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坑爹的一妻多夫 > 9594
  “齐夫人?”意外之下,佟月娘小小的惊呼了一下。全\本\小\说\网\

  “果然是你,果然是你这个女人。”齐夫人因愤怒声音显得格外的拔尖,和平时那副端着架子的优雅完全的不同,急急的走上去当看到光着上身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儿子时,齐夫人的脸涨的通红通红,一把扯过佟月娘手中的衣服盖到齐安易身上,怒道:“你……你不知羞耻。”

  佟月娘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不知羞耻你个头,你儿子中暑了我好心给他降温,你要是想你儿子没命,你就死劲的捂着吧。”

  齐夫人听了眼神怀疑的拿手去摸了摸儿子的额头,确实温度不低。当下又把盖回去的衣服拿掉,可抬头发现佟月娘一点避讳都没有时,又恼怒的把衣服遮回去:“你难道不懂什么叫非礼勿视吗?”

  佟月娘嗤笑了一下,瘪了瘪嘴走到前面的那几个婆子面前:“你们少爷中暑了,谁身上有带清凉油,给你们夫人送去吧。”

  几个婆子听了,你看我我看你后,其中一个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圆盒,急急的朝齐安易躺着的地方走去。

  “顺便再拿点水。”凉凉的佟月娘对着那几个腰间带着水壶的婆子道,想到自己那个空空如也的水壶,佟月娘郁闷了下,等会回去自己可咋办,要不要问齐夫人讨壶水,会给不。

  胡思乱想中,经过各种的刺激降温,齐安易慢慢的睁开了眼,虽醒了,但脱水的体力却没有第一时间的恢复过来。

  “娘,你怎么在这?”齐安易迷茫的问道。

  昏迷时齐夫人担心,这会醒了心里那种见儿子不听话的怒气又顿时冒了回来,伸手狠狠在齐安易的手臂上拧了一把:“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还不快起来把衣服穿上。”

  听到这话齐安易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是敞开的,脸一红急急的收拢住,手忙脚乱的用腰带束住。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呐呐的,齐安易的话在齐夫人黑沉的脸色中戛然而止。

  “我还想问你,你和这个女人是什么时候重新联系在一起的?”齐夫人侧过身,手直直的指着不远处一副了无生趣表情的佟月娘。

  “月娘?月娘来了。”等齐安易看到那人儿时,笑意立马的爬上他的眉梢,刚迈出一个步子,就听的齐夫人一声冷哼。齐安易才想起这会的状况好像有些不妙,低低的喊了一声:“娘。”

  “混帐,混帐,你简直气死我了。”边说齐夫人抡起拳头一个又一个捶在齐安易的身上。

  齐安易吃痛又不敢躲的太厉害,遮遮挡挡的样子让不远处的佟月娘看的一阵无语。

  “算了,今天看来是搞砸了。”重重的呼了一口气,佟月娘抬脚往下山的方向走了几步。

  “月娘,等一等。”身后齐安易急急的开口。

  而同一时间齐夫人竟然也开口留人:“对,你给等一等。”

  齐安易会开口佟月娘不觉的奇怪,齐夫人开口,佟月娘不由的一阵阵侧目,拿手指了指自己,看着齐夫人道:“你确定是在叫我留下,而不是叫我滚。”

  齐夫人放弃捶打自己的儿子,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佟月娘面前,手指着佟月娘的鼻子怒道:“你还算有自知之明,我确实巴不得你滚,不过为了避免以后你还不要脸的纠缠我儿子,我今天特意把话放在这里。我家易儿那是快要定亲的人,你不要异想天开以为还能回到齐府来,你要是有点脸皮,就赶快跟着你哥哥滚回江南。要是不听劝告,非得撕破脸皮缠着我儿子,到时别怪我不客气,让你们佟家的名声臭遍全京城。”

  听着母亲的话,齐安易怕月娘误信急急上去解释:“娘,我什么时候是要定亲的人了。”

  齐夫人气闷的对着走上来的齐安易,伸手重重的拍了下:“哪里不是要定亲的,你和冉儿不是处的很好吗?等过几天我就去信给你姨妈,把你们两人的事情给定下来。”

  齐安易一脸诧异的看着齐夫人:“娘,冉儿只是我妹妹,我怎么能娶她。”

  “又不是亲妹妹,自然是可以嫁娶的,这事你别多管,只要安心当那个新郎官便成。”齐夫人瞪了眼儿子阻止道。

  佟月娘闻言眼冷笑一声,看着齐夫人冷冷道:“齐夫人,你可真算是撞了南墙还不回头。当初便是强迫着齐安易娶我,这次又是强迫着他娶什么表妹,难道你不怕你这第二次强迫,又多出一个我吗?”

