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凶手再度作案

第二百一十九章 凶手再度作案

  虽然赵同玄呈现一副死人状态,但严语还是开口朝他喊道:“师叔,我是严语,我是严语!”

  若万分确认自己仍旧处于幻觉之中,严语完全可以无视,就好像对付那些怪物一样,将赵同玄消灭就能够破除幻觉。

  然而他心中总感到不安,因为感官上太过真实,他实在有些无法区分。

  当然了,雨水落不到他身上,这并不科学,所以他心中更偏向于仍旧是幻觉,但赵同玄跟那些怪物不一样。

  自己大概率是帮凶手踩了雷,落入了敦煌山的陷阱之中,万一灭掉赵同玄,对现实当中的赵同玄会不会产生不好的影响,严语并不清楚。

  而且敦煌山一旦发现落入陷阱的是严语三人,而非凶手,应该会想办法解除幻觉,说不定赵同玄的出现,就是这么个作用。

  赵同玄歪着脑袋,似乎听到了严语的呼喊,只是他眼睛被铜钱粘着,歪头的动作看起来更加诡异。

  他有些僵硬地抬起手来,拳头对着严语,而后摊开了手掌,他的掌心之中有着一道古怪的缝隙,就好像……

  严语心头发毛之际,那缝隙突然打开,竟是他的眼睛!

  他将手掌伸了过来,就像个扫描探头一样,用手掌里的眼睛,上上下下地扫视着严语。

  这诡异的一幕实在让人心底发寒,严语确认是在幻觉之中,但诚如他所想,应该是敦煌山的人想将他从幻觉之中释放出来!

  赵同玄手臂一震,破烂的道袍之下,手袖四分五裂,手臂上竟然排布着十几只眼睛!

  那些眼睛似乎并非同一个人的眼睛,充满了各种情绪,但每一只眼睛都死死地盯着严语。

  他们的情绪仿佛透过眼睛,传递到了严语的心里。

  喜怒哀乐一下子全都涌入心中,严语感觉自己像被撕扯开来,雨水渐渐变成了流星一般下落的光线,将他整个人笼罩起来。

  他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眼里唯有光芒,就好像被烈日包裹,炽烈到无法承受,即便闭着眼睛,也无法阻隔这种光芒。

  就仿似身躯已经被融化,灵魂被投入了光芒的海洋之中,直到他的精神疲乏,再也坚持不住,才陷入了昏迷之中。

  这种被光芒湮没的痛苦,似曾相似,地下基地爆炸的时候,严语也经历过,甚至产生了熟悉的感觉。

  甚至于后续的发展,都有些类似,昏迷之后,绿色的浪潮又席卷而来,包裹着严语,使他感到清凉舒适。

  严语心中很是害怕,他担心自己醒来之后,会出现在谢长春的山中小屋里,最近所发生的一切,都不过是他的想象。

  这让他想起了被梁漱梅当成精神病人来折腾的时期,那段经历到底是在他心中留下了不小的阴影,甚至让他疑神疑鬼。

  也好在,当他睁开眼睛之时,外头仍旧下着大雨,而孟解放和洪大富就躺在他旁边的床上,赵同龢与赵同玄就陪在他的身边。

  “师叔!你们没事就太好了!”严语坐了起来,只是身子发软,又要倒下。

  赵同玄条件反射一般扶住了他,严语顺势抓住他的手臂,赵同玄如遭雷击,身子一紧,面容都有些扭曲,显得很是痛苦。

  严语感觉不妙,拉开了他的袖子,但见得他手臂上布满了一道道刀口,虽然已经止血,但尚未来得及缝合,如同一道道眼缝!

  “师叔,我踩了你们的陷阱?凶手可抓到了?”

  赵同龢也是面色凝重,显得有些痛苦,摇了摇头,看向了孟解放和洪大富。

  严语心头一震,一股子悲愤和愧疚当即涌上心头,只怕凶手已经杀了他们!

  似乎察觉到了严语的心思,赵同龢赶忙解释道:“他们没死,只是……只是……”

  “我们的陷阱本是用来抓凶手的,外头又封路了,并未想到你们会过来,所以用药重了些,手段也犀利,只怕他们想醒过来,需要……需要很长的时间……”

  严语也早有所料,没死就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此时朝赵同龢问道:“师叔,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影响他们的记忆或者智力么?”

  赵同龢沉默了片刻:“倒是不会有这方面的影响……”

  严语也松了一口气,但他发现赵同龢的脸色并没有变得更好一些,仍旧愁眉不展,而赵同玄和身后的老人们,也没有半点生机与活力。

  严语只是扫视了一眼,便能发现他们眼中的悲愤,忍不住朝赵同龢再问:“师叔……这是怎么了?”

