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坑爹的一妻多夫 > 61、佟夫人的番外

61、佟夫人的番外

  佟夫人的番外

  当这个抽抽噎噎被夫家赶回来的庶女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还没有想过她这次回来会给家里带来这么大的变化。\\//

  有时候我靠在榻上望着冉冉什起的香炉烟,会努力的回想,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畏畏缩缩的庶女开始转变的。

  是出嫁之后,还是被休之后,或者是休回来在家呆的时候。

  尤记得那次请安,她浅笑却句句妙语如珠的话,哄得我第一正眼打量了出嫁几年的她,容颜没有大的转变,可细看却会有很大的不同,那清丽的容颜,配着温婉的笑容,还有那双似魅似纯的眼,仿佛能在第一眼就能把人的魂勾进去。

  这样的人儿,怎么也和之前畏畏缩缩的她匹配不起来,可是不是她又会是谁呢?

  好在她深居简出,很少在外面晃荡,这怪异的感觉也被我丢在了脑后。

  而让我重新审视起她,确是因为一次意外。

  那次我在屋里呆的闷,便和嬷嬷去了花园闲逛,一路上凉风习习树影丛丛倒也有几分意趣。

  只不过这份闲情逸致却没有持续多久,等到了河边的时候,一阵低低的淫、词。浪。语让我吓了一跳,当时以为是哪个小厮丫鬟在做这见不得人的事情,可后面等我听到,月娘、哥哥时,简直是晴天霹雳般。

  在嬷嬷的搀扶下回到室内,我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

  “贱胚子,全是贱胚子。”

  嬷嬷见着我咒骂,满脸心疼,因为只有她知道我这话的里的意思。

  佟一齐,佟府的嫡子,没有人知道他只是一个身份低下□的儿子。当年我十月怀胎,差点进入鬼门关,可生下来的孩子不到一刻就死了。那时候我已经有了一个女儿,婆婆老公全在盼着这个儿子出生,我不能没有儿子。

  那时候嬷嬷替我出了个主意,说趁着大家没发现小少爷夭折,赶紧找个孩子来代替。

  那时候我鬼迷心窍的同意了,嬷嬷出去奔波了一天,我让产婆对外说孩子体弱不易现在抱出产房,阻隔了婆家人看孩子的时间。

  等到夜晚时分,嬷嬷从食盒里抱出一个婴儿,健健康康红红润润的。

  我把夭折的孩子亲手放进食盒里,看着嬷嬷提着它走出去。

  这件事情除了嬷嬷和我谁也不知道,当第二天婆家人看到这么个白白胖胖的孩子时,全都笑了。

  谁也不会想到这一个受人爱戴的孩子是嬷嬷从一个□那抱来的。

  随着孩子的一天天长大,我既欣慰又难受,因此对于这儿子一直若即若离。

  发生这样的事情,我难受了好几天,别人都以为我旧疾复发,可谁也不知道我心如火烧。这种事情我真是想说都不能说,尤其这个人还是我将来要依靠的儿子。

  于是这几天里我和嬷嬷想了想,终究觉得把月娘嫁出去,就能杜绝了这事情的发生。

  而且正好这时候周姨娘给老爷吹枕头风,说要给佟月娘找户好人家。于是我故意在她面前提起,我要去法华庙参加法会的事情,还透露其中会有几家夫人会在。果然她又跟老爷说,让我带上月娘一起去。

  周姨娘想让佟月娘再嫁为妻,可我只想让她离开这个家,因此当那些夫人来相看的时候,我特意私下强调妻妾不拘,那时候我看到几位夫人见到佟月娘的样貌眼睛亮了亮,我便知道这贱货离开佟家的时间不长了。

  只是没想计划赶不上变化,回程的时候竟然遇到了盐枭,佟月娘被抓去了。当时我在府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头闪过一阵高兴,若直接死了那就省事了。

  可惜也不知道是她命硬还是福大,不仅没死竟然还得了京城来的薛大人的青眼,要纳为妾。

  只是当佟一齐去找老爷说情不要把月娘嫁为妾的时候,我在屋里气的摔了自己最喜欢的鎏金妆盒。

  这个不成器的东西,怎么锦衣玉食都改不了骨子的下贱。

  因此当佟月娘来见我说不愿意为妾的时候,我故意抛出穿金戴银的诱饵,以为她这般勾引齐儿为的就是在佟府日子好过一些。

  可不想她那一番不愿为妾的话却让我对她又有了另外一番看法,有这样见识的女人绝对不单单只是为了生活好过,而做这些让人唾弃的事情。

  难不成她知道齐儿的身世?只是就算她知道齐儿不是佟府的孩子,她这样的身份还能做什么或者等着齐儿身世曝光后,她再嫁给他?

  在她离开后,我又开始头疼,我怕我这二十几年的苦心会被她破坏。

  好在薛大人的意思不是别人能左右的,不管愿意不愿意,她都得离开佟家。

  只是这想法没过几天,我就知道我错了,我再一次重新审视这个庶女,竟然能在拒绝薛大人后还能得到对方送来的膏药,这样的心计不是随便一个女人能做到的。

  想到这,我便开始怀疑起她被休的真正原因,连薛大人这样的人都能被她左右,那区区一个下烂货她竟然拿不下来,还被休弃,她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当这个目的还没有被我想出来时,容氏,齐儿的媳妇找了我。

  在她张口后,我的心是奇怪的,月娘的婚事她一个嫂子操什么心,而且看这态度还很急迫。

  不过她说的提议确实很让我心动,因此我没有多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只是在她离开后,我便派嬷嬷去打听她的动机。这一打听,让我吃惊了,原来发现这事情的并不是我一个。看来这佟月娘确实留不得了。

  当天我就把事情给老爷说了,老爷这个人什么多好,就是太看重利益,只要对他佟府有利的,什么代价都愿意。

  征得老爷同意后,我便立即打发小厮去送信,亲家老爷在隔壁省当知府,消息通起来还是很快的。大女儿接到信后就亲自去了趟京城。

  只是没想到在我安心等信的日子里,这个庶女又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一个弱质女流竟然发明了令人称奇的漆器革新手法。

  当看到老爷满意的眼神时,我好像瞬间明白了她打的什么主意。她是想要整个佟府吧,把齐儿的身份曝光,然后凭着这份技艺取得老爷的信任,虽然老爷还有个庶子,可那孩子才一点大,根本抗不起来。到时重担肯定落在她的肩膀上,到时凭着她的手腕,怕是佟府早晚落在她手里。

  好,真是好计算。

  我咬着牙齿,心里无比的愤恨,自己竟然被骗了这么多年,想必这其中周姨娘的功劳也不小吧。

  好在我没生气多久,大女儿那边回了信,齐夫人心急连庚帖都先送了过来。

  呼……真是老天开眼。

  当看到这个贱货恋恋不舍离开的时候,我真的是笑了,你千算万算,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想要佟府,你做梦去吧。

看过《坑爹的一妻多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