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祭品必须纯净

第二百一十二章 祭品必须纯净

  蒋慧洁那边的技侦人员还在分析加护病房里搜检的证物,此时听说又有线索,也是有些忙不过来。

  但分析工作可以靠后,取证却需要及时,蒋慧洁让他们暂时放下工作,又来到了车篷这边。

  车后斗的东西虽然盖着毡布,但装卸之时遭受过雨水冲击,也没留下什么指纹之类的痕迹。

  驾驶室就成了取证的重点。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人员来执行,这是严语亲身体会过的一条道理,他也只是静静在旁边等着。

  关锐似乎也收到了消息,急匆匆赶了过来,问了些情况,似乎有些犹豫,但还是朝严语说:“手术室那边传来消息,说是齐院长……”

  严语心头一沉,便快步往手术室这边赶了过来。

  此时手术室仍旧亮着警示灯,外科主任却走出了手术室,在更衣室里暂作休息。

  严语没有换衣服,也不敢进去,只是开着门,隔着一段距离,朝外科主任问说:“主任,情况怎么样了?”

  外科主任面色很难看,握拳打在了大腿上:“暴露时间太长,感染是避免不了的,就看他能不能扛过去了……毕竟年纪也不小了,而且还有严重的基础病……”

  严语似乎听何书奋说起过,说是齐院长活不久了,但当时并没有太上心。

  “什么基础病?”

  “应该是肝癌……虽然他的肝脏被切去了一半,但从剩下的一半来看,应该是癌症无疑……”

  严语有些迷糊了:“你都没做检测,就切了他一半肝脏?”

  外科主任眉头紧拧:“不是我们切的,是凶手切的,是凶手切掉的肿瘤!”

  “凶手切掉了肿瘤?”严语就更意外了。

  按说齐院长是第二个目标,过得今晚,就会进入被杀的执行名单,在凶手的计划里,他是活不过明天的,为何还要多此一举,将他的肝脏肿瘤给切掉?

  “是,非但如此,他身上的囊肿也被切掉了,而且……而且齐院长有个六趾畸形,并趾的尾趾头也被切掉了……”

  “畸形趾也被切掉?还有没有其他的?”

  外科主任的脸色很差,因为他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事情,想了想,朝严语说:“他嘴里的牙被拔掉了四五颗,应该都是臼齿或者假牙……”

  “臼齿都拔掉了?”

  外科主任点了点头:“看不懂啊……与其说这人是在杀人,不如说是在修理,就好像修剪一棵树一样,将不正常的地方全都修整了一遍……”

  “修整?”这个词让严语感到心里发寒,但他想了想,或许并不该用修整这个词,而是用清理!

  严语朝外科主任说:“你一会召集所有人,一定要高调地下个医嘱,护理记录上也要写上。”

  “什么医嘱?我用你来教我下医嘱?”

  严语也不跟他争辩:“要防止感染性休克,DIC和多脏器衰竭,给他用抗菌药物。”

  “DIC?手术其实挺顺利的,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危险……”DIC是弥散性血管内凝血,而且严语提出的这些,似乎都想要制造一个假象,那就是齐院长得了败血症!

  严语一把抓住外科主任的手:“我现在没时间给你解释,你也想救他,想救他就照我说的做!”

  外科主任虽然对严语的言行非常不爽,但到底是点了点头。

  严语也不再逗留,快步出去,找到了蒋慧洁便问:“蒙鸿铭的尸检开始了没?”

  蒋慧洁摇头:“哪有这么快,家属的授权书都还没拿到……”

  严语也并没有失望,对这个结果似乎也早有所料,又问说:“体表检查总该做了吧?”

  蒋慧洁点了点头:“怎么了?”

  严语赶忙问:“蒙鸿铭身上有没有畸形?这些畸形有没有被清除掉?”

  “畸形?”蒋慧洁想了许久,而后摇了摇头:“应该是没有……”

  “不应该啊……”严语竟有些失望起来,蒋慧洁也是一头雾水,并不知道严语为何会突然这么问。

  正当严语失望之际,蒋慧洁又似乎想起了什么来,拉着严语便走。

  “跟我来!”

  因为大雨,尸体没办法运回实验室,此时暂停在了医院里,蒋慧洁也不由分说便把严语带到了停尸房来。

  戴上手套,拉开尸袋,蒋慧洁用镊子指了指蒙鸿铭的耳朵,朝严语道:“你看看这里!”

  严语弯腰一看,蒙鸿铭的耳朵旁边有个灼烧点,能够明显看到一处小小的伤痕。

  这是一处略圆形的伤口,就在耳屏前方!

  “这……这是小耳朵!”

