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一切皆是虚妄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一切皆是虚妄

  发现秦钟的第一时间,严语便问出了最渴望知道的问题,到底是谁伤了他。

  但秦钟并没有回答,而是对严语表达了感谢,这并不符合他的性格,更不符合严语对凶手的推想。

  严语心中充满了唏嘘。

  这个将整个事情搅乱得一塌糊涂的人,终于浮出水面,却只是留下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就这么闭上了眼睛。

  就好像你费尽千辛万苦打造了一座超级无敌大炮台,结果只打到一只蚊子,令人难受。

  秦钟已经死了,死前他曾亲口承认,他没能杀掉剩余的那几个人,也就相当于他亲口承认自己就是凶手。

  也就意味着,山洞里剩下的,应该只有那个从生门进来的人,而杀死秦钟的,正是这个人!

  如果照着严语等人的推断,从生门进来的人是跟龙浮山有渊源的,是对他们抱有善意的,那么杀死秦钟之后,应该暂时解除了危险,他为何不直接出来见面?

  最大的可能就是,这个人遭遇了意外情况,没有办法出来见面!

  “往前走!”

  严语将秦钟放了下来,与赵同龢等人相视一眼,继续往山洞深处走去。

  没走多久,便听到了打斗声!

  “快!”

  这才走了几步,前方出现一间斗室,周遭全是诡异的壁画,而两个人正盘腿对坐着,就好像入定了一般!

  严语心里着急,迫切想要看清楚他们的面容,一脚便踏进了石室之中。

  “别进去!”赵同龢一声急叫,正要拉住严语,然而为时已晚!

  一股子檀香和艾叶的气味扑鼻而入,地面便开始发软!

  “又是这一套!”

  严语和洪大富三人经历过,此时已经意识到,这是幻觉!

  虽然不清楚这种幻觉是如何产生的,但每一次陷入其中之前,严语都能够嗅闻到奇怪的气味。

  他并不清楚对方用的是什么药,也不知道什么药能产生这种效果,但他对产生幻觉这种事,似乎已经习惯了。

  同样的头昏目眩,同样的大地和场景在变幻,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的熟悉。

  唯独前方对坐着的两人,已经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两团颤抖着的黑影,他们的速度都极快,身影飘忽,一个脸上金光大放,一个则是魔焰熊熊,都无法看清楚面目。

  “斗法!”

  严语曾听老祖宗说过,道行高深的修行人,能够用意念斗法,对于这种玄之又玄的事情,严语自然是不信的。

  就算药物能够使人产生幻觉,但这是身体受到了伤害,又怎么能操控幻觉里的一切?

  严语并不相信这两个人在斗法,与其说这两个人在操控着幻境,倒不如说这是严语的潜意识在作怪。

  与这两个人相比,严语更容易操控幻觉里的一切,因为这是他的幻觉!

  “都给我停手!”严语大喊着,可一点用处都没有,他又了冷静下来,心里不断用力去想象,可仍旧没有半点效果。

  如果照着他的想法,从生门进来的人代表着善意,那么脸上金光大放的那个人,应该就是从生门进来的。

  而对面被黑蓝色魔焰掩盖面容的那个人,应该就是从死门进来的人。

  严语很想知道他们的身份,但认真比较起来,严语更希望先知道生门之人到底是谁。

  可无论他如何用力去操控,都没办法改变幻觉里发生的事情,似乎在证明,这个幻觉并不能由他来控制。

  这并不合理,也不符合科学规律,但严语已经不会感觉奇怪了。

  因为这一路的历险,他遭遇过更难以解释的事情,他并不认为科学无法解释,只是自己还找不到解释罢了。

  心里如此想着,前面的打斗已经升级,生门之人已经浑身散发出炽烈的火焰,而死门之人则魔云喷张,简直就是神仙打架!

  幻觉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严语虽然惊诧万分,但还是不断告诉自己,务必要确定这一点,否则自己很容易被影响。

  “纯阳剑!”

  是的,生门之人将手伸入到腹部,拖出来的竟然是纯阳剑!

  严语终于明白,为何这柄剑叫做纯阳剑,因为生门之人的手在剑刃上一抹,那剑刃便燃起火焰来!

  而死门之人发出刺耳的尖啸,手中多了一条龙鞭,那龙鞭就好像一头黑色的恶龙。

  黑龙的躯体是黑色的魔云,散发着恶臭,一正一邪,泾渭分明,很容易一眼看出来。

  当赵同龢在门洞中看到那一抹血色,从他惊愕而激动的反应之中,严语就隐约能够察觉到不对劲了。

  这也是他渴望看清楚生门之人的原因之一。

  纯阳剑的出现,更是坚定了他这一想法!

