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百一十三章 细微处找线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细微处找线索

  帮手还在医院里,这念头已经不止一次出现在严语的考量当中。

  而随着不断的调查,种种迹象似乎也在佐证严语的这个推测,难题就在于,医院的人并不少,该如何去排查?

  严语等人的到来,必然引起了帮手的警惕,他会隐藏得更深,在这种情况下,他仍旧没有选择逃离,或者到底有没有逃离,这些都是该考虑的问题。

  如果他没有逃离,说明他的身份掩藏得很好,不舍得放弃这个掩护,往后还想着继续使用。

  而如果他已经逃离,那么应该很容易确认。

  可这就像薛定谔的猫,不去排查的话,不知道凶手还在不在,一旦进行排查,打草惊蛇,凶手必然会逃走,亦或者狗急跳墙,再次犯案杀人!

  严语还在寻思,于国峰已经找了过来,朝严语说:“技术科那边已经从驾驶室提取到了指纹!”

  他有些激动,继续说:“指纹一共有两枚,经过初步对比,有一枚是属于蒙鸿铭,足以证明那辆车确实是凶手的交通工具!”

  “至于另一枚,咱们需要在医院里采集样本来对比排查……只是难度有点大……”

  “你想封锁医院?”严语自然明白于国峰的意思。

  想要做这样的对比排查,必须将医院全部员工都进行指纹采样,这样一来必然会引起帮凶的警觉。

  只有封锁医院,才能彻底将那个帮凶关在医院里!

  可眼下医院的情势很紧急,也非常的复杂,那些因为泥石流而就诊和住院的人实在太多太杂,封锁医院的话,会引发混乱。

  再者,各地还在源源不断送来伤员,想要控遏出入口需要人手,想要维持秩序,想要采样,想要排查,这些全都需要人手。

  于国峰无法借用上一级的人力资源,单靠着身边这些人,就算把基地里的人全都召集过来,估计也不够用。

  更何况基地也需要留下一些守卫力量,毕竟还有其他人躲在基地里,防备凶手对他们犯案。

  严语沉思片刻,朝于国峰问说:“驾驶室里没有别的痕迹?比如血迹之类的?”

  于国峰摇了摇头:“应该是没有……按说凶手和帮手应该是两个人一起去的,因为单靠一个人的力量,怕是没办法做到,但三个人只留下两种指纹……”

  严语也觉得有些疑惑:“这极有可能是凶手故意留下来的,为的就是误导我们……”

  “怎么能肯定?”

  “这个帮手对凶手而言应该有着不小的价值,他还有六个目标需要去杀,这个时候应该会保护帮手……”

  “凶手从不留下任何痕迹,更没有留下指纹,所以不可能连这一点都顾及不到,他必然会叮嘱帮手做好措施,不会轻易留下指纹……”

  严语的推测很符合常理,但终究只是推测,没有证据支持,这样的结论也不能拿来用,该做的检测和排查还是要做的。

  严语是从凶手的心理层面来推测事情的发展,但大量的工作,还是由技侦刑侦人员来完成,也算是一种相互佐证,相互配合的过程。

  照着自己的推理,指纹不会是帮手的,也就是说,帮手应该没有留下更多的信息了。

  “等理化结果吧……”

  严语走出停尸房,又去了手术室,守了齐院长一会,蒋慧洁便找到了他。

  “化验结果出来了,蒙鸿铭体内并没有不正常的药物成分,也没有其他打击伤或者创伤,是被电死的……”

  “没有药物成分,又没有打击伤或者创伤?”严语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又问蒋慧洁:“防御伤呢?”

  在他看来,蒙鸿铭如果是正常状态下,被挟持去配电所,过程中不可能没有任何反抗,只要有反抗,应该会留下防御伤。

  然而蒋慧洁却摇了摇头:“体表检查的初步结果也出来了,并没有明显的防御伤,连捆绑的痕迹都是死后才留下的……”

  “也就是说,他没有反抗?这意味着凶手可能用语言来威胁,或者哄骗,亦或者凶手跟蒙鸿铭是熟人?”

  面对严语的推测,蒋慧洁也摇了摇头:“就算之前没有反抗,被推上变电器的时候不可能不反抗吧?”

  严语顿时眼前一亮:“蒙鸿铭指甲缝有过取样吗?”

  蒋慧洁没有太多的迟疑:“有,是我取的样,不过还在排队,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分析……”

  “先检测这个,我跟你去等结果!”

