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宋帝王 > 第四十章 国公圣明(3)

第四十章 国公圣明(3)

  赵昕听到富弼的声音,于是坐起来,端正身体,然后道:“正言来了啊……快快免礼……”便对左右吩咐:“为正言赐座!”

  于是,便有宦官搬来一条椅子,放到赵昕对面,将富弼请过去。

  富弼表现的战战兢兢,只敢将一半屁股坐到椅子上。

  这让赵昕看了就笑了起来:“正言不必拘礼!”

  富弼的性子,他又岂能不了解呢?

  对富弼来说,他人的尊重,就是这位右正言最看重的东西。

  而来自君王的尊重,对其更是犹如生命一般宝贵的事物!

  所以,赵昕知道,富弼现在完全是拘谨。

  “孤听说,正言得除流内铨?”赵昕问道。

  “蒙官家信重,国公不弃,微臣乃以粗鄙之躯,浅薄之识而当大任,实在是诚惶诚恐,诚惶诚恐啊!”富弼连忙起身拜道:“愿国公略展圣思,降下德音,以教微臣!”

  赵昕听着,顿时就呵呵笑了起来。

  两岁的孩子,笑起来声音和铃铛一样。

  于是,赵昕道:“正言请起……”

  待富弼站起来后,就问道:“今岁选人情况如何?”

  “回禀国公,今岁流内铨任满选人三百五十四位,成资选人七百八十五位,又有年未满者三百四十八位……”富弼老老实实的汇报着自己所拿到的数据:“皆以到部并交付其出身以来文字,经查验无误,确为本人!”

  所谓任满、成资、年未满,都是北宋官员资序的称呼。

  其中任满大于成资大于年未满,按照制度转官、除授之时,应当按照这个排序来排队。

  只不过呢,制度通常都是用来打破的。

  有关系有门路的话,所有限制都是废话!

  旁的不提,现在赵昕只要一句话,就可以直接让一个选人升入天堂或者掉入地狱,无论其政绩、出身与水平如何!

  “一千四百八十七位选人转官两百……”赵昕微笑着对富弼道:“天恩浩荡啊!”

  富弼点点头,拜道:“此国公之德也!”

  要没有眼前这位寿国公,一千四百八十七转两百?做梦吧!

  应该是一千四百八十七转八十甚至更少吧!

  反正,国家历来选人,铨曹四院加起来一年春、秋两铨,可能也就两百至多四百人的额度。

  赵昕却是顿了顿,又问道:“爱卿可知,今岁铨曹四院诸选人中有多少人合尖了?”

  富弼一楞,旋即答道:“此事,微臣暂时还不知,但应该有五十人吧!”

  赵昕听着,却是颇为惊讶:“竟有着许多?”

  大宋王朝,有着严格的官员等级制度和差遣除授限制。

  京朝官为什么牛逼的缘故,就是因为他们可以破除磨勘制度的许多限制,从而以三四十岁的年纪而为知州、知军、知县。

  选人出身的官员就苦逼许多了。

  许多人熬一辈子,也熬不出头。

  因为,想要从选人,变成京朝官,需要的已经不再仅仅是政绩了。

  他们还需要人脉、运气以及关系。

  因为,大宋王朝为了中央集权的需要,也为了打压和限制地方权力,做出了前所未有的变革与制度安排。

  这个变革和安排,不仅仅体现在了经济和制度上。

  更体现在官员体制安排上。

  选人为什么又叫幕职官?因为他们是从前唐代和五代的节度使藩镇除授的那些官职,属于外人,需要戒备和提防。

  京官为什么大于选人,因为他们是赵官家自己录取的进士以及自己考察、审核后提拔起来的亲信,是自己人。

  所以选人要是想转京官,就一定要接受从头到脚到祖宗三代的全面考察。

  除此之外,他们还需要举主。

  不是一个,而是五个。

  且其中必须有一个是监司官!

  而且这个监司官必须是这个官员所在地的路转运使或者提举常平公事或者提点刑狱公事。

  为什么?

  因为以上三者,皆是赵官家自己亲自除授的。

  举主对该官员,承担着一切责任,负有连带义务。

  也就说,若他们举荐和担保的这个人升官后贪赃犯法,渎职害命。

  他们一体承担,一体追责!

  于是,在北宋,选人想要转京官,千难万难!

  没有足够的政绩和足够强大的人格魅力,是无法说服五个高官为一选人联名担保的。

  而一般来说,能够凑齐五个举主的选人,再怎么说,他的能力和才华,都是无可辩驳的。

  举个例子,如今的大宋陕西经略安抚副使知延州范仲淹,就是从选人杀出来的!

  范仲淹当年科举,只是考中了蔡奇榜的乙科第九十七名,连个同进士出身都没有捞到,自然不能为京官,只能沦落为选人,初除广德军司理参军,一个九品芝麻官。

  但范仲淹就是杀了出来,成为了大宋官场上的又一个奇迹!

  而在大宋每一个选人,每天早上起来所想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怎么凑齐他的那五个举主。

  凑齐五个举主后,就叫合尖,如同造塔的最后一项工程上顶一样。

  一般来说,每年的选人铨试能有十来个人合尖成功,便已经是邀天之幸。

  注意,这还包括了秋铨的人数。

  但今年一个春铨就有五十人合尖成功?

  赵昕不由得疑惑起来。

  就听富弼解释道:“此皆国公之洪德也……今岁,国公得天授,官家龙颜大悦,开恩科嘉选人,诸路有司,岂能不顺应天心,以德百官?”

  “哦……”赵昕顿时释然,明白是什么情况了,下面当官的趁着皇帝高兴,手指就松了松。

  特别的放宽了条件和资格,于是就出现了这么个破纪录的情况。

  当然也不排除,这些人里面混进了关系户。

  但再是关系户,能够成功合尖的,都是人才!

  至少说明,这个人的交际能力和活动能力或者钞能力非常强大!

  想到钞能力,赵昕就想起了一个人,于是微笑起来,对富弼问道:“今岁流内铨到部名单爱卿可带来了?”

  富弼连忙拜道:“微臣带来了,国公可要观览?”

  赵昕点点头。

  “请国公稍候,微臣去命人献来!”富弼于是起身再拜。

看过《大宋帝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