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百零零六章 终于有了进展

第二百零零六章 终于有了进展

  严语从沙发上醒来之时,已然是第二天的早上。

  蒋慧洁还在试验台边上忙忙碌碌,桌面上摆了几十个玻片,标着号等待筛查。

  外头仍旧下着大雨,丝毫不见停雨的迹象。

  “醒了?”蒋慧洁停下手头的工作,给严语倒了一杯水。

  睡了一夜,严语恢复了不少力气,看着蒋慧洁发黑的眼圈,疲惫的神色,憔悴发黄的脸蛋,也很是心疼。

  他把蒋慧洁的发梢撩到耳后,柔声说:“辛苦你了……”

  蒋慧洁温柔一笑:“我刚完成了取样,马上就可以进行观察和分析,你先去看看其他人的情况吧。”

  “其他人?”严语陡然回过神来,赶忙问:“关锐和洪大富回来了?”

  蒋慧洁点了点头:“受了点伤,不过没什么大问题,正在诊室里休息。”

  “那我先去看看,顺便给你找点吃的。”

  严语双手放在蒋慧洁的肩上,帮他揉捏了一会,力道适中,手法温柔,蒋慧洁脖颈后头的寒毛都竖了起来,脸色顿时通红。

  “行了行了,快去吧。”

  严语朝她笑了笑,便离开了实验室。

  他是真的饿极了,浑身发软,腿脚打抖,到了诊室这边,梁漱梅等人也都在。

  洪大富就在门外抽烟,见得严语到来,也只是点了点头,将烟头踩灭,跟着严语走进了诊室。

  “没事吧?”严语见得关锐的眉角都裂开了,用绷带吊着左臂,也有些担忧。

  关锐摇了摇头:“没事,脱臼而已……一会适应过来就好。”

  严语见众人都在,就朝于国峰说:“于队,有没有办法把师叔他们都接过来?”

  于国峰也是疲乏到了极点,毕竟在大雨里奔命了一夜,此时只是靠着香烟来提振精神。

  此时他也皱眉说:“有点难……他们在敦煌山,这么大的雨,路不好走,进不了山,而且今早我已经打过电话,说是那边山洪暴发,发生了泥石流……”

  “发生了泥石流?”严语先是一惊,不过很快倒是庆幸起来。

  很显然,梁漱梅已经将昨夜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于国峰,否则他听到严语要把人都接过来,必然会问起原因,既然没问,该是知道了。

  泥石流虽然阻断了于国峰等进去接人的路,但同样也阻断了凶手进去杀人的路。

  也就是说,赵同龢与赵同玄等敦煌山的老家伙们,应该是暂时安全的了。

  凶手的目标是曾经参与过摧毁地下基地的人,当时孟解放等人已经率先离开,进入其中的只有敦煌山和于国峰的人,除此之外,便只有严语。

  眼下这些人都在基地里,只要抱团警戒,凶手应该是找不到杀人的机会的。

  “安全起见,把孟解放他们都接过来吧。”严语到底是不放心,毕竟凶手极度自负,如果在严语这边找不到机会,不排除他会胡乱杀人。

  至于民间的无辜人员,严语倒是不必担心,正因为凶手太自负,如果随便杀一个平民,自尊心是不允许他这么做的。

  于国峰点了点头,便让洪大富安排下去了。

  他又问说:“分析结果什么时候出来?”

  很显然,梁漱梅把知道的全都说了,也省得严语再废话一遍。

  摇了摇头,严语回答说:“刚刚才完成取样,正准备观察分析,不过……”

  于国峰紧张起来:“不过人是铁饭是钢,饿了啥也干不了……”

  似乎没想到严语还有心情开玩笑,于国峰也笑了起来:“吓我一跳,以为是什么大事,你先去食堂吧。”

  严语也笑了。

  倒不是他心大,而是凶手扬言要一天杀一个人,眼下已经天亮,也就是说,凶手随时可能会杀人,他又怎么可能轻松得起来。

  只是担心害怕都没有用,抓紧时间恢复力量,才是应对凶手的最好法子。

  许是因为下雨了,大家在庆祝,又或许是大敌当前,需要振奋士气,伙食非常不错,严语打了饭,就回到了实验室来。

  蒋慧洁很注重细节,一丝不苟,处理完手头的事情,才坐下来跟严语匆匆吃了一顿饭。

  饱餐之后,血糖浓度增高,严语开始有些犯困,甚至有些懒得动,但他又不能这么做。

  于国峰的人已经把其他人都接了回来,毕竟是白天,可见度比晚上要高很多,又早有准备,倒也算是顺利。

  张顾霖等人也被接了过来,再次见到严语,也是悲喜交加,毕竟所有人都认为严语不可能生还。

  劫后余生,久别重逢,严语自然也非常的高兴,与众人聊了一阵,说起目前的状况,众人多少也有些恐慌。

  对于凶手的身份,此时没有更多的信息,甚至可以说毫无头绪,连嫌疑人选都没有。

  一群人默默思考着,紧张的氛围也渐渐弥散开来。

  “都先休息吧,基地方面已经加强了戒备,而且我已经打电话给胡局,会增派更多的人手过来。”

