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毅然进山援助

第二百一十六章 毅然进山援助

  敦煌山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会不会遭遇凶手的袭击,这是个无从考量的问题。

  但可以确定的是,医院这边已经有了周全的计划,可以保证众人的安全。

  只要将孟解放等一众知情人都聚集起来,可以让凶手无机可乘,与此同时,他们也能够相互守望,更能够保护齐院长。

  这样的策略相当于将猎物的力量都凝聚起来,反倒从猎物变成了猎手,这是化被动为主动的好策略!

  但这么做也有个坏处,那就是这里无机可乘的话,只能把凶手逼迫到敦煌山那边!

  “于队,这里要交给你们了。”

  “你……你不会是?”于国峰不是蠢人,更何况他和严语共同经历了整个事件,所以对严语的行事风格和心思想法都有了足够的了解。

  严语也不隐瞒:“是,我要去敦煌山。”

  “这太冒险了!”于国峰没有提出异议,蒋慧洁已经率先反对了。

  严语却摇了摇头:“这里已经安全,敦煌山极有可能会是凶手的下一个目标,我必须要去。”

  “泥石流把路都截断了,你怎么去!”蒋慧洁的担忧显然没有半分减轻。

  严语却坚持己见:“我相信会找到路的,因为凶手刚在医院这边犯案,他想要去敦煌山,必要要找到路。”

  “如果我们找不到路,说明凶手也无法找到路,那么敦煌山应该还是安全的,起码能够排除这一点,大家也能够安心下来,将防守重点放在医院这里。”

  严语这么一分析,于国峰也点头表示认可,见得蒋慧洁还要反对,洪大富也在一旁说:“我会陪他去,你放心。”

  蒋慧洁撇了撇嘴:“你又不是本地人,去了就能找到路?”

  于国峰劝道:“大富同志擅长侦察,没问题的。”

  蒋慧洁仍旧摇头:“这种大雨天气,再擅长侦察也没用,怎么可能留下什么痕迹……”

  “小洁……这是公事,不能用私心来思考……”严语将蒋慧洁拉到一旁,压低声音劝慰。

  蒋慧洁却顽固地说道:“我也不单纯是出自私心担心你,我也同样站在客观的角度来看问题的……”

  许是担心自己被严语说服,她故意提高了声量,显得有些“蛮不讲理”。

  眼见这个情况,严语正要再劝,旁边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放心,我给他们开车,这里我熟,真有路能去的话,我一定知道,也一定能把他带回来。”

  众人扭头一看,却是同志们把孟解放等人都带了过来。

  孟解放常年主持基层工作,而且对辖区了如指掌,有他带路,确实算是稳妥。

  蒋慧洁自然开心不起来,严语朝她笑着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会注意安全,便朝孟解放说:“那就辛苦孟队了。”

  虽说孟解放同样是目标人物,但他与洪大富还有严语一起行动,安全应该能够得到保障的。

  就算凶手故意制造假象,为的就是吸引严语出去,三个人结伴,也不怕凶手搞半路截杀。

  无论蒙鸿铭亦或者齐院长是帮凶,此时都能证明凶手只剩下孤身一人,除非他在外面还有帮凶。

  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许会有些危险。

  但以凶手这么自负的性格,应该不会有太多帮手,一来是不屑,这样会削弱他强大的自尊,二来帮手太多了,反倒容易泄露他的身份。

  只不过这些都是严语自己的推测,并没有办法去验证,万一错了,外头还有帮手,那么他们三人就要陷入危险。

  当然了,这也可能是一次验证他到底还有没有帮手的机会,只是必须以身犯险,才能得出结论来。

  孟解放似乎没有想这么远,决定了就去执行,这就是他在基层工作这么多年的经验,也是最行之有效的。

  三人出了住院楼,孟解放和洪大富又跟着于国峰去补充装备,毕竟有着危险性,极有可能需要与凶手正面交锋,所以必须配备杀伤武器。

  有了武器,也就有了底气,三人拿了车子,就往敦煌山去了。

  因为大雨还在继续,又是天黑,下了两天雨,路更难走,所以速度也快不了多少。

  也亏得孟解放了解乡间道路,尽量挑好走的坚实的道路,否则半路就被困住了。

  然而到了敦煌山外围,车子还是停了下来,因为道路被截断了,就跟老河堡那边的情况差不多。

  “只能步行了……”

