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坑爹的一妻多夫 > 116第 115 章

116第 115 章

  王府内院,阮肖卫微微有些不自在的立在大堂里,按理说像他这样的外男求见郡主,理应该在外院接待,这不仅被迎进了内院,还是郡主的闺房。⑤、cOm/

  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下,仰头眼睛盯着大堂上面的牌匾。

  “郡主到。”随着一声唱和,穿着淡色便服的李灵烟被四五个丫鬟簇拥着出来。

  阮肖卫收回仰视的头,立好规矩的行了个礼:“国公府阮肖卫见过郡主。”

  李灵烟神色淡淡的点了下头,对着屋内的几个丫鬟开口:“你们都下去吧。”

  阮肖卫诧异的环视了下,急急开口:“郡主这于礼不合。”

  李灵烟闻言有气无力的看了下他:“你也会说礼数?”然后再次冷淡开口:“下去吧。”

  “是,郡主。“几个丫鬟鱼贯的退出去,偌大的屋子里就剩下阮肖卫和李灵烟这两个孤男寡女。

  “坐吧,别站着了,想喝什么自己动手。”淡淡的李灵烟那随意的态度,让阮肖卫侧目的同时,心中的疑惑更甚,其实今天他来是想问问昨儿郡主在金银店说的那些奇怪的话。回去后他越想越觉得有些蹊跷,只是没想这还没开口,就被这郡主的举动弄的更加云里雾里。

  李灵烟抬头看着阮肖卫,平波无静的神色里,透着一股淡淡的哀伤。昨天她是哭着睡过去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难过什么,或者心酸什么,可是那种难过的情绪却一直挥之不去。直到今天早晨醒来,神情还是恹恹的。

  阮肖卫看着神色略带萎靡的李灵烟开口:“郡主似乎精神不佳。”

  李灵烟扯了下嘴角,是啊,托你哥的福。

  “陪我去个地方吧。”忽然的李灵烟开口。

  阮肖卫愣了下,还没等反应,李灵烟就站起来,径自走到他的面前仰着头直视着他的眼睛:“你今天这么早来,想必为了昨天我那番话吧。”

  阮肖卫点了点头,满眼探究的回视着她。

  “你哥为什么留着那个佟月娘?”李灵烟看着他,加了一句:“告诉我实话,或许你也能得到你想知道的答案。”

  阮肖卫迟疑了下问:“郡主真的认识以前的佟月娘,还知道她的离奇经历?”

  “我知道,所以我才会那么惊讶,为什么会有现在这个佟月娘的存在。”

  “她……在月娘离开后,她就回醒过来了,但没有月娘在的那段记忆。”阮肖卫踌躇的开口,说出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忐忑自己这样和盘托出是不是正确,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在面对这个郡主的时候,总会不自主的产生一种熟悉的感觉,让他不自觉的去相信她所说的话。

  “也就是说……现在的佟月娘才是那个真正的佟月娘,佟家的庶女?”李灵烟睁大了双眼,虽然有想过这个可能性,可是当真的被证实的时候,心里的震惊还是让她有一瞬间的失神。她以为她的经历会像穿越一样,她走了这个躯壳也跟着消亡,可不想游戏还真是游戏,和网游一样,这个玩家离开了,会有另个玩家入驻,游戏里的角色选择永远都会存在。

  她真的只是一个过客的存在。

  轻轻的,李灵烟有些艰难的问出口:“你哥留着她是睹人思人,还是就自欺欺人把她当做那个佟月娘?”

  阮肖卫这次没有立马的回答,而是眼睛定定的看着面前的郡主,神色有一丝难掩的激动,垂在身旁的双拳因紧张而慢慢的握成了拳头,为什么……为什么他会有一个大胆的猜想。哥一直觉得佟月娘回来也是回到那个身子,所以好吃好喝的供着那个佟月娘,可如果她回来的不是那个身子呢?

  阮肖卫的胸口的猛的紧了紧,双目灼灼的看着她:“你希望我哥是睹人思人还是自欺欺人。”

  李灵烟眼瞬的睁了睁,带着难掩的欣喜看着他:“你?你猜到了什么?”

  手猛地被抓住,阮肖卫瞪圆了双目,又是惊喜又是不敢置信,缠着声音问:“是你吗?是你吗?”

  李灵烟仰着头,心潮澎湃的看着他,清澈的眼眸里盛满了浓浓的期许:“我是谁?”

  “月娘,月娘,你是月娘是不是,是不是,你回来了,你回来了对不对,对不对。”带着忐忑的不安和激动的情绪,害怕浓烈的欣喜后是可怕的失望。

  李灵烟没有说话的,而是走近他身子轻轻的依偎了过去,在对方僵硬了一下把手环上她腰的时候,伸手轻轻的撸高左手的休息,手肘内侧那个浅灰色单线的五角星,此时已经缺了一个角。

  李灵烟轻咬着唇,死死的垂着头,脸上欣喜若狂,真好,真好完成一个了。

  “是,我回来了。”闭上眼,李灵烟即敢欢愉又感心酸,没想到第一个认出自己的竟然是自己最最反感的阮肖卫。

  腰被猛的搂紧,脸轻贴的胸膛,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起伏着喘息着,就在李灵烟看完手内侧的标记想要退开的时候,下巴猛的捏住,带着浓烈男性气息的唇用力的吻了下来。

