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宋帝王 > 第六十七章 落子定川寨

第六十七章 落子定川寨

  于是,隔日,也就是第二天,五月丁卯(十九),高若讷就带着王闻,到了春坊。赵昕闻之,就笑着对甘昭吉道:“高敏之果然有能力!”

  便来到前殿,接见两人。

  “臣天章阁侍读、权判尚书刑部若讷……”

  “臣礼部员外郎、三司修造判官闻……”

  “拜见国公!”

  “两位爱卿请起……”赵昕高兴的对两人说道,然后就假惺惺的问道:“两位爱卿,可是有事欲要见孤?”

  高若讷马上就给王闻使了个颜色,后者立刻就趋前拜道:“启禀国公,臣闻陛下授国公判将作监,而将作监旧职,今已为臣所领……”

  “臣虽粗鄙、愚钝,见识少,却也知君臣上下尊卑之分,故不敢僭越,乃诚惶诚恐,伏乞国公布德施泽,下降德音,为修造案上下略作指挥……”

  赵昕听着脸上笑容灿烂无比。

  他知道,从此以后,他就将掌握修造案的权力了。

  而修造案,虽然只是三司户部八案之一。

  主官也不过七品的员外郎,但其权责却非常大!

  按制,修造案统管三京城市修葺、维护以及全国道路、桥梁建设、维护,并负责边防訾堡的修建与维护。

  同时,其还负责管理在京陶瓦竹木等与工程建设有关的国营作坊、工匠。

  是一个典型的北宋官署机构。

  位卑而权重,职小而事多。

  对赵昕来说,修造案也算得上是一个合适的练级之所了。

  因为,它安全,几乎没有风险。

  哪怕就算出了漏子,也影响不到国家,更不会影响到他这个国公的威名。

  在修造案里,赵昕再怎么折腾,也不会引人注意。

  毕竟,工程建设这种事情,动不动就是三年、五年为时间单位。

  就拿范仲淹当年建议修建的捍海堰吧,全长三百公里,从天禧五年动工,一直到天圣四年才完工。

  彼时,范仲淹早就已经调走,并且连新履职的官职任期也要结束了……

  这就是工程的好处了。

  背锅有别人,好处自己拿。

  而且,因为不会涉及任何国家纷争、派系斗争,所以在正治上百分百安全。

  是一个合适的落子之地。

  所以,赵昕只是稍作推辞,就在王闻的‘再三恳请’之下,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

  然后,他就问道:“王卿,修造案今岁已经开工的工程底子,卿可带来了?”

  王闻马上就道:“回禀国公,臣都带来了,此刻就在殿外,国公可要观览?”

  赵昕点点头。

  于是,王闻立刻拜道:“请国公稍候片刻……”

  不一会儿,他就带着人,将一个大箱子,抬了进来,放到赵昕面前,打开,拜道:“国公,此修造案今岁诸般事务底子……”

  赵昕看着那堆满了文书的箱子,顿时就有些头大。

  无奈,他只好问道:“沿边訾寨的底子在那里?”

  王闻于是在箱子里翻翻找找,很快就拿出了四本厚厚的册子,递到赵昕身前:“国公,此府麟路、麒延路、泾原路、环庆路、秦凤路等沿边州县所呈今岁訾寨情报及修造案备修、备建名册……”

  赵昕接过来,点点头,然后打开这些文书,看了起来。

  于是一个个在他前世如雷贯耳的西北重镇映入眼帘。

  刘璠堡、清涧城、莲花堡、瓦亭寨……

  这些大宋沿边军寨的大小、规模、城墙高度、厚度、城市水井多少以及粮仓、守备军械的情况,全部都被如数记录在这些文册上。

  不夸张的说,元昊要是拿到这四本文册,那么,大宋沿边五路虚实就全部落到他手里了,他可以为所欲为的随意进出。

  但赵昕却只是从那些著名的寨訾一眼略过,急速寻找着一个名字。

  终于……

  它映入眼帘。

  定川寨!

  一个在现在平平无奇,甚至连在大宋自己绘制的官方舆图上都没有名字和位置的小訾寨。

  寨墙不过一丈高,訾寨之中只有两口水井,常备守军不足一百人。

  与其说它是军事要塞,不如说它就是一个泾原路前线的预警岗哨。

  这从修造案给它的备注也能看出来——去年韩琦曾上报了泾原路诸訾的整修情况,请求国家拨款修葺、加固,这个定川寨也在名单里,但修造案没有理会,只批准了三川堡等少数七座訾寨的修葺与加固。

  到了今年二月以后,沿边开始坚壁清野,韩琦又请求加强泾原路外围警戒防御。

  这定川寨同样被放入了名单里,但修造案照样不予批准。

  理由很简单——定川寨太偏太远,而且道路崎岖,地势狭窄。

  三司官员考察过了,这个地方别说西贼了,大宋自己都嫌弃。

  所以,不值得在这里浪费钱粮。

  但,在赵昕眼中,文书之上的定川寨三字,已经燃起了熊熊战火,硝烟弥漫,刀光剑影,喊杀之声冲破天际,于是血泪斑斑,连山川和大地都被尸骨填满。

  “元昊!”他在心中冷笑着:“朕叫汝在此埋骨三万!”

  前世,定川寨之战,元昊方投入的野战兵力刚好是三万。

  于是,他将写着定川寨的资料的文书撕下来,捏在手里,然后递给王闻:“此寨,宜当扩建、加固!”

  王闻接过那页文书,悄悄的瞟了一眼:“定川寨?”

  他完全没有印象。

  不过,这是国公的意思,那他当然没有意见。

  于是,俯首问道:“伏乞国公示下……”

  “寨墙须当三丈高,一丈厚……”赵昕说出了自己的要求:“以石为基,务求坚固……”

  “寨城要尽可能的扩大,城墙上要起码可以容纳两千之士防卫!”

  “其他,要和刘璠堡一样,做到即使贼寇有三万人,短时间内也奈何不得!”

  “今冬之前,必须完工!”赵昕做出了最后也是最严格的要求。

  王闻听着傻了,他唯唯诺诺的道:“国公……这恐怕……”

  赵昕瞪了他一眼,根本不给他拒绝和推辞的理由与借口:“孤听说,种世衡筑清涧城,三月而城……”

  “种世衡,武臣而已,爱卿为修造判官,难道连建城都不如种世衡这样的武臣?”

  于是,王闻没了脾气,只能俯首拜道:“臣谨奉德音!”

  赵昕却眨着眼睛,对他道:“此事爱卿勿要惊动他人,最好连陕西经略司也不要惊动,就和泾原路当局商量,以修造案为主,尽快拿出方案来,不惜代价,在入冬前孤要看到爱卿的功成文书!”

  他要将定川寨,经营成元昊的伤心绝望之地!

  自然,能不泄露风声就不泄露风声。

  赵昕很好奇,当元昊大军杀到定川寨之下,结果发现自己眼前的根本不是什么小寨訾,而是一个坚固的堡垒时,元昊的神色会怎样?

  他会不会喜欢这份礼物呢?

看过《大宋帝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