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宋帝王 > 第十一章 南厅

第十一章 南厅

  从宣德门步行进入皇城,巍峨的大庆殿便映入眼帘。只抬眼看了看那气势恢宏的殿堂,富弼便扭头向着东边而去,很快他的眼前就出现了一条宽大的回廊。

  廊中许多官员来来往往,如洄游的鱼群一样。

  富弼微微整理了一下衣冠,然后便抬步走入回廊中。

  “右正言……”许多认识的官员,遇到富弼,连忙避退到一侧,微微行礼,以示尊敬。

  只不过,这尊敬给的是他的官职——知谏院右正言,而非他本人的。

  所以,大多数人都只是匆匆一礼,然后就像逃难一样的逃开。

  但富弼不以为意,他依旧是昂首挺胸,走在回廊中。

  对于今天的境遇,他早有预料,已是欣然接受。

  出了回廊,沿着横街向北走,枢密院已映入眼帘。

  “右正言……”一个枢密院的官员早已经在这里等候了:“元台在南厅,命下官来迎正言!”

  “有劳!”富弼微微拱手,于是便跟着那官员,穿过枢密院的正门,从其南侧门出,一座宫阙便出现在眼前。

  此地,来来往往的官吏、将校,变得更多了,气氛也变得无比紧张起来。

  因为这里是南厅。

  大宋帝国的战时指挥中枢。

  现在,西虏猖獗,气势嚣张,辽人也蠢蠢欲动,所以,国家的重点,已经完全转移到了军事上。

  两府既需要面对西虏的进攻,也需要应付和瓦解来自北方辽人的威胁。

  无论是首相吕夷简还是知枢密院事章得象都是压力巨大。

  这南厅也就成为了比政事堂还繁忙的机构。

  在那官员引领下,富弼穿过喧哗繁忙的南厅前院,来到后衙门口。

  此时,此地正在议事。

  所以,富弼就只能在门口等候。

  不过,没多久,就有人出来,对富弼道:“元台闻正言至,请正言入内旁听!”

  富弼笑了一声,道:“中堂美意,却之不恭,下官谨从之!”

  他是台谏官,按照制度,没有什么东西,是他不能听和看的,也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不能说和批评的!

  于是,便在那人引领下,迈步走入衙内。

  一进门,富弼就发现,所有在场的宰臣、执政官们,都侧头过来,用着异样的眼神看着他。

  这让他有些不舒服,于是恭敬的拱手再拜:“下官富弼,见过诸位明公!”

  “正言来的正好!”坐于上首,主持这次会议的首相吕夷简,忽然起身,对富弼笑道:“吾方才还在与本兵说起正言呢!”

  坐于吕夷简对面的知枢密院事章得象含笑不语的点点头。

  富弼心里面顿时一咯噔,因为,大宋两府从来都不是一个和谐的两府。

  恰恰相反,两府斗争从来不休。

  特别是西虏称制后,为了战和、攻守以及甩锅,两府斗的头破血流。

  上一任的两府宰执们,更是同归于尽,这才有了吕夷简再度拜为首相,有了章得象的上位,也才有了这南厅两府集议之事。

  但,两府的斗争,并未因为前代首相、执政和枢使们的去国而停止。

  反而愈演愈烈。

  申国公吕夷简对西贼态度强硬,主张全力进攻,务必败贼,而知枢密院事章得象则倾向于主守,不提倡主动进攻,枢密副使杜衍更是曾在官家面前表态‘以侥幸而行军国之事,自古未闻有胜者’,坚决反对主动进攻。

  参知政事宋痒于是据理力争,双方从君前斗到政事堂,又从政事堂纠缠到南厅。

  几乎可以说,已然撕破脸皮。

  但现在,这已经斗的不可开交的两府执政、宰辅们,却坐在了一起,和颜悦色的等待着他?

  这是什么情况?

  富弼百思不得其解。

  “正言坐下来说话!”章得象笑呵呵的眯着眼睛,宛如一个弥勒佛。

  于是,便有人搬来一条椅子,然后将富弼请过去坐下来。

  这让富弼受宠若惊,甚至感觉到屁股下面红烧一般,他拘谨的小心翼翼的踮起屁股,根本不敢抬头,拱手对着在他上首的宰臣、执政官们问道:“下官惶恐,不知列位明公究竟有何吩咐?”

