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动机究竟为何

第二百二十一章 动机究竟为何

  或许赵同龢等人并没有想到,这漫长的一夜就这么安静地过去了。

  在严语看来,这并不奇怪,因为凶手说了每天杀一人,老钱已经死了,今日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就算要杀人,也要等到天亮过后,而下一次杀人,应该同样是夜晚,因为八门尽封,敦煌山如铁桶一般,白天杀人的难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师叔们也陆陆续续回来,连斗笠蓑衣都来不及脱掉,便朝赵同龢急道:“师兄,有人进来了!”

  “有人进来?这怎么可能,不是封了八门了么!”赵同龢也有些惊诧,毕竟敦煌山可以说是他们毕生的心血,更是先辈们精心筹建,这么多年下来,格局上早已固若金汤。

  “是,而且……而且是两个人!”

  “两个人?”严语也万万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竟然还会有人进来,而且还是两个!

  因为在他看来,凶手的帮手无论是蒙鸿铭还是齐院长,此时都不可能出现,也就意味着,凶手是孤身一人。

  谁又能想到,竟然一次性进来两个人!

  赵同龢与赵同玄也紧张起来:“从哪个门进来的?”

  “这也奇怪的很,一个从生门进,一个从死门进……”

  “生门和死门?”赵同龢眉头紧皱,朝严语问:“你怎么看?”

  严语沉思了片刻,而后说道:“应该不是帮凶,起码有一个不是帮凶,如果两个都是帮手,必然会从同一个门进入,何必多费力气……”

  赵同龢点头表示认同,又问说:“你觉得会是什么人?”

  严语好整以暇:“能够从生门进来的,必然对八门,对敦煌山,乃至对龙浮山有着极其透彻的了解,再不济也是内行中人,而且还是个道行高深的老怪物,否则找不到生门……”

  赵同龢等人也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认同严语的推测,之所以从生门进来,说明是同行,而且不愿破坏敦煌山的格局,从生门进来,其实就是在表达善意了。

  “死门那个呢?”

  严语也很是慎重:“死门这个就麻烦了……”

  “能从死门硬闯,不可能是庸手,而且这么多个门,杜门景门伤门等等,他完全可以挑选一个更安全更稳妥的,可却偏偏选择了死门……”

  众人刚刚松懈下去的神色又凝重了起来。

  “也就是说,咱们与凶手,各自来了一个帮手?”

  严语轻轻摇了摇头:“这些都是推测罢了,凶手狡猾奸诈,难保不是他故布疑阵……”

  “现在怎么办?”众人听了严语的话,也有些不知所措,赵同龢看了看严语,而后朝赵同玄说:“你和两位师弟留下来保护他们三个,我们出去找一找。”

  “找谁?去哪儿找?”赵同玄也有些担忧。

  不等赵同龢回答,严语便主动说:“我跟师叔一起去吧,先去生门附近找一找,既然表达了善意,应该会露面……”

  赵同玄摇头,质疑道:“如果他是来帮咱们的,为何不直接登门?”

  严语眉头一皱,正要说话,赵同龢却说出了他的心中所想:“只怕他不是不想来,而是来不了!”

  严语深表认同:“咱们得抓紧了……”

  赵同玄也意识到情势紧急,不再多说,点了两个人跟他一起留下来,保护洪大富和孟解放,其余人则跟在赵同龢身后,走出了屋子。

  蓑衣穿在身上,有着一股子干稻草的香气,但又总感觉有小虫子在背后爬来爬去,不过遮蔽风雨倒是效果不错。

  严语并不清楚八门的布局,只能跟在赵同龢等人的身后。

  村落的砂石路并不算太长,到了前面就是土路,因为连日大雨,早已泥泞不堪,赵同龢等人连布鞋都换了下来,此时穿的草鞋,也不怕打滑。

  严语原本穿着解放鞋,可出发之前还是换上了草鞋,否则还真的跟不上这群老家伙。

  走了约莫十来分钟,前面果真出现了一座土楼,严语本以为八门只是虚指,谁知道竟还真的存在着这么一座门楼!

  这门楼虽然是土楼,但历经沧桑,仿佛古代的关口城门一样,不过这城门却没有门扇。

  说来也奇怪,外头都是积水和泥泞,可门洞里头竟然是干燥的!

  这门楼就好似一处废弃千年的古迹,穿过这道门,就能够回到远古的时代一般。

  严语跟着走了进去,才发现门洞的壁上绘满了各种符文,用的都是砂石颜料,虽然岁月冲刷,却仍旧没有褪色。

  符文上涂抹着一些血迹,尚且新鲜,看起来虽像是随意挥洒,却又有种说不出的玄妙之感。

  赵同龢往前一看,脸色都是有些发白,而后竟热泪盈眶!

