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皂吏世家 > 第五章 全活了

第五章 全活了

  “嗯,幸亏我跑回来拿生的回去,让衙门的大师父帮忙煮的。送到师父手上,热乎的,还有一碗饺子汤。”小胖子说得十分得意。

  “滚!”何氏瞪着儿子,终于吼道。

  小胖子也不介意,自己跑进了后进里,“姐姐,我回来了。”

  二进里,青青的西厢的南屋里,青青又是一身雪白的大褂,脸上也戴着口罩,她在一个长条的榆木大桌子前,桌上还有一个架子,上面放着一些不知道什么药水。

  “姐,我回来了。”小胖子迈着小短腿,准备爬过高高的门槛。

  “别动,我在做事。”青青头也没抬的轻轻喝止道。

  “哦,那我坐在这儿好了。”小胖子坐门槛上,顺手从怀里拿出小袋子的炒豆,自己靠着门边吃边看着青青,“姐,今天殓房送来俩个人呢,一死一活。活的那个脖子上竟然会有一个铜护颈,就好像他知道一定有人一定会砍他头一样。所以他没死,不是因为凶手没时间,而是因为他做了防护。”

  青青抬起头,想了一下:“那他应该受伤很重吧?”

  “嗯,我师父给扎醒了,一醒就吐,然后我师父又把他扎晕了。我差点吃不下豆子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中午啥也没吃。一肚子酸水!”小胖子又咔咔的咬着豆子,一点也看不出,他是有丁点吃不下的感觉。

  “安安,你还吃。”乔大勇洗手脸,换了衣服过来,看到小胖子坐在门槛上吃豆子,然后女儿在屋里忙着。他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蹲下瞪着侄子,“你们真是,一个啥也不吃,一个吃嘛嘛香,你们能不能一个少吃点,一个多吃一点?”

  “我少吃了,姐也懒得多吃。姐,你不如跟我去住衙门吧!现在衙门的大师傅可喜欢我了,没事让就让我去试吃呢;铁夫人也很喜欢我,没事就叫丫环姐姐叫我去后衙吃饭,也比我们家的饭好吃。姐,你去衙门住了,你就会胖起来的。”安安热情的邀请着青青。

  “谢谢你!”青青抬头,从眼睛里能看出她应该是笑了一下,不过现在戴着大口罩的她,也实在看不出什么。

  “不客气!”安安忙挥手,样子看着像庙里的胖菩萨。

  “小子,你最近学得怎么样?怎么没瘦点?”乔大勇瞪着侄儿,他没听说女儿是客气话吗?好歹也是乔家第三代惟一的继承人,结果长成这样,实在有点看不下去啊。

  “嗯,在跟师父学认字。师父说,其实咱们家可以不用省这点开蒙的费用的!还天天在衙门混吃混喝,让他帮忙看孩子,这是不对的。”安安鄙视的看着大伯。

  “去,是你自己非要在那儿待的。要不,你现在回来吧。有包饭的学堂送你去?”乔大勇瞪着这位,觉得这位实在太会倒打一靶了,弄得好像当初让他去殓房是自己的主意一般,太过份了。

  “不想!衙门的饭好吃,又不交钱,太好玩了。”安安忙摇头,脸上的小肉肉跟着一起晃着。

  “这是你说的啊?是你自己不要回来,我回头再跟你师父说一声,让你少吃一点,越来越胖。”乔大勇拧了侄子的小胖脸一下。

  “天天跟尸体一块,你不怕吗?”青青抬起头,她对于安安这个决定也十分诧异。

  当初让他去学习真不是他们的意思,只不过,有一次青青有事要去殓房验证,而那时安安最喜欢跟着姐姐到处走了,也就跟着去了殓房。

  青青那天和江师傅一块研究尸体留下的痕迹,让小胖子一下子就惊艳了,所以他那天就坚定的留在了江师傅的身边,谁拉都拉不走。

  当然,在江师傅给了他吃了一个肉饼之后,这种惊艳就变成了信仰,他终于找到可以名正言顺不回家吃饭的理由了。

  “怕什么?咱们家不都是干这个的?”安安呆了一下,看着乔大勇父女,“姐,你每次都靠尸体那么近,你也不是没害怕。”

  “我不一样。”青青想想,摇摇头,低头边记录边看着实验的结果。

  “其实你可以跟你爹一样,去当解头,走遍千山万水多好。”乔大勇看着小胖子,青青喜欢破案子,那是因为她是自己的女儿,可安安是弟弟的儿子啊,不是该子承父业,当解头去?

  “我最烦走路了!”安安摆摆手,想想带着犯人走遍千山万水,他都觉得那是有病,小胖手捂着自己的胖肚子,“我觉得在殓房好,天天就在殓房里跟师父喝茶认字,去厨房跟大师父聊天,摸点吃的,等着尸体来,挺舒服的!”

  “不觉得离开娘,心里很难过?”青青终于干完了活,去了口罩,去一边的脸盆架上边洗手,边轻声问道。

  取下口罩的青青,她的小脸还是泛着青,一点血色也没有,看上去,就跟透明一样,这样也显得她的眼睛更大了。

  “之前觉得有点,不过之前不是回来睡吗?现在我长大了啊,再说离得又不远。”安安认真的想了一下,摇摇头。

  “若是想回来住也可以,不一定非要住在衙门的。反正这么近,跑两步就成了!”青青对他笑了一下,柔声说道。

  “不用,师父管我不严,我若想回来就回来了。现在挺好的!”安安还是摇摇头,有点羞涩的笑道。

  “你还小,其实不用对自己这么严厉的。”青青擦干净了手,也坐到了工作室的门槛上,侧头看着安安。她觉得安安还是有点太小了,这么小的年龄,应该玩。

  “得做姐姐的好弟弟。”安安还是摇头。

  “你一直是啊?我就没见过比你还聪明小孩子!而且你还小,姐姐像你这么大时,就知道傻玩了。”青青蹲下,笑着用手揉揉他剃成寿桃的头型。

  “我觉得爷爷做牢头,大伯做捕头,我爹做解头,姐姐做搜证,我去殓房,这样咱们家就全活了。”安安瞪大眼睛,抬起头欣喜的看着青青。

  “衙门又不是我们家的!”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传来。

  三人跟被狗咬了一下,一齐跳起。

  “爹!”

  “祖父!”

  三人老实的各自行礼。

看过《皂吏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