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坑爹的一妻多夫 > 9190
  如墨般瞳孔猛的缩了一下,齐安易不敢相信之前认为相像的人竟然真的是佟月娘。全本小说网|只是那欣喜的神色还没露出来,就被身边的周冉儿打断:“齐表哥,她是谁啊?”

  周冉儿眉头微皱的打量着面前的女人,湖绿色的裙衫下峰峦起伏,盈盈一握的蛮腰在束腰的勾勒下,显得尤为的诱人。脸因那层水纱虽看不清容貌,但是那若隐若现下的朦胧反而更显得神秘。

  本能的,周冉儿感到了威胁。

  佟月娘眼瞄了下周冉儿,又快速的看回齐安易,澄亮的眼睛里满是期盼。

  ‘快说,快说我是谁。’

  此时的周冉儿也定定的看着齐安易,不同的是她的眼神是紧张。

  “这位姑娘认识在下?”

  淡淡的没有起伏的声音,让两个女人同时愣了下。佟月娘仿佛不认识般的看着齐安易,怎么会,怎么会,她明明看到他的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欣喜。

  周冉儿回过神低笑了一下,回过神柔柔的望着齐安易:“原来是仰慕表哥的人,没想到表哥这么受欢迎。”

  佟月娘听到这话好笑的掀了掀嘴角,看向齐安易的目光有着淡淡的嗤笑味道。

  齐安易回避了转了下头,看着周冉儿道:“咱们走吧,你不是还要逛好几个铺子吗?”

  “嗯,是。那表哥,咱们走吧。”周冉儿犹如示威般的瞪了眼佟月娘,然后在齐安易微微侧目中,抬手拉住他的袖子,咋看像是两个人交握着双手一般。

  身后,佟月娘呆若木鸡的伫立着。

  脂粉铺里,齐安易眼里有藏不住的焦虑,在周冉儿兴致勃勃拿着小二推荐的妆粉擦拭的时候,齐安易终于忍不住开口:“表妹。”

  周冉儿从妆盒上抬起头灿烂的笑着:“啊……表哥,什么事情?”

  “你想不想吃云水糯糕。”没头没脑的齐安易忽然迸出一句话。

  周冉儿愣了下:“什么云水糯糕?”

  齐安易解释道:“是京城的一道小吃,糕体是糯米做的晶莹剔透,又好看又好吃。”

  周冉儿听的眼睛一亮,立马感兴趣道:“哇,听起来就很美味,哪里能吃到,现在可以去买吗?”

  齐安易点点头:“刚才来的路上我看到有在卖,这样吧你在这里选,我去给你买。”

  周冉儿闻言,脸立马的红了起来,娇羞道:“表哥你真体贴。“

  齐安易脸部僵硬的笑了笑,冲她点了点头后,脚步略微急切的跨步门,一出门就不顾形象的奔跑了起来。

  周冉儿见状微怔了一下,正想追出去看看,一边的小二夸赞道:“姑娘可真好福气,你表哥这么急切的去为你买。”

  这话让迈出一只脚的周冉儿瞬的收了回来,双眼满是笑意的看着小二道:“你也觉得表哥对我好啊?”

  小二见状赶紧一顿的好夸,夸得只差是天上仅有地上无的好了。

  “你嘴巴可真会说,不过你说的倒不假,表哥对我那确实是好的没话说,这样吧,为了你这几句话,我就再买一些胭脂头油的,你这有什么好的,尽管拿来给我瞧瞧。“

  “哎,多谢姑娘,小的这就拿给您看。”

  铺里周冉儿春风得意,铺外齐安易满心焦急。

  ‘不要走,不要走,在那等着我’一路往回狂奔的齐安易,心里不住的咆哮着,没有人知道当那句齐安易从她的口中喊出来他内心的震荡。是她,是她,真的是她。

  可是当他正要欣喜若狂喊出那魂牵梦绕的名字时,身边周冉儿的声音让他猛的从失神中惊醒过来。

  不……他不能在这时候和她相认,因为只要他有一点和她认识的迹象。周冉儿回到府里说起来,母亲肯定会觉醒。母亲是那么厌恶佟月娘,若她知道他和佟月娘见面了,肯定会想方设法的关着自己,不让自己有和她再次见面的机会。