  李灵烟呆愣了一会,想要伸手推开的时候,一滴清泪却从阮肖卫的眼角滑落滴在她的脸颊上。怔怔的,伸手在脸上擦了擦,李灵烟心绪一阵的复杂,这个男人……

  “你不是说死都不会回来了的吗?”松开她的唇,阮肖卫把头埋进她的脖颈,闷闷的似带着哽咽。

  “我……”呐呐的,李灵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嘴才张开,阮肖卫又重新封住了她的唇,这一次不只是单纯的拥吻,而是直接双手横跨的抱起她往里屋走去。

  李灵烟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死死的拽住阮肖卫的衣领,惊叫道:“你干什么?“

  “我想你,我发疯的想你。”说完,阮肖卫脸如灿烂的夏日太阳,喜气洋洋的抬脚继续走。

  “停停停,你把我放下来,放下来。”李灵烟从没有想过被认出会是这样的境况,虽然她曾想过和薛明科相认,场面会有多么激动和信息,也曾想过两个人会一言不发的注视着彼此然后紧密的拥吻,但……但这些不该是和阮肖卫,不该是这个走之前自己还刚和他两清的男人,天……这家伙的劣根性根本没有变。

  “不放,这次我不会放。”这一刻,阮肖卫早忘记了他曾和薛明科说过不会和他抢佟月娘的话。

  “我现在是郡主,郡主,还是你未来的嫂子,你疯了。”脚已经跨过拱门,李灵烟死死的拽住那珠串的帘子,整个人缩在他的怀里,死死的瞪着他。

  “不会,我不会让你变成我嫂子的。”阮肖卫低下头,含笑的看着诧异到不行的李灵烟:“你还不知道我哥有多么不喜欢你神智变得正常吧,如果我能救他出苦海,他会很感激的.”

  “你什么意思?”李灵烟不敢置信的回视:“我和你哥的婚事那是下了圣旨的,你以为你是谁,你还能违抗圣旨把我掉包?”

  “不,我不掉包,我明天进宫向皇上求娶你。”

  “你疯了?”李灵烟大吼“你这样只会把皇家脸面变成笑话,你以为你除了被责罚还有什么好处。”

  “月娘。”阮肖卫低下头。

  “不要叫我月娘。”李灵烟忽的发起脾气,别了下头声音稍微:“现在我已经不是那个女人了,不要喊我那个名字。”

  阮肖卫没有任何不适的改口,至从看过那个佟月娘后,其实他对这个名字也别扭。

  “灵烟,我知道我之前对你做过很多不好的事情,但是,但是现在不会了,以后也更不会,因为我发现一直告诉自己要鄙视的你,其实早就在我心里扎根了,之前做过那么多错事,以后我会一点一点弥补过来的。”

  李灵烟单手拉着珠帘,看着阮肖卫的眼睛闪躲的转了转:“阮肖卫,根本不是这个问题,而是……而是我根本不爱你。”而且你现在认出我了,我更没必要和你有太多纠缠了,你身边还有个白……“对,你身边还有个白彤素,她是你的责任,你别把她给忘了,她的幸福你可是要负很大责任的。”呐呐的,说这话,李灵烟不由的一阵心虚。毁别人亲事一次,再次毁一次,真要遭雷劈了。

  “白彤素心里一直有大哥,如果大哥开口娶她,她不会介意我的悔婚。”阮肖卫淡淡道。

  “你异想天开.”李灵烟惊呼。

  “不是,不是异想天开。灵烟,比起你这个有权有势的神智正常的郡主和对大哥言听计从的白彤素,真要选一个作为妻子,大哥会选白彤素。因为两者想必,白彤素对现在的佟月娘没有那么大的威胁。”

  李灵烟听到这一种不好的预感:“什么意思?你不打算告诉薛明科我是佟月娘的事情?”

  “为什么要告诉.”阮肖卫低着头,直直的看着李灵烟,一字一句道:“虽然我不理解,为什么你明明回来了,却一次都没主动找过我们,甚至连点暗示你回来都没有,直到我怀疑我认出你才承认这点得出,你绝对不会先开口说你是佟月娘的事实,而我大哥一直认为你回回到那个佟月娘身上,所以……灵烟,这次你只会是我一个人的。”

  嘴角淡淡的笑着,阮肖卫看着表情越来越懊恼的李灵烟,心里很是开心因为他赌对了,其实在开口说这个结论之前,他还不是很确定的,因为以前佟月娘那么讨厌他,见到他不想认也是情有可原的。可是现在看到她此时的表情,他庆幸他是第一个认出她的。

  “阮肖卫,你不能这样。”李灵烟满脸焦急。

  “为什么不能,我只是不想错过你。”

  “我不爱你。”

  “至少你现在不讨厌我了,以后说不定就爱了。”阮肖卫很是自信的笃定。

  李灵烟想骂人,为什么和她预想的一点都不一样,阮肖卫不是该兴高采烈的去通知其他两个人吗?为什么反而是想瞒着,不让其他人发现。

  就在李灵烟想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一阵吵闹。

  “大皇子,大皇子,郡主真的有事,还请您在荣庆堂稍等片刻。”

  “滚开,我找灵烟什么时候还需要等了。“

  “大皇子,大皇子……”随着那唤声,门被吱呀的一声推开。

  大皇子一身明亮的朱红缎袍赫然的出现在门口,屋内李灵烟吓的手一紧,硬生生的扯断了一根珠帘,瞬间的,大珠小珠如雨滴般的落下,滴溜溜的滚落在地上。

看过《坑爹的一妻多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