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坑爹的一妻多夫 > 35、撞破
  )))

  薛明科的胸口起伏越来越厉害,喘气声也越来越粗,终于在一声难耐的呻。М/吟出来后,双手用力的按住佟月娘的肩头:“别动,我来,我可不想这么久没见,就被你弄得这么快缴械投降。”

  佟月娘轻笑,跪在床上直起身子,双眼晶晶亮的看着他:“你有多久没做了?”这么容易就想射,她可不会单纯的认为是自己的技巧太好。

  薛明科一阵尴尬,双手立马压倒佟月娘,沉着声:“胡说什么,我堂堂国公少爷会禁欲。”

  佟月娘咯咯笑,身子在薛明科的大掌下犹如鱼儿般的扭动着:“讨厌,别呵我的痒。”

  “那你还笑不笑。”薛明科佯装怒道。

  佟月娘杨着灿烂的笑对上他的眼道:“若是真的我只会感动,哪会笑你。”

  薛明科停下呵气的动作,又好气又好笑,捏了捏她的鼻子:“你啊,就是个妖精。”

  “那你喜欢不喜欢我这个妖精。”躺在床上,佟月娘乖巧的任薛明科剥去衣服。

  因天气冷,只解开却没有脱去,不过这完全不影响薛明科那炽烈的目光如狼般的盯着。

  “喜欢,喜欢的快要发疯的。”声音因情、动而更加的低沉。

  “那爱吗?”佟月娘心中一动,赶紧趁胜追击的问,眼神里是前所未有的迫切。

  薛明科愣了下,有些怔怔的抬头看向她的脸,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佟月娘心中微微一慌,放在身边的手不自觉的握了握,迎视着他再一次问道:“爱吗?”

  或许是佟月娘的目光太为热烈,也或许是这个问题让他觉得难堪,总之薛明科略显狼狈的别了眼,闷声道:“我以为你不是这种肤浅的女人。”

  心猛的像被什么东西打中般,佟月娘疼的指尖用力的掐进了肉里,肤浅,是啊,肤浅,自己这样‘下贱’的女人,人家能喜欢你就该高兴了,你还指望爱。佟月娘心中一片阴冷,之前对他的感觉如泡沫般一下子消散而去。

  看来自己还是心不够定,差点差点就对这游戏里的人物动了真情。本来因之前不知道薛明科是任务之一,所以对他,心没有设防,没有一开始告诉自己这是任务不要动心。后面知道他是任务那种即开心又纠结的占据了大半,竟然有种是缘分的感觉。可是现在听到他的这个话,佟月娘才知道,自己在把他们当成游戏人物看待的时候,人家也只是把你当成一个行为不端的女人看待。

  这样的女人能喜欢,能宠溺,但是不能爱,此时的她就像青楼了的妓、女,能拥有但是没有人真的回去尊敬。

  心慢慢的冷了下来,脸上越发的笑的明艳。

  这样也好,至少再后面勾引起他的弟弟,自己愧疚能少一点,因为自己就是这样水性杨花的‘下贱’女人。

  清澈的大眼里浮起灵动的温存,佟月娘主动按下薛明科的头,粉嫩嫩的唇在他紧抿的唇上轻轻一碰:“你说的对,我不是那些肤浅的女人,现在我要你好好宠我要我,好吗?”

  “月娘.”不知怎么的,薛明科一阵心慌,这样的月娘看着和平常没有不同,可他就是觉得哪里有不一样,似乎……似乎他曾经得到了某些东西现在忽然失去了般。

  “嘘,不要说话,我的丫鬟就要回来了,咱们不要浪费时间,说起来我也是很久没开荤了。到时你可要好好的喂饱我。”

  嘴邪魅的一勾,手主动的深入他的裤腰,握住那根早就滚烫的物件。))

  院里,翡翠提着一个食盒,轻脚快步的往西厢房走去,心里想着呆会得让主子好好夸夸,她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避过夫人那边守门婆子的利眼的。

  门被轻轻的推开,翡翠刚想出声,就听的屋里一阵阵不正常的呻、吟声,脸立马的红了起来,同时也恼怒到底是哪对不要脸的趁着这院子静僻来这行这污秽之事。

  刚抬脚走了两步,就听的一声男人喊着月娘的名字。

  翡翠瞪大了双眼,双手死死的捂着嘴巴,一副惊恐到不行的模样。

  急急的退了出去,慌的连门都忘了就往外面跑,跑了好一段路,她又停了下来。

  牙齿死死的咬着唇:“不对不对,说不定是少爷和主子,对对,肯定是少爷和主子.”

  想完后,翡翠又赶紧转身跑向正房,那三间开的大门紧紧的闭着。翡翠贴着墙根,来到佛堂这一间,把耳朵贴了过去,那不甚清晰的木鱼敲打声,一声一声的传了出来。

  脸立马的白了起来,翡翠捂着嘴巴身子一软的坐到了地上。

  主子,主子,怎么又偷人了。

  西厢房里,薛明科和佟月娘正沉浸在无比的畅快中,已不知是动了多少下,也不知被那舒服的感觉折磨的几度失声尖叫。

  佟月娘累得香汗淋漓,睁开迷蒙的双眼娇嗔:“薛明科,够了,够了……我不要了……好累啊……”………………………………

  娇滴滴的声音,让薛明科整个心都软了下来,低头在她背上吻了吻:“乖,再忍一下,再忍一下就好了。”说完直起身子,双手扣住她的翘、挺的pp,用力一送,再次快速猛烈的动了起来。

  “啊啊啊——”节奏感的强烈的撞击让佟月娘下面一阵阵紧缩,终于在月娘觉得再腿脚再也支撑不住软下去的时候,一阵更为狂烈的涌动,薛明科低吼一声,尽数的泄了出去。

看过《坑爹的一妻多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