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宋帝王 > 第三十二章 忽闻汴京有圣王(1)

第三十二章 忽闻汴京有圣王(1)

  刘永年的到来,彻底改变了这春坊内外的格局。首先是,他带来整整一个指挥的禁军!

  而且是天武军左厢的第四军的第二指挥!

  不熟悉北宋的人,可能不清楚这个指挥的厉害。

  大宋禁军,有上四军:捧日、拱圣、骁骑、天武。

  其中,捧日、拱圣、骁骑都是骑兵,只有天武是步兵。

  天武军分左右两厢,每厢设三军,每军五指挥!

  但,在正式编制外,天武军还特别设置了第四军,用来安置那些受伤或者年老不能作战的老兵。

  第四军的第二指挥,从来都是专门用来安置那些曾经立下战功,但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再上战场的老兵!

  这些再不能上战场的老兵,从来都是赵家最忠心,最信任的部队。

  自然,俸禄也是很高的。

  按照制度,上四军的军饷是每月一贯钱(实付),第四军还额外能领一份抚恤和贴职钱。

  像他们受命来保护赵昕,就能每个月额外再领五百钱加上一石米。

  此外,还有赏赐,逢年过节能拿个红包。

  所以,这些禁军士气高涨,一来春坊,就马上改变了春坊上下原本懒懒散散的局面。

  不过两天,春坊内外就都收拾了一遍,排除了大量安全隐患。

  包括了十多个废弃的柴房和几个旧房子,因为被他们发现可能有火灾隐患而被直接拆除。

  此外,原本春坊内的宦官们,悄咪咪挖的狗洞,也都被堵死。

  顺便,这些禁军还从春坊里抓了两百多只老鼠出来就地处死。

  这让赵昕非常满意。

  除此之外,刘永年还带来了十几个文官。

  这些人在刘永年指挥下,很快就将春坊内的藏书重新整理、分类了一遍。

  接着,春坊上下,就被这些人盯上了。

  什么时候出去,什么时候进来,进的哪个门?

  这些文官都要仔细查问,并记录在案。

  谁要是出去没有汇报、请示、许可,进来没有及时报告,那就等着被打板子甚至逐出皇城吧!

  而偏偏,负责此事的是刘永年。

  所以,春坊上下都是敢怒不敢言!

  因为,刘永年可不仅仅是外戚功臣之后这么简单。

  这可是个杀神!

  几年前陕州有巨盗郭邈山,占山为王,杀人越货,地方官束手无策,官家就派了刘永年为陕州都监去搞定这个事情。

  于是,刘永年到任后,先派人查清楚了盗贼们所在的地方,然后半夜抹黑带着十几个家丁与家臣,摸到盗贼窝里面,手起刀落,一刀一个砍了个干干净净。

  天亮后,一检查首级,足足有二十五枚!

  彼时,刘永年才十八岁。

  去年辽人遣使来汴京送来辽主绘像,同时想带大宋官家绘像回去。

  和过去所有辽国使团一样,这一次辽人也想搞事情,就随便找了个借口在汴京城里搞鬼,拿了个块大石头把驿站的门给堵了。

  而那驿站门又太狭窄,仅能容一人过去。

  在所有人一筹莫展的时候,当时受命管勾皇城司的刘永年跑上前去,两只手就抱起了那块巨石,丢进院子里。

  于是辽人震怖,大宋这边也是目瞪口呆。

  所以,春坊上下的宦官、宫女再不满也只能忍着。

  实在忍不了,也得忍!

  没办法,这春坊这里给的钱多啊!

  谁家不是一家老小等着吃饭?

  他们明白,只要他们敢请调春坊,明天,这个名额就会被人抢走。

  于是,春坊在波澜不惊之中,彻底变了模样。

  不止是比过去干净、整洁、卫生了。

  上上下下的人做事也认真了起来。

  里里外外的出入,也开始严格起来。

  赵昕也终于也能睡得安稳了。

  时间也慢慢的向前走,转眼间,就到了二月已丑(初十),这一天,是赵昕前世好水川之战爆发的日子。

  所以,一觉醒来,赵昕就紧张起来。

  他怕夏竦和韩琦,为了他们身上的袍服颜色,违抗命令,私自出兵。

  毕竟,为了诱敌深入,元昊那个家伙,可是下了大本钱的!

  他不止自己亲自出现在了大宋探子的视线中,更大摇大摆的宣布要集结重兵,攻打大宋的西北重镇渭州。

  所以,韩琦一激动就咬钩了。

  他在没有得到中书批准前,就派兵出征。

  甚至,他连隔壁麒延路的范仲淹也没有招呼。

  韩琦迫不及待的想要获得一场大胜,既报三川口一箭之仇,也扬自己的威名于天下。

  结果却是,为元昊所趁,大败亏输,丢光了几乎整个泾原路的野战部队。

  也正是受此刺激,其后韩琦终生不再言战。

  所以,赵昕害怕和担心韩琦脑子发热,不是没有道理的。

  但他那里知道,直到今天,汴京出发的使者,才刚刚抵达泾州。

  而中书也考虑到了,若派一般人,夏竦、韩琦可能会不给面子。

  所以,派来泾州督办此事的是馆阁校勘欧阳修。

  欧阳修是范仲淹的老搭档,老伙计了。

  当年,范仲淹因朋党一案而被贬出京,欧阳修也一起跟着收拾包裹被赶出了汴京,贬到了夷陵当知县!

  这可比范仲淹还惨!

  起码范仲淹被贬,也是知州。

  不过,随着范仲淹起复为陕西经略安抚副使,同情范仲淹和他的朋友们的章得象出任知枢密院事,早在景佑年间就给范仲淹喊冤的杜衍升枢密副使,而连女婿和门生都是支持变法的晏殊出任三司使。

  欧阳修也随即起复,于去年七月重回汴京,继续为馆阁校勘,主持编修《崇文总目》。

  而欧阳修的文名,天下皆知。

  他和韩琦、夏竦也都有交情。

  更紧要的是,陕西经略判官尹洙与欧阳修乃是亦师亦友的存在。

  所以,派欧阳修来,又有中书的命令和官家的旨意。

  夏竦、韩琦再有脾气,也得服从!

  更何况,欧阳修不止是带着中书的赦命来的。

  他还带来了官家的亲笔密诏,这密诏是给陕西经略安抚招讨司里的走马承受与钤辖们的。

  命令说的很明白:使夏、韩不从命,斩之!

  而在欧阳修到泾州之前,就已经有快马,将汴京有使者,带来官家与中书的最终决定的消息,传到了在泾州的韩琦、夏竦以及在延州的范仲淹耳中。

  于是,当欧阳修踏入泾州时,大宋西北方面的三员重臣,早已经带着沿边三路的主要官员,在衙前恭候了。

看过《大宋帝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