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信任来之不易

第二百一十四章 信任来之不易

  严语带着蒋慧洁来到院办,很快就拿到了档案,照着严语的计划,进行了对比,得到了初筛的名单。

  也没有太过意外,虽然是O型血,相较于常见,但最终还是在外科筛查出三个人来。

  但又遇到了阻碍,因为外科主任周东华同样是O型血,也就是说,他已经被列入嫌疑人的名单之中。

  这个计划需要周东华的配合,而且他才是关键,但如果无法率先排除他的嫌疑,那么就再难进行下去!

  非但如此,严语散布齐院长败血症的事情,唯一知情的就是周东华,也就是说,如果他是帮凶,严语就犯了个极大的错误!

  刚走出院办的严语,此时又折了回去,朝办公室主任要了一份排班表。

  他必须搞清楚,案发之时,周东华是否有不在场的证据,这也应该是洗脱周东华嫌疑的最快方法了。

  排班表一行行看下来,只知道周东华当天没有手术安排,这使得严语有些失望。

  因为泥石流爆发,不断有伤员送过来,连蒙院长都被安排了一台手术,身为外科主任的周东华,竟然没有手术任务?

  再看看各科室的排班,都没有周东华的记录,而他又是在岗,并没有休假,那么周东华去了哪里,又做了些什么?

  原本想先一步排除他的嫌疑,如今这么一查,周东华反倒成了嫌疑最大的一个。

  因为对比了其他人的排班,另外两个人都有查房记录,转换一下思路,如果周东华真的是帮凶,反倒不用再搞得那么麻烦了。

  但如果他真的是帮凶,作为齐院长的首诊医生以及主治医生,他完全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掉齐院长,而且还能利用这个机会,伪装成齐院长的并发症,根本就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回手术室!”

  严语想到此处,心头也是慌张,带着蒋慧洁赶回到住院楼,这才刚刚爬上楼梯,已经看到医生护士在走廊里慌乱穿行!

  “怎么了!”严语拉住一名护士,那护士认得严语,还以为严语是齐院长家属,也不隐瞒。

  “病人的情况危急,要马上进行第二次手术,你做好心理准备!正好跟我去签个字吧。”

  “快去找于队!”听得严语低声吩咐,蒋慧洁也不多问,当即跑了出去。

  严语想了想,还是在知情书和授权书上签了字,上面写的原因是手术后的休克。

  蒋慧洁很快就带着于国峰过来,严语也不啰嗦:“于队,我要让小洁进手术室,请你帮帮忙。”

  “让小蒋进手术室?为什么?”于国峰也有些讶异,但蒋慧洁应该是知道严语用意的。

  “我回头给你解释,先让她进去!”

  于国峰眉头紧皱,权衡一番之后,还是按了员工通道的紧急铃,一名护士开了门,眼里尽是不满。

  也不知道于国峰跟她说了些什么,护士快步走了回去,想来是征询手术医生的意见,过得一会又回来,朝于国峰点了点头。

  “小蒋,进去吧。”

  蒋慧洁看了看严语,严语朝她点了点头,她便走进员工通道,开始更换手术服。

  严语是担心周东华会趁机杀掉齐院长,他和于国峰等人都是外行,万万是看不出什么来,唯有蒋慧洁能够做到。

  “蒙鸿铭死了,手术这边归周东华管,我刚刚也是忙不讲理了一会,先斩后奏,现在要去院办说明情况,你跟我去吧,路上跟我说说到底怎么一回事。”

  严语看了看手术室,想了想,便点头,跟着于国峰前往院办。

  他将手里的档案交给了于国峰,将自己的调查过程,以及计划全都告诉了于国峰。

  “如果是这样,刚刚来不及安排另外两个嫌疑人进手术室,还得想法子排查?”于国峰也没想到严语会进展到了这一步,此时他们还在等待皮卡驾驶室里的详细报告呢。

  “等小洁出来吧,能趁机排除周东华的嫌疑还好,如果不能,还得另想法子……”

  “必须排除周东华的嫌疑,才能进行这个计划,否则根本没有意义……”

  于国峰点头表示认同,到了院办,于国峰也有些苦笑:“你在外头等一下吧。”

  虽然隔着一道门,但严语还是能够清楚地听到院委领导的声音,无外乎于国峰等人干预了医院正常的诊治秩序,会带来极其严重的后果,对人民群众的生命不负责任之类的。

  于国峰没什么声音,也知道理亏,只是应付着,也好在蒋慧洁有医学背景,影响并没有那么大,如果是严语等人进去,可就不是这么容易过关的了。

  过得一阵,于国峰还是走了出来,朝严语笑着说:“搞定了,回手术室吧。”

