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坑爹的一妻多夫 > 嫁人的对象

嫁人的对象

  薛明科的下面早已涨疼的厉害,可是为了能让佟月娘最大限度的得到满足,硬生生的忍了下来,直起身子又回到她的红唇上。/⑤、cOM/

  □的味道混着他的体香,佟月娘情不自禁的抬脚攀住他的腰身,嘴唇用力的回应着,双手也快速的帮着薛明科剥去衣物,那急切的模样仿佛已渴求许久。

  衣服很快的脱落,古铜色精壮的肌肤立马展现在眼前。那次在酒楼薛明科只脱了裤子,根本没看清身材到底是如何,现在猛的一看,还真是养眼。

  线条感分明肌肉,生猛的聚在腹部,两块胸肌硬邦邦的杵在那,佟月娘顽皮的伸出舌头对他添了舔,像是不满足有用贝齿啃了啃。

  薛明科闷哼一声,大手捉住她的小手,移到了那硬挺的物件上,哑着声音道:“月娘,动动它。”

  佟月娘顺着视线看过去,再次为它的尺寸而吓住,想起酒楼那次这东西进去时自己那种被撑破的感觉,心里有些怕怕撅着嘴道:“这么大,进去会痛的。”

  薛明科闷笑一声,直觉得这样的月娘可爱透了:“不会痛的,我会很小心的。”

  佟月娘知道这时候男人说的话多半是不能听的,不过手上的动作却还是没有停下来。

  弄了没多久,佟月娘就喊手酸,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瞅着薛明科,仿佛在说你要是不信让我继续弄,我就哭给你看般。

  薛明科满脸笑意,伸手拍了拍她的腿:“来分开点……”

  双腿缓缓的打开,薛明科挺着腰身慢慢的进入。

  虽然已经很丝滑,佟月娘还是感到疼痛,手抵在薛明科的腹部阻止他的再进入。

  薛明科也没想到佟月娘的这里会如此紧致,以前的睡过的女人虽然有紧的,但是被弄出水后一般进入都比较方便。

  忍了忍,薛明科把进入半截的东西轻轻的拔出,改用手指,等到月娘的呻、吟声一声高过一声的时候,再次提枪进入。

  这次比之前来的轻松许多,不过薛明科还是不敢太用力,等到佟月娘眉头松开,脸上露出一丝享受的表情时,才开始用力的加快速度。

  那一晚,薛明科直到天快明时才从佟府翻墙离开,而佟月娘全身瘫软的缩在被窝里睡到了日上三竿。

  容氏至从那次昏倒后,精神就萎靡的很,此时坐在榻上,双目无光彩的看着窗外,整个人透着萧凉的味道。

  嬷嬷端着碗粥过来:“少奶奶,你多少吃点吧,这样下去你的身子可熬不住。”

  容氏呆呆的没有一丝反应,嬷嬷看的直掉眼泪。

  “嬷嬷,你说我是不是很窝囊,自己的丈夫做出这样的事情……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一想到以后还要帮着他们瞒,我这心里……”

  嬷嬷轻叹一声:“少奶奶,奴婢昨晚想了一宿,觉得想要让少爷不要再做这龌龊事,只有一个法子。”

  容氏的眼亮了下,身子猛的转过来:“什么法子?”

  “把二小姐嫁出去,只要二小姐不在府里了,那大少爷自然就没了这念想。”

  容氏的神色又黯然了下来:“你以为我没想过吗?可这一时半会上哪去给她找人家,若是找的不好,夫君更有理由把她留在家里了,若是找那好的不要说现在没有,就是有我这我心里也不痛快。有时候想想真想下点毒弄死她。”

  嬷嬷眼神闪了闪:“少奶奶可千万别,若是一个不好还得连累到您自己。其实还真有户人家正好合了大伙的意又不会让少奶奶心里不痛快。”

  容氏脸立马亮了,急急道:“哦,是哪户人家?”

