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百零零八章 塑造凶手人格

第二百零零八章 塑造凶手人格

  严语冲下楼梯,便撞开走廊里的人群,往后门追了过去。

  洪大富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朝严语喊到:“左转左转!”

  严语没有片刻停顿,往左边走廊冲了过去,那医生正好从安全门冲出来!

  脚底发力,严语的速度爆发开来,从背后扑了过去,将那医生摁倒在地!

  “啊!”

  那医生发出惨叫,严语顿感不妙,因为如果他是凶手,万万不可能这么容易制服,更不会发出惨叫!

  也果不其然,医生的头脸磕在地板上,门牙都断了,口鼻冒血,却挣扎着喊道:“有**,快走开啊!”

  严语将他翻了过来,果真见得他怀里抱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

  “给我!”

  没有半点犹豫,严语将盒子夺了过来,便丢出了后门!

  “快走快走!”

  将医生拖了起来,两人回到走廊,朝那些人狂喊道:“快走开!快走开!有**!”

  医生这么一喊,人群更乱,有人被推倒,有人被踩踏,场面混乱到了极点!

  医生也是着急,完全没有任何想法,严语却清楚,大喊说:“都趴下都趴下!”

  然而这等节骨眼,谁听他的话!

  洪大富掏出枪来,朝天鸣了一枪:“全都趴下!”

  他本想用枪声来震慑这些人,尽快制止骚乱,谁想到枪声一响,场面就更乱了!

  这些伤员患者和家属,已经陷入了恐慌之中,一个个往前门冲撞,全都跑到了雨中!

  那些个保安刚刚登上梯子,想要把前门的尸体放下来,可此时滚落下来,也同样逃了出去!

  整个大厅顿时清净,唯有医生护士还躲在护士站,瑟瑟发抖!

  严语和洪大富只能趴下,等了一会,却不见发生爆炸,洪大富探头一看,那盒子仍旧安安静静地躺在雨中!

  “不对!中计了!”

  严语爬起来,又往楼上跑,楼上的人稍微好些,在医生护士的指挥下,都躲到了病房里,就好像沙丁鱼罐头一样,挤得满满当当。

  可走廊里空空如也,一个人都没有!

  严语走回到一楼,也是忧心忡忡,他往后门走了过去,要去捡那个盒子,洪大富一把拉住他。

  “等防暴队!”

  严语摇了摇头:“那不是**,他不屑用的。”

  也不顾洪大富阻拦,严语走到雨中,捡起那盒子,打开一看,里头只是个烟灰缸!

  “让他跑了……”严语很是失望,但也无能为力,适才的状况实在是太过混乱,根本就没留给他任何思考的时间。

  将盒子盖起来,严语回到大厅,此时人全都跑到了外头去,他迟疑了片刻,还是走到了梯子前头来。

  洪大富拦住了他:“还是我来吧……”

  严语摇了摇头:“让小洁他们过来吧,这是现场,不能破坏……”

  刚才急着追击凶手,差点让保安们破坏了,严语此时哪里还会去碰。

  然而就在此时,头顶倒吊着的人突然哼了一声!

  严语陡然转头看向了洪大富,后者也是脸色大变,赶忙登上了梯子!

  严语也是懊悔不已!

  凶手要在七天内,每天杀死一个人,这已经烙印在了严语的心头,在他看来,这个倒吊人无论是谁,都已经是死人了!

  然而保安们却没有这么想,医生护士们也没有这么想,他们想着的是这个人或许还有救,所以他们才会登上梯子,想把这个人放下来!

  严语想的只是保护现场,但在他们的眼里,这个人可能还活着!

  “快过来帮忙!”

  严语适才是担心人潮再涌回来,所以才没有告诉他们**是假的,此时要救人,便把护士站里的医生护士都拖了出来。

  几个人合力,协助洪大富,终于是将尸体放了下来。

  然而护士们瞬间尖叫着往后躲,连医生都皱起眉头,捂住了嘴!

  被倒吊着的确实是齐院长,因为雨水冲刷,他的脸面很干净,也很好认。

  他的其他部位都没有受伤,但让人不忍直视的是,他的胸腔已经被打开,肋骨从中折断,反张着撑开,就好像……就好像翅膀!

  因为黏连组织没有破坏,他的心脏就这么暴露着,尚且一下一下,有力地跳动着!

  “快去叫人!”严语催促之下,那医生才回过神来,将脚软的护士推了出去!

  “先别动,把担架床推过来!”

  医生回过神来之后,也镇定了情绪,虽然手脚有些发抖,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一面,但只要人还活着,他们就必须救治!