  于国峰也不希望制造无谓的恐慌,反倒是做好安全保障才是当务之急。

  “咱们就集中在住院楼,出入口全都已经封锁,凶手除非能隐身,否则是进不来的,大家也不要太害怕。”

  于国峰的话多少带来了一些安慰,但严语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因为这根本就是角色的对调。

  他们本该主动出击,追捕凶手,如今却反过来,因为凶手的威胁,他们只能被动防守,这会带来极大的挫败。

  可外头瓢泼大雨,凶手又没留下半点线索,想要主动出击也无从做起。

  唯一能寄以希望的,便是蒋慧洁的分析结果了。

  只是严语见过试验台上密密排列着的待检玻片,一时半会儿想要出结果是不太可能的。

  梁漱梅倒是可以帮助蒋慧洁,严语是一点忙都帮不上,倒不如好好休息,恢复些力气。

  严语本只是在沙发上等着,渐渐就睡了过去。

  等到他醒过来,外面已经傍晚,天又暗了下来,仿佛又进入到了另一个黑暗世界一样。

  茶几上放着饭菜,应该是其他人送过来的,并没有吵醒他,想来其他人也没什么紧急情况。

  梁淑梅和蒋慧洁还在忙活着,见得严语醒了,蒋慧洁就说:“先吃饭吧,是我没让他们叫醒你的……”

  严语有些尴尬,毕竟梁淑梅也在场,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快速吃完了饭。

  “有什么进展了没?”

  蒋慧洁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刚刚筛选了几个不同的样本,用了基地周围的泥土样本来对比,找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但现在还不能确定,你再等一等。”

  听说有了进展,严语也有些激动,哪里还敢休息,便守在旁边等着。

  梁淑梅认真工作起来也是“毫无人性”,与蒋慧洁一样,进入到工作状态之后,便“六亲不认”了。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严语打算去看看其他人,此时梁漱梅却拿起了试纸,在指示条上对比了之后,朝蒋慧洁说:“你看!”

  严语听得声音,又收回了脚步。

  “怎么了?”

  蒋慧洁查看了分析结果,面色凝重地说:“有一个样品氯超标……”

  “氯超标?”严语不是这个专业的,当然不明白这有什么好惊讶的。

  但梁淑梅和蒋慧洁却深谙背后的意义!

  “消毒剂里通常含有氯,你们在医院闻到的气味,以及自来水的一些气味,就是因为氯……”

  “也就是说,他给自己的鞋子消过毒?想要清除痕迹?”严语也有些失望,因为这意味着,凶手不可能留下更多的信息了。

  然而蒋慧洁却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如果是给鞋子消毒,不会是这么低的剂量,最大的可能是,他去过消毒过的地方。”

  “消毒的地方?”严语的思绪飞速运转,一个想法如雷电一般击打在他的心头!

  “医院!他一直在基地里!所以才会这么自信!他早就预料到我会把所有人都集中起来!”

  严语没有半点迟疑,便跑了出去。

  于国峰等人也不敢睡,此时都聚在一起,将以往的卷宗都拿出来分析,重头审视,并没有坐以待毙。

  “搜查整个基地,他可能就躲在基地里!”严语撞进办公室来,众人听闻此言,也都紧张起来!

  因为人手都收了回来,又是全神戒备,于国峰当即安排了下去。

  “你们都别出去,别中了他的圈套!”于国峰如此说着,便带着洪大富和关锐快步离开。

  张顾霖等人听说凶手就藏在基地,也都紧张起来。

  半个小时过去,一个小时过去,两个小时过去,于国峰终于有些垂头丧气地回来。

  “全都搜查过了,并没有异常……”

  “外围呢?”严语也有些凝重。

  于国峰摇了摇头:“出入口全都封死了,如果在外围,他是进不来的,你怎么确定他在基地?”

  “梁漱梅和小洁在样本里发现氯超标,他应该是到过消毒的地方,最有可能就是医院……”

  于国峰等人听了分析,也不敢放松:“我再让他们重新搜索一遍。”

  可当他走到门口,又突然停了下来:“如果他在自己的老巢,而他的老巢也是医院呢?”

  “凶手确实在医院,但并不一定是这里!”严语反反复复地喃喃着这句话,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遭了!齐院长呢!齐院长呢!”

  “齐院长还在市医!在市医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