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皂吏世家 > 第34章 悬案

第34章 悬案

  “怎么啦?”已经离得很远了,西门开看已经无人关注他们,才轻轻的问道。

  “我们太不小心了,若我们之前猜得是对的,那里会有一个杀手集团,那么,你觉得他们除了店里防范之外,周边是不是要有自己的观察点?那间茶楼是附近最好的观察点,你看,我们想看这间店,就都不约而同的到了这儿。若我是醉花荫的老板,我又不缺钱时,这个地方我怎么可能让给别人?”青青摇摇头。

  “所以你才忙出来,让人觉得你们就是无意闯入的路人?”西门开点头。

  “现在想,我没安安那么细心。他注意到他们茶具和餐具非常精致了!”青青长叹了一声,看着前面坐在越文钦肩膀上的小胖子,微笑起来。

  一个中等的茶楼,有奶油沾酱,有切成花的果盘,还知道在有橙子的果盘里放上一碟青盐!还有那铜制的雕花的搅拌棍,这么精致的侍奉,她能联想的,就是一等的花楼。此时,最风雅的,就是在花楼的花魁们的生活方式。她们一定要出奇、出新,与众不同。

  “所以跟小越说的,连油温都没掌握的厨子,怎么能做其它那么精致的摆盘与切花?”西门开眼睛微眯。

  “说不定就是一个厨子,白天在这儿,晚上在那儿,这个厨子只负责打奶油和切果盘。其它点心可以白案师傅做好,放在一边白天这里卖不完,晚上那边可以继续。反正,那边的客人也不是去吃点心的。”

  “以后出来看地形的事,可以找我。小越也不知道会不会功夫,这样太危险了。”西门开想想背后也微微的出了一点汗,若不是他们习惯不在人前谈案子,让人听去了,他们就走不出来了。不知不觉的,他们走回了主街上,那里离乔家就不远了。西门开不好送他们回去,还是嘱咐了一声。

  “父亲的意思是,我以后还是别出现场了。麻烦跟铁大人说一声!”青青对着西门开一礼。

  “胖子案还没完呢!”西门开忍不住说道。

  “以后就是衙门的事了,我能起的作用已经不多了。至于说其它的案子,这些年,我爹和崔叔他们也学得差不多了,纵是拿不出我那样的证据,但他们探案上还是不缺什么的。”青青就事论是,她想到早上父亲黑黑的眼窝,想来自己嫁不出去这件事,在他看来是很严重的事,她可以不搭理祖父,可是面对一直把她捧在手心的父亲,她还真的不能说不。

  “会有点可惜。”

  “对了,您在刑部有关系吗?”青青心里盘算了一下,还是红着脸小声说道。

  “怎么?”西门开怔了一下,青青难得跟自己说这么多话。却问的是刑部,难不成告诉她刑部的尚书是他亲戚?

  “我想看看姑祖父的案卷,不是想管,反正以后也不让出门了,想研究一下。”青青看看不远处小摊上挑东西的越文钦和安安,小声的说道。

  “知道了!”西门开点点头,他不知道她姑祖父是谁,不过,这个用不着让青青来告诉他。

  “谢谢!”青青对着西门开一礼,忙离开了。

  越文钦正在给安安买面人,两人对着吵架,但是一人手上拿了一个,看上去有点傻乎乎的。

  青青跟安安招了一下手,大街上,她也不好意思说话,自己闪进了进他们家的小巷子。

  西门开看她对越文钦也没有太多关注,心情好多了。

  越文钦没跟着青青回去,而是顺便买菜去了。那天让何氏买南豆腐,结果她带了一块老豆腐回去,逼得他把豆腐先炸后烧,费老劲了。更何况,这几天,乔家的大姑娘肯定不会吃肉的,刚刚连炸糕都不吃,只点了水果,所以这小姐姐太难伺候了。

  晚餐前,青青的书桌上,已经少了一大半的书,红签的书已经摆到了她的书架上了。而西门开这回也坐在书房里,手里拿了一份带着封的卷宗。青青没碰,只是皱紧了眉头。

  “这是没开封的。”

  “是,所以你若是真的要看,就这么看吧。别留下副本即可!”西门开想了一下,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知道什么?所以就这么拿给我了!”青青抬眼看着西门开,他们分开也不过一个时辰,一个时辰找出自己的姑祖父及他们案子的卷宗,这是十年前的事了?此时调一个卷宗可以这么快吗?

  “悬案司!朝廷会把这些重案,要案单独放在一个地方里,由刑部辖制。刑部新人也会不时的进去熟悉一下案情,以期在后来的案子里万一碰上。所以我一说你姑祖的名字,他们就把案卷给我了。”

  “上面的封条是十年前的!”青青没碰那袋子也看得到上面的封条,并且凭她的眼睛不用手碰也知道,这十年,这封条是没人动过的,那么也就跟他刚刚所说的就有很大的出入了。一个常常要用来教育后辈的案卷,不可能还封着,还不许有副本,这样的话,应该很多副本,让人看。

  “就是啊,悬案司里,这样封存的案子只有十个!守案卷的人都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当然,他也不关心。在他看来,这是没有意义的悬案,一个没有意义的悬案,拆封都是浪费,所以,你要看,他就让我拿出来了。”

  “所以那十个案子在悬案司看来,就是不可能侦破的案件。”青青皱紧了眉头,悬案室其实哪朝哪代都有。为什么《包公案》、《狄公案》之流那么受百姓的欢迎,包青天,狄仁杰在千百年后还被传讼,说白了,就是老百姓内心深处对于公平正义的向往。老百姓关注的事,衙门不可能不关注,所以为何衙门这些小吏们都是世袭的,在没有专门的学校教授这些办案的常识时,只有依靠家族传承来解决教育问题。这案子,肯定是接到这案子的悬案室封的,他们做了审定,决定不浪费时间了。于是后面的悬案室也就自然而然的不再碰触了。

  “你是家人,关心是应该的。他们不介意!”西门开笑了一下,“不用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看过《皂吏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