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找到作案车子

第二百一十一章 找到作案车子

  /

  心急火燎赶到医院后方的配电室,电工又不在,大门紧锁,严语只能在外头等待,洪大富又出去找人,过得十来分钟,才带着电工匆匆赶了回来。

  “实在抱歉了,两位同志,整个区域都停电,我还得去帮忙检修其他单位的发电机,没法守着这里。”

  电工是个五十岁左右的矮胖男人,穿着雨衣,头发湿湿哒哒地贴在前额上,脱下雨鞋,哗啦啦就倒出一瓢水来。

  严语见他一身疲累,顶着个大大的黑眼圈,眼球上布满了血丝,想来也是日夜奋战,心中颇为不忍。

  “麻烦您了……”

  “配电室里头不安全,我就不请你们进去了……”

  听得电工这么说,严语也有些奇怪:“现在是停电,配电室里应该断电了,怎么会不安全?”

  电工呵呵一笑:“不是说咱们不安全,是为了保证设备的安全……”

  “咱们都是一身水,进去的话雨水到处流淌,设备会进水,容易留下安全隐患……”

  严语本想看看配电室里头是否留有线索,但听的这么一说,也就作罢了。

  “给您添麻烦了……只是想问您几个问题……”

  电工摆了摆手:“之前洪大富同志都问过了,当时急着赶回来,也没心思去想,这一路也理出了个头绪,就把知道的都讲讲吧。”

  他往门口里头缩了缩,从口袋里取出烟盒来,一人发了一根,点着了,满足地吸了一口,似乎缓和了一些。

  “咱们这个是低压配电室,开闭所并不在这里,也就是说呢,拉闸的权力并不在我手上,不过我们这里是因为变压箱炸了,所以才停了电……”

  “我已经报给上级,不过眼下大雨,变压箱又不好运过来,工程师也没办法过来修,毕竟还有其他地方要兼顾,所以两三天内怕是解决不了问题……”

  说起职业内的事情,电工也有些叨叨絮絮,严语却听不出重点来,当即打断说。

  “我们想知道的不是这个……”

  电工又摆了摆手:“同志你别急,听我说完嘛……”

  “因为变压箱坏了,开闭所又不在这里,所以我也不清楚高压线还有没有通电,我只是例行维护人员,连变压箱也不敢打开来看一眼……”

  “至于有没有人私接电线,我认为不太可能的,因为直接从高压线私接电线,是非常危险的事,那可不是开玩笑的,普通花线根本承受不住,就算有高强度的电线,也只能采用远远挂搭的方式,也同样很危险……”

  他总算是说到了正题上,严语赶忙问:“如果真有人敢这么做,您觉得哪里比较合适一点?”

  毕竟输入电线这么长,大雨瓢泼,冲刷痕迹,严语这一路寻找过去,怕是也很难找到痕迹,毕竟他不是专业人员。

  就算是专业人员,只怕也很难确定。

  “这个就难说了,咱们这边虽然是市区,但郊区外头也有工厂,还有一些研究所,这些都是耗电极大的单位,都有各自的配电所,高压输电线在野外纵横交错,四通八达,真的不好追索……”

  严语有些失望,但到底是没有放弃。

  “这附近呢?只说这个区域,您应该熟悉一点吧?”

  蒙鸿铭先前还在手术室签到过,手术持续了三个多小时,最多不超过四个小时。

  也就是说,这三个多小时之内,凶手不管是骗也好,劫持也罢,打晕了再带走都好,必须将蒙鸿铭带走,电死之后再带回去,还得花时间摆造型搞仪式等等。

  虽然无论是门诊楼还是住院楼,都是人满为患,伤员被络绎不绝的送来,如果凶手扛着蒙鸿铭,多半也不会太惹人注目,毕竟扛着人进医院,在这两天里可不是什么稀罕事,估摸着也让人麻木了。

  但无论如何,私接电线,电死蒙鸿铭的地点,应该不会太远,否则太过麻烦,凶手的时间也不够。

  电工也有些不耐烦了,似乎有种对牛弹琴,鸡同鸭讲的意思,朝严语说:“你要确实想找,变电箱那边应该是最合适的了。”

  “怎么讲?”

  电工指了指不远处的变电箱,朝严语说:“喏,连梯子都不用,变电箱坏了,直接爬上变电箱,找根电线往上一抛,想不死都难……”

  虽然他带着不满和调侃,但严语却认真起来,将雨衣帽子扯上去,便走到了变电箱这边来。

  “同志,同志!您别过去啊!我就这么一说,那边很危险的!”

