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坑爹的一妻多夫 > 8584
  薛明科是在晚饭左右得到佟月娘落脚客栈的消息,赶到的时候,佟月娘正下楼叫饭回来,看到自己门房杵着敲门的人,迟疑了下喊:“大哥?”

  薛明科猛的转过身,霎那间时间仿佛静止,空间仿佛独立。

  两个人静静的看着彼此,眼里是浓浓的惊喜和眷恋。

  “月娘。”薛明科跨步上前,小心翼翼的注视着她,仿佛一不小心就会从眼前消失了般。

  佟月娘从惊愕中回过神,眼里涌上浅浅的欢喜,轻启红唇:“薛明科,你……”

  话还没说完,人便被用力的搂紧他的怀里,紧紧的紧紧的,仿佛要她嵌入身体里般。

  “月娘月娘。”似呢喃般的轻呼,让人听着心碎。

  “等一下,先进屋里再说话。”佟月娘在他怀里挣了挣,好在自己这个客房位置不是很靠前,不然这样光天化日的抱着,还不是要惹人闲话。

  薛明科轻嗯了下,但放在腰间的手却没有松开,等进了门,佟月娘刚张开嘴,就被重重的吻住。

  这一吻就如火山爆发般,压抑了许久的思念、怨念,全在这一刻如猛虎下山般的爆发了出来。

  佟月娘腮红眼媚,一双纤手搭在薛明科的胸前,也不知道是在迟疑推开他还是攀上他的脖颈。

  薛明科紧紧抱着佟月娘,嗅着她甜美体香的醉人气息,双掌失控地搓揉着她的臀背,那种柔若无骨的触感,让身体那最原始的火热热的立了起来。

  佟月娘敏感的感受到那胯、、间的昂物,急急的用双手推着薛明科的身体喊道:“等等……等等……”

  薛明科抬起头,深邃的眼眸里是浓浓的火焰,粗哑着声音道:“怎么了?”

  佟月娘吻住紊乱的气息:“不能做,等会我哥回来看到不好。”

  薛明科闻言眼暗了暗,而后在佟月娘惊呼声中弯腰横抱起她,径自走到床沿边,慢慢的把她放了下去。

  佟月娘双手紧紧攀着他脖子,不想下去,双眼祈求道:“今天真不行,我是和我哥一起来的,他现在回庄子上,等会过来看到,场面太难堪了。”

  薛明科半弯着身盯着佟月娘的眼睛道:“你就这么在意他?”

  佟月娘看着他:“毕竟我和他的关系你也知道,换做是你回来看到我和别的男人在床上厮混,你心里也不会好受的。”

  薛明科静静的凝视了一会,然后放她落地,之后手重重捶在一边的床榻上,抬头看着佟月娘:“你这几个月都和他在一起?”

  佟月娘点头又摇头:“是一路回来的,但没有你想的那事情。这一路上我几乎断断续续的生病,来京城几天前才算彻底痊愈。”

  薛明科一阵担忧,站起来拉着佟月娘上下的打量着:“你病了?很严重吗?”

  佟月娘点点头:“嗯,算是,差点都以为要死了。”说着还撩起自己的刘海给他看:“瞧,还破相了呢。”

  薛明科听着佟月娘带着俏皮的声音,呼吸却是猛的一滞,手微微颤抖的摸上那个微微凸起的疤痕:“怎么弄的,怎么还伤到了额头,你去西北到底去干什么了?”

  佟月娘拉下他的手,用自己的手在他手心摩擦了几下抬头笑道:“你不会想听的,也不会喜欢听的。”说完轻轻的叹了下气,看着薛明科真心的笑了起来:“真高兴这么快就见到你,我还以为要等我办完所有的事情,直到我去找你,你才会知道我回来了。”

  “你还会回来找我吗?”一个大男人,还是一个成天冷着脸的大男人,此刻说的却像受了委屈的孩子般。

  佟月娘回视着薛明科,心里一片柔软:“会,当然会,我只怕自己的时间不够,没办法去找你。”

  “胡说,哪会有什么时间不够,只要你想找,七老八十我都会见你。”

  佟月娘听的扑哧一笑,眼里淡淡的涌上一片水雾:“哪有什么七老八十啊,说不定明天说不定后天,我就不见了。”

  薛明科猛的拽住佟月娘的手,一脸焦急:“什么意思?什么叫不见?你又去哪里?你又想要做什么?”坚毅的脸庞上,满是彷徨不安的神色:“佟月娘,你不是说你爱我吗?为什么就不能为我停留一下,为什么要到处去沾惹其他的男人。有我还不够吗?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佟月娘看着冲自己咆哮的男人,这个男人怕是这些日子来一直都没有真正的舒心过吧。想念、怨恨、不解、怒气,这些怕是一直都在折磨着他吧。

  “薛明科,如果……如果我说……如果我说……”佟月娘咬着唇,‘哎……还是没有办法说啊’

  “如果什么,你想说什么?”薛明科看着欲言又止的佟月娘,一脸急切:“说啊,你想说什么。”

  佟月娘用力的深呼吸了下,抬头看着薛明科,紧张道:“是不是只要我说的,你都会信?”

