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坑爹的一妻多夫 > 117第 116 章

117第 116 章

  厅堂里,三个人六目相对,气氛一下子怪异的不行。⑤、cOm/

  李灵烟是对大皇子这么快找上门而心慌,这大皇子还真不怕被人知道,难道不知道作为未来的储君德行也很重要吗?

  阮肖卫则因忽然被人撞见,而撞见的对象还是牛逼哄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皇子,一时有些担心,担心对灵烟的名声造成影响,毕竟现在还是跟大哥有婚约的。

  大皇子不用说那肯定是嫉妒,□裸明晃晃的嫉妒,本来以为灵烟出宫是躲自己,敢情是为了方便和男人偷会,这让他怎么舒服的起来。

  “放我下来.”李灵烟伸手扯了一把发怔的阮肖卫。

  阮肖卫低头看了她一眼,略带抱歉的小心松手。

  李灵烟回了个没事的眼神,看向厅堂里的大皇子缓步走了上去,身后跟着阮肖卫。

  “大皇子怎忽然来王府。”淡淡的,知道大皇子那德行后,李灵烟连基本的礼仪都不想维持。

  大皇子对灵烟这态度似乎司空见惯,也是,对一个常年傻子的人谈礼仪什么那是扯淡,说不定灵烟现在已经算是礼仪不错了。

  大皇子瞄过灵烟后,冷冷的看着身后的阮肖卫口气不甚欢愉道:“怎么,和郡主有了婚约,我这个大皇子也不放在眼里了。”

  这话让李灵烟和阮肖卫都愣了下,不过一个是疑惑一个是欣喜。

  阮肖卫赶紧作揖佯作大哥给大皇子行李,而李灵烟则奇怪的盯着阮肖卫,搞不懂这些人为什么会认错,虽然样子一样,可气质完全不一样啊。不过认错了也好,免得大皇子自以为抓了把柄什么的弄出麻烦,有这个想法的还有作揖躬身的阮肖卫。只见他抬头对李灵烟回了个淡淡的笑,李灵烟无语的白了他一眼。

  大皇子不知道李灵烟和阮肖卫的心思,以为两人当着他的面眉来眼去,顿时心中更是打翻了醋台子般的不舒服,立即冷哼一声也不说免礼,就对着躬身的阮肖卫冷声呵斥:“薛明科,你身为朝中大员,国家栋梁怎么能如此没有规矩。你难道不知道本朝男女定亲后便不能见面,你不但不遵守还明目张胆入郡主闺房,你这是至郡主名声于何地。”

  义正言辞配上那道貌岸然的脸,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位爱护堂妹的好兄长,维护皇家脸面的好皇子。

  我呸,李灵烟在心里一阵鄙夷,眼神也更是不屑的瞪过去。

  大皇子感受到李灵烟的视线,转过头却对她那抹不屑一阵不满,皱了皱眉头,更是恼怒面前一言不发的薛明科,都是他,要没有他,灵烟现在就不会对她这样,说不定还会比以前更听他的话。

  这种心里,简直让人对他无语,有正常脑子的人都不会对仗着自己当初傻,对自己进行猥亵的男人有好感。

  李灵烟看着大皇子那越来越阴沉的脸,凉凉的开口:“大皇子,是我让他来的,他只是听我的命令而已,你无需拿这么大的帽子扣在他头上,太后在我出宫前就说了,说我这十几年就没学过什么规矩,让嬷嬷她们别拘着我,想做什么就做。有什么事情,自有她老人家担着。”

  大皇子面色一滞,略带些不满的看着李灵烟:“灵烟,太后宠你不假,可你现在神智正常总不能还像以前那样胡……”

  李灵烟猛的打断,双手环胸脸色一脸不耐道:“大皇子说的对,我现在神智正常,所以绝对不会像以前那样胡来,因此大皇子以后真没必要如此悄无声息的来我王府。”

  “灵烟。”大皇子脸色猛的沉了下来,声带厉色。

  李灵烟丝毫不惧的看着他,如果说之前在宫里还担心他对自己做什么,那么现在在王府里,所有的仆人都是她的,甚至有好几个是太后直接赏赐的,都是在太后面前能说的上话的老人,只要她此时大喊几下,大哭大闹几下。就算不扯出那种事情,这个王府大皇子以后也别想再进一步。

  “大皇子如果没别的事情,就请回吧,我这刚搬进府里,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安排,实在不合适款式宾客。”

  大皇子强忍着气,伸手指着到现在都还作揖躬身的阮肖卫:“那他呢,他为什么就能在这里?”

  李灵烟冷哼:“因为他是我未婚夫,自己人,而大皇子虽说是我堂哥,可毕竟不是亲哥,不是吗?”

