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百一零零章 是否雷霆之力

第二百一零零章 是否雷霆之力

  /

  如果凶手真的有内应,而且还是医院里的内应,那问题可就更加复杂了!

  但凶手是个十足自负的人,从不留下任何线索,这个帮凶就有可能是最佳的突破口了!

  严语没有多想,因为他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去找蒙院长!

  先前他与洪大富来的时候,花费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法找到这个加护病房,所以知情的人应该不会很多。

  凶手和帮凶是在加护病房里行凶,这里是第一现场,凶手除非提前踩点,否则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个地方。

  而凶手想要不留痕迹,必然不会轻易抛头露面,有了医院里这个内应,他能省却很多麻烦,也就是说,帮手是知道这个地方的!

  楼下已经恢复平静,严语到了护士站,便问说:“蒙院长还在手术吗?在哪个手术室?”

  也不等严语发话,于国峰取出证件来,跟护士长简单说了两句,护士长也就没了疑虑。

  “蒙院长就在东区的三楼,C1手术室。”

  严语没有多耽搁,很快就来到了手术室外头,不过里面的护士已经在整理东西,为下一台手术做着准备。

  “同志您好,蒙院长呢?”于国峰主动取出证件来,正打算让众人别进去的护士也将话咽了回去。

  “蒙院长走了……”

  “走了?去哪儿了?办公室?还是……”

  “我也不知道,手术刚开始的时候他就走了……”

  “什么?手术不是蒙院长做的?”严语也是心头一紧,因为刚开始他与洪大富来找人的时候,所有人都说蒙鸿铭在做手术!

  蒙鸿铭为什么要离开?难道是用手术来给自己打掩护?他不会就是那个帮手吧!

  “分散人手,都去打听打听,务必要找到齐院长!”

  于国峰当即发下了命令,严语却朝护士问说:“你们医院内部想要找院长的话有没有广播之类的?”

  护士下意识点头:“有的,广播站在一楼值班室……”

  严语没有再耽搁,辗转来到了一楼广播站,让广播员发了广播。

  各栋大楼的喇叭都传来广播声,便是卫生间和手术室里都能听见,蒙院长如果没出意外,应该是会来的。

  可等了半个小时,蒙院长都没有出现!

  严语也不能干等,正打算离开广播站,关锐却一头撞了进来!

  “天台!在天台!”

  没有半点迟疑,严语跟着关锐,一口气跑上了七楼,通往天台的铁门已经被撬开。

  被撬掉的卡扣就落在地上,少许铁锈撒落在地,可见平时这里是关闭着,不会随便让人上天台的。

  外头仍旧大雨,天台的引流似乎被堵住了,整个天台的水都泡到了脚踝,就好像楼顶上的一泊小湖水。

  天台上没有其他东西,拉着几根铁线,估计是用来晾晒衣物的,不过已经变形,有一些从中断开,应该是许久未曾使用。

  旁边的围栏上是接地用的铁条,中间则是避雷针,而蒙院长正靠坐着避雷针,低着头,摊开了手,似乎在拥抱天上的闪电!

  他的身上胡乱缠绕着铁丝,看样子应该是从晾晒的架子上拆卸下来的,铁丝将他与避雷针绑在了一处!

  他的头发已经烧焦,卷卷曲曲贴着头皮,大雨冲刷之下,有些头皮都露了出来,头皮上有严重的灼烧痕迹,甚至于头皮都裂开来!

  他身上的衣物也没剩下多少,看上去该是被人强行捆绑在避雷针上,遭遇了雷击!

  蒋慧洁带着技侦人员前后脚赶来,见得这场面,也是眉头紧拧。

  严语的心中颇不是滋味,因为他忽略了蒙院长,蒙院长极有可能也是知情人之一,如果他真的知情,那么他同样也是凶手的目标!

  早先他就怀疑过蒙鸿铭知道的事情应该比他想象中还要多一些,他应该是知道齐院长的秘密的。

  然而严语当时只考虑到了齐院长,并未想过蒙院长也会成为凶手的目标!

  如果是这样,蒙院长已经死了,凶手每天杀一人的目标就达到了,齐院长是不是能够活到明天?

  与齐院长一样,蒙鸿铭的死,也充满了仪式感,这应该是天罚,准确来说,与凶手一直想要塑造的形象也符合,凶手极度自负,这是要将自己塑造成神灵,塑造成龙王爷!

  蒙院长的脖颈上绑着一根红色绸带,并未受到灼烧,应该是蒙院长遭受雷击之后才绑上去的,也并未绑死,甚至有些松松垮垮的。

  民间祭祀龙王,通常会在极品上系上红色绸带,凶手这是将蒙院长当成了祭品!