  “呸,不要脸的货色,你以为冉儿是你这种商人之女能比的吗?不要说冉儿是黄花闺女,就是她那书香门第的家世,也比你铜臭味的门户好上太多。自己不守妇道便以为人人都似你这般吗?”最后一句,齐夫人是咬着牙龈低低说出来的。

  佟月娘面上一片淡漠,似齐夫人这一番不是讥讽而是无关紧要的话语般。

  “我现在住在云来客栈。”看着齐安易的眼,佟月娘旁若无人的开口。

  齐安易眼闪了闪,嘴角忍不住的向上弯了弯,月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行事总是如此的直接和胆大。

  看着尽在咫尺的人儿,齐安易真的是有太多的话想说,太多的话想问,可现在除了这样看着她,不能多说一句的感觉,真的让他体会了什么叫煎熬。

  齐夫人面色涨紫怒道:“你……你们佟家怎么生出你这般不要脸的女儿,都这样还敢当着我的面勾引我儿子……”

  佟月娘忽然的往齐夫人那边瞪过去,凉凉道:“为什么不说是两情相悦,一个巴掌可拍不响,齐夫人。”

  齐夫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个佟月娘,完全不同于之前给她当媳妇那种温顺样子,面对这样牙尖嘴利又脸皮超厚的她,一向讲究礼数的她这会真的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恶毒的话了。

  “我等你。”抬脚之前,佟月娘又故意的冲着一边的齐安易抛了抛媚眼。

  齐安易看的一阵羞涩,齐夫人瞪的一肚子火,冲着佟月娘的背影大吼:“做你的春秋大梦去,我儿子绝对不会去找你的。”

  “娘。”齐安易不满的喊了下。

  齐夫人一把眼瞪过去:“在和冉儿亲事没定下来之前,你不许出府一步。”

  “娘,你又想关着我吗?”齐安易脸色突的大变。

  齐夫人冷着脸道:“我这是为了你好。”

  齐安易看着眼里有些委屈道:“娘若真为了我好,就不要阻止我和月娘见面。”

  “混帐,你怎么就这么理不清,之前你对什么都不上心,娘担心的很。可是现在你对这些上心了,娘反倒情愿之前你什么都不上心的样子。这个佟月娘一而再的和别的男人勾搭在一起,现在莫名其妙的跑来找你,肯定是那些男人看清楚她的本质不要她了,走投无路想着你单纯好骗才找来。可你呢,竟然还真的一点戒心都没有的跑来见她,我真是白生了你这个儿子。”

  齐夫人真是恨啊,恨佟月娘更恨自己,若没自己当初的贪财,也不会有了现在这些糟心的事情。

  “娘,月娘不是这样的人。”齐安易忍不住的辩驳,他不喜欢母亲说月娘来找他是因为他单纯好骗。分明……分明那会月娘是不想离开他的,是母亲硬要自己休弃了她。绿镯说了,月娘是因为快要回江南,而想和自己说心里话的。

  懦懦的,齐安易心里就是不想承认,月娘是有别的不纯目的回头找自己。

  如果此时佟月娘还能听见这对话的话,她真的很想说一句,有时候长辈的话还是得听听的,毕竟在感情漩涡里的人,有时候脑子真的会不怎么灵清。

  回去的时候,佟月娘是悲催的,走了近半个时辰的路才在一个村子里找了一辆牛车载回京城,大热的天,没有车篷没有雨伞,就那么直挺挺的硬晒了大半时辰,好在中途路过一个池塘,伸手在池边摘了一朵大大的荷花叶子挡着。不然真担心,她会不会继齐安易后又一个中暑晕过去的对象。

