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宋帝王 > 第六十五章 用人之道

第六十五章 用人之道

  送走晏殊与富弼翁婿,赵昕就坐在床榻上,闭门沉思起来。“富弼,终究还是嫩了些……”他心中寻思着。

  如今的富弼,将将三十来岁,在生理上来说,富弼或许已经成熟了。

  但在正坛上,却太年轻了。

  三十来岁的人,哪里能像晏殊、吕夷简、章得象这样的老辣正客一样,行事谨慎,一步三思呢?

  当然了,现在的大宋,需要的就是富弼这样的年轻人。

  要做事,就不能想太多。

  真要朝堂都是晏殊、吕夷简们,那就不用做事了。

  大家天天坐在朝堂上,互相瞪眼睛吧。

  不过,这个事情也给赵昕提了一个醒。

  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

  总得多找几个备胎才好。

  只是……像富弼这样优秀的备胎,真的很难找!

  短期内,这汴京城里能与之相媲美的,更是非常稀缺!

  譬如,蹴鞠踢的和高俅一样好的文彦博,现在正在麟州修地球呢!

  而欧阳修、张方平、贾昌期这样的大臣,年纪又太大了,赵昕现在难以掌控。

  至于比富弼年轻的那些人。

  像王安石、曾巩,现在都还只是一个毛头小子,恐怕连正治是什么都没有弄清楚。

  忽地,赵昕的脑海中闪出一个名字。

  “知制诰知谏院梁适……”随之,有关梁适的履历,就在赵昕脑中浮现。

  与富弼、文彦博、欧阳修这样才华横竖都溢,文章秀美,辞藻华丽的大文豪不一样。

  梁适就朴实的很了。

  文章写的很一般,诗词歌赋同样很一般,就连做人做事也是如此。

  但,大巧不工,重剑无锋。

  梁适的文采虽然一般,但他的治世能力,在赵昕看来,在当代无人能及!

  五年前,梁适自知淮阳军左迁兖州。

  在兖州任上,梁适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他改革的遗泽,甚至在赵昕前世之时,都受益无穷!

  因为,正是他,将兖州变成了大宋的鲁尔工业园,一个一年产铁一百二十万斤的超级怪物!

  而北宋一斤,大约有六百八十克,一百二十万斤就是八十一万六千吨。

  这是什么概念?

  晚清张之洞创办的汉阳铁厂,一年钢铁产量才十二万吨!

  英国工业革命前,全国钢铁产量一年最多不过七八万吨。

  而在如今的大宋王朝,山东兖州,躺着一个年产量超过八十万吨的超级怪物。

  恐怕全球除大宋外的其他所有国家的生铁产量加起来,也不足兖州生铁产量的一半。

  而梁适在兖州的改革,放在后世,其实见怪不怪。

  他只做了一件事情——放开束缚,打破限制,生产承包,责任到人。

  其实就是把原来由国家专营的铁矿山与冶炼工坊,承包给私人。

  再和这些人签订合同,约定收益分成为官二民八。

  于是,生产力迅速提高,生产效率不断增加。

  几年之内,兖州的生铁产量就翻了三倍。

  更涌现出了一大批技术精湛,工艺精良的冶铁锻造商。

  想到这里,赵昕的心就火热起来。

  他前世初期,最缺的就是梁适这样的人才了。

  可惜,到他掌权时,梁适已经辞官归隐,哪怕他亲自遣使,屡次邀请,也不肯出山,因为他已经被正坛伤透了心,再也不想涉足其中。

  这让赵昕真的是遗憾不已。

  如今,梁适正值壮年,满腔抱负。

  赵昕相信,他只要勾勾手,梁适就会屁颠屁颠的跑来效命。

  但问题是……

  和富弼一样,梁适也是范仲淹的朋友。

  两人的交情很不一般!

  像是去年,范仲淹拜任为陕西经略安抚副使,当时,赵祯很不放心范仲淹,于是想在沿边也玩老赵家祖传的大小相制、异论相搅,打算将范仲淹的一生之敌高若讷派去麒延路知永兴军,以牵制和监视范仲淹。

  当时,朝野噤若寒蝉,哪怕是富弼也不敢发声。

  因为,这是祖宗制度!

  只有梁适,不顾传统和自身前途,挺身而出,上书劝阻,直言高若讷要是到了麒延路,那范仲淹就不要做事了。

  于是,赵祯这才作罢,以高若讷判流内铨,作为补偿。

  因此,梁适也上了范仲淹的朋党名单。

  换而言之,赵昕若再用梁适,恐怕朝中就要有话说了。

  更会给范仲淹迎头一击,恐怕他这辈子都无法回朝了——国本身边都是你的人,你还想回京?做梦吧!这辈子就在延州老老实实戍边吧。

  “所以孤得想办法,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赵昕寻思着,于是便睁开眼睛,对着一直侍奉在旁的甘昭吉吩咐:“甘崇班,明日卿替孤去召一个人……”

  “请国公吩咐……”

  “天章阁侍读权判尚书刑部高若讷!”赵昕吐出这个名字。

  “臣谨奉德音!”甘昭吉立刻躬身,将这个事情记在心中。

  而赵昕则在嘴角溢出一丝微笑来。

  高若讷,是一把好刀啊!

  将他叫来,既可以让朝野内外看到,他这个国本,不是偏听偏信的人。

  更非是会偏袒和偏帮新党的。

  虽然事实也是如此。

  在经历了前世的失败统治后,赵昕已经明白了。

  哪里有新党、旧党啊!

  不都是一群士大夫地主贵族吗?

  新党是地主士大夫,旧党也是地主士大夫。

  变法来变法去,还是在地主士大夫的一亩三分地里打转。

  所以,前世赵昕到了晚年,就已经看破了。

  于是,这些人身上所包裹的标签和伪装,全部脱落。

  什么忠奸善恶是非正邪,统统淡去,只留下了两个概念。

  一个叫可用、有用。

  一个叫没用,不能用。

  于是逐其不可用不能用者,用其可用、有用之人。

  世界顿时就清静了许多,国家的政事也重新畅通起来,可惜,那时候他已经老了,身体机能全面衰老,于是,再也无力改变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面临失败。

  好在,他运气不错,竟能活出第二世来!

  “好刀要用在对的地方……”赵昕笑起来:“如今使用高若讷,正是合适!”

  因为,赵昕若没有记错的话,今年冬天,高若讷就要因为父丧而去守制。

  你看,这不就顺理成章的可以将梁适扶正,而别人还没有话说。

看过《大宋帝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