  有孟解放这个地头蛇带路,严语和洪大富也没有提意见,只需要跟着他就好了。

  不过泥石流不是可以碰运气的事情,孟解放也很谨慎,选择路线的时候也考虑很久。

  他前前后后都探查过,虽然道路损毁严重,但高处没有受损的地方,还是能够看出一些通行的痕迹。

  “这里应该有人进出过,可能里头有人受伤,所以开辟了这条路出来求救……”

  “敦煌山的人?”严语也警惕了起来。

  “这倒未必,要往前面走一走,看看路径从哪里延伸出来……”孟解放仍旧严谨,又往前走了一段,果然分了几个岔路。

  “都是周边的,不排除敦煌山的人也从这里经过……”

  严语却摇了摇头:“应该不会是敦煌山的人……”

  “怎么确定?”孟解放也疑惑。

  “如果是师叔他们,必然会来找我们求助,我们不可能不知道……”

  孟解放点头表示认可,但很快就皱起了眉头。

  “如果不是出来求援,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有人进去了!”洪大富接口道。

  “走!”孟解放也不再拖延,带着严语和洪大富,便从这条开辟的泥路往前走。

  也亏得孟解放带路,三人果真顺着开辟的新路,来到了苹果林的前头!

  两天的大风大雨,苹果林被摧残得一片狼藉,但因为大水冲刷,地形走势更加的明显,也果真如严语早先所断定的那样,是个倾斜圆盘的地形构造。

  有了上次的经历,严语也没费太大功夫,带着二人便来到了村子里。

  因为是夜里,又是大雨,整个村子都被黑暗吞噬,也见不到光亮,给人一种死亡侵蚀的氛围。

  想起赵同龢尚未痊愈,赵同玄等人一帮老头子,严语也担心起来。

  不过他们好歹是敦煌山的,懂得严语所谓的“装神弄鬼”,应该不至于被凶手得逞。

  只是看着眼前这黑暗,严语打从心底生出直觉,就好像凶手在黑暗之中盯着他,就等着他的到来!

  “先去山堂看看。”

  严语本想带路,洪大富却走到了前头,手就按在枪套上。

  显然,他也察觉到了危机的临近,而孟解放经历过地下那桩事,也变得有些“鹤唳风声”“杯弓蛇影”,老实跟在了严语的身后。

  虽然看起来有些怯懦,但严语知道,这是孟解放选择的阵型,只有他们两个配枪的,将严语保护在中间,才是最安全的阵型。

  山堂里仍旧没有灯,山堂后头是师叔和老头子们住的僧舍,大堂里虽然没人,但三人也并非全无发现。

  尤其是严语,一进来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早先他在山堂里结了幡,可此时手电筒照射之下,幡上的结已经被人解开了!

  严语本以为师叔们都是“装神弄鬼”的好手,所以面对凶手的袭击,应该有些自保之力。

  此时看来,凶手同样有着这样的能力,他甚至把严语的结都打开了!

  凶手是个极其谨小慎微的人,无论哪一处作案现场,都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唯一的线索还是严语“忍辱负重”从他鞋底硬抠下来的!

  山堂里这么显眼的地方,他把幡结打开,绝非没想过,这是故意留给严语的!

  “他就在这里!”严语现在可以万分确定,凶手就在敦煌山里!

  压低声音示警之后,洪大富也更加的如履薄冰,孟解放几乎背靠着严语,警戒着后方。

  严语想了想,大声喊道:“师叔,我是严语!我来了!”

  他的声音很大,虽然大雨砸得屋顶很嘈杂,但严语的声音还是回荡在整个建筑里头。

  按说静悄悄进去,能够取得先机,说不定还能趁机抓住凶手。

  但严语转念一想,光明正大地进来,才是最佳选择!

  因为凶手极有可能在行凶,如果不出声制止,敦煌山的人会惨遭杀害。

  但严语发声之后,凶手会有所忌惮,而且他是个极度自负的人,被严语追到这里来,会挫败他的自尊,说不定会因此而放弃杀人。

  无论是震慑,还是心理施压,严语都必须去做,这也是为了给老家伙们争取时间!

  山堂里除了太师椅和神龛,就再没有其他东西,甚至连祖师塑像和神位都没有,只有一个跟龙浮山有关的祭司牌子。

  严语搭着洪大富的肩膀,孟解放与严语背靠背,三人颇有些“狼狈而行”的姿态。

  外头大雨隆隆,三人打着手电,穿过山堂的走廊,往后门的僧舍去了。

  上回严语没能走进里头,更没有去过僧舍,今番却终于是要进去了!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