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百二十四章 露出本来面目

第二百二十四章 露出本来面目

  严语也相信,他能够认出此人的眼睛,否则他不会这么躲躲闪闪,可当他睁开眼睛之时,严语还是惊住了!

  严格来说,严语只认出了一只眼睛,此人的左眼,确实很熟悉,应该就是秦大有没错了!

  然而他的右眼,却又那么的诡异!

  此时秦大有的右眼竟如稀罕品种的猫咪一样,通体金黄,而且还是竖瞳,有点像猫科动物或者蛇的眼睛,而不是人的眼睛!

  “秦大有,你果然是凶手!”

  这个几次染上嫌疑,又几次洗脱嫌疑的老村长,终究还是站在了严语的面前。

  他能够进入到敦煌山,说明他能离开老河堡,先前医院里发生的惨案,也就有可能是他做的。

  而如果严语没推想错误,秦钟不过是他的帮手罢了。

  虽然秦钟能说出凶手和严语的那个赌约,但秦钟身上没有任何跟仪式感有关的东西。

  但秦大有的身上却出现了!

  傩面,是每一个受害者脸上覆盖着的东西,极具仪式感,而且又贯穿了整个事件。

  至于他的眼睛,就更是明显。

  虽然不清楚他用什么法子,改变了自己瞳孔的颜色,甚至形态,但很显然,秦大有想要将自己打造成人间龙王,这与凶手一贯以来想要塑造神格的动机是一致的!

  或许也正因此,他才大费周章,分明可以轻易杀死在场之人,却每次都故弄玄虚,要制造各种各样的幻觉,为的就是塑造他的神格!

  严语喊出这句话来,他也不再躲躲藏藏,大大方方将傩面摘了下来。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大雨却没有落在他的身上!

  严语几乎可以断定,自己已经脱离了幻觉,可这根本就不合情理!

  秦大有花白的头发都已经变黑变浓密,他的半边脸甚至长出了细小的鳞片,就好似一半是人,一半却是龙!

  “我们的赌约要提前结束了……”秦大有的声音很平淡,像在话家常,而且情绪也没什么波动。

  他下意识往身后扫了一眼,严语随着一看,赵同龢等一众师叔四五人,只怕秦大有将他们全都杀掉,以完成赌约!

  “为什么不杀我?难道只是想让我看着你如何从人变成神?为什么是我来见证这一切?”

  秦大有看着严语,没有太多迟疑,就好像一切已经木已成舟,无法再改变结局。

  “不是变,而是回归,你是老师,用词该谨慎一些。”

  “回归?”严语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秦大有竟然在跟他抠字眼。

  严语的意思是他从人变成神,而秦大有却用了回归,也就是说,他是从神落入凡间,如今只是重新变回神祗,他已经病入膏肓,迷失了心智!

  他不知道秦大有如何才能把自己弄成这么个鬼样子,但想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因为秦大有也在地下基地待过,而且早先严语已经得到过消息,秦大有跟所有人都不一样,他既不是被放出来的,也不是逃出来的。

  严语同样受过药物的侵害,但过后的这些时间,他并没有感觉到明显的影响,就好像药效已经消散,对他再也造不成任何的损伤或者补益。

  只是严语不明白,秦大有在老河堡之时好端端的,没有任何迹象,到了这里却变成人不人鬼不鬼。

  细想下去,也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能主动控制这种效果!

  也就是说,或许他身上还有药,需要改变自己的形态之时,便服用药物!

  如果是这样,或许他跟地下基地的老鬼子们是合作的关系,亦或者这些老鬼子研究这些药物,根本就是为了秦大有服务!

  而因为大家毁掉了这个基地,才成为了秦大有必须杀掉的目标!

  若果真是这样,那么所有的事情都能解释得通了!

  大小双的失踪,是秦大有为地下基地提供临床试验的小白鼠,只是没想到让赵江海给救了下来。

  接下来的所有发展,只要照着严语的思路,套用进去,所有的疑问都能解开!

  “你为什么要杀孙先生和傅青芳他们?是因为他们不忍看着大小双被老鬼子当成实验品,所以协助赵江海救走了孩子吧?”

  秦大有眸光清亮:“你既然都想明白了,也省得我再解释一次,不如我来问你,你认为赵江海为什么要杀李准?”

  “李准?”严语顿时想起了那个老猎户,以及他那死去的妻子,还有被囚禁的胡婉约。

  “李准也是你的人?”