  城门口,佟月娘付了车资后,在附近的茶铺里要了一份凉茶,虽不是冰的,但是比起干的冒火的嘴巴,真算是雨露甘霖了。

  当佟月娘灌下第二碗凉茶的时候,阮肖卫在仆人的打伞扇风的拉风排场下,慢悠悠的从茶铺面前走过。

  本来两人不会发现对方的,是茶铺其中的一个客人喝完了大半碗的茶后,顺手的往路中倒去,这不阮肖卫刚巧经过,茶略略溅到了他的鞋面。

  当仆人和那顾客争执的时候,佟月娘和阮肖卫的视线碰在了一起。

  这一次阮肖卫先移开视线,淡淡的喊了一声小厮,目不斜视的往前面继续走着。

  佟月娘见状微微诧异,随即又轻笑的晃了晃脑袋,看来以后和这个阮肖卫可以不用再纠缠了。不过说实话,还真的很希望有个机会能让她狠狠的羞辱一番他,就像他当初对自己做的那般。

  丢下几个铜板,佟月娘站起来挪开凳子,往着自己的客栈走去。

  同一时间,阮肖卫转过身看着尽量挑着阴凉处走的佟月娘,眼神略感疑惑,她的脸怎么好的这么快,难道昨天大哥拿了什么仙丹妙药吗?想到这,阮肖卫就想起昨天大哥说的那些话,不知怎么的本来还算平静的心,立马的浮躁了起来,连旁边的仆人卖力摇着扇子的弄出来的风,此时都觉得异常的火热。

  “行了行了,别扇了,越扇越热。”火大的拍掉仆人手中的扇子,阮肖卫怒气冲冲的往前走去。

  仆人一阵委屈,忙捡起掉落的扇子,宝贝的擦了擦,这可是少爷花了百两银子特意买的,弄坏了,等想起来的时候,倒霉的还是自己。

  “少爷,错了,错了,将军府不在那方向。”急急的追上脚步,仆人喊道。

  前面的阮肖卫猛的停住脚步,转过头恶狠狠道:“少爷我先去买点礼物不行啊。”

  仆人缩了缩脑袋,终于不再出声的,默默的跟在他的后面。

  而此时将军府门前的马车里,佟一齐心情复杂的看着门上的那个匾额‘定国将军府’。

  回去后,他让管家去打理酬谢白老爷救命之恩的谢礼,报出府名,管家一句白将军府邸让他大惊。

  白将军府邸,那不就是远在西北白学斌的家。

  “少爷,将军府到了。”车夫撩开帘子喊道。

  佟一齐点了点头,小厮下车敲门报出名号,等了一会里面传出接见的回话后。

  佟一齐下车从侧门进府,小厮招呼着将军府的仆人把一车的谢礼一件件的搬下来搬进去。

  阮肖卫亲自提着几样包装精美的礼盒,站在了将军府,看着络绎不绝搬着礼物的仆人问道:“这是谁家来拜访,手笔可真不小。”

  仆人认得阮世子这位常客,也便没有隐瞒的把老爷救了佟公子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阮肖卫先是听的惊奇,后面当听到佟一齐的身份时,眉头不经意的皱了起来:“你刚才说那公子是何人士?”

  “江南佟家脱胎漆器行,他们的漆器全国闻名,动辄就上千两近万两,听说今年出的那个什么线雕的脱胎漆器,那价格更是跟天一样。啧啧,可真是有钱啊。”不由的,仆人各种羡慕嫉妒恨。

  “江南佟家脱胎漆器行……哈……佟月娘,真是到哪都会有你的影子。”轻喃了句,阮肖卫表情怪异的抬脚进了将军府。

  此时大堂中,佟一齐正和白老爷相谈盛欢,也不知道是不是佟一齐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白老爷比起那天早晨,言词间似乎多了一些热情,而且还总有意无意的问着他小时候的事情。

  此时门外一仆人过来轻道:“老爷,阮世子拜见。”

  白老爷闻言眉头皱了皱,佟一齐见状以为是自己在不方便,赶紧起身告辞。

  白老爷抬手示意他坐下:“你无需避开,这个阮世子……哎……”说着一声叹息的摆了摆手,抬手对那仆人道:“就说老夫有客,不方便见。”

  仆人应声退去,佟一齐心中不解,面上却不显,毕竟这些事情并不是他这个外人所能插话的。

  只是他这样想,阮肖卫可不想,当他知道这个佟公子就是佟月娘的大哥时,心里就有一种很别扭的感觉,尤其早就听大哥说过,佟月娘和她亲哥哥那种不正当的关系。这会遇到了,真是恨不得想立马看到这个男人长什么样子,有什么地方特别到竟然让佟月娘这女人不顾伦理道德去勾引亲哥哥;于此同时心里那种很不愿意见到的感觉也很强烈,毕竟算起来,佟月娘和他也算一段露水姻缘。

  不过还是想看的意愿强过不想见,阮肖卫自动的踏入了这大堂。

  “白伯伯。”一进屋,阮肖卫就嘴甜的行了个礼。

  白老爷一脸无奈,佟一齐循声看过去,眼却猛的瞪大,脱口而出:“薛大人?”

