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皂吏世家 > 第65章 无话可说

第65章 无话可说

  /

  青青没注意听祖父和父亲在说什么,她在看小紫,她觉得这女孩有点不对。当然,她也不介意家里多一个人,刚刚越文钦有一句话打动了她,晚上进她房间给她换煤,太尴尬了。细想了一下刚刚越文钦的话,这位是被大户人家发卖的,她看过书上说过,大户人家发卖的,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原由。

  “被人遣出来是犯了什么事吗?”青青抬头轻轻的问道。

  “不是的,不是的,我是被家里赎出来的。”小紫忙上前急急的说道。

  青青皱着眉头,上下打量她,终于走近了小紫,动了一下鼻子。轻轻的蹲下,拉开她的裤腿。一条条纵横交错的伤痕,有新有旧,有的看上去竟然是刚刚的,还在渗血。

  “谁干的?”何氏跳了起来,原本她是不支持家里买人的,可是看到那些细得跟麻杆一样的小腿上全是伤痕,一下子气着了。

  “为什么?”青青站起来,拉起她的手,看看她的手臂。手臂上也是伤痕累累,她不忙着同情,她对于这种身份不明的人,万不敢放心的。

  小紫缩回了手,嘴闭得紧紧的。

  “越大哥,送她去白大夫那儿,养好伤让她家去。钱以后还到柜上就成了!”青青摇摇头对越文钦笑了一下。

  “大姑娘,奴卑能干活的,请您收留奴卑吧?”小紫一下子跪下了,泪流满面,“姑娘,奴卑的哥哥是借银子赎的奴卑,若您不买奴卑,奴卑哥哥怎么办啦!”

  “我们是小康之家,若是你在原主那儿有什么事,我们家担待不起!”青青毫不动容,只是平静的看着小紫解释道。

  “没有,真的没有。奴卑之前侍候小姐的,我们一起长大,小姐从没对小紫有什么不满意的。只不过,上个月小姐突然病逝了,奴卑就被放到了厨房。因为没做过厨房的活计,所以常被妈妈教训。姑娘,奴卑真的没有犯过错。”

  “上个月死的小姐?”青青想了一下,“上个月死了三位小姐,不过养得起你这样丫环的,只有城东费家了。死了的费二小姐听说刚刚与布王张家定亲,因为着凉就一病不起。费家为了与张家再续前缘,于是重新换了庚帖。是吗?”

  “是!我是伺候费二小姐的,二小姐人很好,她是嫡出的,不过三小姐也放在太太身边养的,跟二小姐也只差着月份。”小紫忙说道。

  “这孩子不聪明。”青青转向了越文钦苦着脸。

  “不然就活不下来了。”越文钦笑了,“再说,她哥哥问我借的钱,所以你不留下他,亏的是店里的钱。”

  “二婶,麻烦你了,别让她进我房间。换煤的事,我可以自己来。”青青转向了何氏。

  “我先带她去看伤,这是什么人呐?看把孩子伤的。”何氏可不管他们在说什么,她现在就是觉得把一个小姑娘伤成这样的,都是坏人。

  “哦,二婶,麻烦白大夫写个伤情的证明。”青青看着何氏笑了一下,“总不能被人说,她到我们家才这样的。”

  “对对对,这是应该的。”何氏忙拉着小紫出去了。

  “青青……”乔爷皱紧了眉头,他自是知道孙女跟何氏说的不是实话,但他还是等着何氏出去了才开口。抬头正想说啥,却看到堂屋外还站着一个人,定睛一看,眉头又一跳。

  大家原本等他说话的,不过看他的神态变化,忙随着他的目光下去,一齐看到西门开。

  “乔爷,家祖派晚辈过来道歉,之前的约定可以取消了,请千万别烦恼。”西门开深深一揖。

  “没事,原本就没什么约定。你回去吧!”乔爷看看乔大勇,看他的样子也知道他还是不乐意青青和西门开谈,笑着摆了一下手,把刚刚的事抹平,顺便对乔大勇一摆手,“老大,你送西门大人回去,跟西门老大人回个话。”

  “乔爷,我想跟青青谈谈,单独的。”西门开深吸了一口气,看乔大勇怒视自己了,忙深深一揖,“没有痴心妄想,只是想跟她谈谈。”

  “我店里有事,乔爷,晚上吃汤包成不?今天有很好的河蟹,我留了一些。”越文钦坚定的要回避了,当然偷偷的看了一眼青青和西门开,一脸的八卦的样子。

  “我要吃饭!”乔爷给了他一个白眼,自己背着手去衙门了。至于说青青要不要跟西门开谈,那是青青的事,他不管了。

  乔大勇倒是想把西门开赶走,可是看青青那迟疑的样子,轻轻的拍了他一下:“没事,想见就见。”

  青青牵了一下嘴角,先看向了乔大勇:“爹,费二小姐的死应该有问题,您关注一下。”

  “我被停职了!”乔大勇一翻白眼。

  “爹!”青青歪着头,声音拖得老长。

  “知道、知道,等着小紫的验伤回来,我再做事。”乔大勇摆手,看看西门开还在下面站着,想了一下,“你们去青青书房,那里暖和。”

  青青对西门开强笑了一下,一伸手,自己让开了道路。

  西门开对着乔大勇一拱手,对着青青让开了路。

  青青坐回了书房,这里果然暖和多了,里面也充满了果香。虽说这些天她很少坐这里,但是越文钦还是每天按着何氏说的,天天把这里烘得暖暖的,摆上橙皮。

  “若是觉得太闷,可以开窗。”青青在暖包里拿出了温着的红枣茶,给他倒了一碗。

  “不用,抱歉!”西门开对着她还是一礼。

  “您想问什么吗?”青青笑了一下,示意他坐,自己也坐下。

  “抱歉,我不知道长辈们之间会有那种渊源。不过也好,至少我们可以说是天意弄人。”西门开轻叹了一声。

  青青呆了一下,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吗?欺负她是理科生吗!对他牵了一下嘴角,决定说点她觉得有用的,“你对费家这件事怎么看?”

  “你对我就没别的话说吗?”西门开苦笑了一下,细想想每一次,他们好像就只有谈案子。

  “我还小。”青青尴尬了一下,说了一句让她自己都觉得恶寒的话。

  “唉,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喜欢你?我是真的想娶你为正妻的。”西门开还是忍不住说道。

  青青又笑了,随手拿了桌上一个小玩艺轻轻的敲起桌子来。不过眼睛里透着西门开没见过的阴冷。

看过《皂吏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