  蒋慧洁点了点头:“应该是,之前我们以为是擦伤,被电击之后,伤口灼烧收缩,所以没有仔细检查。”

  “刚刚听你这么说,这个位置应该是附耳,是畸形,也就是你刚刚说的小耳朵,只不过……”

  “只不过被切掉了!”严语有些激动起来。

  蒋慧洁点了点头:“要不是你刚刚提起,我们还没怎么在意,现在看来,应该是这样了,可凶手为什么要切掉他的附耳?”

  “因为他爱干净!”

  “爱干净?”蒋慧洁更是迷惑了,因为严语跟凶手并没有更近距离的接触,又怎么能得出这个结论?

  严语没有看蒋慧洁,而是微闭着眼睛,似乎想通了什么。

  “确切来说,不是他自己爱干净,而是要求他的食物必须干净!”

  “食物?什么食物?”蒋慧洁只觉得越来越听不懂了。

  严语转过头来,双眸放光:“凶手极度自负,想要塑造神格,或者说,他把自己当成了龙王,那么这些祭品……”

  “就是他的食物!”蒋慧洁见到蒙鸿铭脖颈上绑着的红绸带之时,就觉得格外的诡异,令人心里发毛,毕竟这种极具仪式感的东西,很容易引发内心的联想。

  “正是!”

  严语紧握拳头:“在他眼里,不管是蒙鸿铭,还是齐院长,亦或是接下来他的目标,都是他的祭品,他的食物!”

  “在诸多民间传说里,每当祈雨,愚昧的人们就会献上童男童女给龙王,为什么是童男童女?”

  “因为……因为干净?”

  “是,就是因为干净!”

  “不仅仅是蒙鸿铭的附耳,齐院长的肝脏肿瘤和六趾都被他切掉了!”

  “在某些传说里,如果龙王或者其他神祗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会削弱他们的法力,越是纯净的东西,就越是能够增强他们的力量!”

  “咱们这些人都不是童男童女,他要当成祭品,就必须清理干净,就好像吃东西之前要清洗干净一样!”

  严语总算是验证了这一点!

  刚刚他让外科主任下医嘱,制造齐院长患了败血症,就是在拖延时间!

  对于这些所谓的神祗而言,血液是否纯净也非常看重的,如果齐院长得了败血症,说不定他会延后,齐院长就不会是下一个目标,这样就能够打乱他的计划!

  虽然这样会增加抓捕的难度,因为齐院长如果是下一个目标,他们还能做出针对性的埋伏或者抓捕行动。

  可临时更换了目标,就不知道凶手下一个目标会是谁,反倒更加麻烦。

  但这么做也并非没有好处,反而利大于弊。

  因为凶手对整个计划都已经成竹在胸,可以说无论是严语还是于国峰等人,一直被牵着鼻子走,一直跟在凶手的身后,丧失了主动性,只能被动防守。

  这样一来,没有主动权,他们永远无法抢先一步。

  更重要的是,凶手对此信心满满,这种掌控感,会极大地满足他的自恋自负,让他更加膨胀,让他更加得心应手。

  而严语这么做,他必须临时更换目标,这将打乱凶手的整个计划,会挫败他这种自信!

  只要能挫败他的自信,凶手就会失去掌控感,从而产生心理上的波动甚至恐慌。

  凶手一旦乱了阵脚,必然会做出对应的调整,而从他的作案方式来看,每一个目标他都会谋而后动,做出极具针对性的杀人方案。

  这样一来,凶手必然不会再蛰伏不动,这就增加了他暴露自己的可能性!

  这些都还只是其次,眼下与其说是斗力,不如说斗智,凶手想要的是心理层面的比拼。

  他要在心理上彻底压死严语,让严语眼睁睁看着这些人一个个死去,如此才能彰显他的强大,才能确立他掌控着他人生死的权柄!

  再者,严语没有让人四处宣扬齐院长得了败血症,而只是通过护理要点来泄露,让凶手自己猜。

  凶手是个谋而后动的性格,他轻易是不会更改计划,所以必然会派他的帮手来确认,齐院长到底是不是真的患上了败血症。

  如此一来,严语这边仍旧顶着齐院长,说不定就能够守株待兔,等着那个帮手来上钩!

  其实严语敢这么做,也是因为这个帮手,或者凶手的技能。

  他们能给齐院长开胸,能切除肿瘤,说明有着极其深厚的医学背景,最起码也掌握外科知识,而且还是强大的外科技术。

  严语本就怀疑帮手仍旧潜藏在医院里,如果做好准备,说不定还能借着这个机会,把这个帮手抓住!

  只要抓住了这个帮手,就能进一步挫败凶手的自信,将他逼得自乱阵脚,他就会暴露更多的破绽!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