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坑爹的一妻多夫 > 114第 113 章

114第 113 章

  李灵烟猛的转过身,双眼直直的看着向她走来的阮肖卫,眼神闪过片刻的诧异随即又带着一丝欣喜,这算不算误打误撞,阮肖卫会联想到她的身份上去吗?

  阮肖卫盯着李灵烟,对她那忽然欣喜的眼神略有些不解,开口问道“郡主为何不回答。/⑤、cOМ”

  李灵烟敛下眼皮,重新看向他:“你要我回答什么?”

  阮肖卫轻笑:“郡主没有耳背吧,这才说过的话,难道就忘了?”

  “我见没见过她,为什么要你知道?”李灵烟斜眼瞄了他一样。

  阮肖卫撇了下嘴巴:“因为我对她很了解。”

  李灵烟嗤笑,伸手指着一边脸色不安的佟月娘,不屑道:“你对她的了解,就是忽然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们都没怀疑吗?”

  阮肖卫拧了下眉,盯着眼前的李灵烟,眼神里是满满的疑惑:“听上去郡主好像真的很了解以前的佟月娘。”

  李灵烟略带些自我讥讽的味道:“没有人会比我更了解。”因为我就是她。

  阮肖卫闻言无语的笑了下:“郡主,你这说谎还真是不眨眼。”

  李灵烟没有言语的静静的看着阮肖卫,眼里的神色很是坚定:“我没有在说谎。”说完不等阮肖卫诧异的反击,转过身看了眼一边的佟月娘,再转头看着阮肖卫:“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我将来的身份,这个佟月娘的事情你要是不想回答,回去告诉薛明科,明天我会亲自上府问个明白的。”

  阮肖卫一脸无语的看着从他面前走过去的李灵烟,忽然开口叫住:“如过你对佟月娘的事情真的很了解,那么你应该知道她对我哥来说意味着什么,你觉得你这样上去质问,我哥会给你什么答案。”

  李灵烟转过身,自信的看着阮肖卫一点犹豫都没有的回答:“我知道佟月娘对薛明科意味着什么,也知道她对其他几个男人做过些什么,可是绝对不是这个女人。”手直直的指向一边的佟月娘,李灵烟定定道。

  阮肖卫眼猛的睁大,忘了身份上的顾及,大步的走上去挡在李灵烟的面前:“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李灵烟抬头看向他:“想知道的话,多用用你的脑子回想佟月娘这件本就不寻常的事情。”

  跨出门的时候,白彤素眼露不解的看着李灵烟,不过最终记着尊卑没有上前询问,同样的她也很疑惑为什么郡主会知道佟月娘,还说这个佟月娘不是那个佟月娘?可这佟月娘不是那个佟月娘,那这佟月娘又是谁,而且这个佟月娘竟然一直呆在薛大哥身边,这点真的让她难以接受。

  这次的逛街草草的结束,三对人马均一脸心事的各自回了府。

  当天白府里,白彤素一脸心事重重的走到白学斌的书房外,踌躇了许久才伸手敲了敲门:“大哥,我可以进来吗?”

  白学斌正在书房里查阅儿子的功课,听到敲门的是自己妹妹,走过去亲自开门。

  8岁的白令辉看到进来的白彤素很是开心的放下毛笔,跳下太师椅跑到白彤素身边,仰头一脸期望道:“姑姑是来叫令辉去吃好吃的吗?”

  白彤素本有些烦闷的脸,听到侄儿的话立马扑哧的笑了出来,伸手捏了捏他的脸蛋:“令辉是不是又不想练字了?”

  白令辉吐了吐舌头,因常年和白彤素呆着,因此姑侄两人特别的亲近,一般不敢跟父亲说的要求都会和白彤素说:“姑姑,令辉都练了一个多时辰了。”说完还拿眼瞄了瞄一边面无表情瞪着自己的父亲,垂下头略有些怯意。

  白彤素抬头看了看大哥的脸,想起自己要说的事情便道:“大哥要不让令辉先休息下,正好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白学斌闻言看向自己的妹妹,只见她眼神略微忧愁,便有些疑惑的点头:“那好吧,辉儿既然姑姑给你说情,那你就先和小厮下去休息一会,但是明天你不可给我偷懒去玩,不然我每天会加重你的读书习字的时间。”

  白令辉闻言郁闷的嗯了下,不过想到现在不用练字了,立马又欢快的对着屋里的两人行了个不三不四的礼,跑跳的跑出了房门,一边的小厮急急的跟了上去。

  一下子屋里就剩下两兄妹,白学斌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先带头在椅子上坐下,然后拿起桌上的茶杯,一人一杯的满上。

  端了一杯递给白彤素,白学斌开口:“不是说和阮国公夫人出去逛街吗?我怎么看你似乎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

  白彤素伸手接过没有喝的直接端在手上,迟疑的看了看对面的大哥道:“大哥和薛大哥平日里接触,有没有听他提过一个叫佟月娘的女子?”

  端茶的手猛的顿了下,白学斌略有些不自在的敛下眼皮问道:“怎么好端端问这个?”