  无论对于严语洪大富,还是在场的医生护士,这都是一场心理素质的考验!

  谁都没想到,齐院长竟然还活着!

  但胸腔已经被打开,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洁净度无法保证,若不及时救治,无法及时消除感染,那也是必死无疑的!

  大批医护人员冒雨前来,冲到了大厅里,见得此状也是面色大变,试问谁又见过如此血腥如此残忍的场面!

  “快快快!手术室!”

  外科主任只是扫了严语一眼,似乎在说,怎么又是你小子,不过他并没有耽搁,朝值班医生大声喊了起来。

  严语尚且记得上一次蒙院长要带他进手术室,正是这位外科主任极力反对。

  此时也正是这位主任,临危不乱,仍旧能发号施令,虽然情况很是紧急,状况也从所未见,但在这位外科主任的眼里,似乎并没有那么可怕。

  护士长却焦急地回答说:“主任,已经没有空闲的手术室了!”

  外科主任近乎咆哮道:“把骨折外科的挪一个出来,给你十五分钟!”

  那护士长也吓坏了,赶忙跑了出去。

  “把生命支持设备都推过来,小心一些,移床!”外科主任指挥着医生护士,而后又朝洪大富说:“守住门口,别再让闲杂人等进来!”

  正当他们要移床之时,齐院长却突然睁大了眼睛,抓住了外科主任的手臂!

  “肾……肾上腺素!”

  外科主任也惊了:“我肏!这是什么恶魔才干出这样的事来!没打麻药的!这是没打麻药的!”

  平素里儒雅斯文的外科主任,此时被逼得骂了脏话,因为齐院长意识清醒,竟是没有被打麻药,他是在清醒状态下被如此折磨,这根本是个恶魔才做得出来的事!

  如果只是麻醉剂量不够,齐院长才清醒过来,也不可能记得这么清楚!

  这个人将齐院长腹腔打开,肋骨从中剪断,而后反张,整个开胸做得精准无比,连里头的组织都没有破坏!

  但齐院长的意识是清醒的,这个人用了肾上腺素来保持心脏的跳动!

  然而外科主任却迟疑了。

  他是个极具原则性的人,他坚守着原则,想要照着诊疗规程来操作,可这种情况,想必那一本诊疗规程中都未曾见过吧!

  “主任!他没有家人,我就是他的家属,你做决定,不会承担任何责任,我都同意!”

  严语看出了他的顾虑,赶忙在一旁说道。

  “给0.5的肾上腺素,快!”外科主任看了看严语,终于是咬紧牙关,没有放过这个机会。

  即便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出现错误,齐院长就无法再挽救,这位主任还是选择了当机立断!

  “你们留在外头等着!”外科主任朝严语这么一说,便让医生护士把齐院长推走了。

  严语没有干等,他的心思在飞速流转,不断思考着。

  他不知道凶手是谁,但能把齐院长整成这样,必是故意做给严语看的!

  这是个凶残到了极点的连环杀手,他不是为了杀人而杀人,他已经在搞仪式感,他将杀人当成了一种乐趣,普通的杀人手法已经无法满足他极度自恋的人格需求。

  他就好像掌控着下雨的天气,如今他又把齐院长弄成这样,无非是想塑造他的外在形象!

  他把肋骨反张,弄成翅膀的样子,是想告诉严语,他不是凶手,而是掌控着天气和生死的人!

  “他是想告诉我,他是龙王爷啊!”严语心头陡然一震,便朝洪大富说:“走!去老河堡!”

  “老河堡?”洪大富也一脸茫然,不过他没有太多迟疑,便跟着严语冲入了雨中,往停靠在前门的车子跑去。

  严语的想法很简单,凶手骗了医生,用**的谎言吸引严语和洪大富的注意,这才趁机逃走。

  他剩下的六天还要杀人,所以他不会这么快离开市区,即便要离开,他也要有车子。

  而更重要的是,他给自己塑造的是龙王爷的形象,严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秦大有!

  只要抢先到达老河堡,如果秦大有不在,那么他就是嫌疑人,起码是严语心中的第一嫌疑!

  无论如何,能排除秦大有的嫌疑,也是一件好事,尤其在这种没有线索的情况下。

  想到这里,严语到了门诊楼来,又靠着洪大富的证件,给基地摇了个电话。

  凶手能把齐院长折腾成这样,必然需要工具,因为手术室爆满,唯一可能动手的地方,就是在齐院长的加护病房,这条线索万万不能断。

  所以他前往老河堡的同时,让蒋慧洁等人过来加护病房勘查现场,这应该是最稳妥的方案了。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