  见得严语这么上心,蒋慧洁也没有多说,两人去找于国峰说了一声,便赶回到了实验室来。

  严语虽然有些累乏,但还是在沙发上等着,不敢睡过去,离心机的声音有点大,牵动着他的心弦。

  又过了一个小时,蒋慧洁激动地说道:“找到了!”

  严语赶忙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找到什么了?”

  “是皮屑和血样!”蒋慧洁兴奋地继续说:“应该是蒙鸿铭反抗的时候,抓伤了凶手!”

  “我们必须马上告诉于队,排查带着抓痕的人!”

  严语却拦住了她:“不,这样会吓跑帮手的……”

  “那……那怎么办……”

  严语考虑了一下:“能鉴定血型吗?”

  “血型?”蒋慧洁摇了摇头:“太少了,未必能做到,如果不成功,这个样本就毁了……”

  “试试吧,如果做不出来,留着也没有实际价值,这些现场搜证不就是为了找到更多的信息么……”

  听了严语的话,蒋慧洁的顾虑也没有打消:“我必须征求于队的意见……”

  严语坚持道:“没有足够的时间,你是技术科的领头人,你有权做这个主,当然了,这需要你的客观判断,不要因为我们的私人……私人感情而影响你的判断……”

  蒋慧洁本就是个干练的人,雷厉风行,遇到严语之后却是变得“软弱”了一些,此时也重拾信心,朝严语问说。

  “这么做的依据是什么?或者说你有什么有力的支持?”

  严语也不隐瞒:“指纹排查不太现实,因为采样会引起帮凶的警惕,会打草惊蛇。”

  “但血型就不同了,如果能知道血型,咱们就能够做个初步排查,画出一个大概的嫌疑人范围来,甚至能够初步筛查出一个名单!”

  “比对血型也需要采样,一样会打草惊蛇,甚至比采集指纹更麻烦哦……”

  严语摇头:“不需要的,市医一定会存档内部人员的个人资料,上面一定会有血型,即便个人资料上没有,市医也该留有员工的体检报告,只要找到这个,就能够进行对比筛查!”

  蒋慧洁也是眼前一亮,正要转身去做血型鉴定,又停下脚步来,扭头问:“然后呢?”

  严语想了想,话到了嘴边,但还是忍住了,只是说:“做出来再说,有了初步筛查结果,就有头绪了。”

  蒋慧洁也不再多问,麻利去做血型鉴定。

  其实严语心里有着自己的计划,他并非信不过蒋慧洁,只是怕实验室隔墙有耳罢了。

  这个帮凶应该拥有出色,甚至堪称高超的外科技术,这样的人在市医应该不会太多。

  常见的血型只有四个,初筛名单应该会很长,但有外科技术,必然是医生,而且技术出众,这个筛查条件能够将名单大大缩短,甚至能集中到个位数之内!

  找到这几个人之后,只需要找个借口,验证他们身上的防御伤,就足够了!

  想要验证这一点,也并不算很难。

  严语早先已经让外科主任散布了消息,齐院长已经是败血症,此时只要说齐院长已经发展成脓血性败血症,而且引发并发症,进行紧急手术,就能够将这几个嫌疑人纳入手术名单之中。

  想要进入手术室,必然要消毒,不管是洗手还是换衣服,都有机会查看他们身上是否留有抓痕!

  而且手术室相对封闭,一旦发现这个人,他必然是插翅难逃!

  不过这一切目前都只是严语的计划,而且还有些想当然的成分,过程中仍旧存在着不小的变数。

  比如帮凶如果密切关注齐院长的情况,就会发现败血症未必是真,到时候要进行手术,帮凶就会警惕。

  再者,如果他要畏罪潜逃,也就相当于暴露了自己,虽然增加了抓捕难度,但起码身份是可以确定了的。

  当然了,如果蒙鸿铭抓伤的不是帮凶,而是凶手,凶手根本不在医院,也并非医院的人,那这个努力同样白费。

  只是无论如何,在目前这种困境下,这都是一个值得尝试的方案。

  眼下就看蒋慧洁能不能从极少量的样品之中,鉴定出帮凶或者凶手的血型了!

  其实严语更倾向于前一种可能,因为凶手太过谨慎,不太可能留下这么大的破绽。

  而且他是个自恋狂,之所以找一个帮凶,就是不想自己动手,所以动手的应该是帮凶,那么蒙鸿铭抓伤的就极有可能是帮凶,而不是凶手。

  但也诚如先前所言,严语的这一切都只是建立在对凶手的推理层面,最终还需要科学的分析结果来支撑。

  心里忐忑之时,蒋慧洁也惊喜地叫道:“严语!成了!”

  血型拿到了!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