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坑爹的一妻多夫 > 8079
  朦朦胧胧中,佟月娘感到有声音在自己耳边回绕。嗡嗡的吵的人烦,终于在那声音又想起的时候,她猛的睁开眼,张嘴想呵斥的时候,才发现旁边空无一人。

  愣了愣转头,才发现自己躺在之前耳房的床上。

  “终于醒了。”声音凭空出现。

  佟月娘有一时间的失神而后呐呐道:“是你啊。”

  “听你的声音好像很失望是我一样。”声音打趣道。

  佟月娘苦笑了下:“怎么会,你出现就意味着我又成功了一个任务。”

  声音停顿了下道:“为了完成任务你遭受了那么多的指责、非议、几次受伤,现在又差点没命。你难道就从没想过放弃?”

  “放弃?”佟月娘笑“放弃不就是等于我死了,灵魂要永远禁锢在这里。这种生不如死的事情,我宁愿辛苦一点还有希望。”

  “如果我给你愿望,让你可以在放弃后不用死,而是像正常人这样在这里生活呢?你愿意放弃吗?”

  佟月娘闻言眼闪了闪,表情有过一时的迟疑,如果不用死……

  “这几个男人里,不用说别人,就是那个薛明科,不论是条件、外形还是对你的心,我相信就算再回到外面,你也不一定就会遇上比他还要好的。”

  “薛明科……”佟月娘恍惚了下,轻语“是啊,他确实真的很好……”

  “你看,你自己也这么说,女人嘛不就图嫁个好老公……”

  佟月娘轻笑出声:“为什么我听着你像给人做媒的媒婆,哦不……应该是媒公,你的声音听着像男人。”

  那声音似被噎了一下,忿忿道:“什么媒公媒婆的,我是看你这样替你心疼才好心建议。真是……”

  佟月娘道:“谢谢,不过我想我不需要这个愿望,若你真觉得心疼我,那就把这个愿望留着,等我出去后再问你索取。”

  “你怎么就这么念念不忘出去,进来这里你好歹也一年多了,这里的人和事情就没有让你留恋的吗?你刚才不是说那个薛明科很好吗?你……”

  “就算他现在再好……”佟月娘出声打断“可是谁能证明一年后十年后二十年后,他是不是还是这么好。爱情能让人昏头,可是生活却能让人清醒。我这样水性杨花不知廉耻的形象,他现在可以选择忽略,可是当和我有过关系的人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还能一次又一次的不在意吗?如果哪天心情不好,如果哪次我们吵架,这事情真的能当做一点不在意吗?我……活了快30年,对于男人说实话真的已经过了那个有期待的年龄,比起把希望放在另一个人身上,我宁愿凭着自己挣出一个希望来。”

  说完,室内有一时间的寂静,佟月娘睁着大眼,静静的看着雕花的床顶,嘴里微微的泛着苦味。

  良久声音道:“你……难道就没想过任务会失败?”

  佟月娘抬眼:“我只怕你会骗我,在我任务完成后却告诉我依旧不能出去。”

  “怎么可能骗你,只要你在规定内的时间完成,立马你就能回到自己的身体。”声音急切道。

  佟月娘眨了下眼:“要是我失败了,你能不能也把我送回我的身体。”

  声音闻言沉默了下。

  佟月娘见状略急道:“你刚才不是说心疼我这样吗?你不是说许给我愿望吗?”

  可是这一次佟月娘却久等没有对方的回应,急急的喊了几声,却听的外间榻上传来一阵惊喜:“佟姑娘,你醒了。”

  一个披着外衣的丫鬟,急急的跑了过来,看到已经坐起身子的佟月娘一脸惊喜:“你饿不饿,渴不渴?”

  佟月娘双眼空洞的看着关心询问自己的丫鬟,她不明白那个声音为什么不回答了,是不能还是不想。

  “佟姑娘?佟姑娘?”丫鬟看着呆呆望着她的佟姑娘,有些担忧的喊着,心里想着不会脑袋给磕傻了吧。

  佟月娘慢慢的转了转了眼珠:“将军在哪?”

  “啊……将军……”丫鬟面露难色,然后略显笨拙的转移话题:“那个……佟姑娘你已经昏迷两天多了,这期间除了药也没吃过别的,要不要我去厨房给你弄点粥?”

  佟月娘看着她,嘴角扯了扯淡道:“是将军吩咐你不要跟我说他吗?”

  丫鬟垂了垂头,没有说话。

  佟月娘叹了下气:“没事了,你下去吧,我现在没什么胃口,粥明天早上再烧吧.”

  “那,我给你倒杯水吧。“丫鬟小心的问道。

  佟月娘点点头,在她递过来的时候不经意的问了一句:“对了,你知道院子里的那个小英她现在怎么样了吗?”

  一听到这个丫鬟那还有些困顿的脸瞬间的亮了起来,双眼充满了浓浓的八卦味道:“佟姑娘,你昏睡了都不知道,原来那个小英是索玛部落放在咱们府里的奸细。我的天,真是太可怕了,她和她的那个娘在咱们府里一年多,暗中给咱们的将军下了起码五次毒,好在咱们将军命大,都给躲了过去。就是佟姑娘你运气不好了点,竟然被他们给盯上,使唤人给绑了过去。”

  佟月娘听着小丫鬟一惊一乍的复述,表情一直淡淡,她对这没有兴趣,她只想知道白学斌是怎么处置她们的,他们幕后的那个人被揪出来了吗?还有那个什么左贤王,白学斌有对付那个部落吗?