  眼睛对上的那一霎间,齐安易才知道,什么忘记,什么遗忘,这些都是狗屁。他,从来没有忘记过,一天都没有,就算白天努力的装着不在乎,可是夜深人静时,周公会梦时,月娘的一颦一笑依旧会出现在脑海里,心田里。

  想起那天母亲拿话威胁他写下休书的情景,他的心口还是隐隐的发疼。那时候满心的担忧她,害怕她真的被母亲绑去了沉塘。后面知道她拿了休书安全出府后,松口气的时候他又满心的酸楚。她和他为什么一再的错过,她靠近的时候他推开,在他慢慢的想靠近的时候,她的心却在远离,而在他和她决定重新开始的时候,却成为了不再相干的两人。

  他一直觉得她和他说不定就是佛主说的有缘无分,可是当今天再次遇到的时候,他忽然觉得,说不定她和他的缘分这时候才开始。

  如果……如果……她还站在那,如果他还能找到她,他一定告诉她,他一直在想她。

  行人一个一个从身边略过,齐安易在这条街来回的奔跑了数次,直到满头大汗,直到双腿无力。

  墨黑的双眸此时没有焦点的看着人来人往的大街,齐安易喃喃的:“不见了……不见了……”

  不远处,在铺子里等到不耐烦的周冉儿终于受不了的出来找人,可当她看到整个失魂落魄的齐安易时,即不解又担忧的问着:“表哥,表哥……你怎么了,什么不见了。”

  齐安易慢慢的转过头,脸虽对着她,可那眼神仿佛穿过她的身体般:“她不见了,不见了,就那么一会不见了,才这么一会……”

  “表哥,表哥……你在说什么,什么不见了,是那个卖那什么糕的不见了吗?”周冉儿急急的询问着,为什么她觉得这会的表哥看着有些吓人,似乎有些癫狂。

  “糕?”齐安易呆呆的重复了一下,而后忽的轻笑起来:“是啊,糕,是糕,不见了不见了,怎么找都不见了。”

  周冉儿笑的比哭还难看的齐安易,一头雾水,一个卖糕的不见了就不见了呗,大不了不吃怎么一副如此伤心的样子,难道说……难道说表哥是怕自己吃不到失望吗?这么一想,之前那点有些不满的情绪立马的又消失的无影无踪,反而安慰一边明显情绪不对的齐安易。

  轿子里,佟月娘摘下面纱,有气无力的靠着轿壁。齐安易那副不认识的表情和没有犹豫离开的身影,真的打击到了她。原本她以为对于齐安易这种纯情男人来说,第一次心动的女人,不管怎么的对不起他,心里总还有一丝悸动。不然为什么人家都说初恋是最难忘的,难忘的初恋都是因各种原因分手,或背叛或吵架或各种性格不和,可无论哪一种其中一方背叛而结束的初恋,是最最刻骨铭心的。因为对方背叛的时候,自己还是爱着的,那种痛远比长久的吵架或者性格不和之类的导致感情变淡分手,记忆来的浓烈,印象来的深刻。

  尤其她记得在被休前,齐安易分明是原谅自己并且将要说爱自己。这样对自己还有感情的齐安易,为什么才短短的几个月,就忽然的对自己视若无睹了。

  虽然那一刻跑回去找他是临时决定,可是临时决定的背后她并不是一点想法准备都没有。这些分析在她去找青镯帮忙的时候,就已经仔细的分析过来,因为笃定齐安易对自己还有情。可是今天的齐安易,却让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这份笃定,难道自己分析错了,古代的男人和现代男人想法不一样吗?