  电工走到前头来要阻拦,毕竟他也不知道变电箱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虽说已经短路被烧,但还是存在着过电的可能,周遭又全都是水,通电性可不要太好,走近一些怕是多危险!

  严语也不敢拿生命开玩笑,走到近处就停了下来。

  变电箱其实安装在挺高的位置,饶是雨水冲刷,仍旧能看到表面残留着焦黑的痕迹,散热片的内部缝隙尤是如此,或许电工也是根据这个判断是被烧坏了。

  当然了,如果他在配电室里值班,或许也是亲眼见到或者听到变电器坏掉。

  如果是凶手或者他的帮手,这么高的位置想要上去其实并不难,毕竟凶手的身手严语是早有领教的。

  但如果带着蒙鸿铭,那就只能像电工所说的,采用挂搭电线的方式,将高压电引到蒙鸿铭的身上。

  高压电可不像家用电,高压电很容易击穿空气,即便是在附近,都有触电的可能性。

  严语很快就放弃了这里,转而走到了路上来。

  正如电工所言,想要这么搞,普通设备是做不到的,所以凶手必然要做足准备,或许会有某些自制的装备。

  既要节省时间,又要制服蒙鸿铭,还要携带设备,如果不坐车子,怕是做不到!

  变电箱连这里的电工都不愿靠近,所以普通老百姓就更不可能靠近,附近的道路除了凶手的车子,应该不会有太多人走过,只要能找到车辙,就多少能说明问题了!

  也亏得当初搞基建的时候考虑比较周全,变电箱附近虽然也有积水,但积水比其他地方要浅很多。

  严语弯腰找了十来米的距离,还果真找到了车辙!

  “大富,这边!”

  洪大富可是追踪痕迹的好手,过来一看,又趴了下来,仔细摸了摸痕迹,便往前追了上去。

  严语压抑着内心激动,老实跟在后头。

  虽说这片区域人流量很小,但由于暴雨冲刷,痕迹消散也快,也亏得这是三四个小时前的事情,尚且留下些许痕迹,若是再来晚一些,怕是什么也不会留下了。

  饶是如此,过得变电箱和配电室的范围之后,地势开始走低,积水更深,车辙就更难找。

  走了一段,车辙完全消失了,洪大富又四处寻找,才有接了上去。

  两人就这么走走停停,洪大富时不时又到周围去寻找痕迹,相互佐证,得出自己的推断,这才继续往前。

  “彻底没了……”

  绕了大半圈,洪大富终究还是停了下来。

  因为前面几乎变成了大水塘子,旁边民居的大门都被水泡了一半!

  严语抬头一看,这里已经到了住宅区,前面就是市区里的大街小巷,即便没有水塘子,也是水泥地面,确实要断了。

  “回医院。”

  严语没有多想,便作了决定。

  其实他心里一早就有这个打算,只是想循着凶手的路线,能了解到更多的信息。

  因为这已经是非常明显的事情。

  凶手把蒙鸿铭送过来,电死了之后,下一步必然是回到医院去摆造型,就算车子不进去医院,也必然会藏在医院附近。

  只是知道他们的行前路线,能了解他们对区域的熟悉度,进一步确认他们的身份。

  洪大富没有了解严语的深意,但他也知道,凶手的下一站必然会是医院,此时也不多问,跟着严语回到了医院。

  两人并没有先回去见于国峰,而是趁热打铁,来到了医院的停车场。

  停车场并不大,毕竟这年代拥有车子的人并不算太多,而且停车场只是个车篷,只给医院内部员工使用,外人的车子都是随意停靠在医院外面。

  想要便捷地进入医院,扛着蒙鸿铭到天台去,车篷显然是最好的选择,如果停在外头,必然会被人目击,凶手如此谨慎,万万不能做出这种事。

  当然了,也不排除他们故意为之,因为凶手是个极端自负的人,做出什么事来都不会太过意外。

  不过严语和洪大富很快就在车篷找到了想要的东西!

  那一辆皮卡的轮胎上还挂着烂泥,车斗盖着防雨毡布,严语只是掀开一个小角,便看到了里头的线圈,竟果真有高压缆线!

  “就是这个!快把小洁他们找来!”

  虽然车子被雨水冲刷,但驾驶室还是干燥的,里头应该能找到线索,严语也不敢乱动,只是守着,而洪大富已经跑去找技侦的同志们了!

  看着车上的东西,再想想蒙鸿铭的惨状,严语心中也颇为压抑,这样的死法,实在是太过痛苦,这样的凶手,更是毫无人性!

  若不尽快抓住他,接下来的六天还不知道他会想出多么邪恶的办法和手段来!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