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摘下面具可否

第二百二十三章 摘下面具可否

  /

  一个金光大放,一个魔焰滔天,虽然潜意识里会认为是一正一邪,一善一恶,但认真计较起来,还真不一定能确认,到底哪个才是生门之人,死门之人又会是哪一个。

  毕竟眼前这一切都是幻觉,而只要是幻觉,都不能按照常理来推想。

  严语利用老祖宗所传授的静心之法,终于看穿了虚妄,直透本质,起码在他看来,应该是这样。

  因为那人脸上的金光已经消散无踪,露出了真容。

  严语的心头如遭雷击,又如同被无形的大手用力地揪了一把!

  关于这个人的记忆,似乎很久远,却又魂牵梦萦,有记恨,也有思念,有埋怨,也有理解。

  他的眉头微蹙,眼神之中满是悲天悯人,就好像他是菩萨的灵魂,投胎到人类的身躯之内。

  “父亲……”

  严语一直在寻找与父亲有关的一切,他甚至认为,这一任的守护者,就是父亲严真清。

  或许适才他金光大放,也确实符合守护者的形象定位。

  但严语不敢再贸然去相信。

  父亲同样在看着他,他无声地喊着,严语能看到他的嘴型,似乎在喊着:“快跑!快跑!”

  许是见得严语无动于衷,父亲又将目光转向了对面那个人。

  严语顺着目光投望而去,但见得那人的魔焰已经熄灭,可脸面却仍旧看不清楚。

  他的面目不断在变幻,时而是死去的孙先生等人,时而又是齐院长和蒙鸿铭,时而又是秦钟等人,就好似严语曾经怀疑过的对象,全都集合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无论如何,严语心中都应该警惕起来。

  因为父亲的面容已经展现出来,但那人仍旧保持着神秘,极有可能幻觉的掌控者,是父亲对面那个人。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掌控者太过狡猾,幻化成父亲的样子,为的只是欺骗严语!

  这种情况下,严语根本无法区分,本以为自己已经洞彻虚妄,谁知道仍旧是一团迷雾,就好像他一路的经历一般,永远有嫌疑,却又找不到答案。

  父亲很是焦急,他又将眸光投向了另一个地方。

  严语顺着他的目光朝外头往了出去,但见得赵同龢等人全都乱了套。

  有一个人冲撞到人群之中,正在与师叔们搏杀,没有奇幻到极点的斗法,只是寻常人的拼命。

  那人手里拎着一柄卡卓藏刀,一刀便斩断了赵同龢的道剑,将赵同龢的半截手掌都削落在地。

  整个山洞全是血迹,喷溅到山壁的图画上,赵同玄等人同样命悬一线。

  他们在遭遇着最大的危机,即便他们人多势众,抱团围攻之下,仍旧无法制服那个人,甚至被那个人大开杀戒!

  或许父亲是想告诉自己,严语已经被幻觉迷昏了,他所看到的,才是外头真正在遭遇的危机,他是在提醒严语赶快醒过来!

  然而此时,父亲的脖颈已经被对面之人死死扼住!

  那人的身形拔高了几倍有余,就好像巨人一般,父亲根本无力再抵抗,更没法再反击。

  这是自己一直苦苦追寻的人,严语发自内心想要去救父亲,可另一头,外面的战斗也同样血腥惨烈,而且师叔们还落了下风。

  他分不清哪头是真,哪头是假。

  眼前这一幕实在太诡异,没有人能够像巨人一样高大,但父亲给他的感觉,又那般的真切。

  外头的场景也未必就一定是真的。

  可相较之下,严语更愿意相信,眼前的父亲是真的,因为他希望能多看父亲一会儿。

  只是眼前这一切是幻觉的话,外头的师叔们,或许真的在遭受生死危机。

  更重要的是,自己根本无法醒来!

  严语不再迟疑,也不再观望,他捡起了父亲遗落在地上的纯阳剑,没有片刻的停顿,手指在剑刃上一抹,烈焰果真燃烧了起来!

  熊熊燃烧着的烈焰之剑,便这么刺入了巨人的后腰!

  那巨人转过头来,看着严语,面容仍旧在不断变幻,只是速度越来越慢,就好像一个渐渐成型的塑像。

  严语心中有期待,他希望最终能够看到他的真面目。

  可惜,当这个人冷却下来,身形缩小成正常的形态,他的脸上却罩着木质傩面,就好像在仪式中死去的那些人们一样!

  面具底下开始滴水,外头电闪雷鸣,就好像他杀掉的是龙王爷,天地失去了掌控,天气也陷入了狂暴一般。

  严语将面具摘了下来,面具底下的容貌,却如同龙王庙里的龙王塑像一般!

