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宋帝王 > 第二十六章 倾国才人(2)

第二十六章 倾国才人(2)

  “二郎,来娘娘面前,让娘娘好好看看……”张才人巧笑嫣然,年轻而美妙的身姿,仪态万千,风情万种,令人不免想起了当年曹子建的洛神赋之语: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便是赵昕,也不得不感叹,这女人确实是一个足够令男性神魂颠倒的尤物。

  于是,他便笑着上前,来到这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妃嫔前,微微拜道:“娘娘安好,二郎有礼了!”

  “果然是得祖宗庇佑的麒麟儿!”张才人笑着伸手,将赵昕抱在怀中,一双柔夷,轻抚着他头上浅浅的发丝:“真是聪明呢!”

  说着她眼中明显闪过一丝的伤感。

  她虽得宠,官家甚至愿为她而弃这皇城佳丽三千,与她日日厮守。

  但……

  没有生下儿子,是她最大的遗憾。

  抱着这怀里的皇子,张才人甚至有些嫉妒起那个住在保庆殿的苗氏来了。

  虽然,那个女人出生低微,但她有儿子啊!

  而且还是一个得祖宗庇佑的儿子!

  这样想着,她的手就难免有些用力。

  “这女人……”赵昕立刻有了反应:“真是恃宠而骄!难怪王守规敢在曹皇后面前那般嚣张!”

  他是谁?

  这大宋唯一的国本,当今官家独子。

  这满朝上下公卿大臣,休说动他一根寒毛了,别是连不敬的话,恐怕也没有几个人敢说。

  但,这张才人却敢做出伤害他的举动来。

  虽然,只是稍稍用力。

  但,在赵昕看来,这已是赤裸裸的跋扈与嚣张!

  于是,赵昕马上就记起来了。

  前世,这皇城里流传的温成张皇后生前的种种故事。

  用皇后仪仗,行皇后制度,甚至越俎代庖,将曹皇后甩在一边,乃至于当众给曹皇后难堪、脸色。

  还有这位宠妃多次干预朝政,甚至内降文字给大臣宰执,给她家族的人要官职要好处的传说。

  一念及此,赵昕马上就知道了,他绝不能表现出任何的可能对这位宠妃不满的态度或者言行。

  因为……

  女人若是受到刺激后疯起来,那是绝对不会管什么理智、现实、正治、祖宗的。

  当初,郭皇后怎么被废的?

  这位大宋皇后吃醋起来,当着宰臣的面,在赵昕的父亲脖子上留下了一个记号。

  而郭皇后可是名门世家出生,她是宋太祖的平卢节度使郭崇的孙女。

  自小受的教育,皇后之尊养出来的仪态,皇城里的规矩与制度,都不能控制她吃醋后暴走的脾气。

  可见,对女人,不能讲道理。

  特别是受宠的女人,尤其没法子讲道理。

  只是,可惜了……

  “张尧佐终不能用啊……”

  张尧佐再合适,这位张才人只要活着,赵昕那里敢用?

  不怕被卖吗?

  甚至,更直接一点,栽赃陷害!

  可别忘了,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不能讲道理。

  第一是女人,第二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男人。

  而赵昕的父亲,此时恰恰是第二种。

  心中百转千回,实则不过一刹那,赵昕旋即就在这个美的让人窒息的宠妃怀中,甜甜的笑起来,然后问道:“娘娘,娘娘,安寿妹妹最近可还好?”

  安寿,是这位宠妃的第一个女儿,同时也是目前大宋最尊贵的公主。

  虽然只有十个月大,但却已被封安寿公主,命赐府邸,规格为第一等。

  更因这位公主之故,赠这位才人之父张尧封为正四品的秘书监,追封其曾祖为宁州刺史,祖父为光禄少卿,又提拔其外祖父曹简为秘书省著作佐郎。

  真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这还只是生了个女儿,要是儿子……

  再回想起自己,赵昕心里面也有些苦涩。

  他的外家捞了什么?

  什么都没捞到!

  前世,还是他成年后,为了国家的体统和面子,他的父亲才勉为其难的提拔了几个苗家人,又追封了外祖。

  还有,他的姐姐福康公主,作为帝之长女,却还在襁褓里,就被强行拉郎配,许给了章懿皇太后的家人,一个丑的让汴京人都为公主抱不平的男人。

  最终,也酿成了悲剧,让赵昕的姐姐,不过二十岁就精神分裂了。

  心中想着这些,赵昕内心难免是不平衡的。

  不过,这些念头他也就是在心里想想。

  而张才人听到赵昕提起自己的女儿,也终于是放下了手,态度也变得和煦起来:“二郎是想念安寿妹妹了吗?过两天,娘娘带二郎去看妹妹可好?”

  赵昕立刻乖巧的点头。

  这让这位宠妃笑的更加迷人灿烂。

  或许是想到了赵昕身上的光环,也或许是念及这春坊内外,遍布着宰臣们的眼线。

  所以,她也不敢太过放肆。

  便将赵昕抱起来,放到床榻上,然后轻笑着道:“娘娘听说,二郎前些天逐走了王守规……”这位宠妃凑到赵昕面前,没有半分瑕疵的俏脸,却让赵昕感觉毛骨悚然:“可是娘娘却是喜欢这个内臣在身边伺候……”

  赵昕连忙道:“既然是娘娘喜欢的内臣,那自然听凭娘娘处置!”

  “这就对了!”张才人于是站起来,几个贴身的侍女马上上前,托起她那长的过分的裙子:“那娘娘就留下王守规了!”

  “娘娘说什么,就是什么……”赵昕勉强维持住自己的仪态。

  直到那位才人在数不清的宫人内臣的簇拥下,前呼后拥的离开。

  赵昕的脸色一下子就铁青起来。

  心中却是对张家人判了死刑!

  同时,在赵昕心中,王守忠、王守规兄弟,同样上了黑名单。

  不管,今天这位张才人来这春坊是不是他们兄弟怂恿的!

  对君王来说,任何挑衅都必须被严惩不贷!

  因为,皇权不可冒犯,不可挑衅,不可亵渎!

  当然了,赵昕同样清楚,现在不是他能强硬和可以反击的时候。

  该装孙子的时候,还是得装孙子的。

  韩信受胯下之辱,唐太宗有渭水之盟。

  但这都不影响他们成为大英雄大豪杰,反倒是若为了一时之气,把自己给搭了进去的话,那恐怕会变成一个笑话。

看过《大宋帝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