  “现场环境太复杂,搜集不到什么了……想要明确死因,还是送回实验室,如果可以的话,联系一下家属,征得同意,做个尸检……”

  大雨倾盆,蒋慧洁大声朝于国峰喊道,不过风雨声很快就盖过了他的声音。

  于国峰捏了捏严语的肩膀,摇头道:“让他们来处理吧……”

  严语抬头,任由雨水打在自己的脸上,看着天上的乌云,心里在想着,印象之中到底是何时开始打雷?

  打雷是偶然事件,而且并非所有的雷都会延伸到地面,避雷针也只是防备而已,并不是每次打雷都会打到地面来,凶手难道真的能操控天地之力?

  如果不是,他就必须等待雷霆,而且雷电击中避雷针的几率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只有落**的时候才会。

  他为了等待这个雷击,到底把蒙院长绑在这里多久了?

  蒙院长曾经去过手术室,手术开始之后才离开,所以雷击必须发生在这段时间内。

  难道凶手真的能控制雷电?

  严语自是不信的,他走到前面,朝蒋慧洁说:“雷击和电击的区别大吗?”

  蒋慧洁自然明白严语的意思,他想问的是雷击和电击的区别是否能用肉眼看出来,而不需要经过实验室。

  “如果是家用电,区别还是挺大的,但如果是高压电,就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了……”

  严语的想法其实也很简单,因为现在医院停电,他们用的是柴油发电机,如果用电击蒙院长,必然会造成发动机超负荷或者短路之类的问题,即便不是,也会对电路的使用产生影响。

  因为刚刚他们追击凶手的时候,点灯忽明忽暗,应该是发电机出了问题。

  但发电机的电压电量跟家用电又有所不同,但可以确定的是,必然比不了高压电。

  如果能够确认蒙院长致死的原因是家用电,那这里就不是第一现场,而是被电死之后才转移到这里,伪造出这种仪式感的假象。

  再者,即便不是发电机,也必须要用电,去供电局打听一下,就知道附近哪个区域有电,起码能够锁定第一现场的大概范围。

  不过蒋慧洁却很快就给出了答案。

  “从他头部的痕迹来看,家用电的可能性不大,不是雷电就是高压电……”

  “高压电?”严语基本上不会考虑雷电,因为他根本不相信凶手能够操控天气,更不可能掌控雷霆之力。

  他抬头四望,想寻找高压电线的位置。

  毕竟是医院,耗电极其严重,所以应该有专用的分电站或者独立的变电器。

  也就是说,高压电线是可以延伸到医院这边来的。

  从蒙院长离开手术室到现在,最多也就三四个小时,这三四个小时里,凶手要把蒙院长劫走,用高压电杀死之后再弄回来,搞出这么个充满仪式感的现场。

  非但如此,他们还要给齐院长“开胸”,从时间上来判断,应该是不够的。

  所以这个第一现场,应该还在医院里!

  “有消息了第一时间告诉我。”给蒋慧洁留下这句话,严语便快步下楼了。

  “你去哪儿?”于国峰追上来问道。

  “我要去看看医院这边的输入电路在哪里……”

  于国峰不是蠢人,自然看得出严语的意图,当即朝他说:“我还是让大富跟着你去,他有证件,方便一些,毕竟是医院,电工那边也需要沟通一下。”

  严语点了点头,洪大富也跟了上来,两人下了楼,问了配电室的方向,便加快了速度。

  “这不是你的错……”

  雨水溅射,雨点不断打进来,就算是走廊,也泡着水,走起路来踢踢踏踏。

  洪大富的声音不是很大,但严语还是听得真切。

  虽然他没有表露出悲伤,可心中却是被大石压着,但他不会因此而耽搁半分钟。

  因为齐院长还在手术室里,生死尚且不知,而凶手即便杀了蒙鸿铭,下一个目标仍旧是齐院长!

  如果他不能在一天之内找到凶手,或者揪出医院里的内应,下一个死的就会是齐院长!

  他对生命并非没有敬畏,蒙院长虽然与他不算是深交,但帮助过他和齐院长。

  早先若是没有蒙鸿铭,齐院长也无法对严语伸出援助之手,或许正是因为这层关联,蒙鸿铭才会成为凶手的目标,才会惨遭毒手。

  严语不是麻木不仁,更非铁石心肠,又岂会没有半点愧疚?

  洪大富是个外粗内细的人,听得他的安慰,严语也有些暖心,此时抬起头来,朝洪大富郑重地说。

  “帮我阻止他,拜托了!”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