  秦大有没有回答,只是眼中充满了鼓励:“你再好好想想。”

  “他想成为你的人,但没有这个资格?你认为我有这个资格,你留着我,想让我给你当帮手?”

  秦大有哈哈笑了起来:“秦钟要是有你一半聪明,也就不会死了……”

  看着秦大有一点悲伤也没有,甚至冷血到了极点,严语心中充满了厌恶。

  “秦钟可是你的儿子啊,难道你就这么看得开?”

  秦大有停下了笑声:“他不是我的儿子,我是神,他是人,严格来说,你才是我的儿子,好歹你也是预言之子嘛……”

  这种近乎病态的话语,让严语感到异常的恶心:“你不会告诉我,预言之子这一套也是你搞出来的吧?”

  秦大有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道:“我把你引来老河堡,就是为了看看你的成色,当年要不是严真清把你带走,你会一直留在老河堡,现在躺在地上的就不会是秦钟,而是你。”

  秦大有这么一说,严语心头顿时发紧,他本以为秦大有说他是儿子只是一句玩笑话,此时听来,给人感觉真有其事了!

  “这不可能的!”严语在心里不断告诉自己,不断地否认,脸上就有些掩饰不住了。

  秦大有哼哼一笑:“别紧张,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见你资质尚可,我这么老了,生不出你这样的儿子,放宽心放宽心。”

  严语这才松了一口气,继续问说:“赵师叔他们其实早知道你深不可测,为何还坚持要挖掘龙王庙,这显然不合理……”

  秦大有颇为自信地回答说:“他们只知道我有本事,但万万想不到我会这么有本事,即便到了现在,能看到全部格局的,你应该是第二个吧。”

  “这群蠢蛋只知道我不好惹,仅仅只是本能里的忌惮和惧怕,他们又能知道什么?”

  严语吸了一口气:“所以你认为自己是老河堡的王,一直呆在老河堡,因为老河堡是龙脉所在,而龙脉就是你的老巢,是这个意思吧?”

  秦大有啧啧赞叹道:“赵同龢这些老东西只知道我不好惹,却不知道我有多不好惹,我知道你聪明,却没想到你这么聪明,早知如此,当年就不该让严真清把你带走了……”

  如此说完,他又转了话锋:“不过嘛,现在也不晚,只要你把地上这些人给杀了,往后跟着我吧,这个世界并不值得你留恋,也没有任何值得留恋的东西了。”

  严语没想到秦大有会如此直白地发出邀请,但他还是坚决地表明了态度。

  “我跟你不一样,我们永远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为什么这么确定?”秦大有倒是生出了兴趣来。

  “因为你有病,而我脑子正常,即便你有老鬼子研发的药物,能改变你的外形,但你终究是人,不可能变成神。”

  “等你归案了,我会让梁漱梅好好研究,你才是真正的精神病人!”

  严语这般一说,秦大有的脸色便难看了起来。

  诚如严语所想,他已经神格化,将所有的一切都踩在脚下,他的心智已经不正常,他也容不得严语用话语来刺激他!

  严语看似罗嗦,一直在套他的话,但心里也一直在思考着对策!

  他不知道药物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但从秦大有此时的状态来看,自己想要将他抓捕归案,并不容易,甚至没有可能做到。

  在这种情况下,严语能做的就只有不断扰乱他的心绪,刺激他的理智,让他失去缜密的思考,如此才能够找到一丝希望!

  “看来你还是不明白啊……”秦大有一副痛心疾首的姿态,朝严语说:“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为何他们挑中的是你吗?难道就仅仅只是因为一个预言之子?”

  严语有些不安:“你什么意思?”

  秦大有露出阴冷的笑容:“因为他们知道,你跟我是同一类人,你明不明白,为何你能在大爆炸中活下来,你想过没有?”

  “是你救的我?这不可能!”严语本以为是那个守护者救了自己,甚至他想过,或许是一直藏在暗处的父亲,救了自己,谁能想到,是秦大有这个凶手救了他!

  而秦大有救他的原因也很简单,就因为他想要严语当他的帮手,甚至当他的接班人!

  严语本想刺激秦大有,却没想到只因为秦大有一番话,自己反倒激动了起来。

  只是他不明白,秦大有到底在忌惮些什么。

  严语刺激秦大有,是为了削弱秦大有的心理防御,是为了寻找他的弱点,秦大有反过来刺激严语,难道也想寻找严语的弱点?

  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值得秦大有忌惮?难道说他不是不想杀自己,而是没把握杀他严语?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