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宋帝王 > 第二十八章 风流官家

第二十八章 风流官家

  大宋皇城,是一个略呈正方形的宫城。四面开有七门,南开三门(宣德、左掖、右掖),东开两门(东华、移门),西开西华,北开拱辰。

  其中,东华门与西华门正对,开出一条宽大的东西横街来,将这大宋的皇宫分为南北两个组成部分。

  南是外朝,北是禁中。

  在横街以北,又有宣佑门与拱辰门正对,开出一条同样宽敞的南北直街,于是又将这宫城禁中分割为东西两个区域。

  东为君王、妃嫔、皇子生活、听政之所,西为内廷机构与生活服务场所。

  于是,这巍巍皇城,被两条横贯其中的大道,分割为三个独立区域:南区、西北区、东北区。

  而在这三区中,西北区最是核心、重要。

  因为,此区分布着紫宸、垂拱、崇政、延和四殿。

  特别是崇政殿与延和殿,乃是大宋帝国的大脑与心脏。

  如今的大宋官家赵祯日常听政与召见大臣,都是在这两殿进行。

  和往常一样,赵祯从早上起来,就一直频繁的召见宰臣,听取诸有司的事务安排,处理有关州郡的人事任免。

  一直忙到晚上,赵祯才终于可以喘上一口气。

  于是,一直侍立在其身后的内臣们,立刻便奉来各种膳食,又捧来种种汤饮,以供这位官家选用。

  赵祯却是看着面前琳琅满目的珍馐佳肴,忽然想起了什么,于是问道:“今日春坊之中,寿国公一切起居可还安顺?”

  “回禀官家,臣闻杨怀敏奏报,国公在春坊,一切安顺,起居无恙!”作为赵祯身边最得力的内臣,张惟吉立刻就上前报告,他还将一份从内侍省取来的起居记录,奉给赵祯。

  赵祯于是接过来,草草的看了一遍。

  然后,这位官家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瞎胡闹!”他重重的将记录着爱子起居诸事的书册丢到了张惟吉面前:“皇后是怎么回事?张卿,你给朕说说!”

  虽然这起居录上,只有文字,而无具体描述。

  但在赵祯看来,却就是自己的皇后,又在故意和他的爱妃较劲。

  张惟吉连忙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陛下,臣以为,皇后或许是事出有因……”

  “嗯?”赵祯敲了敲自己面前的桌子,若有所思。

  他知道,张惟吉是只忠于他的内臣。

  而且,为人正直而有骨气,满腹经纶,胸有沟壑。

  便是外朝的宰臣们,也都说‘张都知有古君子之风’。

  这对内臣可是极为罕见与难得的评价!

  而张惟吉也对得起宰臣们对他的评价!

  从一个小小的黄门,到现在的入内内侍省都知、提举在京司库务,张惟吉一步一个脚印,走的踏踏实实,而且在每一个位置上,都做的非常出色。

  让他管茶税,一年就超额完成了三年的征税额度,而且,舆论还高度评价,没有认为他有横征暴敛或贪赃枉法的事情。

  让他监地方,三年就抓了十几个贪官污吏。

  其中,甚至还有知州这样的方面大员。

  叫他担任元昊告官使,出使元昊,回来张惟吉就马上报告元昊要反,请求立刻整顿边防,加强沿边的军事部署!

  而,那还是景佑三年。

  更难能可贵的,还是这个内臣有军功!

  去年,张惟吉受命前往并州和汾州招募士兵,支援范仲淹的麒延路。

  当其带着并、汾招募的军队,赶到麒延路时,正好遇到元昊进攻。在仔细审视了敌我情况后,张惟吉勒令士兵勿要轻敌妄进,稳扎稳打,于是成功的逼退了元昊。

  这就不得了了!

  大宋官家,从来都喜欢用有军功的内臣。

  所以,张惟吉回来后就被任命为入内内侍省都知,以本官提举在京诸司库务。

  简而言之,就是让他管赵祯的钱袋子。

  对张惟吉的信任与爱护,已是溢于言表。

  “臣或以为,皇后许是知道了一些事情……”张惟吉趴在地上说道:“臣听说,辛巳日,国公醒转后,便逐内殿头王守规……”

  “后,守规兄守忠乃请罪于国公,自请出知京东路……”

  “今日,守规却忽然迁宁华殿……”

  赵祯听着,神色渐渐肃穆起来。

  良久,这位官家忽然笑了:“张才人真是胡闹……”

  “才人喜欢守规忠贞、细致,想要守规伺候服侍,可以直接和朕说的嘛……”

  “这样……”这位官家站起来,吩咐道:“张卿,你替朕去一趟宁华殿,将朕的意思告诉张才人,就说,春坊的事情,才人以后就不要管了,才人安心在宫中抚养公主就好了……”

  “张卿再替朕走一趟保庆殿,叫苗才人明日就搬迁春坊,照顾和抚养寿国公!”

  张惟吉于是便立刻领命拜道:“臣敬奉官家旨意!”

  “张卿先等等!”赵祯却是叫住了就要拜辞的张惟吉,命人找来一张宣纸,然后取来笔墨,在这宣纸上用飞白字体,写下一段话,然后交给张惟吉:“卿连夜出宫,去将此诏,交给申国公,让申国公按照朕的要求去做……”

  这就是要内降文字,以授宰臣,命令宰臣遵照执行了。

  而自赵祯即位以来,他很少内降文字干预两府执政。

  于是,张惟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拜道:“臣敬奉诏!”

  这位都知知道,事情可能要大条了。

  因为,官家内降文字,是瞒不了人的,迟早会被人知道的。

  如今大宋宰相为什么会有‘千岁’这样一个半贬义的称呼?

  就是因为当年官家内降文字,命时任首相张士逊替他给张才人的伯父张尧佐开后门的时候,在纸上以‘千岁’相称。

  于是,一下子整个汴京都知道了。

  张士逊没有办法,只好赶紧给自己建了一个宅邸,名曰‘千岁堂’来自黑,才算涉险过关。

  从此,大宋宰相,就会被他的正敌用‘千岁’来调侃。

  所以,张惟吉不敢怠慢,带着天子的中旨,除了延和殿,他悄悄打开来,看一眼。

  只这一眼,这位都知就缩了缩脖子,然后摇头叹道:“人尽道柳三变风流人物,但……如今看来,当今官家才是真风流……”

  为一宠妃,而给首相讲好话、说情。

  这位官家已经是第二次了啊!

看过《大宋帝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