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宋帝王 > 第四章 祖宗(1)

第四章 祖宗(1)

  ,!

  赵昕没有等太久,便听到了一阵喧哗声从外面传来。“恭迎陛下……”

  “恭迎官家……”

  此起彼伏的恭迎之声,由远而近。

  只是片刻,殿外的脚步声便已在耳畔响起。

  嘎吱,殿门被人推开。

  殿中的宦官、宫女们立刻就转过身去,跪下来:“恭迎官家……”

  赵昕闻声,抬起头,略带着激动的向着珠帘外看去。

  油灯灯光照耀下,一位身穿着褚袍,戴着一顶璞头的中年男子,映入视线。

  他约三十上下,神色憔悴,但双目有神,留着长须,看上去和蔼可亲,一副邻家大叔一般的模样,几乎没有任何攻击性。

  赵昕看着这个男人,眼眶顿时湿润了起来。

  “父皇……”他犹豫着,吞咽着口水,忍不住低声喊道。

  来者,正是他的父亲赵祯,当朝的大宋官家,最新的官方正式称呼是:体天法道钦文聪武圣神孝德皇帝。

  这个头衔很长对不对?

  但在唐宋,这个尊号还算短的了。

  已故的真宗皇帝,生前群臣给他敬献的尊号长达二十个字,像绕口令一样,光是看着都让人感到头疼。

  “二郎……”赵祯一个箭步,就蹿到了赵昕床前,激动不已的看着端坐在珠帘后的赵昕,立刻就对着在床榻前的许希问道:“许翰林,寿国公怎么样了?”声音却是因为激动而有些变形了。

  这也怪不得他。

  毕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是农村的老农都知道的事情!

  而这位官家年已而立,膝下仅得这么一个可以继承大统,承嗣社稷,传承香火的儿子,当然是看得比一切都宝贵、珍惜。

  “官家,国公一切无恙……”许希小心翼翼的答道:“臣方才为国公诊脉,得其脉象平稳,见其呼吸正常,面色红润……”

  “臣为官家贺!为天下喜!”许希俯首拜贺。

  赵祯闻言,仿佛心头大石落下,喜不自胜的道:“赏!赏!”

  “翰林医官许希,服侍寿国公有功,除翰林医官使,赐绯服!余者宫人各有赏!”

  殿中众人闻之,都是面带喜色,连忙磕头谢恩。

  许希更是喜不自胜!

  翰林医官使,这可是所有太医们朝思暮想的差使,也是大宋太医们为官的顶点了。

  而赵祯则已经将视线聚焦到了那端坐于珠帘后的小小身影之上。

  “二郎……”他轻声唤着乳名。

  “阿耶……”突兀的,一个稚嫩的身影从珠帘后钻出来,小小的人儿,张开手臂,闯入怀中:“阿耶……阿耶……”

  稚嫩的乳音入耳,怀中感受到了一个小小的身躯的温度。

  这位官家于是泪流满面,抱着爱子,轻声应了一句:“哎!阿耶在呢!在呢……”

  于他而言,只要爱子还在,那么一切都值得了。

  所有人静静的看着这个画面,没有人出声打扰。

  赵昕也是紧紧贴在自己父亲怀中,感受着这片刻的温馨与安宁。

  前世,他最对不起的就是这个男人,他这个身体的父亲。

  回想着前世,父亲的谆谆教诲,耳提面授的种种事情,以及种种宠溺与爱护,他的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他的父亲晚年,与他一般,沦为了文官士大夫们的机器与木偶。

  以至于文彦博、富弼等人,居然能越俎代庖,代君行政。

  而偏偏,那时的他,还沉浸在王霸之气一发,天下纳头就拜的美梦之中,沉迷在文官们与后世公知们联手编织的所谓‘民猪’迷梦里。

  直到晚年,回首往事,他才发觉,父亲早已经提醒过他无数次了。

  而他却每一次都误解了父亲的暗示。

  以至于最终沦落到那个处境,于是,只能亲自为自己的幼稚买单。

  而今再来,赵昕紧紧的抱住自己的父亲,在心里发誓:“父皇,此生,儿臣绝不会再辜负您的期许了!”

  “朕,必为尧舜!”

  口含天宪的尧舜!

  一言而决天下事的尧舜!

  四海之内,六合之中,神灵所生,鸟兽人神,莫不膜拜的尧舜!

  但这份短暂的安宁,维持不了太久。

  “官家……”一位戴着五梁进贤冠,穿着紫金袍的老臣,躬身近前,小声的提醒:“您该问问寿国公了……”

  赵昕听着,看了那位老臣一眼。

  那是一个眉目慈祥,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老人。

  大约六十岁左右,留着宋代士大夫最常见的长须,胡须略微发白,和多数士大夫一样,面有富态,大腹便便,但精神抖索,似乎充满了精力,只是,他似乎总是习惯眯着眼睛,以至于赵昕根本看不到他的眼神。

  赵昕注意到,他头上戴着的五梁进贤冠的左右两侧,垂着三只黄金做成的小蝉。

  这在大宋,是宰相的象征。

  只有宰臣、使相,才可以在五梁进贤冠上加上这种名为笼巾貂蝉的饰品。

  而如今的枢密院首脑章得象,并没有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所以,章得象还不能用笼巾貂蝉。

  故,这老人的身份,已是呼之欲出了。

  “申国公吕夷简!”赵昕暗念着这个名字,脑海中,有关吕夷简的文字描述和履历,随之出现。

  吕夷简,字坦夫,淮西路寿州人,生于太宗太平兴国三年(西元978年),父为故光禄寺丞吕蒙亨,其叔为太宗宰相,太子太师、许国公、中书令吕蒙正。

  吕夷简于真宗咸平三年进士及第,补为绛州推官,后知滨州,始为治民官。

  正是滨州任上,吕夷简声名鹊起,火箭般的升为礼部员外郎、刑部员外郎兼侍御史。

  又在出使辽国时,表现优异,升为知制诰。

  真宗晚年,便从知制诰迁刑部侍郎权知开封府尹,而在大宋,知开封府的官员,素来都是被当成储相看待的,基本上只要不中途夭折,必定为相!

  果然,乾兴三年,真宗驾崩,新君即位,太后垂帘听政。

  七年后,吕夷简便从龙图阁直学士、权知开封府任上以本官加集贤殿大学士,拜为中书门下平章事,开始成为大宋宰相!

  当年八月,又加昭文馆大学士,为首相!

  而在那以前,吕夷简就以龙图阁直学士的身份兼伴读,在赵昕父亲赵祯老师李迪的授意下,陪伴在赵祯左右,保驾护航很久了。

  自从天圣七年拜相以来,迄今整整十一年,吕夷简当了九年的宰相。

  只在明道二年和景祐四年短暂罢相。

  想着这些前世所记的事情,赵昕看着吕夷简的神色,就变得从容起来。

  因为,他知道,吕夷简是绝绝对对的帝党。

  与他以及他的父亲,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只要大节不失,小处吕夷简必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帮着鼓噪。

  只是……

  前世当了三十余年官家的赵昕,非常清楚。

  大宋朝堂,有帝党,就必然有异己。

  就像有改革派,一定有保守派在旁边使绊子。

  这是祖宗家法,名曰:大小相制,异论相搅。

  既然首相是帝党,那么两府的另外一位首脑知枢密院事章得象是什么人就已经呼之欲出了!

看过《大宋帝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