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百零零九章 找到新的出口

第二百零零九章 找到新的出口

  给基地摇了电话之后,严语没再多停留,与洪大富钻进车子,便往老河堡去了。

  外头仍是大雨,就好像真的如那凶手所言,他不叫停,大雨就永远不会停!

  出了市区之后,道路极其难走,车轮陷入泥水之中,就好像开船也似。

  车头盖不断冒出蒸汽,也已经到达了极限。

  如此行驶了两个多小时,总算是到了老河堡的地界,车子尚且能撑得住,但路已经走不通了!

  因为干旱太久,山体疏松,持续大雨引发了泥石流,道路已经被截断!

  严语也没想到各地都发生了泥石流,此时道路被阻断,车子没法继续前行,他和洪大富只能下车来查看情况。

  进去的路本来就狭窄,两边都是土山,随时可能会爆发泥石流,也是凶险之极,一旦被掩埋,怕是半点生还的希望都没有。

  如果是山洪,还有可能支撑一时半刻,或者被水流卷走,还有得挣扎一下,但泥石流可不会给你挣扎的机会!

  “回去吧,这不是赌运气的事……”洪大富打起架来绝不是怕死的人,但面对天灾,谁都没有这个自信,把命堵在运气上,可跟勇敢没有半点关系。

  抹了抹脸上的雨水,严语看着前路,内心也陷入了挣扎。

  凶手想要塑造神格,不惜向严语发出公然的挑战。

  而严语被视为预言之子,如果要塑造神格,严语好像更容易一些,既然是预言之子,运气应该不会太差。

  但严语不是这样的人,他没有凶手那样的极端自负,甚至于连预言之子那一套,他都从未相信过。

  雨水不断打在头脸上,就好像一颗颗小石头,砸得生疼,严语站了一会,到底是回到了车里。

  洪大富尝试着打了好几次火,才发动了车子。

  回到距离市区不远的地方,车子终于是撑不住,彻底熄火了。

  “走回去吧,别管车子,天亮了再开车过来拖回去。”洪大富将驾驶室锁了起来,便和严语往回走。

  远处的市镇不见一点轮廓,两人靠着一支手电,在大雨中走了大半个小时,才回到了市区。

  虽然在实验室得到了短暂的休息,但在医院追逐凶手之时,严语消耗了极大的体力,如今又在大雨中步行,实在是有些支撑不住。

  也亏得洪大富搀扶着,才回到了市医。

  关锐等人已经回来,说是把翁日优一家顺利接到了基地,听说这边发了案子,于国峰也跟着过来了。

  技侦人员正在二楼勘查现场,搜集物证,而蒋慧洁带着一部分人,到了西区的加护病房,寻找严语预想中的作案现场。

  严语先到了手术室前,询问了一下,手术还在进行,目前的情况也不得而知。

  在外头等了半个钟头,抓住一个出来取血浆的护士一问,才知道手术可能还要持续几个小时,也就转头来到了西区。

  为了寻找这间加护病房,他和洪大富也可谓几经波折,此时总算是见到了,心中反倒有些郁闷。

  蒋慧洁和技侦人员正在里头忙活,严语一身湿哒哒的泥水,也不好靠近,便跟洪大富在旁边等着。

  约莫十来分钟,于国峰也来了。

  见得严语和洪大富没有主动说话,他也知道该是没有其他线索,便朝二人说:“走吧,我找个地方,先把衣服换一下。”

  于国峰带着二人到了员工宿舍,找来干爽衣服换上,严语这才算是舒服了不少。

  洪大富烟瘾犯了,也不等于国峰,自己动手从于队长的口袋里取出了烟盒,又递给了严语一根。

  “医院内外都在搜查,但大雨滂沱,踪迹全无,眼下城里内涝,积水过膝,啥有用的都不会留下……”

  严语早知道大雨会带来极大的阻碍,但没想到的是,大雨果真一刻都没有停歇。

  仿佛老天爷要将这两三年欠下的雨水,一次都偿清了一样。

  “我想把齐院长接回到基地,基地里的条件允许吗?”严语抽了一口烟,朝于国峰问道。

  于国峰微微一愕:“为什么要接回基地?”

  严语也不隐瞒:“凶手说每天杀一个人,他是个自负的人,不会留齐院长活着,所以明天入夜之前,他一定还会对齐院长动手……”

  “市医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除非咱们把所有人手都召集过来,否则很难保护院长……”

  “可如果基地的人都调来这里,基地里的人又危险……”

  于国峰也有些愤怒:“把人折腾成这样,简直比死还难受,他还要杀齐院长?”

