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宋帝王 > 第三十一章 外戚(2)

第三十一章 外戚(2)

  刘永年,自是刘家的人。章献明肃刘太后的刘!

  其祖父就是武胜军节度观察留后、赠太尉、中书令刘美。

  准确的说,应该是龚美。

  只是,刘太后认其为兄,让他承袭了刘氏的香火与祭祀。

  自然,刘美家族也就成为了太后的外家。

  刘美死的早,刘太后还没有掌权就去世了。

  但刘美的两个儿子,却都非常受刘太后宠爱、重视。

  长子刘从德,当年可是威风八面的人物!

  十八岁就以崇义使真拜恩州刺史,不久又知卫州,可惜,刘从德年纪轻轻就早夭了。

  死的时候才二十四岁,刘太后伤心欲绝,于是,一天之内提拔和任用了数十名刘从德生前的身边人,据说当时连伺候刘从德起居的下仆,都被授官了!

  真是一人挂点,鸡犬升天!

  刘从德本人更是追授荣国公赠保宁军节度使。

  刘从德死的时候,他的儿子还在襁褓,于是被接进皇城,由刘太后带在身边抚养,就是现在赵昕面前的这位刘永年。

  赵昕对他没有印象的最大原因,是因为在赵昕的前世,其即位之前,这位便已经病逝了。

  说起来,他本不会死的。

  当时,赵昕的父亲病重,于是,命赵昕以太子监国。

  年轻气盛的太子,决意好好表现一番。

  于是,打算柿子捡软的捏,拿交趾人练练手。

  便询问时任首相昭文馆大学士贾昌期:“爱卿啊,孤有意加强广南路的防备,你觉得,派谁去合适呢?”

  狄青肯定是不行的。

  所以,贾昌期想来想去,推荐了时任太原马步军都总管的刘永年。

  荐词中,贾昌期赞誉刘永年说他‘勇冠三军,智且多谋,仁爱士卒,使能安广南者,必永年也!’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于是命中书堂除刘永年知邕州兼广南西路步军都指挥使。

  刘永年到任后,就积极整顿广南西路的军队,率领百姓,开辟梯田,修建水利设施。

  结果,因为太过积极,染上了当地的疫病,不过两年就病逝于邕州,遗表送到汴京,赵昕读之潸然泪下,尤其是对其末尾的遗言,尤为感动——夫交趾者,汉唐之故土也,五代沦丧于夷狄,始于中国分,此诚天下之殇矣……今臣将死,唯憾一也:再不能为陛下临阵讨贼,先渡富良江!

  可惜,这感动终究也抵不过时光的侵蚀,到得赵昕晚年的时候,假如不是有人提起,他都不会记得曾经有一个外戚大将,替他镇守边疆,将死之时,遗表之上,字字泣血,铁骨忠胆,让人感叹!

  回忆着往事,赵昕微微的在心中叹息了一声,再看着自己面前,依然年轻、强壮的刘永年,这个他前世素未谋面,但却为了他的野心与国家,而死在了数千里外的广南西路的外戚,于是,赵昕笑了起来,笑的灿烂无比。

  刘永年却被笑的有些心里发毛。

  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国公,臣可是有可笑之处?”

  赵昕摇了摇头,道:“孤见爱卿,如见唐太宗见李卫公,唐肃宗之遇郭太师,便知已得良将名臣,故而自喜!”

  刘永年闻言,内心感动和兴奋的不得了,立刻就叩首拜道:“臣惶恐,安敢与先贤比?独愿为国公犬马、爪牙而已!”

  李卫公、郭太师,这可都是大唐的名将、柱石啊!

  国公一见面,就许自己为大宋的李卫公、郭太师?在刘永年看来,这就是话本上的故事与传说照入现实!

  史书不都这么写的吗?

  古代的先王明主,遇到大将贤臣,都是喜不自胜。

  汉昭烈更是有三顾茅庐的典故留下来。

  想到这里,刘永年就忽地自伤起来,他俯首拜道:“只是,臣卑鄙,恐怕要有负国公重望了!”

  “怎么会?”早在前世,赵昕就已经摸清楚了这大宋士大夫与贵族们的心理。

  这些家伙,别看平时精的和鬼一样。

  但,在遇到君王简拔、亲近的时候,智商自动下降一百点。

  虽然之后就会迅速恢复过来,但是呢,在当时,却会被君王完全掌握主动。

  简单的来说,就是皇帝说什么,他都信!

  便是君王让他去和辽人干一架,都会有人做的!

  休说是性格本来就容易激动的刘永年了,便是老辣如老年富弼,沉稳如晚年韩琦,也难免如此。

  说到底,在古代封建社会的环境与文化背景下。

  君王已经被神化了。

  士大夫大臣贵族们心里面,或多或少的都有忠君思想。

  而且,在一般情况下,只要不和他们的切身利益发生根本冲突,那么,整个大宋上下,没有官员士大夫会不以忠君为第一目标的。

  其实,别说是现在北宋的这个环境下了。

  后世的一些存在君主的国家,譬如泰国、霓虹,也都依然存在大批保皇党,甚至有些人只是听到国王/天皇的声音,就激动的不能自已,感动的泪流满面。

  故而,赵昕此世根本不在乎自己是否太高调!

  他只担心自己太低调,以至于天下人都不知道,大宋已经天降圣王来!

  因为,越多人知道,越多人相信,他的权力和地位就越高,自身也越安全!

  旁的不谈,就说为何赵昕只说一纸文字,就让两府集议来讨论?

  为什么?

  因为两府不敢不重视,也不得不重视他的文字啊。

  他们但凡敢有丝毫轻慢,消息只要传到西京洛阳,信不信过几天,洛阳的元老大臣和勋臣贵戚们就能组团来汴京保卫国本,保卫社稷,保卫国公了!

  让那些人进京的话,这朝堂上的两府大臣,就都要鞠躬下台了。

  因为,他们的能量,超乎想象!

  正因为清楚这些,赵昕肆无忌惮!

  他拉着刘永年的手,让他坐到床榻前,亲切的道:“孤说卿可为孤的李卫公,卿就可以!”

  这让刘永年感动的稀里哗啦,当场就流着眼泪道:“国公信重,知遇之恩,臣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卿言重了!”赵昕眨着眼睛,在心里说道:“朕不需要卿鞠躬尽瘁,只需要爱卿和爱卿家族的力量!”

  刘永年和他的父祖叔伯,可是三代人都担任过殿前司的都指挥、左右龙、神卫的指挥使,侍卫亲军的马步军诸指挥官甚至皇城司的诸管勾,也都有刘家和其姻亲、故旧担任。

  这支力量,若能掌握在手中,利用的好了,未来赵昕成年后就不必再和前世一样,受到文官们强势挤压了。

  而在现在,有了刘家的保驾护航,赵昕最起码不用担心被乱兵杀到面前了。

  在禁军里,刘家人说话,甚至比宰执们说话还有用!

看过《大宋帝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