  薛明科定定的看着佟月娘,就在他要张口的时候,门被扣扣的敲了起来。

  “佟姑娘,您要的饭菜我给你送来了。”门外小二的声音响起。

  佟月娘闻言,急急松开薛明科的手:“你这会过来,还没吃饭吧。”

  薛明科嗯了下,佟月娘边走边道:“那我让小二再送一些碗筷过来。”

  薛明科再次轻嗯了下,思绪却被吊在佟月娘刚才的话上,月娘到底隐瞒着什么?

  小二端着托盘进来,看到房中还有一个男人时,吓得差点把碗筷摔到地上,好在佟月娘赶紧伸手扶了一下:“麻烦小哥再添一碗饭和一双筷子。”

  小二急急的避过薛明科那沉静的眼,低声应着:“是是,小的这就去拿。”

  “再添一壶酒。”临出门时,薛明科开口唤道。

  小二顿住脚步,转身忐忑问道:“佟姑娘也喝吗?”

  薛明科看向佟月娘,佟月娘点了点头,薛明科道:“拿一对酒杯。”

  “是是。”应声后,小二急忙出门,关上门后才拍了拍胸口,表情微微鄙夷。

  屋里佟月娘把自己的碗筷放到薛明科面前,笑道:“私会男人还喝酒,我这名声啊……”

  薛明科看着她接口:“我不在意就行。”

  佟月娘回了个笑,没有说话。相爱时再大的缺点都是优点,情淡时最爱的那个优点都成了缺点。

  “你刚才想说什么?”等到两人落座后,薛明科看着她道。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在西北听到的传说,听完后我问你答,然后我再决定要不要告诉你我刚才想说的话。”

  “好。”薛明科点点头。

  “在西北的草原上有一支很小很小的部落,这个部落很奇特是女子为尊,里面的女子可以娶很多的丈夫,可丈夫却只能跟着一个妻子。而形成这个传统据说是因为他们的一个祖先。当时还是这个部落首领的女儿,生的很漂亮,然后被另一个部落的首领女儿嫉妒。因为一直以来草原上她是最美丽的,她不想出现一个比自己还要漂亮的女人,于是对方找来巫师下咒想让这个女孩死掉。可是那个巫师在看到这女孩子时却不忍下手,又不好违背自己部落首领的吩咐,于是告诉那个小部落的首领,说只要在一年半内,女孩能要到五个男人的爱,那么她就可以不用死。后来那个女孩真的在那两年内找到了爱她,并且那几个男人自愿和其他男人一起跟她共同生活,然后慢慢的就有了现在的这个部落。”

  薛明科看着佟月娘表情一脸古怪:“真有这样的部落?妻子可以有很多丈夫?为什么从来没有在西北的将士口中听过?”

  佟月娘瞅着薛明科一脸无语,难道女人和男人的脑结构真不一样吗,这关注点不是应该是那匪夷所思的咒语吗?好吧,一妻多夫什么的,在这个三妻四妾里也算是够匪夷所思了。

  深呼吸了下:“先别管那个,你先回答我,你觉得这世界上真有这样的咒语吗?”

  “什么咒语?”薛明科仿佛还没从那一妻多夫的的事情中回过神,眼神依旧怪怪的看着佟月娘。

  佟月娘郁闷了下道:“就是故事里那个被下了咒要死,可只要在规定时间内得到几个男人的爱就不用死的那个。”

  薛明科眼闪了闪盯着佟月娘的眼,轻轻的摇了摇头:“你要说得到几个男人的心来解咒我还会信一点。”

  “心?心和爱有什么不同?”佟月娘不解。

  薛明科笑:“心是能摸得到剖开了还能看的到,两者怎么一样?”

  佟月娘闻言眉头微皱了起来:“你的意思是说吃男人的心?”

  薛明科一副理所当然:“那些传说狐妖什么的不都吃男人心保持长生不老什么的。还有那些道士什么做法什么的,不都是用些什么贡品狗血什么的,哪有人用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来解咒的。再说了,她怎么知道那个男人是真爱她还是假爱她,万一现在爱她过几年又不爱,那她是不是还是要死。这个传说根本站不住理。不过这是传说的特点,怎么胡来怎么说。”

  佟月娘的眉头更为的纠结了,最后实在忍不住站起来。

  薛明科看着她睁了下眼:“怎么了?你相信?”

  佟月娘瞄了他一眼有气无力道:“没有,就是觉得这个传说挺特别的。”

  薛明科点点头:“是特别,不过你说的那个部落更特别,你真的见过这样的部落,在哪个地方,叫什么名字?”

  佟月娘拿过薛明科面前筷子,泄愤的往嘴里夹了几夹菜,咕囔了几下看着他:“你干嘛老问这个,难道你有兴趣去那生活?”

  薛明科一副谨谢不敏的往后靠了靠,瞅着佟月娘忽的生气道:“我是怕你有兴趣,你不是告诉我就算成亲后还要偷男人吗?那个妻子可以娶很多丈夫的部落不是刚好合了你的胃口,你娶再多,偷再多也没有人说你什么。刚才还说什么明天不见后天不见的,你说是不是早知道西北有这样一个部落,你才偷偷跑去那里的。”

  佟月娘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越说越气愤的薛明科,她怎么从来没有想过,一本正经的薛明科会有如此丰富的想象力。还有,她看起来有这么渴求男人吗?

看过《坑爹的一妻多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