  “正言勿急……”章得象笑呵呵的道:“今日特地将正言请来,乃是有好事,欲与正言商量!”

  章得象轻轻端起面前放着的茶盏,抿了一口从老家带来的茶叶,然后闭上眼睛,悠悠的问道:“春坊昨夜之事,正言可有耳闻?”

  富弼立刻像发条一样弹了起来,问道:“本兵……坊间传说难道是真的?”

  昨夜,官家与宰辅执政们,联袂入禁中,探望寿国公而出。

  旋即,官家与宰臣宴于升平楼。

  据说,昨夜升平楼中罕见的出现歌舞丝竹管乐之声,官家甚至都喝醉了。

  然后,今天,整个汴京的官员中,就出现了种种故事与传说。

  有人说,寿国公得祖宗庇佑,宣祖皇帝亲自出手拯之。

  也有人说,寿国公醒来后就做了一首诗,尽显圣王胸襟与气魄,閤中内外宦官、宫人,尽俯首膜拜。

  更有许多方士、僧侣言之凿凿的说什么有人曾从河南府巩县入京,据其云,巩县的永安陵这一个多月来,芳草箐箐,松柏勃发,当地有善望气的人断定:此祖宗有灵,庇佑宗社,国家必有福报!

  作为台谏官,富弼自然一早就关注到了这些动静。

  只是,自正月下旬,寿国公染疾以来,这汴京城里,瓦市勾栏之中,类似的传说与故事,早就已经被人正炒、反说了几百遍了。

  就在前两天,曹皇后去大相国寺进香,当天下午,就有‘寿国公薨了’‘官家涕泣不休’之类的谣言。

  所以,富弼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然而如今,两府的首脑与执政们,却特意将他召来,特地问此事。

  富弼当即就明白,坊间传言,大抵是八九不离十。

  那位寿国公,国家的未来,真的大好了?!

  富弼不由得握紧了拳头,有些欢欣鼓舞。

  “坊间传言,虽然素来荒诞……”章得象眯着眼睛,用略带福建方言的腔调说道:“但有时候,却多少道出了事实……”

  “如正言所知,国公确实大好了!”

  “昨夜,吾与元台并诸执政与官家探视国公,见国公聪思敏捷,圣体安和……”

  说到这里,章得象便挥挥手,于是便有吏员将一张白纸,送到富弼面前。

  “此国公昨夜醒转后所吟之诗,正言看看吧!”章得象不疾不徐的说道。

  富弼于是低下头来,看向面前的纸张。

  “独坐池塘如虎踞,绿荫树下养精神……”富弼轻声念着,内心波涛翻滚:“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做声?!”

  “此诗……果真国公所作?”富弼惊骇莫名。

  自古诗以言志,歌以咏怀。

  富弼本身就是一个诗赋爱好者,自然能品的出这首七言绝句其中所蕴含的心胸气魄更能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王者风范。

  但问题是……

  寿国公才两岁啊!

  古者甘罗八岁拜相,已经是奇迹,不可复制。

  “确实如此!”章得象点头答道。

  在其对面,吕夷简亦点头附和:“此事,正言不必疑虑,此吾等所共见、确认,绝无半分虚假!”

  说到这里,吕夷简就翘起了嘴唇,略微得意:“天降圣主,此吾大宋中兴之兆也……”

  其他执政们,也都是一副兴奋的神色。

  特别是正府的参知政事们,一个个都快把眉毛翘到天上去了。

  这让富弼看着,有些揪心。

  因为,他已经意识到,此事或许会被正府所利用,成为申国公所极力要求的进攻战略的重要砝码。

  天降圣主?

  自是天佑大宋,天命在我。

  当然不能和叛贼逆臣客气,必要驱王师于灵州,擒赵元昊于兴庆!

  而偏偏,富弼和他的朋友们,都是主守的。

  这就有些尴尬了。

  富弼看向章得象、杜衍等枢府大员,却见到章得象等人都是低头饮茶,一声不吭。

  于是他知道,在这个事情上,两府已经达成了一致。

  换而言之,他和他的朋友。

  范仲淹、尹洙、田况、丁度、张方平……都被抛弃了。

  从去年十二月至今,朝堂上争论不休的攻守之争,马上就要结束。

  国家即将全力支持进攻战略!

