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百一十八章 玄之又玄幻境

第二百一十八章 玄之又玄幻境

  见得民房之中的纸人,严语三人也是惊愕不已,如果真如严语所想,现在已经角色对调,敦煌山的老头子们从猎物变成了猎人,那么严语刚才的示警,产生的效果也同样会发生变化。

  这不再是对赵同龢等人的示警,而是打草惊蛇,提醒了凶手!

  只是眼下无论敦煌山的师叔们,还是凶手,都未曾露面,更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这形势就相当于猎人和猎物都潜伏在暗处,都在等待出手的机会,这个节骨眼上,严语三人就好像突然闯进了战场的羊!

  这是一个进退两难,不尴不尬的状况。

  严语自然想帮助敦煌山,把凶手抓住,但敦煌山这边又不能露头,如果他们马上退出去,又担心敦煌山的人对付不了。

  这么一来,严语三人反倒像是多余的,而且还成了敦煌山师叔们的累赘。

  可此时退出的话,无异于告诉凶手,师叔们已经设下了埋伏,正在守株待兔!

  “这……这是怎么回事……”基层工作是孟解放的优势,但与此同时,常年接触基层,使得他对一些群众的迷信思想,也没法坚定立场。

  见得这等场面,他内心比严语二人更加的慌乱一些。

  毕竟不知道凶手藏在什么地方,严语也不好跟他解释,只是安慰说:“师叔们就是这样,之前我跟田伯传进来的时候,也是这么个样子,不用害怕的……”

  孟解放这才讪讪一笑,但仍旧是免不了有些发抖。

  见得此状,严语也摇头苦笑:“不然我们先出去透透气吧。”

  孟解放赶忙点头:“这样最好,这样最好……”

  然而就在此时,孟解放突然双眸大睁,就好似有一道闪电突然击中了他的灵魂,整个人眼神发直,木桩一般倒了下去!

  严语赶忙要去扶,可孟解放就好似虚影一般远去,严语也有些头昏目眩,身后噗咚一声,洪大富也似孟解放一般,倒下了!

  严语只觉着天摇地动,低头一看,地板就好像融化的蜡,扭曲变形,想海浪一般绵软,不断变幻!

  他就像站在了一条巨大的软泥怪背上,根本就站不住!

  眩晕感越发强烈,严语几乎是发自本能,就想起了老祖宗的宁神定心之法,赶忙默念玄经,稳住了心神。

  可此时非但地面,连房间都开始变形,他就好像被封在了一个梦幻泡泡之中,放眼看去,所有的场景都在扭曲,不断变幻着形态!

  “都是幻觉!”

  也亏得严语被梁漱梅当成人格分裂的精神病人来折腾,反倒使得他对幻觉的抵抗力比其他人更强一些。

  饶是如此,他也只能蹲下来,双手抓地,不敢站立。

  他的双脚突然被吸住,地面软绵绵地塌陷,就好像鼻涕虫的嘴巴,要将严语整个人都吞噬进去!

  孟解放和洪大富的身体就好像掉入了沼泽里,已经被彻底吞没!

  虽然明知道是幻觉,但严语却如何都不能放弃抵抗,因为一旦放弃抵抗,就相当于失去了意识,现实世界中就呈现昏迷状态。

  这样一来非但无法追踪凶手,反倒要给凶手可乘之机!

  虽说凶手未必会杀掉他,但孟解放和洪大富都是目标,凶手杀不了敦煌山的人,一定会杀孟解放和洪大富!

  无论如何,严语都要抵抗这个幻觉,重回清醒,否则孟解放和洪大富就危险了!

  再者,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中招的,也不知道是落入了凶手的陷阱,还是敦煌山的陷阱!

  但无论哪一种情况,都非常的糟糕!

  如果是敦煌山的陷阱,那么就是用来埋伏凶手的,严语三人就相当于帮助凶手踩雷,还将孟解放和洪大富送到了凶手的嘴边。

  而如果是凶手设下的陷阱,他就不需要再费尽心思去捕猎师叔们,而是杀掉孟解放和洪大富,就能全身而退!

  严语不断默念着老祖宗传授的心经,死死抵抗着昏睡的冲击,这种虚幻的压迫感,会让人极度难受。

  但严语曾经体会过这种感觉,而且还是三番四次,多少已经积攒出了一些经验,抵抗力要强大很多。

  咬着舌头,努力保持清醒,然而软塌塌的地面突然伸出无数只腐烂的手,抓着严语的脚,不断往他身上拉扯,就好像无数恶鬼要将严语拉入地狱!

  冰冷阴森的气息四面八方涌来,湮没了严语,他的衣物已经被撕烂,这些手开始撕扯他的皮肤,而后是肌肉!

  严语就好像被一层层剥去了血肉,这种感觉简直比凌迟极刑还要痛苦!

  但同样的痛苦,严语并不陌生,因为他被注射了药剂之后,也感受过类似的痛苦!