  “于队……”严语到底是有些过意不去,于国峰却阻止了他的话头。

  “都是为了工作,别在意。”

  走了几步,于国峰又说:“再说了,你本来没必要这么拼的……这些本应该是我们的工作,倒是让你辛苦又冒险地扛了大头……”

  严语摇了摇头:“咱们这群人谁都逃不过的,若不拼命,下一个死的是谁都难说……”

  虽然这话有点丧气,但却是事实,于国峰也不反驳,只是觉得气氛沉重了些,调侃了一句。

  “你这个预言之子倒是起了效果,好歹是有了作用,若不是你,咱们此时还停滞不前,不知所措……”

  “预言之子?”严语听得这个词眼,倒是生出了恍如隔世的感慨,仿佛这个身份已经过了许多年。

  因为地下基地被摧毁之后,这个事情本该盖棺定论,彻底结束,可如果凶手真的跟地下基地还有牵连,那么这个事情就远远没有结束。

  再加上仍旧搞不清楚底细的秦大有,事情就变得更加的复杂。

  也难怪严语对预言之子这个身份感到排斥,因为这会提醒他,事情还没有结束,越是有关联,就越是复杂,严语实在是感到疲累了。

  于国峰或许只是下意识随口这么一说,但严语心头又生出想法来。

  正如他一样,其他人应该也是一样的想法,认为地下基地的事情已经结束,预言之子这样的说法,也不应该再被提起。

  可于国峰却仍旧纠结于这一点,无论有心无心,他该是认为尚未结束的。

  那么,他又为何能这么肯定?为何还认为其中有关联?

  严语本就觉得疏漏了周东华,从败血症这个假消息开始,他就错信了周东华这个外科主任,下意识没有将他列入到嫌疑人的名单之中,这才使得自己再度陷入了被动。

  此时看来,于国峰该不该相信?万一又是错信,又该如何?

  这个节骨眼上,自己到底该相信谁?亦或者说,谁都不相信?凭直觉还是讲证据?

  “怎么了?是不是又有什么发现?”

  见得严语没有回应,于国峰又问了起来。

  “没,于队,你认为凶手和这个帮凶,还跟老鬼子有关系吗?”

  严语也只是试探,于国峰却有些谨慎起来:“羽田贵臣逃了出来,而后又被杀死,这个事情不是偶然,背后必然有着他的动机。”

  “羽田贵臣的身份你是知道的,所以我觉得,帮凶或许有可能是外围的人,但最起码凶手应该是一直存在,一直知情,一直有关联的!”

  本以为于国峰只是随口调侃预言之子,但此时看来,也并非全无根据,甚至还挺有道理。

  这似乎又印证了赵同玄和梁漱梅等人早先的推测,只怕地下基地掩藏的真正秘密未必就是那个什么鬼药剂,反倒是为了镇压凶手!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守护者真正要防备的就不再是地下基地,而是这个凶手了!

  可无论在地下基地,还是逃离出来之后,传说中的守护者都没有出现过。

  难道这个时候不正是发挥他守护者作用的最佳时候了吗?

  这个守护者从未露面,会不会只是一个传说,或者他早已经死了?

  打从接触这个案子开始,各种猜想就不断涌现出来,又没有更多的证据来验证,严语脑子里也是一团乱麻。

  “你认为呢?”于国峰说完,又问起严语的意见,严语心绪不宁,也没听到,于国峰一把拉住了他。

  “严语,你真该好好休息,太累了反而欲速则不达,手术室那边我去盯着吧,周东华那边我也想想办法,调查他昨天的行程就交给我来吧。”

  于国峰有着先天优势,调查一个外科主任的行程,应该比严语更方便快速,但严语心里还在纠结,到底该不该信任于国峰。

  要知道如今的情况一环接一环,其中一个步骤发生错误,会直接影响接下来的计划,如果错信了于国峰,那么排除了周东华的嫌疑,整个计划都会受到影响,毫无意义已经是最轻微的后果,严重的会导致线索全断,再也没法阻止凶手。

  信任就好像多米诺骨牌,一旦推倒一块,剩下的也会跟着一块块倒下。

  因为于国峰是梁漱梅计划里的关键人物,如果于国峰信不过,那么梁漱梅也不能信,而梁漱梅与赵同龢等人又牵扯不清,如果不能信梁漱梅,那么赵同龢与敦煌山该不该信?

  面对于国峰平常到了极点的提议,严语却陷入了无穷尽的纠结与挣扎。

  到底该不该相信?亦或者该信任谁,又不该信任谁?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