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坑爹的一妻多夫 > 25、说亲
  “这是?”佟一齐不解的接过。全//本//小//说//网//

  “这是我在前夫家无聊看书时,从一本书上发现的。当时也没在意随意的看了看,后来回到家,又去了店里几次,忽然想起有这么一个工艺,平儿闲着无聊就回想一下,给弄出了这么一个手稿,哥哥,看看,是否有用。”

  佟月娘没说实话,也没说本来想用这手稿的真实意图,有时候做什么事情说什么话非常的重要。

  佟一齐听了后低头认真看了起来,看到一半脸色非常激动:“月娘这真是你写的?”

  佟月娘点点头:“对,哥哥看着可觉得好?”

  “好,好,这实在太好了。不管是瓷器还是漆器或者别的器物,图案这些都是平面的,再好看也没有实物来的具体,而你这个漆线雕不戴具备现有的绘画技术,连带着整个画面都立体,如果你上面所写的能成真,那咱们佟家的漆器绝对能独占全国,不仅轻而且更立体,绝对是前无来、者后无古人。”

  佟月娘脸上也似带出了别样的神彩,兴奋道:“哥哥觉得好便行,月娘之前还担心哥哥会怪月娘瞎琢磨呢。”

  “这怎么会是瞎琢磨,怕是最好的匠人都想不到这个技术,月娘,你实在是咱们佟府的福星啊。”佟一齐激动的不能自己,男人嘛能预见自己的事业更上一层,那比什么都高兴。

  “哥哥,你说咱们爹爹知道后,会不会也同样高兴。”佟月娘轻问。

  佟一齐笑:“当然会,怕是兴奋的都要摆酒庆贺了。”

  “那就请哥哥快点把这个交给爹爹吧,月娘来家里一直给母亲爹爹添麻烦,这会能让爹爹高兴,月娘就知足了。”

  佟一齐愣了下:“这手稿你不亲自交给爹?这可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月娘笑,笑的心无城府般:“月娘一介女流争这个名头有什么用,哥哥是佟府未来的主子,更是漆器店的传承人,月娘觉得这由哥哥送上去会更好。”

  “月娘。”佟一齐一脸感动,没想到月娘对自己这般的好,手一伸月娘就再度落入他的怀里:“月娘,你对我如此情深意重,我……我真惭愧。”

  佟月娘在心里轻叹一声,声音却甜的像化蜜般:“只要哥哥心里记得月娘的好就行。对了,哥哥,你这手稿先不要直接拿给爹爹,你让嫂嫂过过眼好不。”

  “给她?她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佟一齐反应不过来。

  佟月娘轻挣开他的怀抱道:“哥哥,我今儿听了一些话,你和嫂嫂是不是一个多月没同房了?”

  佟一齐没想到佟月娘说这个,脸色微微尴尬:“哪个小蹄子在你面前嚼的舌根。”

  佟月娘道:“这你别管,只说是不是。”

  佟一齐瞪了眼:“难不成你不高兴我和她不同房?”

  佟月娘脸色复杂的看着佟一齐,良久才悠悠道:“哥哥心里有我,为我做到这份上,月娘当然高兴,不仅高兴还感动。只是……只是嫂嫂毕竟是你的结发夫妻,你这样冷落她实在说不过去……”说完沉默了一下道:“而且,你这样冷落她也难免会被有心人做文章,这几天我就觉得我院子附近不时有人探查,前几儿还有些人来我院子里问消息。”

  “他们问什么?”佟一齐也听出了苗头,脸色立马黑了下来。

  “我说这些不是让哥哥生气的,我只是想让哥哥不要因为我而名声有什么闪失。”佟月娘看着佟一齐说的那叫真情实意“不过我相信现在有了这手稿,所有的猜测都会消失。”

  佟一齐看向手中的手稿,一时不解。

  “哥哥可以说来我这是为了一起讨论漆线雕应用道漆器上的方法和制作手法,想必只要这手稿得到了爹爹的认同,没有人会怀疑这其中的真实性。”

  佟一齐看着佟月娘,满脸的感动:“月娘,没想到你为我做到如此的程度,你放心这辈子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有受委屈的一天。”

  佟月娘看着他点点头,心里却不以为然,自己在这家毕竟是呆不了多久的。

  片刻后,佟一齐出了院子,在路上走了一会后心渐渐清明了起来。月娘提起他和容氏同房的事情,又让他把这手稿先拿给容氏看,是不是在暗示容氏对他们之间的关系发现了什么。

  没有轻轻的皱了起来,脑里回想着容氏最近的所为,只不过因他最近心思不在容氏身上,实在难以发现什么端倪。

  略带着不快的往自己院子走去。

  容氏听的丫鬟通报,早就等在了门口,等到佟一齐进屋时,和往常一样的伺候着。

  佟一齐因得了佟月娘的提点,因此对容氏就比往常多了些关注。

  容氏被看的有些不自在抬头问:“可是妾身脸上有什么?”