  阮肖卫闻言嘴角隐喻的弯了下,慢慢的转过身看着佟一齐,意味不明道:“你认识我哥?”

  “你哥?”佟一齐迷茫。

  白老爷好奇问道:“佟公子认识薛贤侄?”

  “贤侄?”佟一齐面色古怪,心里一阵纷乱,本来没有关系的几人,却因各种各样的事情而有了牵绊,尤其这其中最难以启齿便是他们都和月娘有过羁绊。

  那一天阮肖卫破天荒的去了白府没有去看白彤素,而是等到佟一齐告辞的时候,也跟着离开。

  府外,阮肖卫站在台阶上看着佟一齐开口道:“不知道佟公子有没有兴趣和本世子喝上一杯?”

  佟一齐转过身眼神不解的看着阮肖卫,这张脸总让他想到薛明科,那个占据着月娘心里的男人。

  “佟某不才,怕愧对世子厚爱。”佟一齐婉拒道。

  阮肖卫口气很是不屑:“什么才不才的,我找你喝酒又不是为了吟诗作对。”

  佟一齐听了,面色隐隐不满,口气略淡道:“那不知世子想找佟某聊些什么?”

  “什么都可以啊,我们又没见过,彼此生活从不熟悉,随便聊一下边有很多事情可以说。若佟公子实在不知道能聊什么,那么本世子倒有一个不错的话题,你的令妹佟月娘。”说完后,阮肖卫满意的看着目瞪口呆的佟一齐,冷冷的笑了笑。

  酒楼包间里,佟一齐神色复杂的看着面前的酒杯:“世子,想问什么?”

  阮肖卫淡淡的瞄了瞄佟一齐,伸手拿起酒壶往自己杯里倒了一杯,懒懒道:“不好奇,我为什么会找你问你妹妹的事情?”

  佟一齐没有回答,而是拿起酒杯仰头喝了一口到:“薛大人和舍妹曾认识,想必是薛大人曾在世子面前提起过。”

  阮肖卫也拿起酒杯,放在手中转了转道:“不错,我大哥确实提过。不过我和你妹妹的关系,可不单单只是我大哥提过这么简单。”

  佟一齐猛的抬眼看着他沉声道:“世子什么意思?”

  阮肖卫也沉下脸看着他道:“你找到佟月娘的时候,她和谁一起?”

  而那边,佟月娘回到客栈的时候,薛明科已经让小二打开房门坐在了里面。

  “你不当值的吗?”佟月娘奇怪问道。

  薛明科伸手揽住她的腰,往自己怀里带,头轻轻的蹭着她的发:“一般都上午忙,安排好一天事情后,下午没什么大事,我不用在那坐着。”

  “哦。”佟月娘靠着他的胸淡淡的哦了一声,有些心不在焉。

  薛明科发现了她有心事,微微推开一点看着她:“你早上去哪了,好像心情不怎么好,看上去很累的样子。”

  佟月娘轻轻点了点头:“我去见齐安易了。”

  薛明科揽着她腰的手微微的紧了紧:“他没说?”

  佟月娘摇摇头:“没有,虽然早就知道不可能第一次见面就能让他说那三个字,可是这一次见面简直太糟糕了。”接着佟月娘简单的说了下时间,说完脸上那忧虑的神色明显的增加。

  薛明科见状眼神暗了暗,强作不在意道:“既然都这样了,你也别太忧心,既然你说齐安易对你还有情,总会能找着机会出来见你的。只不过你一个女人家长期住客栈也不是办法,明天你搬我的别院去吧。”

  佟月娘迟疑道:“可我跟他说过,我在这客栈等他。”

  薛明科出主意道:“房钱照付,若有人找,便让小二告诉那人别院地址即可,或者我每天派人过来询问。”

  佟月娘看着薛明科,带着内疚道:“你真的不生气,我去找齐安易吗?”

  薛明科双手重新拥住佟月娘,让她靠着自己的身体,视线避开她的眼睛轻道:“比起生气,我更怕失去你。”

  所以,请原谅我,为了不失去你,而所做的一切。

  月娘,我只想完整的拥有你。

看过《坑爹的一妻多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