  因为纯阳剑是龙浮山掌教的法器,而龙浮山的掌教,直到此时,仍旧是他的父亲严真清!

  如果不是突然想起,严语都有些忘记父亲的面容了。

  他苦苦追查的那个人,反倒变得越来越模糊,这是让人非常沮丧的一件事。

  他不管这些所谓的斗法,横竖只是幻觉。

  可他也知道,一旦自己的精神在幻觉之中受到伤害,既有可能无法再醒来,就好像孟解放和洪大富一样。

  所以他也不得不谨慎应对,不敢太过放肆,只是躲在角落里,不敢插手这场战斗。

  这更像是光明与黑暗的对战,分明只是狭窄逼仄的山洞斗室,可严语却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无限的空间之中。

  斗法的两人施展神通,水火不容,光彩躲避,声势浩大,就好像两尊远古巨神在拼命!

  他们各显神通,战斗充满了史诗感,而且是那么的逼真!

  因为撒落下来的烈焰和冰霜,带给了严语极其真实的感受,这些飞散出来的余烬,甚至给了严语灼烧感!

  他不敢靠近,生怕自己会像孟解放和洪大富那样,落得同样的下场而无法醒来。

  但他心中又迫切想要看清楚两人的脸面,想要知道他们的身份。

  或许因为心中的想法太过迫切,意愿太过炽烈,死门之人终于发现了严语的存在!

  他朝严语扭过头来,一双黑色火焰的眸子,就好像一道闪电,鞭打到了严语的灵魂之中!

  严语顿感痛苦,黑色烈焰的鞭子如同毒蛇,缠绕着严语,让他无法呼吸。

  他的皮肤开始被灼烧,黑色的烈焰就好像硫酸,在腐蚀着严语的皮肉,更像是长满了尖牙细嘴的怪兽,正在不断啃噬着严语!

  生门之人无暇顾及这边,因为他在战斗之中落入了下风,自顾不暇,根本没有余力来兼顾这边,更是没法分心。

  “既然是幻觉,既然是斗法,那么……”严语下意识就动用了老祖宗传授给他的吐纳之法。

  是的,既然是幻觉中的斗法,虽然他担心精神会受到伤害而无法醒来。

  但他同样可以防御,甚至发起主动的进攻!

  周围的空气被他疯狂吐纳,就好像空气都成为了实质,随着严语的吐纳,空间好像被抽干,变成了真空一般!

  无论是生门之人的金光,还是死门之人的黑色烈焰,都被严语吸收了过来!

  生门之人终于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当他转头之时,脸上的金光闪烁不定,忽明忽暗,情绪的波动极大!

  他没有发出声音,但严语似乎能够听到,只是这种言语不属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

  严语此时已经心无旁骛,因为他发现呼吸吐纳能够抵消烈焰灼烧所带来的痛苦!

  而且不断吐纳,他就感受到自己不断变得强大,也更加的自信!

  呼吸吐纳起了作用之后,严语的自信增强,回想起老祖宗传授的一切!

  猛然睁开眼睛来,严语仿佛能够洞穿一切虚妄!

  他的目光穿透了金光,穿透了黑色的烈焰,终于看清楚了斗法的两个人。

  只是,严语并没有惊喜。

  因为两人的真身并没有骨肉!

  还是敦煌山那一套,无论是生门之人,还是死门之人!

  生门之人的真身是个纸人,严语甚至连纸人身上的符文都看得一清二楚。

  而死门之人的真身则是一个黑色的陶泥人偶,人偶上粘着牙齿和头发,显得更加逼真,也比纸人更加的坚实。

  严语无法看到自己的脸,否则他就能看到,此时的他双眸散发出的光芒,就如同刺破夜空的雷电一般犀利!

  所有的光芒和烈焰都变得那么可有可无,身上的灼烧感也不再出现,严语的心中涌现出强大的自信,就好像拥有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他从未想过,老祖宗传授的这些东西,会变得这么有用,变得这么的强大。

  或许这就是老祖宗曾经跟他说过的那样。

  冷静的内心,才是力量的源泉!

  只要保持内心的平静,才能拥有强大的洞察力,才能判断局势,才能看清一切!

  刚才惊天动地的战斗,一下子变得索然无味,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严语甚至能够看到对坐者的那两个人!

  而那两个人似乎也感受到了严语的目光,他们从入定之中醒了过来!

  死门之人率先察觉到了严语的目光,他终于转头,看向了严语!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