  佟一齐摇摇头,走到主位坐下,手中的手稿随意的搭在茶几上:“月娘今天派人找过我吧。”

  容氏垂敛的眼动了动,心里冷笑面上一片恭敬:“是……找过,只是谁都知道夫君白天不会在院里的。”言下之意对方是故意的。

  佟一齐抬头看了看容氏道:“是我前儿跟她说今天会在家里,不想店里有事又出去了让她扑了个空。”

  容氏微微讶异了下,不过随即带着略略讽刺的笑:“至从二妹妹被休回来,夫君和她的感情那是越发的好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两是嫡亲的兄妹呢。”

  佟一齐定眼看着容氏的做派,心里暗附之前怎么没发现她的话里是句句带刺呢。

  想了想道:“你还真说对了,我和月娘的关系那真的是越来越好,来你来瞧瞧……’

  容氏正在心里骂不要脸,猛地听到佟一齐后面的话有些反应不过来,在佟一齐再一次催促后抬脚走了过去,眼睛落在那娟秀的字迹上:“漆线雕制法?这是什么?”

  “这是月娘偶尔从她前夫家的一本古书上看到了,被休回来后有次和我无意说起,我当时就很有兴趣,只是那会月娘只是无聊翻着看看,没多少记在心里。这会听着我说或许能让咱们佟家的漆器更上一层楼,便上了心。不仅跑去店里看,还去咱们的作坊看,回来后又常拉着我问一些漆器的特点。那尽头简直跟考状元一样,这不弄了这么久,总算写出了这一份手稿,今天眼巴巴的来找我就是为了告诉我这好消息。”佟一齐说完,佯装兴奋不已。

  容氏听的一阵呆呆,有些失态的从佟一齐手上抢过手稿,一页一页的翻过去,眼神里满是不敢置信。

  怎么会……怎么会……

  这边佟一齐还在那说:“若这手稿上写的真的成了,那月娘就是咱们府的大功臣了,就连我也得矮她一头呢。”

  容氏嘴唇动了动,拿手稿的手不由的颤抖了起来,怎么会……怎么会……“夫君就是因为这个而跟二妹妹走的近?”

  容氏不死心的问道。

  “不然你以为还有什么?”佟一齐坦然的看着她,内心却一脸阴冷,果然是她怀疑了自己和月娘的关系,好在月娘发现的早,又有这么一个计策,不然……想到这,心中一片柔情。

  容氏没有再说话,身子像虚弱般的坐到椅子上,双目呆呆的看着前方。有时候人明明认定了某件事情,而结果却告知自己错了,打击无疑不下于发现这个事情时的受到的。

  “我现在出去找爹,晚饭就不要等我了。”说完从容氏手里轻轻拿走手稿,佟一齐面色淡淡的走了出去。

  第二天,佟老爷就招来大家,郑重的宣布了漆线雕的事情,大力的夸赞了佟一齐和月娘。

  容氏看着佟月娘那张始终如一的面庞时,心中是说不出的复杂。本来以为这女人是不顾伦常的贱货,却不想摇身一变成了府里的大功臣。这让她如何自处,如何自处。

  佟月娘淡笑的看着面色复杂望着自己的容氏,浅笑的喊了一声:“嫂嫂。“

  容氏僵硬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的从她身边走了过去,从她怀疑起那一刻,她和月娘之间就不可能再扮演姑嫂亲切的戏码了。

  时隔半月,佟月娘过了好些天的舒心日子,整个人懒洋洋的又透着神清气爽的劲。

  这天一匹快马在佟府门前停下,一位小厮风尘仆仆的敲响大门。

  “月娘来,坐这。”佟夫人难得脸露真诚的招呼着佟月娘坐在自己的身边。

  佟月娘面上带着微笑,心中一片奇怪佟夫人怎会好端端的叫自己来,还这般的热情。

  “母亲。”

  “乖,乖……”佟夫人似无限满意的用眼神在她脸上打了圈:“月娘啊,你回到娘家有半年了吧。”

  佟月娘点点头,没有说话。

  “哎,这时间过的可真快,你瞧,当时你回家时还哭哭啼啼,现在看着倒比来时更显得精神了。”

  佟月娘没有说话,只拿眼看着佟夫人,不晓得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想说自己被佟府养的很好吗?

  佟夫人也不等月娘说什么,一脸喜气继续道:“半月前你爹爹狠夸了你一顿,说不能让你这么好的女儿家因一次被休就困在娘家,让我给你张罗张罗找户好人家。”

  说一半佟夫人淡笑的看着佟月娘。

看过《坑爹的一妻多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