  “好好,真没想到灵烟也有牙尖嘴利的一天,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大皇子咬牙切齿。

  李灵烟别了下脸:“彼此彼此。”

  大皇子忿忿的甩了下袖子,往门口迈了几步,然后停住脚步转身道:“灵烟,再怎么说我也是皇上的长子,我要走了,你是不是该相送。”

  李灵烟背对着他重重的呼了一口气,然后转过身标准的做了个万字福:“灵烟恭送大皇子。”

  阮肖卫也转过身继续躬身:“臣恭送大皇子。”

  大皇子对着阮肖卫重重冷哼一声:“灵烟,你不会是想让我自己动手开门吧。”

  阮肖卫闻言赶紧道:“臣来给大皇子开。”

  大皇子双眉一竖喝道:“滚开,本皇子和郡主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

  阮肖卫抿了下唇,没有言语继续维持着作揖躬身的姿势。

  李灵烟网上翻了翻白眼,这有身份地位还真妹的好。

  “是,我来开。”李灵烟不爽的走了过去,单手放到门把上。这时候大皇子忽的快速靠近,一把搂住李灵烟的腰往自己怀里靠,在李灵烟还没惊呼出声,低头在她耳边冷冷道:“灵烟,别想逃开我。”

  说完也不看灵烟那因震惊而略显呆滞的脸,身后拉开大门,哈哈大笑几声扬长而去。

  阮肖卫等到那笑声响起才抬起头,直起身子因此也错过了刚才那一幕。

  阮肖卫走上前有些不解的看着表情僵硬的李灵烟:“你怎么了?”

  李灵烟抬头看了他一眼,神色微微缓和了下:“没事,呼……”

  伸手拍了下雕花的窗楞,李灵烟开始赶客:“我今天有些累,你也先回去吧,有什么话过几天再说吧。“

  阮肖卫点头,临走时道:“我明天进宫。”

  “不行。”本已经转身的李灵烟猛的转过身拒绝“你别做傻事,而且我不想因为你而变成众矢之的,虽然我有太后的宠爱,但我毕竟是孤女,阮肖卫你不要和以前一样,总自己想怎样就怎样,请顾及下我的感受,如果你真如你自己那样说的爱我。”

  “可是,我要是不向皇上求娶你,你就会成为我哥的妻子,我的嫂子。”阮肖卫道。

  “如果你不想我成为你哥的妻子你的嫂子,那么你就去告诉你哥我是佟月娘的事情。”李灵烟看着他。

  “不行,我哥知道了,我更没机会了,他不会……“不会把你让给我得。

  “只要你告诉你哥我的身份,我答应你我不会嫁给他。”

  阮肖卫一阵怀疑的看着她。

  “你该知道只要我说出口的承诺我都会做到,太后疼我,只要我说不想嫁了,她不会为难我的,比起你去开口什么的,我自己开口名声顶端多了骄纵,而你开口会让我的作风变成淫、、乱。”

  阮肖卫一阵欣喜:“你会像太后说嫁给我?”

  李灵烟看着他毫不犹豫的毁灭他的幻想:“不会,我只会说不想嫁给薛明科。”

  “那你还不是不会嫁给我。”阮肖卫郁闷。

  李灵烟道:“你自己斟酌,是希望我嫁给你哥,你一点希望都没;还是我不嫁给你哥,你还有争取的空间。”

  阮肖卫敛了敛眼皮,沉吟了下道:“我要考虑。”

  “好。”李灵烟没有再逼他,目送着他离开后,才唤了丫鬟进来。摸了摸肚子,悲催的,今儿起迟了,她还没吃早饭。

  大皇子怒气冲冲的走出王府,随他一起微服出宫的太监小心翼翼的跟随在一边。

  终于在走到马车边的时候,大皇子忿忿的朝车辕踢了一脚,不过踢的太用力,反而撞疼了自己的脚趾,脸色一阵的扭曲。

  太监立在一边瞧得一阵心肝疼,大皇子,您这是发哪门子的火啊。

  车顺着街道往皇宫驶去,在去往皇宫和大臣府邸的交叉路口时,白学斌骑着马正巧从旁边经过,见到这皇家标志的马车,赶紧从马背上下来,立在一边作揖行礼。

  “大皇子前面是白将军给您行礼。”车辕上,太监向车里的大皇子回禀。

  大皇子轻嗯了一下,然后便没有多余的话。太监见了,就伸手挥了下,车夫没有停留的把车从白学斌面前驾过。

  嗒嗒嗒的几声马蹄声,车里的大皇子忽然喊了停车沉声道:“让白将军过来说话。”

  太监忙应声,跳下马车步行了几步,对着白学斌的方向略微扬声喊了下:“白将军,大皇子有请。”

  白学斌抬头看了下,低头应了声是,躬身前行几步,走到马车作揖:“臣白学斌给大皇子请安。”

  大皇子慢慢的撩开车帘,对着白学斌点了点头,态度还算友好道:“白将军从西北回来,本皇子还没和将军痛快的共饮过,什么时候将军进宫来,咱们一醉方休。”

  白学斌赶紧称谢:“多谢大皇子厚爱,臣万分荣幸。”

  大皇子含笑的点点头:“白将军这骑马是要往外城去吗?”

  白学斌低头回:“回大皇子,臣此去不是外城,而是前往宁王府。”

  大皇子闻言眼眯了眯:“宁王府?白将军要去找郡主?”

  白学斌回:“郡主是千金之躯,没有召唤臣怎敢私自去找。臣去那是去找阮国公府的世子,他家下人说他一早便去了宁王府,臣有些急事找他,故此前去。”

  大皇子脸色猛地一变急急问道:“什么?你说谁去一早去了宁王府?阮国公府的世子?阮肖卫?”

  白学斌抬了下头,随即又极快的低回去不解道:“正是。”

看过《坑爹的一妻多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