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坑爹的一妻多夫 > 9695
  佟月娘是在说完搬家事情的第二天,就被薛明科接进了城内的一所别院,位置不在城中心,略偏。\wWW.qΒ5。com\\但是胜在风景优美,尤其后花园,因毗邻一湖泊,因此特意在后花园开了一道门,只要打开,走出去就能欣赏原汁原味的自然风光。

  “小姐,你要出去?”红秀忙忙的起身,走到跨出门槛的佟月娘面前。

  佟月娘淡淡的点了点头,进过两次被丫鬟陷害后,佟月娘现在对丫鬟这个职位的人,特别的有戒备心。也不是说天天拿人家当地人看,就是说什么做什么,除了必要说话外,其余的私话能不说就不说。

  不过也是因为这样,使得她在这个别院呆了五天,就闷的不行。

  偌大的院子里,除了薛明科不当值和晚上在能陪她说话,其余时间都是她一个人发呆,要不闲逛,实在是闷的不行。

  尤其都五天了,客栈一点消息都没有传来。走之前她还特意留了话,若是大哥来问她去哪了除了告诉佟一齐她去哪了后,还要派个人告诉她佟一齐找过她。

  如果齐安易没有消息她还能理解,可是佟一齐的消息都没有,这让她觉得有一点不正常。虽然那次她和佟一齐闹了。可是从佟一齐帮自己找大夫看出,他虽然暂时不想再见自己,但在心里还是有关心的。

  他就算不亲自去客栈看看她住的如何,也会派小厮去问,只要问了掌柜一定会告诉他自己去了哪里。如果他因为自己去了薛明科安排的别院而生气,不来找自己,那掌柜也应该派人来告诉下自己,大哥找过自己啊。

  可现在什么都没有,实在有些不正常啊。难道佟一齐这几天一次都没去找过自己?

  “小姐,要一个人出去吗?”红秀眼闪了下小心的问。

  佟月娘继续点了下头:“嗯,你去让门房给我备辆车,我去街上逛逛。”

  红秀看了看佟月娘的神色轻道:“小姐,这别院的位置有点偏,何不等下午少爷来了一起去逛街,万一少爷当值回来没看到小姐,不是要错过了吗?”

  佟月娘闻言眉头皱了一下:“现在时间还早,等我回来他还不一定在家呢,再说了,我干嘛非要每天都在家等他啊。”

  红秀被说的愣了愣,疑惑道:“在家不等少爷那等什么?”

  佟月娘无奈的笑了下:“不等什么,所以我现在想出门闲逛。”说完就往前迈了迈。

  红秀一急忙伸手阻拦,佟月娘愣了下问道:“你干什么?”

  “我……不……奴婢……奴婢想先去门房那给小姐问问马车。”红秀急中生智道。

  “马车有什么好问的。”佟月娘不解。

  红秀堪堪道:“是这样的,因为这个别院平时少爷很少住,小姐这次搬来很多东西还没准备完全,府里一共就两辆马车,一辆是少爷每天当值所用,一辆就是府里管事采办所用的青布马车。这会小姐您要出门,少爷又没回来,能用的只有这辆青布马车。奴婢想先去问问这辆马车现在是否在府里。”

  佟月娘听了一阵郁闷:“怎么会这样,那要是马车不在那我不是不能出门了。”

  红秀道:“等少爷回来就可以出门啊。”

  佟月娘没有搭话,但是脸色却明显的不愉快。她这次想要出去一是去客栈问问情况,而是想去齐府后门那转转,打听打听齐府里现在是什么情况。

  总不能老这样干等,她的时间耗不起啊。现在已经七月初了,离九月可只剩两个月了,那声音只说一年半,具体到哪一天她也不知道,当初来这游戏里,一切懵懂,哪还记得进入游戏的是哪一天。

  现在也只是按着大致的月份推算,所以她怎么着也得赶在8月份里听到齐安易说那三个字。

  “小姐不想和少爷一起出去吗?”红秀试探道。

  佟月娘淡瞄了她一眼没有接话只道:“去问马车的事情吧,快点我在这等。”