  “少奶奶您忘了,上次大小姐回门的时候,不是提到她公公的一位同僚,家里的三庶子一嫡子,那个嫡子在五岁的时候差点生病死掉,后来是一个老和尚治好了他,并说想要长命百岁就得入了空门在佛前守十八年。去年这个去当和尚的嫡子还俗了,可死活不愿意成亲,只说来还父母的恩,等父母百年后便会立即回寺庙继续当和尚去,还每天都在家里吃斋念经诵佛,若不是脑袋上长出了些头发,任谁看了就是一个和尚,也弄得没有女儿家愿意嫁给他。”

  嬷嬷说完后就看着容氏。

  容氏沉思了好久才开口:“你的意思是把月娘嫁过去,可对方是官家,又是嫡子。月娘一个无子被休的人怎么高攀的起。”

  “少奶奶这事咱们不能这么想,虽然那户人家是官家对方又是嫡子,可是他是和尚啊,不……应该说是一心想做和尚,嫁过去的女人就相当于守活寡,只要是个聪明的人家都不会把自己女儿嫁过去。您当时没听大姑奶奶说嘛?我那户的夫人都快急白了头,我想着咱们二小姐人漂亮,虽然人被休可是年岁轻啊,加上咱们佟家有钱,这当官的人看着官位高可论钱还真比不上咱们商家,只要咱们给的陪嫁多点,想必那边也同意的。再说这个被休,咱们可以对外称和离,反正休书在咱们手里,是休是和离具体的外人也不清楚。”

  容氏听了嬷嬷的话心里一阵欢喜,又一阵难受,不管怎么说对方都是官家,地位可比佟家高了很多,而且还要给足够的陪嫁,这简直让她气闷。不过想到能送走这不要脸的贱人,这一点点难受还是可以不计较的。

  “不过你这计划虽好,可夫君那边肯定不会同意的。”

  想到这容氏又无精打采了。

  嬷嬷继续出主意:“少奶奶,你可以先不用和大少爷提,您去跟夫人提,提提咱们和官家结亲的好处,想必夫人定会同意。到时夫人和老爷都同意了,大少爷为人子除了同意也没有别的法子。”

  “对对,我直接越过夫君跟母亲提便是。”说完容氏便急不可耐的要去上房,却被嬷嬷赶紧拦住,指了指容氏的仪容:“少奶奶,还是让奴婢帮您梳妆一番再去不迟。”

  容氏闻言才惊觉自己急躁,不要意思的笑了笑,乖巧的任嬷嬷吩咐人打水洗漱。

  上房内,佟夫人听完容氏的话沉吟了许久:“你的想法虽好,可若是让那边知道月娘是无子被休可如何是好。”

  容氏想了想道:“母亲,儿媳觉得这无子什么的对于那嫡子来说根本没什么差别。对方当和尚那么多年,早就清心寡欲不近女色,既然不近女色,那咱们的二小姐能不能生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这话也有理,可万一呢?”佟夫人还是犹豫不决。

  “母亲,儿媳觉得纵然有这个万一那也定是一两年后的事情,到时二小姐人都过去那么久了,对方就算闹最坏的结果也只不过是把人给休回来。可若是没有这个万一,咱们二小姐过去,咱们佟家就又多了一门官家的姻亲,对咱们往后几年皇商的竞争可是大大有力。就算多年后事发了,那咱们也享了几年姻亲的福,儿媳觉得值。”容氏手绞着帕子,真怕佟夫人再次开口说考虑考虑。

  不过好在这次佟夫人虽迟疑了会,但还是点了点头:“那行,晚上回来我跟你爹说说,若他也同意,我就派人给大小姐送一封信,让她帮着把这个媒做了。”

  “哎……若是成了,想必周姨娘和二小姐都会感念母亲和父亲的好。”

  “呵呵,就你嘴甜,我也期望着他们感念我什么,不要跟我对着做就行。”佟夫人说这话时想到的就是佟月娘来说拒绝薛大人的事情。这个女儿心大,不易久留啊。

看过《坑爹的一妻多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