  可是,现在能进攻吗?

  有进攻的资本吗?

  兵甲、资源和情报准备,都做好了吗?

  富弼知道,一个都没有!

  一时间,这位右正言忧心忡忡,再不复先前闻知寿国公身体康复时的振奋与喜悦。

  章得象微微抬眼,看到富弼的神色,他会心的一笑,放下手中的茶盏,轻声道:“正言可知,如今为何吾与元台并诸公要特地将正言召来?”

  富弼闻言,也是疑惑的皱起眉头来。

  是啊!

  他只是一个台谏官,正七品而已,连绯衣鱼袋都是‘借’的。

  就算他是三司使的女婿,但两府的宰臣们也没有必要特地将他召来知会此事。

  顶多,正府发个藁书给他做个文字介绍。

  想要了解实情和事实,就得他这个台谏官亲自去中书省,找起居舍人或者相关有司查阅文牍了。

  “因为……”章得象的声音,忽地在富弼耳畔响起:“今日国公特地提到了正言啊!”

  “国有铮臣,家有忠仆,国家必安!”

  “此国公谓许院使之言正言语……”

  “正言之铮直,国公亦知……”章得象半是羡慕半是赞许的道:“想必未来两府之中,必有正言一席之地!”

  富弼听得脑子都是嗡嗡的,一片混乱。

  只觉心跳剧烈,呼吸急促,思维一片空白。

  他的心思彻底被那十二个字所占据——国有铮臣,家有忠仆,国家必安!

  几乎是下意识的,富弼立刻就知道了,章得象说的没有错!

  他的升官,已经是板上钉钉!

  而且,将会是很快!

  两府内外和朝野上下,都会主动帮他铺路,为他开道。

  四十岁前升参知政事或者枢密副使,几乎是没有疑问的。

  为什么?

  寿国公都称赞的铮臣,那个敢拦着他升官?不怕被穿小鞋吗?

  只是……

  为什么?

  为什么是我?

  富弼内心,疑问重重。

  但没有人能给他答案,所以,他只能将求助的眼神投向在他上首的章得象,希望这位长者可以提点一下。

  章得象没有让富弼失望。

  这位本兵与坐在其对面的首相吕夷简对视了一眼,然后道:“一个时辰前,同修起居注郭稹将这两日间国公起居言行送到了枢府与政事堂……”

  富弼聚精会神的听着,一个字也不敢遗漏。

  “这是枢府抄录的副本……”章得象挥了挥手,立刻有人将一本小册子,送到了富弼手中:“正言且先看,看完再谈……”

  富弼点点头,然后郑重的打开自己面前的那本小册子,仔细认真的阅读起来。

  这一读,便在富弼内心之中掀起惊涛骇浪。

  醒而吟诗述志,宣祖皇帝入梦,感生大帝出手……

  过去只在传说与故事中才有的桥段,照入现实。

  而其后在曹皇后之前一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轻损,何况娘娘赐?’,寿国公的仁孝形象已是跃然纸上。

  而曹皇后离开后,质问王守规,迫其谢罪,更是尽显国公的手腕与智慧。

  特别是最后那一句:如此,孤便放心了!国有铮臣,家有忠仆,国家必安!

  看的富弼正是心潮澎湃,激动无比。

  文人士大夫,追求的不就是这个吗?

  明主圣君,真的是明主圣君啊!

  大宋有救了!

  天下有救了!

  内心正激动之时,富弼就听章得象说道:“正言,如今可知,吾等特意将正言请来的缘故吧?”

  “祖宗显圣,圣主天成,此诚国家之福,天下之幸也!”

  “然而……”章得象忽地站起来:“使孟子之贤,孟母犹须三迁其家,以养孟子之行,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寿国公乃是国本,负天下之重……”

  “正言既得国公看重,日后自当多多亲近,以导国公之言行……”

  富弼于是恭身作揖,稽首长拜:“下官谨从本兵、元台,及列为明公之教!”

  注:宋代宰相的称呼很多,元台、中堂都是较为常见的叫法,当然,最普遍的还是相公~

  枢密院首脑,则一般被称为本兵或者枢相、使相。

看过《大宋帝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