  红秀应了声,行了个礼往院门走去,佟月娘看着她的背影,烦躁的皱了皱眉头,抬脚回了屋。

  她怎么感觉至从搬到这别院后,好像都没了自由,做什么走哪,都有人跟着问着。虽然没有人限制,但是总一群人在旁边或者附近呆着,这感觉真不爽。以前不管在齐府还是佟府,只要她不想,那些仆人都不会再跟着了,可是这里,不管你说多少次,那些人都会微笑的说,这是规矩。

  规矩?规矩你个头啊。

  “不会是薛明科让她们跟着的吧?”佟月娘轻喃了一句,随即又摇头否定:“应该不可能,薛明科一向都比较尊重我,以前的时候他都没有硬逼着我什么,怎么可能现在才来想强迫我。要是那个阮肖卫倒是百分百的有可能为了私心而硬管着我囚禁我。”

  “可是……啊……真的好烦又好闷啊,到底问到了没,有没有马车啊……真烦,还是现代好,出门就有的士和公交,各种轻轨高铁样样全,哪像这个破古代,出个门还这个那个的。尤其上厕所,要不是自己所处的有钱人的生活,每天倒马桶刷马桶,就够让我郁闷的。啊……老天保佑我快点完成任务吧。”双手合十,佟月娘虔诚的祈祷着。

  只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虔诚不够,还是她长年累月的没去庙里供奉香油钱,连眼前那一点点的小心愿都没有达成。

  “小姐,马车不在府里。”当红秀回来后给了这么一个结果后,佟月娘就了无生趣的回了里间,趴在凉席上挺尸。

  外间里,红秀看着里屋的方向轻道:“好在少爷这别院偏,不然凭着佟小姐的性子,说不定走路都要出去。”

  而此时红秀十句不离九句的少爷薛明科,正在一间酒楼的包间内会见让佟月娘郁闷的齐夫人。

  齐夫人眼神奇怪的看着今天忽然让人递来拜帖的薛明科:“不知道薛大人找妇人何事?”

  薛明科示意仆人给齐夫人倒茶,等两人的茶杯都满上后开口:“齐大人外派快三年了吧。”

  齐夫人闻言眼神敛了敛轻道:“是,到今年十月任期就满三年了。”

  薛明科看着她笑:“十月啊,那没几个月了,想必齐大人这会忙着托人找关系想调回京里吧。”

  齐夫人微微别了下脸,没有接话,心里却不住的打鼓,这薛大人忽然找她谈丈夫的事情,到底是何意思?

  薛明科也不再说话,而是像个没事人那般的喝茶品茗。

  这样一弄,心里没底的齐夫人就沉不住气了,开口道:“薛大人说笑了,我家老爷虽也很想回京里,但是他这个人只懂的为官为百姓,总说不管在哪当官为的多是替朝廷分忧,为的是替百姓做主。”

  “哦……是吗?想不到齐大人是如此难得的好官清官,倒是薛某眼拙,抱歉抱歉。”说着人便也站了起来,对着笑的不甚自然的齐夫人拱了拱手,装着不经意般到:“本来薛某还打算帮着出一把立,让齐夫人和齐大人早日团聚,往后可不受这两地分离之苦,现在看来是薛某多事了。告辞、告辞。”

  齐夫人瞪大了双眼,在薛明科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才急急的回过神,站起来几步上前:“请留步,薛大人,请留步。”

  背对着她,薛明科嘴角隐秘的弯了弯,眼神是一派成功后的愉悦。

  庄子里,佟一齐心绪不安的走来走去,容氏端着一碗冰镇的甜汤走了进来,轻轻的放在桌上开口:“夫君,我亲自下厨做了甜汤,放在冰窖里冰了一上午,快喝吧,正好去去这暑气。”

  佟一齐停下脚步,看了看桌上的汤,又抬头看了下笑的一脸温婉的容氏,轻轻的点了点头:“夫人辛苦了。”

  容氏体贴的递上调羹:“夫君喜欢便好,妾身再多的辛苦也值得了。”

