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坑爹的一妻多夫 > 别院欢娱
  佟月娘佯装娇羞的别过脸,手却没有抽回来。//wWW、QВ5.CǒM//

  磨叽好一会后,佟月娘先步下楼,雇了辆车匆匆去了那别院的位置。

  路过布庄的时候,佟月娘让翡翠下去买了一床新被子。佟一齐想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她可不愿意,大白天的虽然没有人,但这么光天化日的打野战她还是有心理障碍的啊。

  一刻多钟后,佟月娘用佟一齐给的钥匙打开了院门。几个月没有人住的地方再怎么装潢精致,看着都有些荒凉。

  转悠了一圈,佟月娘开口:“还是得买个人,怎么也得打扫打扫,总不能次次来都这样灰扑扑的吧。”

  翡翠问道:“以后还要来啊?”

  佟月娘白了眼:“你这不是废话。”然后又往院子里走了几步,浏览了一番后:“这算不算金屋藏娇呢。”

  这时大门想起了砰砰声,佟月娘道:定是大哥来了,翡翠你去开门,被子让我抱着吧。”

  翡翠迟疑了下,还是把被子递过去,自己蹭蹭的迈退跑了过去。

  佟月娘抱着被子,朝最近的一个院子走去,用脚踢开正房的门,把被子放到罗汉床上,被里朝上的铺开。

  弄好后拍了拍手退开,然后再打量了会房间的摆设,暗叹一声:“这偷情也是个累人的活啊。”

  佟一齐一迈进屋就听的月娘说累,开口询问:“月娘在说什么累人?”

  佟月娘转身扬起笑脸,急步往佟一齐走去,双手环住他的腰,把脸埋进去:“哥哥来的可真快。”

  佟一齐笑道,一手搂住月娘的腰,一手攀上她的山峰揉捏:“哥哥想月娘的紧,哪能不快。”

  月娘扭了下身子,也不再矜持,双手摸进他的衣衫,学着他的动作揉捏了起来。

  佟一齐轻笑一声,用手拍了拍她的臀部:“月娘学的倒是快。”

  月娘吃吃一笑,抬起头调皮道:“还不是哥哥教的好。”

  “哈哈哈,月娘说的好,那今天哥哥就再来教教月娘别的好不好。”

  月娘眼含羞意的点点头,惊呼一声身子猛的把她抱了起来,往那铺着新被子的床走去。

  ……………………(因各种和谐原因,其中省略n字,要完整请加进里面的空间相册就能看到,主要是晋江现在不管是文中还是文案都不能放链接。)

  佟月娘心中哼笑一声,面上却嗔道:“哥哥,该起来回府了,这时辰怕是嫂嫂在院里等你回去吃饭了。”

  佟一齐掰过佟月娘的脸,蹭了蹭:“今天哥哥不回去,陪你在外面吃可好。”

  佟月娘果断的摇了摇头:“哥哥,昨晚你没去杨姨娘那,怕嫂嫂多少会听到风声,你若中午再不回去,难保嫂嫂心里不怀疑。再说咱们有了这个去处,害怕往后没有独处的机会。”

  佟一齐一听也是,低头再给了她一个吻:“还是月娘想的周到,那今天我便听月娘你的回去。”

  佟月娘点点头,在佟一齐起身穿衣服的时候,她还光着身子躺在那里,似疲似媚的望着他,一点也没有起身帮他穿戴的意思。

  好在佟一齐也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穿戴好后看到这样的月娘,又舍不得拿手在她身上乱摸了一阵,似无限留恋道:“真想一下午都和你在这床上过。”

  佟月娘咯咯的笑,拍掉那乱动的手:“瞧哥哥这志向,若真这样月娘不就成了魅惑君王不早朝的狐狸精了。”

  佟一齐哈哈大笑:“我即不是君王,月娘也是那魅惑人的小妖精。”

  佟一齐走后,佟月娘才懒懒的唤了翡翠进来,让她看着有没干净的盆去打一桶水来,这念头没有避孕套,男人的那东西弄得下身整个黏糊糊的不舒服,不洗一洗月娘还真不知道怎么迈步走。

  井水是冬暖夏凉的,等到翡翠端了一盆水进来后,月娘被那水冰的一个激灵,倒吸着气蹲着身子洗了洗后,才快速穿回衣服,带着翡翠走出房门。

  院子里如刚来般寂静的没有人气,佟月娘顿了顿便抬脚往大门走去。遂不知,就在那正房的屋檐上一个人影静静的在那站了好一会。

  回到院子不久,夫人便派人来传唤月娘,弄得她差点魂都吓没了,以为自己和佟一齐的事情被发现,出师未捷身先死。

  忐忐忑忑的去了后,方才知虚惊一场,原来是五天后城外的法华寺有一场法会,夫人让佟月娘一起去,拜拜佛求求菩萨保佑她快点找个好人家改嫁了。

  月娘艾艾的应下,回到院子屁股还没坐稳,就听的周姨娘过来。

  “月娘,夫人可有跟你说五天后去法华寺的事情。”

  佟月娘诧异了下,心道这周姨娘的消息咋比有无限通讯的现代还灵光。

  “姨娘,我刚从夫人那得了这消息回来,你怎么就知道了?”

  周姨娘一听表情立马是松了口气:“她答应了就好,傻瓜,姨娘哪来这神通会知道你刚去了夫人啊。姨娘是早就知道法华寺有这么一场法会,特意去求了你爹爹,让她跟夫人说说带上你去。”

  佟月娘一听这话反而有些不解:“姨娘去特意求的?难不成这法会还有别的意义在?”

看过《坑爹的一妻多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