  不过这些作为丫鬟,是不知道的,就算知道也不详细,因此佟月娘在她说完小英和她娘被各打了一百大板扔出去后,就让这丫鬟回去睡觉了。

  一百大板,听着虽像留了人的性命,可实际和杀了她们也没有分别,血肉模糊行动不便,如果没有人照料,除了等死也没有办法。哎……轻轻的叹了下息,说不清是什么情绪,只觉得闷闷的胸口堵得慌。

  第二天,丫鬟早早的起来给佟月娘熬了粥,又煎了药。

  佟月娘吃过之后精神总算看着好了很多,伸手摸了摸额头上缠着的布条问道:“大夫有说这什么时候好吗?”

  丫鬟道:“大夫说你这伤口虽然不大,但是有点深,愈合起来会稍微慢点,不过不影响容貌,到时那头发遮一遮就好。”

  佟月娘对丫鬟口中的容貌影不影响倒不怎么在意,现在只差齐安易,说不定毁了,还能让那个家伙心软的一下子就说出我爱你了呢。

  丫鬟见佟姑娘不说话因为她还在担心容貌,不由的有多少了好多保证的话,还不经意的漏了一句出来:“其实你不用太担心,我看将军虽然没来看你,但是每天都会叫我过去问问你的情况,所以我觉得将军还是很关心你的。你好好养伤,到时再努力一下,我相信将军还是会回到你身边的。”

  佟月娘一阵无语,不过面上还是对这个脑补型的丫鬟报以感激的笑了笑,沉思了一会开口道:“那个,要是下次将军再叫你去问话的时候,你能不能告诉下将军,我想见他。”

  丫鬟用力的点点头:“好的,没问题。”

  这个没问题,一等就是七天,这几天佟月娘都一直呆在屋里,倒不是她病的不能出去,而是既然知道白学斌不想看到自己,那么自己也就不出去乱晃了,再说她也希望这伤口和身子都快点恢复,毕竟她还有两个月左右的路要赶。

  佟月娘坐在桌前,手托着腮心里一阵忧思,也不知道大哥现在什么情况,白学斌在听了小英的事情后有没有迁怒他,若有的话那在听了自己的解释后又有没有不再迁怒?

  门被咿呀的打开,佟月娘没有动,因为这段时间进出她房间除了那个照料自己的丫鬟就没有别人了,所以当白学斌那沉厚的嗓音响起的时候,她是真的吓了一跳。

  冷冷的,白学斌站在离她一米左右面无表情道:“既然叫人传话给我又何必弄的一副茫然受惊的样子,还是说这又是你勾引人的手段。”

  佟月娘手依着桌子慢慢的站了起来,眼睛没有回避的看着他,苦笑一番:“所以说人不能做坏事,只要踏错一步以后不管做多少的好事,你永远都脱离不了做坏事的影子。”

  白学斌闻言冷哼一声,不作语答。

  佟月娘垂了下头,轻抿了下唇,一直竟不知道怎么开口。

  白学斌静静的看了站在自己面前垂着头的女人,乌黑的发丝间那白条醒目的缠绕着,尤记得那天她忽然昏迷,自己仿佛如疯了般的抱着她去找大夫的情形。那一刻,他才知道不管这个女人做了什么,自己对她的在乎却没有一丝的减少,不管心里如何的憎恨伤心,可是却依旧不想看到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因为有这个认知所以更加厌弃自己,也强迫自己去忽略这个女人,可是管住了自己的身体却管不住自己的心,就算在和索玛部落谈判的时候,脑海里想的还是那个昏倒在低,一脸鲜血的女人。

  每天不管回到府里多晚,第一件做的就是找来伺候她的丫鬟,问问她今天的精神她的病情,还有她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一次次告诉自己这个女人不值得自己用心,可一次次的却在听到她的消息时,心里被填的满满的,短暂的甜蜜后便是满腹的酸楚。

  只要一想到自己只是她的一个报复工具,那种痛让他的呼吸都变得困难。

  她说想见他,虽然他面无表情,可是他知道他心里闪过的那一种悸动,她想见他,她说她想见他,那一晚躺在床上,脑海里翻来覆去想的便是这一句话,傻傻的还在半夜起床在她门口徘徊了好几趟。

  可是愣是他再开心,第二天他依旧装着无动于衷的去了军营。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直到他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这个女人除了那一次,就再也没有开口说想见他。

  她瘦了,原本就巴掌大的脸,变得更小了。

  白学斌敛了敛眼皮,轻叹了一口气,抬脚转身。

  “将军。”佟月娘一急,开口喊道。

  白学斌停住脚步,手微微的紧了紧,装着淡漠道:“若叫我来只是看你这番姿态,还是算了。”

  佟月娘垂下头轻叹了一下:“将军多虑了,月娘在怎么厚脸皮不知羞耻,在那样的事情摊开后,也不会奢望将军会再怜惜自己。我找将军来,只是想跟将军说声谢谢,谢谢将军请人医治照顾我这么些天,同时也是想跟将军说声——道别。”

  身猛的转过来,白学斌脸色阴沉的吓人,双目里夹着浓浓的怒火,直直的瞪着佟月娘:“道别?怎么知道事迹败露在我这讨不到便宜,就想着快点撤退回京城好另寻高枝吗?还是说想回头找你那个深爱的薛明科?”

  佟月娘看着一身寒栗的他,心里闪过内疚,白学斌此刻会这样说她对她全是她自己应得和咎由自取的。也罢,反正都恨到这程度了,也不差再多一点,若直接厌弃自己,也不一定是坏事。

  敛了敛眼皮,佟月娘收拾好所有的情绪抬头看着白学斌,没有犹豫道:“是,我想回到他身边,即使不能为妻,为妾总是可以的。”

看过《坑爹的一妻多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