  佟一齐看了看她没有说话的接过,拿着调羹轻轻的搅了搅。

  容氏见佟一齐的反应,心中有些不喜,但面上却还微笑的,现在最主要的便是赶紧离开京城回江南,只要回了江南,她的心才能安定下来。

  “夫君,今天管事去码头问了,半月后会有船只去江南,到时咱们便可搭乘这一趟前往,你看这几天要不要把这里的东西收拾收拾,然后给庄子找个买家。毕竟咱们在京城时间也不多,路途这么远也不好管理。”

  说完容氏特意定眼看着佟一齐,这些天,虽然佟一齐嘴里不说,但是容氏知道他的心其实还在佟月娘的身上。也正是因为知道,心里才更不舒服。

  佟一齐听了容氏的话后,眉头微皱的放下调羹抬头看着容氏道:“谁跟你说现在要回去的。”

  容氏张了张嘴巴,心里那股怒意硬生生的压了回去:“我们这出来都好几个月了,也该回去了。”

  佟一齐抿嘴呼吸了下,站起身道:“不差这半月一月的,该回去的时候我自会打理,无需你操心。”

  身后容氏胸口剧烈的起伏着,面色极力的忍着要爆发的怒气,声音微沉道:“妾身能知道夫君逗留京城的原因吗?”

  佟一齐慢慢转过身看着容氏道:“你又想说什么。”

  容氏冷笑:“应该是夫君又想什么吧。”

  佟一齐闻言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抬脚往门外走。

  容氏看的一肚子闷气脱口而出道:“那女人都搬去薛大人的府邸,还留话初嫁从父,再嫁从己,让你不要再去找她了,你难道还等她和你一起回佟家吗?”

  佟一齐猛的转过身,逼近容氏恶狠狠道:“你跟踪我?”、

  容氏对上他的眼,讥讽道:“你以为你能问到的东西,我会问不到?”

  佟一齐重重的深呼吸了下,起身大步的离开,跨出门槛的时候顿了下道:“我会见月娘最后一面,见到了我就和你一起回江南。”

  别院里,薛明科心情愉悦的走了进来,一进住院,红秀就上前请安,然后小声道:“少爷,小姐早上一直说要出去,被奴婢好不容易使计留了下来,怕是心里不舒服,直到吃午饭都没出过里屋。”

  薛明科闻言,眼皮敛了敛轻问:“你是怎么留她在院里的。”

  “奴婢说府里唯一的马车被管事驾走办事了。”红秀低头应道。

  薛明科点了点头道:“嗯,做的不错,你没有说别的吧?”

  红秀摇头:“奴婢谨记少爷的吩咐,多余的一句没说。”

  “嗯,行,我知道了,下去吧。”

  红秀应声退下,薛明科走到正房推门进入,脚步放轻的走到里间,此时佟月娘正百无聊赖的拿着绣棚子乱戳。

  走到她后面,薛明科低头看了看她手中的花样,粉色的绸布上,乱七八糟的绣着一个大号的苹果:“这个苹果可真丑啊。”

  听到声音,佟月娘猛的抬头,对上薛明科眼睛的时候,脸色立马的耷拉了下来:“你怎么才回来啊,我等的都快郁闷死了。”

  薛明科轻笑,伸手拉起月娘宠溺道:“这么想我?”

  佟月娘瞪了他一眼嗔道:“才不是呢,我想出门,可是府里的管事出去办事到现在都没回来,我没有马车。”

  “也是,你来别院这么些天,还没出过一次门,既然这么想出去,那就现在我陪你出去吧。”

  “哇……薛明科,你真好。”踮起脚,佟月娘重重的在他的脸上亲吻了一下“爱死你了。”

  薛明科大手搂住佟月娘的腰,□紧紧贴着她的小腹噌了噌:“知道我好,那晚上就让我好好吃个够。”

  佟月娘俏脸红了红,伸手在他的手臂上拧了拧:“哪天没让你吃够了。”

  薛明科低头在她耳边轻轻的呵气道:“关键是怎么吃都感觉不够。”

看过《坑爹的一妻多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