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百零零七章 门口倒吊之人

第二百零零七章 门口倒吊之人

  车子在大雨中疾驰,一如昨夜的场景。

  大雨仍旧在瓢泼倾泻,全无停雨迹象,仿佛那凶手便是掌控雷雨的龙王,说到必然要做到一样。

  严语坐在驾驶室里,看着挡风玻璃上的雨幕,也是忧心忡忡。

  虽然终于找到了线索,但他的一个疏漏,还是让他陷入了慌乱之中。

  他将所有人都考虑其中,甚至把孟解放等人都接到了基地来,却独独忽略了齐院长!

  当然了,此时回过神来,非但齐院长,便是翁日优也有着生命危险!

  有鉴于此,他们也只能兵分三路,一部分人留守基地,以免凶手调虎离山,而关锐带着一部分人,前去保护翁日优。

  至于齐院长这边,则由严语和洪大富来负责。

  于国峰毕竟要坐镇中枢,同一调度,洪大富身手非凡,又是个舍得拼命的,而且今次也带了武器。

  严语倒没有很担心自己,因为凶手极度自负,他说把严语留到最后,那么七天之内,严语应该是安全的。

  而且作为这场“游戏”的主角,严语是凶手的对手,无论严语做出什么样的举动,都应该不会有事。

  昨夜若非凶手阻拦,也不会发生车祸,今次虽然心急了些,但严语料想凶手不可能再在中途堵截了,便让洪大富踩大油门。

  虽说是市区,但本来拥有车子的人就不多,由是大雨,路上根本就没人,车子很快就停在了市医前头。

  因为大雨,就诊的人本该很少,但此时市医却忙乱作一团,候诊大厅里全都是泥水,哭声一片。

  严语和洪大富跑进来一看,不少伤员被送了过来,挤得满满当当,走廊里全都是加床。

  “这是怎么回事!”洪大富也吓了一跳。

  “估计是山洪暴发,发生了泥石流……”

  也不消多时,二人边见得救援队又送来了不少人,一个个被泥水浸泡着,家属跟在一旁哭喊哀嚎,场面也让人心碎。

  医护人员来回穿梭,忙得不可开交,各科室都被动员起来,全力施救。

  这种混乱状况之下,凶手想要混进来实在是太容易了!

  “齐院长在哪个病房?”

  面对严语的问题,洪大富也是摇头。

  “听说蒙鸿铭找了个加护病房,我们都不清楚……”

  严语也不敢逗留,与洪大富相视一眼,便往里头走,到了办公室,却不见蒙鸿铭。

  “同志您好,蒙院长呢?”严语拉住一个护士,问了一句。

  那护士也是忙得团团转,回答说:“现在都没空,院长在手术室救人呢!”

  这么一说,护士便匆匆离开了。

  严语只好走到护士站去,想要问齐院长的病房号,护士站更是忙乱,严语根本插不上话。

  好不容易得了个空当,护士长也生气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又不是没看到,都在忙着救命的,就不要再来添乱了,不是紧急情况就改天再来探病吧。”

  严语也不想给他们添麻烦,可凶手极有可能袭击齐院长,同样也是人命关天!

  关键时刻,洪大富还是掏出了证件,朝护士长说:“同志,我们在办个紧要案子,能不能把住院患者名单给我,我们自己找?”

  护士长一看证件,也就不再坚持,将档案交给了洪大富。

  两人细细查看下来,竟没有齐院长的名字和房号,又从头检查了一遍,仍旧是没有!

  “同志,加护病房在哪里?”严语也没法子,有了证件,护士长也没隐瞒。

  “在住院楼的四楼。”

  “谢谢了!”

  道谢之后,严语和洪大富便奔出了门诊楼,适才下车的时候就已经被淋湿,此时也没什么顾忌,在大雨中疾奔到了住院楼来。

  住院楼同样是人满为患,大家都忙着施救,保安正在安抚家属和维持秩序。

  洪大富也没等保安开口阻拦,便掏出证件来,朝他说:“我们有个紧急情况要处理,麻烦了!”

  保安硬生生把嘴边的话都咽了回去,给二人放了行。

  严语和洪大富往左边一拐,便往楼梯上跑。

  因为停电,又需要救治病人,楼梯底下放了几台柴油发电机,此时轰轰作响,整栋楼都有些抖。

  二人三步并作两步,上得四楼来,发现走廊里仍旧挤满了人,医生护士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

  也来不及多问,严语和洪大富挤在人群里,一个个病房去找。

  照着常理,这么多人,凶手应该没有下手机会才对,可严语心中却尽是不安,因为这个凶手从来不按常理出牌。

  而且他是个极度自负的人,越是人多,反倒越有成就感!

  两人不厌其烦地借道,用力往前面挤,家属们也是抱怨起来。

  正当此时,前头突然传来一声尖叫,顿时引发了骚乱!