  严语也不知该如何回应,只是默默抽着烟。

  他也曾想过,凶手之所以跟他玩这个游戏,只不过是为了彰显他掌控主动的权柄,这么对齐院长,正是能展现他的能力。

  他完全有机会杀掉齐院长,却留了他活命,就好像在展现自己高超的外科技术一样。

  与杀死齐院长相比,这样更能满足他的自负。

  但也正因为他是极度自负的人,所以他说过的话必然要做到,说杀死就绝对不会留活口。

  严语甚至认为,在没有彻底杀死齐院长之前,他是不会去动第二个目标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基地的人应该是安全的,把所有人调集过来也不怕。

  但这都是严语对凶手心理的揣测,他不能因为自己的想法,而用这么多人的生命安全来打赌,就好像他没有强行前往老河堡一样。

  于国峰没有等来严语的回应,只好说:“那个基地本来只是个伪装,空有个外壳,只怕没办法照顾好齐院长……”

  严语也明白,那个基地伪装成精神病院,是方便梁漱梅给他灌输预言之子的分裂人格,条件或许真的没想象中那么好。

  “能给胡局打个电话吗?”内部人手不够,寻求外援也是正常,严语能想到的办法,也就只有这个了。

  于国峰却摇了摇头:“昨天我就已经打过电话了,胡局并没有做出明确的答复或者指示……”

  “没有明确的答复?为什么?”严语也有些诧异。

  于国峰眉头紧拧:“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田伯传透露了一些口风,说是胡局被调查了……”

  “被调查?”严语难免失望起来。

  不过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地底发生大爆炸,又接二连三出现这种事,胡耀祖被调查,也不值得意外,可这个节骨眼上,无异于断了严语的求援之路。

  “于队这边也没法子?罗文崇呢?”

  于国峰倒是有些气愤起来:“不能摆上台面,人人都要保守机密,上头是不会再加派人手的……”

  “否则当初我也不会偷偷摸摸跟梁淑梅合作,上头的意思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罗文崇就不必说了,田伯传的消息说,胡局被调查,就是罗文崇写了报告……”

  “罗文崇写了报告?”严语也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

  “如果只是单纯的连环凶杀案,也不能加派人手来调查?”严语仍旧没有放弃。

  于国峰却摇头苦笑:“别人也不是傻子,追究起来,单是基地就没办法保密,更何况咱们这么多人,关联太大,再加上罗文崇的报告,能瞒得住才见鬼了……”

  严语心中愤慨,免不了问了句:“胡局上头的人呢?”

  “胡局上头?这就不是我们该打听的了……”于国峰也谨慎起来,压低声音告诫严语:“你往后也不要再深思这个问题,对你对咱们都没有好处……”

  严语其实很想知道,主持整件事情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但很显然,于国峰这个级别还没资格知道,胡局不是最终的决策者,那么牵扯会更大,这件事背后的意义也就比想象中更加深远。

  这毕竟不是当务之急,严语也就暂时放下了心中的顾虑,正要说话,外头有人来报告。

  “于队,加护病房那边找到了些线索!”

  严语也是心头一紧,赶忙踩灭了烟头,和于国峰等人跑到了加护病房这边来。

  蒋慧洁等人已经完成了勘查,虽然还有不少样本没有进一步检测,但很显然,他们找到了线索!

  蒋慧洁看了看严语,知道他没事,也放心下来,专注于公事之上。

  “根据现场勘查的结果,凶手一个人是没法完成开胸的,他还有一个助手!”

  “或者说,起码一个助手!”

  “还有帮手!”严语早就想过,凶手应该是有帮手的,因为他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早先的事情也一样,除非凶手有速度极快而且便利的车子,才有可能完成。

  如今看来,还真有帮手!

  这确实是个极具价值的线索,甚至能够成为一个突破口!

  因为帮手肯定比凶手要弱一些,也不可能像凶手那样“万无一失”,再者,多了一个人,就多一分线索。

  再者,凶手必须同样精通医术,甚至有可能,动手的不是凶手,若是帮手!

  再毫无头绪之时,这条线索无疑会带来新的出路!

  想到这里,严语甚至怀疑,凶手或许跑了,但帮手未必能够跑得掉!

  因为凶手这么自负,肯定会给严语制造假象,而且他不会带着凶手,增加他被追踪的危险!

  所以,帮手极有可能还留在医院里!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