  “走!跟我走!”

  严语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心中也诧异,没来由生出一股子激动的情绪,却又不知为了哪般,只是跟着赵同龢,快速往前而去。

  返回到半路,赵同龢掐指一算,又折了一个弯,往后山方向走去。

  正如严语和洪大富等人早先探查的那般,后山都是倾泻下来的山洪,能走的路并不多。

  饶是如此,赵同龢还是领着众人,穿梭在雨林之中,也不多时,前头竟是出现了一个山洞!

  这山洞的洞口很是干燥,里头涌出一股闷热的气息,洞口的两侧堆砌着两座龙虎模样的镇兽,镇兽上挂着幡子,贴着的黄符已经被大雨冲刷,仅仅只剩下些许丹红的痕迹。

  赵同龢上前去摸了摸镇兽,脸色大变:“进!”

  嘴上这般说着,他将身上背着的道剑取了下来。

  将剑鞘留在了洞口外头,其他师叔也纷纷取出法器,个个如临大敌。

  严语也有些不知所措,毕竟他什么都没带,身上也就只有一条手电筒,那还是昨晚没放下,走得匆忙,才带过来的。

  洞里光线还可以,并没有太过昏暗,也不需要手电筒,倒是不知道光亮从何而来。

  众人往里头走了一段,便见得一人躺在地上,浑身是血,赶忙奔到了旁边来。

  “秦钟!”

  严语认出地上躺着的人,心头也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因为敦煌山已经八门尽封,秦钟要么是凶手,要么是帮凶,要么就是那个从生门进来的!

  秦钟在老河堡出生,严语早先调查父亲之时,已经调查过秦钟,他与龙浮山没有半点瓜葛,所以应该不是从生门进来的人。

  也就是说,秦钟要么是凶手,要么就是帮凶!

  记忆如外头的大雨一般冲刷着严语的思绪,所有的一切如同电影画面一般闪现而过。

  如果秦钟是凶手,是一直隐藏在背后的那个人,那么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已经解释得通了!

  当初在猎户小屋,袭击严语关锐和秦钟的,一直没有找到,严语根本没有怀疑过秦钟,而秦钟明知道严语不会是嫌疑人的情况下,仍旧指证严语,为的并不是陷害,而是将嫌疑焦点从他身上转移开!

  打从大小双失踪开始,严语一直怀疑秦大有,却从未想过,秦钟也是全程参与者!

  因为秦大有吸引了所有的怀疑,才导致秦钟从未被列入嫌疑人的名单!

  这一切的一切,就如同流星一般闪现而过,一幕幕相互交叠重合,相互印证,严语心潮澎湃,根本就无法抑制!

  奄奄一息的秦钟睁开了眼睛,严语赶忙将他扶了起来。

  “是谁!”

  秦钟露出笑容来,白牙浸泡在满嘴鲜血中,他没有半点戾气,仍旧憨厚如初,没有任何一点点特征是符合严语心理侧写的!

  “谢……谢谢……谢谢你的成全,我是真的……真的稀罕林小余……”

  秦钟似乎在说着人之将死的话语,严语甚至一度怀疑,自己刚刚的想法是错的,直到……直到秦钟说出了下一句话。

  “抱歉了……剩下的人,我……我杀不了了……”

  “你为什么要杀他们?”这应该是严语最想知道的一个问题,人证物证动机,这三样必备的元素,严语最想知道的,就只有动机这一项,因为其他的都可以再去调查,可秦钟若是死了,就很难再了解真正的动机了。

  秦钟的呼吸已经很窘迫,张嘴好几次,最终只是吐出了几个字。

  “我……我只是想……只是想守住……村子……”

  “守住村子?”严语下意识扭头,看向了赵同龢等人。

  他们都是秦钟的目标,秦钟的杀人动机是要守护村子,反过来是否证明他们的存在,极有可能毁掉村子?

  就算赵同龢等人会这么做,严语也万万不会这么做的啊!

  亦或者说,严语一直在调查父亲的事情,如果父亲真的是被老河堡的人害死的,自己会不会毁掉村子来复仇?

  或许他不会累及无辜,不会这么做,但如果秦钟认为他一定会这么做,那么严语在他的目标列表之中,也就并不奇怪了。

  当然了,也不排除这个神秘的村子还有着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

  所有的这一切,在秦钟发直的眼神之中,渐渐消亡,如他失焦而后扩散的瞳孔,消散在了人间。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