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师叔故布疑阵

第二百一十七章 师叔故布疑阵

  /

  僧舍这边同样黑灯瞎火,严语想了想,便将手电筒灭了,三人摸着走廊往前走。

  “师叔,你们可在?”严语仍旧大声喊着,一边往前摸。

  因为凶手在暗,他们在明,这会非常的危险,只有将手电筒灭掉,才能够保证安全。

  “我严语啊,我来看你们了!”

  严语仍旧不断喊话,为的就是吸引凶手的注意,因为凶手没有杀掉七个人之前,是不会杀严语的。

  然而没人回应,只有大雨打在瓦顶,噼里啪啦,让人感到极度的烦躁与不安。

  到了僧舍这边来,仍旧没有回应,严语只好打开了手电筒,推门一看,里头空空如也。

  接连推开几个房间,情况都差不多。

  “人都去哪了呢……”

  严语走进房间快速观察了一番,床铺有些乱,显得有些仓促。

  因为敦煌山里都是修道之人,过着戒律日子,对生活需求很低,寻常都会整理得一干二净,此时分明是睡到一半,而后仓促离开了。

  “你跟着严语,我四处看看。”洪大富朝孟解放交代了一句,便自行离开了。

  “带火了没?”

  孟解放点了点头,掏出火柴来,严语便点亮了灯,四处搜查了一番。

  师叔们的乾坤袋还留在房中,一些个道剑之类的东西,也都未曾动过,甚至床边还留着布鞋,可见他们离开得极其匆忙,甚至有点逃难的意思。

  可外头倾盆大雨,他们又能去哪里?

  “孟队,会不会咱们一开始就想错了,那条道不是凶手开辟了进来的,而是师叔们自己打通出去的?”

  孟解放也有些迷惑:“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你也说过,如果他们离开这里,应该会第一时间找咱们求援才对啊……”

  严语也陷入了沉默,喃喃自语道:“或许他们就是要找咱们求援,只是……只是中途耽搁了……”

  洪大富此时也从其他房间回来,朝严语摇头道:“没什么线索,只是东西都没带走,像是被人赶走的一样……”

  严语也担忧起来:“师叔们都是**湖,不会这么仓促的,只怕真的遇到了危险,才不顾一切地离开……”

  “他们都是神通广大的人,尤其是赵真人,凶手就只有一个人,怎么会把他们吓成这样?”孟解放也很是不解。

  严语也不再多想:“先别管这么多,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师叔他们。”

  “孟队,如果他们没能去基地,附近还有没有别的去处?”

  “别的去处?那可就多了……虽然我没进来过敦煌山,但听说敦煌山能连通福地,不过都是传说,也不知真假……”

  “你没进来过?哪你怎么知道这里?”严语本以为于国峰会把内情告诉孟解放,没想到孟解放竟是不知道。

  “这种地方不是我们能来的,于队只是让我带你们到外围这里来,寻常时节是找不到入口的,要不是你带着我们进来,我哪里找得到……”

  严语回想一下,也确实如此,孟解放只是带路到了外头,能走进来确实凭着他严语来带路。

  可对于孟解放所说的那些什么福地之类的,严语是半点想法都没有,而且他也不太相信。

  或许不会存在道家福地之类的异度空间,但保不准会有山洞之类的存在。

  就好像这个敦煌山,其实就是隐蔽在山里,在外围借助了地势,栽种了植物,改变了地貌,以此来达到了所谓的阵法效果。

  不过那都是外围,是为了防止外人进来,做这些都是为了隐蔽山堂和住宅。

  在敦煌山内部,他们应该没必要隐瞒自己人,所谓的福地洞天,入口应该很容易找到才对。

  如此一想,严语便朝孟解放二人说:“咱们找找入口吧,他们既然躲起来,必然有个避难所之类的地方。”

  孟解放苦笑道:“就算有这样的地方,只怕也找不到,我都没进来过,是半点头绪都没有的……”

  严语走出僧舍,往后头望了一眼。

  “这山堂和僧舍背后就是山脉,应该是山洞之类的,咱们绕到后头去看看。”

  如此说着,严语便领头往前走,洪大富却拦住了他。

  “还是我来吧,这里地势高,两旁又全是灌木,应该会留下一些痕迹。”