  白彤素垂下脸轻语:“大哥一直在西北只知道我被薛大哥退婚,却不知我被退婚的原因正是因为这个女子。原以为这女人已经被赶离京城,可今天我才发现她竟然一直在薛大哥身边,而且肖卫他竟然是知情的。这让我太生气了,薛大哥这样也就算了,可肖卫不仅不赶走这个女人,还帮着瞒,若不是今天上街遇到,我怕还被蒙在鼓里,这实在太让我伤心了。”

  白学斌听了这话,眼神微微闪躲:“肖卫怕也是为了不让你徒增气愤,那薛明科的脾气也是出了名的我行我素。”

  白彤素却没有谅解一些脸上依旧忿忿:“不过今儿我也算出了一口气,我狠狠甩了那女人一巴掌,还把她羞辱了一顿。不过最让我感到高兴的是,灵烟郡主竟然也知道这个女人的存在,而且按我看,郡主对这个女人绝对没有好脸色,以后若薛大哥越护着这女人,灵烟郡主便会对着女人越发的嫉恨,到时可有她的苦头吃。真是报应,哼。”

  白学斌眼闪了下,口气微露一丝担心:“你打了她?而且郡主还知道了她的存在?”

  白彤素以为大哥在为自己高兴,立马重重的点头:“对,不过当时郡主除了看她不顺眼还说了一些奇怪的话,说她不是以前的佟月娘什么的,虽然我也觉得今天遇到的佟月娘有些怪怪的,但是那张脸狐狸精的脸我是不会忘记的,不是那个不守妇道的女人还会是谁。”

  在白彤素一堆的抱怨中,白学斌关键的抓到了一个次:“你说郡主说她不是以前的佟月娘?难道郡主以前见过她?郡主以前不是傻子吗?她怎么会见到佟月娘?”

  “我也奇怪啊,这么多年就没听说郡主有出宫的事情,而且就算郡主出了宫,又怎么会认识这种低贱的女人,可郡主那表情又不像是假的。连肖卫不顾尊卑讥讽郡主说谎不眨眼,郡主都没有一丝动容,反而言辞凿凿的说她就是知道,在回来的时候,我看肖卫还是对这个事情耿耿于怀,把我丢在一边皱着眉头在那想。这女人的事情有什么好像的,管郡主见没见过,这姓佟的终究是一刚好人人唾弃的□。”

  “彤素,注意口德。”忽然的,白学斌一声呵斥。

  白彤素猛的愣了下,惊吓的看着脸色微沉的白学斌:“大哥,你干嘛凶我,我又没有说错,那女人做的事情拿出来,说都能骂她一句荡……”

  “行了,你想说的事情我知道了,没别的事情你先回去,我还有公事要处理。”淡淡的,白学斌态度有些冷淡的打断,虽然佟月娘之前所做的事情确实如彤素所言不道德不光彩,可是在别人嘴里听到批判她的词语,他心里竟然非常的介意,那感觉似乎是别人在唾骂他一般。

  白彤素瞪大了眼看着站起身赶人的大哥,重重的扯了下帕子不敢置信道:“大哥你不会是生气我骂那女人的话吧?”

  “我说了,你先回去。”

  白彤素脸色忽的一变,满眼震惊的看着他:“大哥,你不会也对这个女人有意思吧?”

  “别在那瞎想。”白学斌别过头,转身去往书桌。

  白彤素拧着眉头,疑惑的盯了一会,一会觉得是一会又觉得怎么怎么可能,在她踏出书房门的,根本没有发现,她心里的疑惑已经比来的时候更多了。

  而书房里的白学斌也因白彤素所说的话而疑惑着,灵烟郡主竟然认识佟月娘,为什么之前从来没听她或者他们说过这事情?

  薛府这边,佟月娘一回府,就有人去禀报已经回府的薛明科。不到一刻钟薛明科就踏入了这个院子,正想要问问买了什么东西,却看到沫儿在给她脸上擦着药膏。

  “脸怎么了?”薛明科眼里闪过一丝心疼和怒气,这可是月娘的脸,这女人怎么一点都不知道保护好。

  沫儿正愁没地方找人为小姐做主,听到薛大人的问话急急的为主子打抱不平。

  “公子,我家小姐今天真是太可怜了,莫名其妙被人甩了一巴掌,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一个说是郡主的女人还一直缠着我家小姐问她是谁,为什么会在薛府里,还说要上门来找公子质问。把我家小姐差点都弄哭了。”

  沫儿那含糊不清的话让薛明科误以为这伤是郡主给打的,眼神快速的闪过一丝厌恶,不过随即又有一些不明,郡主怎么会出现在集市上:“你真确定那女人是郡主?”

  沫儿重重的点头:“阮世子喊她变是郡主郡主的喊。”

  “肖卫也在那?”薛明科问。

  “嗯,是的,先是世子和一个姑娘先遇到小姐的,后面郡主才来的,不过最后世子好像还被郡主训了,离开前世子的脸色老难看了。”

  如果是肖卫也在的话,那应该确实灵烟郡主无意,真没想到这个郡主手脚真快,这才几天就把自己这边的情况摸了个透,还来个下马威,看了看佟月娘白皙脸上的印子,薛明科眼神暗了暗。想质问我是吗?行,我进宫让你去质问。

看过《坑爹的一妻多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