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皂吏世家 > 第十二章 改坏的结局

第十二章 改坏的结局

  “没事,青青,爹买了一个铺子,给你开个饭馆当陪嫁好不好?”乔大勇觉得姑母这事没什么可说的了,侧头看着青青。

  青青又呆住了,这个跟他们刚刚说的有关吗?不是已经拒绝了吗?为什么一下子就说到了陪嫁上了?

  “大伯,你昨天说要买,今天就买了?”何氏脸抽动了一下。

  “应该说,我早就买了,一直租给别人开饭馆了。今天我突然想到,我们可以给青青开个饭馆啊!学什么做饭啊,我们就开个最好吃的饭馆,这样,你每天都能吃好吃的了?”乔大勇觉得自己的主意真的棒极了。

  “真是好主意!”青青笑了,认真的点点头。

  “是吧、是吧,我今天想到时,也觉得自己想了一个极好的主意呢!我们回头一起挑个好厨子,就一条,做的饭,你要喜欢吃。等着这个厨子你吃厌烦了,我们就再换一个。”乔大勇一脸的求夸奖的样子。

  “老大!”乔爷真是没眼看了,老大怎么这么大人了,还这么不靠谱呢?

  “怎么啦?”乔大勇忙回头,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哪错了。

  “没事。”乔爷看儿子那懵懂的样子,想什么也懒得再说了。老爷子都要没脾气了。

  “那青青,我们就开始招厨子吧?你想吃什么,我们就招什么厨子。”乔大勇继续看着女儿。

  “人家退租了吗?”何氏瞪着乔大勇,深深的觉得大伯这个人真的对女儿太好了,所以不续弦吗?这样续一个回来也是找罪受!

  “嗯,我跟他们说了,到期就不租了。来,说说看,你想开个什么店?”乔大勇摆摆手,专心的看着女儿。

  “你案子查得怎么样了?不是说受伤的那个人忘记自己是谁了吗?你不去查一下那个人的身份?”老爷子又回来了,看着儿子冷冷的说道。

  “忘记了?”青青愕然的看着父亲,她觉得自己真的被浪费了一整天,终于来了点正事了。

  “哦,那个不是被打晕了吗,一醒就吐得天昏地暗的,江师父就把他给扎晕了。今天早上不是过堂了吗?被抓到的那个判了斩立决。晕倒的那位自是不能再留在殓房了,铁大人就说找个大夫给那位看看,衙门出钱。结果再把他扎醒了,他就忘记自己是谁了。大夫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最后只能说,被人打傻了。”乔大勇手一摊,“你家小胖子可开心了,今天一天拉着人在大街上逛。”

  老爷子走了,现在他也懒得再说啥了。现在他觉得一家子没一个靠谱的。

  “那为什么杀人?”何氏忙问道,她不关心怎么杀的人,但是她关心为什么杀人。市民惯有的八卦精神。

  “没说,甚至不承认自己杀了人,不过现场证据很充足,那个手印是决定的证据。把他的手放上去,他就无话可说了,承认人是他杀的,不过坚决不说为什么。他靴子里的匕首也被证实是凶器了,没有原由也足够判决了。”乔大勇忙说道。

  “零口供是可以判决,死者身份呢?”青青忙点头,觉得有些不足以向外人道原由也是可能的。有些事,不用从凶手那儿查探。

  “跟你说的,不是商人。户籍是假的,而且从手上的茧来看,应该是外家高手,让西门大人去江湖打听了。这样的高手,江湖上不可能没有名号。至于说伤者,户籍倒不是假的,不过房间里的东西来看应该是读书人,不过他啥也不记得了。他是不是认识楼下的胖子,是不是真的被倒霉连累的,都难说得很。”乔大勇也没试过这样的案子,死者身份不明,而凶手打死不说为啥。中间被连累的那个还失忆了,生生的觉得这案子处处都透着怪异。不过,这个他就不跟女儿谈了,这是在衙门里做的事。

  “马上大比了,那位是进京的举子,有什么问题?”何氏忙说道。

  “可是没有进京的户籍啊!”乔大勇呵呵的笑了,“户籍上,他是开封人氏,但是没有住址,而且没有保人。谁没事在脖子上弄个铜片子,若没这个铜片,他的脖子早断了。所以铁大人和西门大人都觉得这位不简单。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忘记了一切,以逃避调查?”

  “那还让安安跟他一块,万一是坏人呢?”何氏急了,就差没跳起来去找儿子了。

  “放心,西门大人陪着呢!”乔大勇倒是不急,他对自己家的小胖子还是很有信心的。

  “我回来了,娘,有饭没!”

  何氏正想再说什么门外传来安安的大叫声。

  青青回头,安安拉着一个中等身材的青年进来,他们的后面还站着欣长身段的西门开。

  青青对他们一礼,自己准备退回后院了。

  “青青,过来见见越相公。”西门开忙叫住了青青。

  青青没抬头,只是一点头,侧身想离开。

  “青青,越文钦相公,他忘记自己是谁了,看看他身上有什么线索没。”西门开还是拦住了她。

  “怎么回来了?”乔大勇也懒得搭理西门开,他就不说他有什么资格这么叫住青青?他以为他是谁!只是低头看着胖侄子。

  “我带越大哥回来吃饭啊?虽说没什么可吃的。”安安都感动了,他没钱,而他觉得自己的越大哥变傻子了,就算他有点钱,也不能让他花。至于说西门开有钱,他是有操守的宝宝,觉得自己要请越大哥吃饭,怎么能让西门大人来给钱呢?所以他们回来了。

  “谁说没吃的,今天我和你姐去外婆家学做饭了。汤饼行吗?”何氏忙拍了儿子一下。

  “我姐学会做汤饼了?”安安眼睛一亮。

  “我去煮。”何氏拍了儿子一下,自己去煮面去了。

  “青青去学做饭了?”西门开也坐下,眼睛也亮了。

  青青不想跟西门开闲聊,不过对西门开吩咐的事却还是认了。站直了对着越文钦,张了一下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干巴巴的问道,“你现在头晕吗?”

  “有点想吐!”越文钦脸色有点难看,捂住胸口。

  “你还没吃呢,为什么要吐?”安安瞪着他。

  “是不是因为中午就没吃,饿过了?”乔大勇看着越文钦,他记得案子快中午时才审完,铁大人是吃饭时,决定把越文钦弄醒的。

  “对哦、对哦,越哥哥,你醒了之后就没吃过东西。可能真是饿狠了!”安安忙点头。

看过《皂吏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