  “走!”

  严语脸色大变,再没有那么多顾忌,洪大富近乎粗暴地推开这些人,带着严语冲到了前面来!

  加护病房区的护士站前,一个男人浑身是泥水,手里拎着一把柴刀,对面的医生眼镜都掉了,正举起双手,安抚着这个男人。

  洪大富二话不说,突然加速,从背后抱住那男人,一把就将他摁在了地上!

  严语上前去,一脚踩住那人的手,将柴刀给夺了下来!

  护士们早已被吓得花容失色,一楼的保安也纷纷跑了上来,协助着将那男人给绑了起来。

  那男人兀自在哭着,一脸的狼狈,严语问了才知道,原来是个伤员家属,因为亲人没法抢救过来,而情绪失控,迁怒到了医生护士的身上。

  也亏得洪大富和严语及时制止,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因为这场骚乱,那些伤员家属也终于全都被赶了出去,加护病房才算是清净了一些。

  趁着这个空当,严语又向那个医生问起齐院长的下落,那医生却摇头说:“我知道这个病人,不过不在我们这里,他的加护病房在住院楼西区。”

  严语闻言,更是紧张,正要去西区,那被绑的男人突然笑了起来!

  他一边笑着,口鼻竟开始涌出清涕,就好像身体里全是水一样!

  “快,把他送进急救室!”

  医生护士们也没见过这等场面,赶忙将抽搐着的男人抬上推车。

  若没有这一幕,严语还不必如此担心,这诡异的一幕像极了凶手的作风!

  “他在哪里!那个人,他在哪里!”严语跟着推车,拼命问那个男人。

  然而这男人只知道傻笑,口鼻仍旧不断冒水,眼神之中满是癫狂!

  严语几乎可以百分百确定,凶手一定在这里!

  “去西区!”

  也不敢再有半点耽搁,严语便快步下了楼。

  谁知道那些家属竟然全都堵在了楼道里,阶梯上坐满了人,有人靠着墙,一个个都守在加护病房外的楼梯上!

  “都走开!走开!”洪大富抢到前头来,将这些人都推开,好不容易才下了楼。

  谁知道,因为保安全都上楼去处理危机了,一楼的人又全都挤进来,整个一楼又乱哄哄一片!

  场面越乱,严语就越是担心,两人冲破人群,正要前往西区,此时门廊下的人群却突然爆发出尖叫,人人都往楼里逃,甚至有人不顾瓢泼大雨,往外头跑!

  人潮冲涌进来,严语和洪大富也挤不出去,竟被人潮推到了大厅里。

  直到这些人都惊慌失措地往两边散开,严语和洪大富才有机会跑到前面。

  然而刚刚跑出人群,严语的脚步就定住了!

  柴油发动机如同老牛拉破车,还在拼命嘶吼,供电不足以致于楼里的点灯忽明忽暗。

  住院楼的大门上,倒吊着一个人,雨水冲刷着鲜血,不断从他身上落下,地面上就仿似绽放着一地的血色牡丹,而他的脸上,绑着一个木质鬼面。

  那鬼面狰狞,由于倒吊着,本是哭丧脸的面具,此时看起来更像是极其诡异的笑容!

  “上楼!”

  严语和洪大富没有半点由于,便冲上了二楼!

  二楼的平台上,窗户大开,风雨不断拍打,窗户吱呀吱呀地开合着。

  二楼走廊里的人纷纷站起来看热闹,满脸都是恐惧,严语朝人群咆哮道:“人呢!刚刚的人呢!”

  人群也是一脸懵懂,似乎并不知道严语为何要这么大吼大叫。

  严语跳上平台,目光越过人群,快速扫视,但见得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正低头往走廊尽头的楼道走去!

  如果是正常人,这种混乱场面,加上严语的咆哮,必然会回头来看,可这个医生却只顾着低头猛走!

  “站住!”

  严语跳下平台,便撞开了人群,往走廊尽头那边追赶,洪大富已经抢先一步冲了出去,掏出手枪来,朝那人警告。

  “站住!否则开枪了!”

  人群见得手枪,纷纷尖叫着躲避,严语快步追上,然而那个人却仍旧没有停止,只是一个闪身,便推开安全门,走进了楼道!

  “操!”洪大富骂了一声,将嘴里早已湿透的烟头吐掉,拔腿就追了上去!

  严语眼见此状,扭头往来时的楼梯跑去,卖力分开人群,想要从一楼的另一边去堵截!

  到了一楼,人群早已退开,医生护士们也吓了个半死,谁也未曾见过如此场面。

  保安们搬着梯子,从外头的瓢泼大雨中跑过来。

  严语想要停下来看看这个倒吊人的情况,可他咬了咬牙,还是决定追堵去了!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