雨要下够七天,我每天杀一个人,你可以试着阻拦我,好处就是我会把你留到最后再杀死。”

  他没有说这场雨会下够七天,而是说要下够七天,不是预测,而是仿佛下雨是他能控制的一样!

  严语从未见过如此自负的人,连环杀手很大一部分都是自恋型的人格,随着心理状况不断发展,自恋会变成自负,甚至有些连环杀手会将自己塑造成神祗一样的存在。

  由此可见,这凶手并非初犯,甚至有可能是个隐藏了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老杀手!

  对于这样的人,挑衅才是最正确的应对方法,只有挑战他的权威,才能最大程度激发他的自负,也只有这样才能找到并抓住他的破绽!

  “用不着七天,等我身体恢复了,一定会抓住你!”

  也果不其然,严语说出这句狠话之后,凶手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我本想杀掉这两个人,给你一点激励,现在看来,你倒是激情满满,倒也不用这么麻烦了。”

  将严语丢回到水洼之中,凶手又扫了梁漱梅一眼。

  “你真是失败,本来任你摆布的玩偶,现在却一句话救了你的命,真可怜。”

  他如此说着,便好似梁漱梅连被他杀死的资格都没有,能被他杀死反倒是看得起对方一样!

  凶手又融入到了雨幕之中,再没有任何痕迹,就好像他从未出现过一般。

  梁漱梅并未受到打击一样,爬起来便去搀扶小耿,朝严语说:“快过来帮忙!”

  她是医生,救死扶伤到底是深入骨髓,严语也爬了起来,却只是单手挽起小耿,梁漱梅也怒了:“两只手!用全力!”

  严语却仍旧紧握着右手拳头,朝梁淑梅说:“帮忙放到我背上,别罗嗦!”

  梁漱梅不知道严语为何要这样,她完全无法理解,但她知道严语固执的脾气,也就不再多言。

  饶是如此,严语的体力也支撑不下去,双腿打抖,仿佛雨水再大一些就会把他压垮。

  眼看着严语就要支撑不住,前头终于是出现了几道身影!

  “在这里!在这里!”梁淑梅见到手电光,激动地哭了出来。

  于国峰带着基地里的人,连滚带爬地冲了过来,赶忙将小耿接了过去,他要搀扶严语,严语却仍旧紧握着拳头,如何都不肯松开!

  “于队,快把蒋慧洁找过来!”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你的女人!”小耿被接走,梁漱梅留下来帮着于国峰搀扶严语,却没想到严语开口就是这么一句。

  “小蒋并没有参与这个事情,应该不是凶手的目标,你是担心凶手迁怒到她的身上?”于国峰还要再问,严语已经没有力气再回答了。

  回到基地之后,严语便躺在了地板上,大口喘着气,朝于国峰说:“送我去实验室!”

  于国峰更是惊诧,梁漱梅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对劲,但又不好再问,老实将严语送到了实验室。

  “把蒋……把小洁找过来……”严语找来一个真空袋,将自己的拳头都包了起来,这才靠在试验台上喘气。

  于国峰见得此状,赶忙吩咐了下去。

  梁漱梅的脸色并不好看,因为洪大富和关锐还在外头,基地的人手应该全派出去搜寻他们才对。

  可严语不知道卖什么关子,这么关键的时刻竟一味坚持要把蒋慧洁找过来,她一想到蒋慧洁就一肚子火。

  严语也不理会,靠着休息了一会,回复了些力气,就朝梁漱梅说:“你去收拾一下吧,别着凉了。”

  梁漱梅这才面色稍霁,低头一看,白大褂的扣子早已被扯掉,敞着胸口,因为早已湿透,确实不太雅观,也就离开了实验室。

  过得十来分钟,她还是抱着干爽的衣服回来了。

  “只有病号服,你先换上吧。”

  将衣服放在试验台上,梁漱梅就走出去,关上了门。

  严语听得她的脚步声并未远离,知道她守在门外,但却没有任何动作。

  过得几分钟,梁漱梅就在外头大声问:“你好了吗?我帮你检查一下身体状况……”

  严语也觉得好笑:“你进来吧。”

  梁漱梅推门进来,却发现衣服仍旧完好地放在实验台上,脸色顿时不悦。

  “严语,你到底想搞什么鬼!”