  严语已经失去了耐性,就好似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被人戏耍,看着龙王塑像的脸,就好像戴着一张假脸皮。

  手指捏着耳边的皮肤,严语用力一扯,便将龙王塑像的面皮给扯了下来。

  然而底下却出现了细细的龙鳞,湿润而有质感,将面皮一块块撕扯下来,下面的龙头便活了起来一般。

  这样的玄幻场面就好似永远没有尽头,严语扭头看时,父亲的脸已经变得死白,双瞳已经浑浊发灰,虽然嗅闻到不到腐臭味,但父亲的躯体正在渐渐腐烂。

  他的皮肤开始变黑,身体膨胀,面目也开始变形,苍蝇从他的眼睛鼻孔嘴巴钻进爬出,而后便是胖胖的蛆虫。

  在短短的瞬间,他就见到了一个人从死亡到腐烂的全过程。

  “不!”

  严语的情绪也不由自主地波动,从再见到父亲之时的惊喜,到如今的悲痛欲绝。

  就好像做了一场噩梦,明知道是梦,却无法改变,心情仍旧要随着梦境的变化而变化。

  他又拼命念起了心经,又开始呼吸吐纳,但一切都只是徒劳。

  手中的纯阳剑已经渐渐熄灭,产生了冰冷的感觉,就好像能够嗅闻到铁锈的甜味。

  严语咬紧了牙关,反握纯阳剑,抵住自己的腹部,用力往腹部刺了进去!

  疼痛由点及面地发散开来,严语闭上了眼睛,他的耳朵终于听到了声音!

  山洞隔绝了外头的大雨声,厮杀声却在山洞里震荡回响,严语猛然睁开了眼睛来!

  他的手中拿着一柄匕首,已经刺入到腹部,只是刺破了表皮,出血也不多,更没有伤及内脏。

  而匕首的刀刃却被一直枯瘦的手,死死地抓住!

  顺着这只手,不断往上看去,他终于见到了这个人的真容!

  “父亲!”

  严语几乎要哭出声来。

  因为他的鼻腔里充斥着山洞里特有的闷热气味,他甚至能闻到父亲身上的木香气味!

  父亲的样子,就跟适才的幻觉一样,就跟他记忆中的一样,跟他无数个夜晚所梦想的那样!

  不过父亲的状况并不太好,他的身上伤痕累累,肩头和大腿上甚至还有枪伤,子弹射击之下,大半个肩头血肉模糊,大腿幸亏是擦伤,否则连站立都困难。

  之所以确定是枪伤,因为这种伤口是巨大的冲击力造成的,严语见过,还是能够判断出来的。

  只是他们当中没有人携带枪支,为何父亲身上会有枪伤?

  “我掩护你,你快逃出去!”

  父亲的话语带着毋庸置喙的坚定与威严,严语下意识就要跟着他往外跑。

  可这才走了几步,便发现师叔们全都躺在了地上,唯独赵同龢与赵同玄还在勉力抵挡!

  严语只看到那个行凶者的后背,他很想看看他的正面!

  脚步的迟滞,让父亲察觉到了他的意图,两人在山洞里诡异地重逢,却来不及叙旧半句,更没办法解释其中的内情。

  “只有活着,才有机会了解真相,你迟早会看到,也迟早能看到他的真面目的!”

  严语的心中感受到了委屈,更产生了质疑!

  但他表面上却没有反应出来,扭头走了两步,突然紧握匕首,朝着父亲刺了过去!

  父亲也是大惊失色,往后退了半步,却露出狰狞的笑容来!

  雨水打落到严语的脸上,一滴两滴,哗啦啦全都倾泻下来,他的前方,他的脚下,就是悬崖!

  也就只是一步之遥,他差点就跌落悬崖,万劫不复!

  抬头看时,父亲的面容已经发生了改变,他的脸上,戴着傩面,山洞的入口就在远处,依稀能够看到师叔们躺在地上。

  严语心中满是失望,也充满了愤怒!

  “都这个时候了,还不愿意露面吗?”

  “到了这个地步,你觉得还有必要吗?”

  严语的语气很是冰冷,比这雨水还要冰冷,雨水打在傩面上,对面的人却无动于衷,如同一块石头。

  “你不敢说话,是因为我认得你的声音,对不对?”

  “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你的自负已经荡然无存,再矜持下去,还有必要么?”

  严语并不清楚对方的本事,他更愿意用言语来刺激他,扰乱他的心绪,如此才能找到制胜点。

  然而对方却没有半点波动,他甚至没有睁开眼睛,许是生怕严语认得他的眼神。

  严语冷哼了一声:“既然不想让我认出来,那就跑吧,把后背露出来给我,看我能不能抓到你!”

  “死了一个秦钟,对你来说就没有半点意义可言?从秦钟死的那一刻开始,你已经输了,还在矜持什么?”

  严语提到秦钟二字,那人终于睁开了眼睛!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