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皂吏世家 > 第29章 细心

第29章 细心

  青青和乔大勇是过了三更才回来,越文钦去中药铺子找了些鸡舌香回来,让何氏煮了洗澡水把鸡舌香熬的水加进去,啥也不说,让他们去泡一下。

  乔大勇摇头,自己就外头脱了衣服,扔在地上,自己则把脸浸在有点温度的井水里,好一会才抬起头,“给青青弄的点的,她一天没吃东西了。”

  “米汤行吗?喝了睡觉。”越文钦晚上吃了晚餐,又等了一会,天都黑透了,看他们父女还没回来。拉着安安从衙门后门进去看看,不过还没进殓房,他们就退了出来。萝卜汤,卤肉全装好让何氏快点送走,自己拿了一把专门熬粥的砂锅,开始熬米汤。不断的搅,把米都熬成了白浆,最后还把米汤给滤了一下,保证就是白白的一碗米汤。

  青青根本没出来,青青十岁大病之后,就特别爱干净,乔大勇那二十四孝的老爹,能让她洗不上热水澡?于是在二进的耳房里特意装了一个小小的热汤池子。当然,这家里,除了青青,谁也不会每天进去泡着。何氏觉得可惜了那些柴火,于是嫁到乔家也就跟着养成了每天洗澡的习惯。所以越文钦去买了鸡舌香回来,她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反正青青总是要洗的,女孩子用有香料泡澡这才是对的。

  所以,青青一回来,就进了浴室,把自己已经冻僵的身体泡进了热水池子里,整个身子都被惊了一下。但鸡舌香的味道,让她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鸡舌香就是母丁香,从汉时就有朝臣口含鸡舌香上朝奏本的记录,现在大冬天的,让他们上哪找更好的香料,再说,鸡舌香有一点药用价值,除了香味,主要是能刺激食欲。

  等她从浴室回到房间,安安已经把浓浓的米汤放到她的床头了,安安还使劲动了一下鼻子,“好像不怎么香呢?放了一点点糖,你喝了就能睡。”

  青青不想说话,自己包着头发,双手捧着小碗,慢慢的啜饮着。

  安安忙爬上床,拿大布巾给她搓着头发。但一个字也没问,他们晚上去完衙门,就算没看到任何尸首,但他们闻到味道了。两人在衙门的后巷里一块吐了!但是两人都没再告诉何氏。当然,安安还不时的闻闻的青青的头发,就算青青一天,都穿着搜证服,头发全包在衣服里,不过青青还是把头发也洗了。

  “害怕吗?”青青喝完了米汤,空空的胃也舒服多了,接过了布巾,对安安笑了道。

  自己把长发梳顺了,拿了一个长布巾包住,然后跟拧衣服一样把头发在布巾里拧干。再慢慢的用干布巾搓散!

  “不怕,就是有点恶心!”安安想想轻轻的拍拍胸口。

  “是啊,我做了这么多年,这样的也是第一次见。”青青轻叹了一声。

  “找到线索了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线索吧!不过,费这么多心思,制造这么大的惨案,总不能只是挑衅朝廷吧?”青青边轻搓着长发,边说道。

  “安安出来洗澡,青青,你快点睡。”何氏在院里吼了一声。

  安安轻轻的抱了青青一下,“姐,你很棒!”

  青青笑了,也回抱了安安一下。

  她没睡,穿上厚衣服,自己坐回了书桌前,把今天发生的事事一一记录下来。

  “还不睡?”乔大勇去外头的汤池子洗的澡,衙门的众人都在那儿。他们这回受的刺激有点大。一天,衙门的大厨房都没敢开火,只敢烧开水,给大家泡上花茶,并在院里点上篝火,不时扔点果木进去,好去了在衙门上空的那种味道。

  那不是难闻的味道,相反,非常香,特别是对于那些饿了三天的饥寒交迫的人来说,这是非常诱人的香味。可是他们都是亲眼见过那些尸首的,再闻到这种烤肉的味道,就没有人是不会吐的。

  这些捕快,衙役们也是第一次见这种惨案,铁大人也不是那无情的上官,让他们去洗洗,再弄点吃的,由衙门报销。他自己不去,只能由着西门开和捕头的乔大勇带着了。乔大勇先送回青青,自己更了衣,喝了一大碗米汤才出去。他绝对相信,没有人会想吃东西,当然喝酒除外。

  不过西门开没有让他们喝酒,洗了澡,去了醪糟馆子一人吃了一碗醪糟汤团,当然西门开还让人包了两碗让乔大勇带回来给青青和安安。大家都不想说话,第一次出了案子让所有人都失去了说话的欲望。

  乔大勇也很沉重,提着汤团回来,看到青青还在奋笔疾书的样子,他也没进,拿了一碗汤团放在她的书桌上。

  “把白天的事字记下来,将来安安也能做参考。”青青笑了一下。

  “大伯,你回来了,手上是什么?”

  “黑芝麻汤团,用醪糟煮的,你要吃吗?”乔大勇对包在大布里的安安笑了一下。

  “要,我晚上吃的又都吐了,那个,大伯,你放到越大哥房里,他也没吃。”安安被何氏暴力的抱走,他还在院里扯着喉咙在那儿喊着。

  “我不吃了,爹,都拿过去吧!”青青忙把自己那碗放回了窗台上。

  “你一天也什么都没吃。”乔大勇皱眉。

  “刚刚的米汤很好,我都喝了。”青青笑了一下,“对了,帮我谢谢二婶,还给我煮鸡舌香水洗澡,真是太感动了!”

  “得了,你指望你二婶那马虎人?一定是小越干的。”乔大勇小声轻笑了一下。

  青青笑了,她知道父亲不用她的回话,低头继续。

  乔大勇看看女儿,把两个碗端到前院里,越文钦还没睡,拿了一本书躺在床上看着。乔大勇也没进屋,把碗放到窗前的桌上,“醪糟汤团,黑芝麻馅的,安安说要跟你一起吃。”

  “我吃不了!”越文钦使劲的摇摇头。

  “吃吧,开封老店,别处味道不同的。”乔大勇不管了,自己回自己房间去了,他这一天,也真的受够了。再也不想回想!

  安安穿好睡衣,又套了一个大大棉袍子,就跑到了越文钦屋里来了。

  “你等我一块吃啊?”

  “不是,你能吃都吃了吧!”越文钦伸手请便。

  “小越,你快吃了,不然他就成猪了。”何氏在对面大吼一声。

看过《皂吏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