  赵同龢没有说话,倒是赵同玄用力架了一把:“起来,一起去看看吧……”

  严语心头涌起不祥的预感,虽然腿脚发软,但还是硬撑着站了起来。

  隔壁的房间里,地板上全是水渍,一张草席上,躺着敦煌山的一名师叔,大家都叫他老钱。

  他的眼睛睁大着,即便用铜钱盖着,仍旧能从眼角,看到毛玻璃样的浑浊。

  而他的致命伤也很明显,脖颈两侧各有三道平整的刀口,应该是被极其锋利的工具割开的。

  仍旧是凶手的仪式感。

  这左右各三道刀口,看似与水没有关系,但细想一番也就明白了。

  凶手并没有采用割喉的方式,而是割破左右侧的颈动脉,看起来更加的干净利索。

  但在他的作案模式当中,必定跟水有关系,毕竟他要将自己塑造成龙王的神格。

  而在老钱的身上所体现的手法,看起来像是给老钱开了两侧的鱼鳃!

  是的,老钱的伤口就像是鱼鳃!

  敦煌山布下了陷阱,凶手或许进入之后就发现了,即便没有发现,严语三人到来,加上严语无意的示警,想必也已经打草惊蛇。

  可即便在如此紧急的情况下,他仍旧没有忘记,没有舍弃他所谓的仪式感。

  诚然,割破左右颈动脉,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杀害老钱的目的,而且这样并不会惊动其他人。

  但他还是刻意弄成鱼鳃的样子,虽然有些牵强,但他仍旧想要跟水元素沾上关系。

  无论是病态,还是强迫症,亦或是走火入魔,这凶手都已经进入到了一种极端固执的状态之中。

  “有凶手的踪迹么?”

  赵同龢摇了摇头:“那人隐藏极好,不过我们已经封锁了出路,他走不出敦煌山的!”

  严语曾经进出过敦煌山,虽然这地方有些门道,但凶手不也潜进来了么,既然能潜进来,应该就能出去,赵同龢又哪来的底气?

  “师叔为何这么肯定?”

  赵同龢想了想,还是开口解释:“敦煌山是咱们龙浮山一位先辈亲手打造的,格局上与外头不同,如今八门尽封,别说凶手,就是咱们自己也走不出去……”

  “什么?”严语也没想到,赵同龢会如此果决,竟是将他们连带凶手全都封死在了敦煌山里!

  虽然他对所谓的八门只知道个大概,想来应该是苹果林之类的阵法,但赵同龢如此自信,应该是有些独到之处的。

  而且从大局上来讲,这也是一件好事。

  只要凶手被封死在这里,那么他就孤立无援,而且无法伤害到医院里的同志们。

  敦煌山的这些人,比外头的人更强大,也更难对付,就算不去主动追击凶手,只要捱过一天,凶手杀不到人,就完不成目标,他与严语的赌局就已经输了。

  或许他已经病态,无法用常人的思维去衡量他的三观,或许他并没有严语所想那般,为了自己的自负,会自动送上门来。

  但无论如何,只要他还被封在这里面,抓住他的机会就变得很大很大,比以往都大!

  不过这必须建立在一个前提之下,那就是赵同龢所谓的八门尽封,是真的能够将凶手封在敦煌山里。

  因为严语跟洪大富孟解放追踪之时,发现僧舍后头还有路,只不过山洪阻隔,没办法登山罢了。

  也就是说,这个地形并没有赵同龢所说那般严密,万一让凶手找到出路,也就白费了。

  就算他真的被封在这里头,他也会想方设法再次杀人,而敦煌山的人能够主动设下陷阱,就说明他们具备抓捕凶手的能力!

  当然了,老钱的死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凶手同样不是什么束手就擒的人物。

  众人聚合在一起,等待凶手送上门,应该是最稳妥的计划,但万一凶手没有选择正面交锋,而是寻找出路,那就等于给了凶手逃走的机会。

  思来想去,严语还是朝赵同龢问道:“哪里发现的老钱?第一现场在哪里?”

  凶手的作案模式很明显,基本上可以确定是凶手杀的人,但严语想通过现场勘查,看看凶手是否留下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哪怕只是找到蛛丝马迹,也比干等着凶手上门,或者留给凶手逃走的机会要强。

  赵同龢等人虽然没有太过激烈的反应,但从他们的眼神之中,能够看出他们的悲愤,而且敦煌山是他们的地盘,是他们的老巢。

  如果在八门尽封的情况下,仍旧需要等待凶手送上门,他们是万万无法接受的。

  “我带你去吧。”赵同玄显然明白了严语的意图。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