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坑爹的一妻多夫 > 酒楼缠绵
  似良久般,薛明科猛的松开,直起身子大口大口的喘息。//5.C0m\

  佟月娘心下一松,同时也涌上烦闷,薛明科这态度摆明就是不想放弃,这个男人,还真是固执的可以。

  “三次了,这是第三次了,佟月娘你是第一次让我三次看到摸到却吃不到的女人,你……我要定了。”

  佟月娘收拢住衣服,站直身体:“就算我千百万个不愿意。”

  “对,就算你几千万个不愿意,我也要把你带回去。”薛明科望着她,一脸坚定。

  “我要是死都不愿意呢。”佟月娘收拾好自己,走到床边,打开关注的窗,暖暖的阳光立马跳了进来。

  佟月娘抬起头,对着那阳光深吸了一口,忽然在薛明科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顺着凳子爬到了窗楞上。

  “你干什么?”薛明科吓了一跳。

  “我不是说了要是我死都不愿意呢。”这个位置是佟月娘特意选的,虽临窗却不靠街面,因此此时就算她爬在窗楞上,路面上也没有行人会看见。

  薛明科声音阴冷:“你在威胁我。”

  “不……我只是在威胁我自己的命,我数到三……你要是不答应放弃纳我为妾的念头,我马上就松手跳下去。”

  薛明科看着她,没有说话。

  佟月娘冷笑一声:“一。”攀窗的手指头松开了一只。

  “二。”手指再次松开两只。

  此时全身就靠无名指和小指维持,整个人看着摇摇欲坠。

  佟月娘看着薛明科眼里没有一丝犹豫,这次她是没有抱一点玩笑心态的。跟了薛明科为妾,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出路在哪,虽然他在京城,离自己的目标更为接近,可是妾是什么,妾是奴婢可以随意买卖打罚的。妻归丈夫管,只要讨好了这个男人那整个院子就是你的天下,可妾呢,太讨丈夫欢心,主母看你眼中钉。不讨丈夫欢心,你连立足地都没。这样的地位,就连出门还得要主母批准,你让她要怎么去接近那些高官大户的男人。

  完不成任务就永远出不去,那她还不如现在死掉,还不用天天跟那么多女人和一男人>

  “……三……”无名指松掉了,接着小拇指也……松了……

  往后仰的身子突地停住,佟月娘手猛的握成拳,那一瞬她的心整个的跳了出来,寻死也是一种勇气,失去在那一霎间,再来一次她不再有这个胆量。

  薛明科紧紧的抱住那瘦弱的身子,那一霎间心仿佛如停止跳动般。

  “你赢了。”闷闷的声音,从佟月娘的胸口传了出来。

  气整个泄了下来,佟月娘软软的靠着薛明科,双手搂在他的脖子上,安静的让他抱着下了窗台。

  包间内,薛明科像抱孩子般搂着佟月娘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好一会整个房间只听的到两人的呼吸声。

  良久,薛明科猛的压向佟月娘的唇,这一次她没有避开,反而疯狂的回应着,像临死前抓咨左等右等最后却等来一个侍卫,扔下一句:“薛大人说此事做罢。”

  佟老爷气的跳脚,把佟一齐拉进书房狠狠的骂了一顿。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这逆子搞的鬼,是不是……我打死你……我揍死你个败家的……”

  上房里,夫人听到这个消息后,拿杯子的手轻轻的放下,一脸沉思:“想不到她还有这本事。”

  周姨娘在院子里欢天喜地的拜菩萨,答谢各路神明保佑。

  “砰。”容氏手里的青花双耳花瓶猛的落地,脸色惨白的看着进来报信的嬷嬷:“她不嫁了?她竟然不嫁了?”

  “奶奶,少奶奶……来人啊,少奶奶昏倒了……”

  床榻前,佟一齐握着容氏的手:“身体不好,你怎么也不跟我说,弄得现在都累倒了。”

  容氏默默的看着佟一齐,心翻冷意同时又是阵阵心酸。手轻轻的抽回,容氏垂下眼眸轻道:“妾身听说二妹不用给薛大人作妾了,是真的吗?”

  说到这个佟一齐脸上露出了舒心的笑,只是他却不知道这个笑对容氏意味着什么,那只藏在被窝里的手指甲深深的刺进了肉里。

  “嗯,不用了。”佟一齐似不想多说。

  容氏咽了咽口水轻道:“连薛大人这般的人都看不上眼,也不知道二妹妹想要个什么样的人物。”

  容氏说完后,就闭上眼睛,不再看佟一齐那微微一变的脸。她知道这话定是不得他的心,而她要的就是他心里不痛快。

  容氏这句话听着好似没别的意思,可稍稍细想一下就知道她在骂佟月娘给脸不要脸,一个无子被休的女人你还傲什么。

  容氏的晕倒便以身体太劳累,而草草过去了。

  薛明科也在酒楼会面后三天办完事情启程回京城,临走前一晚他再次夜入月娘闺房。

看过《坑爹的一妻多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