  严语想想,也是这么个道理。

  虽然雨水冲刷,不会留下足迹,但他们沿途会踩踏灌木或者折断树枝之类的,应该会留下一些痕迹。

  洪大富也不耽搁,打起手电筒,便往僧舍后头绕了过来。

  到了后山这里,他们才发现情况并不乐观,虽然敦煌山选址不错,背靠的是石山,但山洪倾泻下来,就好像远古巨兽在山体上划下一道道爪印,哪里能找到什么人迹。

  搜寻了半天,洪大富彻底放弃了,因为山洪不断奔腾下来,他们甚至连上山的路都找不到。

  “应该不在山上……”洪大富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朝严语大声喊道。

  三个人只能又退回到了山堂来,暂作休息。

  外头风雨大作,就好像发怒的龙王就盘踞在破败的山堂上空作威作福一般。

  严语也陷入了长时间的沉思。

  “咱们走得这么艰难,师叔们应该也不容易,大概率不会在山上……”

  “既然不在山上,那就只能在这个地方了……”

  严语站了起来,再度细细地扫视着四周。

  “会不会他们走出了外围,但担心给我们带去危险,所以到别的地方避难去了?”孟解放提出意见来。

  “也不是没可能,但如果他们打定了主意不去找我们,那么至少会带上防身之物……”

  “即便再仓促,也不差这一点时间的……”

  “之所以不带,想来他们躲藏的地方应该足以给他们带来安全,而且不需要长距离的跋涉就能够到达,所以才没有带走这些贴身的东西……”

  严语这么一分析,似乎就变得明朗起来了。

  “所以……师叔们一定还在这里,只是咱们找不到罢了!”

  洪大富也认同这个想法:“如果连你都找不到,凶手也未必能够找到……”

  严语心头顿时一紧:“所以你觉得,凶手此时跟我们一样,还在寻找师叔他们?”

  洪大富点了点头:“而且,刚刚你进来的时候,已经打草惊蛇,凶手未必找得到,只怕现在正在暗处观察咱们……”

  “或许他想跟着我们,就等着我们去找那个入口!”

  听闻此言,严语更加的谨慎,放眼往外一看,只觉得四处影影绰绰,每个地方都有可能藏着那个凶手!

  如果真如洪大富分析的那样,此时倒是不好再去寻找入口,免得引狼入室,给凶手铺路。

  但又如何能找出凶手?

  敦煌山里头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尤其还有大雨在掩护,这么多民房,三人分兵行动又削弱了防守力量,会被凶手留下可乘之机。

  如果按兵不动,凶手也不太可能就此放弃。

  “不能出奇制胜,那就一家一家找,追捕工作不可能靠运气,更不能靠灵机一动,还得踏踏实实。”

  对于洪大富的建议,严语也非常认同,三人仍旧保持着前后攻守的阵型,走出了山堂来,往左侧的民居搜索过去。

  严语对这些民居还是比较熟悉的,因为他与田伯传曾经在这里被赵同玄用甲马纸人的伎俩糊弄过一次。

  直到现在,他都还没有确认,那到底是不是把戏,装神弄鬼的过程又是如何。

  到了第一间民居,严语也傻眼了。

  因为房间里头,竟然出现了人影,也是当场把三个人都吓了一跳,孟解放差点就扣动了扳机!

  也亏得洪大富警觉一些,捏住了他的保险。

  房间里头确实有“人”,不过并非真人,而是等人高,照着真人比例做的纸人!

  这种风雨大作,乌漆嘛黑的夜晚,房间里头放着等人高的纸人,还是民间殡葬所用的纸扎人,孟解放也是发毛。

  早先也只是被凶手盯着的紧张感和危机感,纸人出现之后,氛围突然就变得阴森诡异起来了。

  不过对于这些纸人,严语却没有了先前的抵触。

  且不说他对赵同龢等一众敦煌山老人的印象发生了改观,单说眼下这样的状况,为了应对凶手,敦煌山的老家伙们再如何故弄玄虚,在严语看来反倒成了好事。

  洪大富在房间里检查了一圈,又示意严语往前走。

  接连走了几家,房间里头都有纸人,虽然各不一样,但诡异阴森的气氛却越来越沉重。

  “严语,房间里头没有仓惶忙乱的迹象,更像是……”

  “更像是他们提前布置的!”

  “提前布置的?”严语也有些吃惊。

  洪大富点了点头,面色有些凝重:“现在看来,或许我们的担心有些多余……”

  “怎么说?”

  “种种迹象看来,这些敦煌山的真人不像逃难,反倒像是在等待……”

  “等待?你是说,他们等着凶手上门?”严语也有些不安。

  如果角色对调,不是凶手在追杀敦煌山的师叔们,而是师叔们等着凶手上门入彀,那么刚刚自己出声示警,非但不会起到警示师叔们的作用,反倒要把凶手给吓跑了!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