  这种经历,让严语仿佛回到了被注入药剂之后的那段时期,他的内心涌出无尽的怒火,和坚定如磐石的意志!

  他又想起了逃生的那一次,绿色的液体包裹自己的身体,就好像自己的身体不断被毁灭,又不断聚合,不断恢复,而后又被彻底毁灭,而后又重组。

  这种毁灭又重生的感觉,会让人彻底崩溃,或许孟解放和洪大富也同样承受着。

  无论如何,严语不能再耽搁,否则孟解放二人即便身体毫发无损,精神也会被彻底摧毁!

  想到此处,严语生出力气来,撕扯着地面,就好似要将一个混沌世界撕扯开来!

  这跟他被救的经历一样,就好像破茧成蝶,忍痛撕开蛹衣,才能重获新生!

  “剑!剑!剑!”

  严语心中默念着,纯阳剑果真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就好像做着一个噩梦,总想着自己能够成为主宰,能够掌控梦境,当纯阳剑出现的时候,严语知道,他已经拥有了对抗幻觉的资格!

  劈开了地面,严语总算是走到了外头来。

  大雨还在瓢泼,雨水却没有落在他的身上,就好像雨滴都充满了灵性,避开了他的身体。

  他的身体蒙着炽烈的光环,整个人像刚接受炼化的钢铁,雨水碰触到身体,就会蒸发成水汽。

  雨中的阴影渐渐实质化,变成一个个高大的怪物,朝严语冲了过来!

  严语挥舞纯阳剑,将怪物一个个劈开,怪物化为黑雾,消散在雨中!

  咆哮和嘶叫不断传来,冲击着严语的感官,所有的一切是那么的真实,但严语不断告诉自己,幻觉就是幻觉!

  他的力气用之不尽一般,挥舞着纯阳剑,斩杀着怪物,但严语知道,一旦陷入这样的死循环,只能把自己困死在幻境之中!

  他高举手中纯阳剑,乌云黑压压地盖在头顶,严语大吼一声:“雷!”

  “霹雳!”

  一道雷矛从天而降,狠狠地砸在了纯阳剑上,雷蛇电蛟疯狂缠绕,而后灌注到了纯阳剑之中!

  “破!”

  严语往前一斩,几乎要将纯阳剑撑爆的雷霆之力,就如开天辟地一般喷吐而出!

  眼前所有的黑暗都被斩破,怪物化为黑雾消散,严语站在雨中,双手仍旧保持着握剑的姿势,只是手中并没有纯阳剑。

  雷声轰隆,大雨滂沱,严语站在了房间外头,扭头看时,孟解放和洪大富就在房间里头躺着!

  “孟队,大富!”严语快步往房间里跑,今次却屏住了呼吸。

  因为他们没有碰触太多的东西,所以中了幻觉应该是吸入了甚么东西,他必须比先前更加的谨慎。

  然而就在他要奔入房间之时,院子里却出现了一道人影!

  这个人有些高瘦,身上的道袍已经破破烂烂,借着闪雷和地板上的手电光,严语总算是看清楚了他的下半截面容。

  “同玄师叔!”

  严语没想到会是赵同玄,也是心头大喜。

  “同玄师叔,快过来帮忙!”

  赵同玄木然地往前走了几步,严语看得更加清楚,可正因为看清楚,严语才心头发紧!

  因为赵同玄脸色苍白,泛着死亡的紫绀,他的眼睛上粘着两颗铜钱,张嘴之时,被口水润湿的糯米从嘴角流了出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严语几乎可以断定,自己已经脱离了幻觉,可赵同玄的出现,又打破了他的想法!

  在某些地方的丧葬风俗之中,人死了之后,会用铜钱盖住眼睛,用煎蛋盖住嘴巴,或者往嘴巴里塞糯米,是为了吸收尸气。

  据说人死之前,会吸入最后一口阳气,而后利用这口阳气,才能做到七日还魂。

  所以要用煎蛋,或者糯米封住嘴巴,才能保住这口气,否则七日之后无法还魂,就会成为幽魂野鬼,再也认不得回家的路了。

  虽然只是丧葬习俗,但此时用在赵同玄的身上,只能说明赵同玄已经死了!

  但如果他死了,为何还能站立,还能行走?

  严语只觉着自己仍旧没有脱离幻觉,但从另一个方面来想,他也陷入了**烦之中。

  如果幻觉之中出现的是凶手,那么可能就是凶手的幻觉。

  而幻觉之中出现的是赵同玄,只能说明严语闯进了敦煌山的陷阱,他到底还是替凶手踩了这颗**!

  虽然与敦煌山同出一脉,都是龙浮山的道统,但严语没有坚定的道心,甚至一直没有相信这一套,又哪里懂得破解之法!

  眼看着赵同玄朝自己一步步逼近,严语也是心急如焚!

  因为在幻境里逗留越久,洪大富和孟解放就越危险,说不定现实世界之中,凶手已经开始动手杀人了!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