  可当时自己喊他的时候,齐安易明明惊讶过后有欣喜,那说明齐安易内心是高兴见到自己的,可后面的态度……因爱生恨,故意装不认识?可是齐安易、好像不是这么复杂会拿乔的性格。

  头疼的用力抓了抓头发,今天早上一系列的事情,她真觉得自己的脑子快不够用了。

  而现在她最最担心的是,今天的齐安易是得到了青镯递去消息后的反应,还是还没收到青镯带去且消息后的表现。如果是前者,那她的回家之路恐怕真有凶险。

  手不安的互相搓着,佟月娘面上是前所未有的不安,那种只差最后一步却发现困难无比的感觉,让她整个神经都绷直了起来。

  明天……明天的松童岩就是决定她有多少几率能成功回家。

  回京的路上,一支不算庞大却训练有素的队伍,正急行的奔驰在道路上,所经之处扬起一片呛人的尘土。

  跟在队伍末端的两骑兵边骑着边说话,在阵阵的马蹄声中,两人的声音被掩盖的模模糊糊。

  “咱们将军这次怎么回事,怎么如此急切的想要回京城,连继任的官员还没到就先离了西都府,难道不怕上面怪罪吗?”

  “谁知道,或许是将军家里出了什么事情,等不了继任官员上任,虽然这不合规矩,但那调遣的文书已经下了,将军这会回去,顶端是训斥几下,伤不了根本。”

  “那也是,咱们将军是谁,那可是鼎鼎有名常胜将军,圣上厚爱都来不及,哪会因这点事情而怪罪。哈哈……”

  队伍的前头,白学斌一脸风尘仆仆,他已经连续带着自己的侍卫,日夜兼程赶了十天的路了,硬生生的把20多天的路缩短到十天,按照这样的速度,再有二十天左右,他就能回到京城了。

  只是回到京城做什么,他却完全不知道。去找她,去看她?还是……不找不看?可若不找不看,那他这般拼命往回赶又是为哪般。可若去找去看,那时候自己又该是什么立场,这个时候,她应该是薛明科的姨娘了吧。

  想到这,心仿佛被人狠狠的揪了一把,白学斌用力猛抽了身下马匹一鞭子,马儿吃痛的狂奔了出去,让本就急行的队伍又加快了不好。

  明明知道这女人只是利用自己,明明知道这女人心有另属,可为什么在放走她之后,却比之前和她同住一个府里还要想念。边想边怨,边怨边恨,恨的同时又那么的不甘心。凭什么自己因她而痛苦不堪,而她却能心无挂物的和别的男人双宿双飞。

  那种不甘甚至超越了怒火,让他恨不得想立刻出现在她的面前,然后狠狠的撕掉她那张幸福满足的皮。有时候人痛苦的时候,总希望有一个人能陪着自己痛苦,仿佛那样自己的痛苦就能被分摊了一样。

  薛府外,薛明科正从宫里上朝回来,下了轿子的脚步略微的急切。今天下朝后,皇上单独召见他和另外一名官员,商讨8月底白学斌回来后如何封赏的事情。只不过那会他心里一直挂心着客栈里的佟月娘,对皇上说的事情真的是左耳进右耳出,因神情恍惚而被皇上故意点了几次名。

  “大人,阮世子来了,正在您院子里等您。”一进府,管家就上前禀报。

  薛明科急步回院子的脚步顿了下问道:“肖卫?他怎么这么早过来,有说什么事情吗?”

  管家摇头:“世子没说,不过看他的脸色好像并不高兴。”

  薛明科闻言有些烦躁的呼了一口气,这会他真的没有什么心情听这个弟弟的诉苦。昨天自己被佟月娘赶走后,也不知道后面她和佟一齐夫妻有没有发生不愉快,她那个嫂嫂分明是对她很不满,言辞里仿佛对她和佟一齐那种关系的知情者。

  再次深呼吸了下,薛明科抬脚快步往院子走去,心里打定注意,等会不算肖卫说什么,自己都要三句话搞定,第一……不管你找我什么事情,我今天很忙没空听你说。第二……你要是实在烦的没地方去,那就呆着,等我办完事情回来再说。第三……再见。

  只是当薛明科见到阮肖卫,对方的第一句,就把他准备好的腹稿全部的给消灭了。

  “哥,佟月娘回来了,你知道吗?”

看过《坑爹的一妻多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