  严语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朝她说:“我有些冷,要不你去找点热水?”

  梁淑梅并不知道严语为何不换衣服,又将拳头都包了起来,但她知道严语不想说的话,她再问也是问不出来的。

  咬了咬牙,梁淑梅只好走了出去。

  又等了大半个小时,蒋慧洁终于从外头冲了进来!

  “严语!”

  她奔了过来,见得严语脸色死白,尚未开口就眼眶通红了。

  严语挣扎着坐直了身体,朝她说:“小洁,我有点东西需要你分析一下。”

  “分析?这都什么时候了,先换衣服再说!”蒋慧洁要去拿试验台的衣服,严语却摇头。

  “不能换,换了就毁了!”

  蒋慧洁顺着严语的目光,停留在了他的右拳。

  “你手里握着的东西?”

  “是,这是我从凶手鞋底抠下来的泥土样本,小心些搜集,一点都不能放过!”

  也亏得于国峰和梁漱梅不在场,否则就能解释心中的疑惑了。

  蒋慧洁却有些心疼地骂道:“这样的鬼天气,凶手到处乱跑,雨水冲刷,哪里会留下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你真是傻瓜!”

  鞋底的泥土样本拥有着极高的刑侦价值,通过分析鞋底泥土,有可能确定凶手曾经去过的地方,有时候也能够成为侦破的关键。

  然而她说的一点都没错,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下,鞋底泥土的样本很难保存。

  更何况基地在郊区,周边全是泥地,更容易破坏鞋底的泥土样本。

  严语却一根筋似的,朝蒋慧洁说:“这是唯一的一点点线索,只要有一点点机会,咱们就万万不能放过!”

  “我知道基地周围都是泥地,很容易污染样本,但咱们反过来想,这些泥土粘在鞋底,对鞋底纹缝里的泥土,同样是一种保护,有这些泥土粘着,反倒不容易被雨水带走!”

  蒋慧洁知道严语轻易不会改变主意,也就只好找来工具,将严语拳头里的泥土团全都搜集到袋子里,甚至用刮片刮过一遍,又浸泡在水里,一丁点都没有放过!

  做完这些,严语才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松开之后,他就好像突然被抽干了所有能量。

  “小洁……我有点冷了……”如此说着,严语便陷入了迷迷糊糊的状态之中。

  蒋慧洁看了看试验台上的衣服,跑到外头走廊喊了几声,也无人应答,适才去接她的男同志也都出去搜救了。

  咬了咬牙,她只好将实验室的门关了起来,把灯也转了个方向。

  梁漱梅端着热水走到实验室门口,正想推门,却发现实验室那叠衣服不见了,再往里头一看,只看到江湖姐的一点点头发和背影,脸色顿时羞红起来。

  她咬着下唇,背靠着墙壁,默默地等着,抓着水壶把的手,却指节发白。

  过得十来分钟的样子,蒋慧洁将灯光重新转了回来,走廊外头变亮了,梁漱梅才敲了敲门,推门进去。

  “这里有点热水,给他喝点吧。”

  蒋慧洁也有些意外,不过还是接过了水壶,朝梁淑梅道谢。

  而后朝梁淑梅说:“帮我抬他到沙发上吧。”

  梁淑梅微微一愕,而后便过来搭手,把严语放在了沙发上,蒋慧洁又取了消毒箱里的白大褂,盖在了严语的身上。

  她自己穿上褂子,将灯光移到了试验台上,一副要进入工作的样子。

  梁淑梅难免皱起眉头来:“还是照顾他要紧,工作缓一缓吧,眼下停电,这个灯是蓄电池的,省着点用……”

  蒋慧洁却摇了摇头,没有再多说,梁漱梅见得她神色与刚才的严语一般无二,心里也是气急,却又无可奈何。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