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奸宦巨星 > 新生 二
  安芸所说的“试镜”“片场”之类的词秦毅都不懂,可“太监”这词他明白,当了一辈子太监,新生以来第一件事就是要继续做老本行吗?安芸所谓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最后机会,竟是要他再走老路吗?

  不是。

  秦毅虽不知这里究竟是哪国,风土民情又是如何。可他明白,无论怎么变化,都没有人会甘愿身体残缺。而安芸若是当真要带他去伤残身体,断不可能是这副怒其不争的模样。他看得出,安芸虽态度不客气动作粗鲁,但话语中总是透着一丝关心。只有真正关心你的人才会因为你的懦弱而恼火,安芸对他并无恶意。

  那么……他摸了摸下巴,秦毅本人足有一星期没刮胡子,新长出的胡茬已经很明显了。会让他刮胡子去“试镜”太监,莫不是去假扮?而以安芸那光明正大的语气看,他们一定不是去做什么欺骗人的事情,那所谓试镜,应该就是扮演。试镜有可能失败,所以扮演一词还不算全面,而是挑选合适的人去扮演这个太监。所以说,秦毅应该是个伶人,还是个不出名只能勉强混口饭的最下等的伶人。

  略一思考,秦毅便将他们今日要去做之事以及秦毅本身的身份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只是他有些不理解,秦毅能得到的肯定不是好角色,那么一个下等伶人饰演的不出彩的太监,却还要安芸好不容易争取过来,莫非这国家伶人地位很高?

  虽说前生伶人在秦毅眼中不过是最下九流的人物,他们宦官是被迫变成不男不女的模样,伶人却是硬生生将自己养成那副样子。而且伶人多是哗众取宠的角色,就算是最出名的名伶,也不过是达官贵人的玩物。通房丫鬟尚且占个大丫鬟的名分,伶人却是玩腻既弃的东西。

  前生的经历并不会影响秦毅的判断,他喜欢看一些风土民情的书籍,知晓每个国家的习俗都大不相同。通过安芸的只言片语,他判断此处伶人的地位应是比普通人高的。

  秦毅思索时安芸已经忍不下去了,这人以前窝囊但是至少还算听话,现在倒好,像个木头桩子一样杵着不动,这是被打击坏了?不过安芸不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又看不惯男人窝窝囊囊的,她才不会安慰秦毅,只会暴力突破!

  于是就被安芸按着脑袋进卫生间刮胡子了,全程由芸姐操刀,毫无压力的学会了如何使用刮胡刀,代价是耳侧贴了块创可贴。

  下楼的时候秦毅有些不适应地摸着创可贴问一直沉默不做声的安芸:“脸上有伤痕,是试镜的要求吗?”

  安芸:……

  尼玛秦毅什么时候学会反讽了!

  其实她应该庆幸秦毅住的是破楼,仅仅是对如此高层又坚固的建筑物心中暗叹了一番。要是进电梯,就算他再冷静再面不改色,估计也得拽着安芸脑袋发晕。

  事实上他已经开始晕了,一出门见到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就开晕,古代何曾见过这么多人和车?上了车之后就更别提了,秦毅真是铁青着脸坐在副驾上一动不动,说实话能保持这么淡定他已经很不容易了!

  安芸开车十分霸气,要不是有限速她能把奇瑞当赛车开。秦毅从未见过如此迅速的交通工具,又没有马,惊叹之余不由得心里没底,这万一甩出去那真不是从马上掉下来那么简单。

  好在秦毅自入宫以来学会的第一样东西就是面不改色,在宫里伺候必须学会不变色,否则几条命都不够用的。秦毅这一点学的很好,所以在安芸眼中,他还是那个颓废又失落的窝囊废。

  一路飞奔到片场,已经有不少人等在那里了,不过他们试镜的角色都是主要配角,秦毅却只是个炮灰一般的角色。本来这样的人物是不需要试镜的,基本上也没人跟他抢,只是秦毅在演艺圈默默混了两年没个起色,有台词的角色这是第一个。尽管副导演看在安芸的面子上决定用他,但实在是不放心,所以让他在大家试镜的时候跟着走个过场,只要不是太糟就行。

  秦毅下车时头还晕着,现在更是一片茫然。看着眼前这些露大腿露胸脯涂得花枝招展的男男女女,严重怀疑安芸是把他领到了出了新花样的青楼。安芸穿着长衣长裤,秦毅只认为此处衣着与前生大不相同,并没有觉得不妥,况且现在是冬天,气温零度打转,那位姑娘您穿的不冷么!

  最搞笑的是一个超短裙的姑娘,她是真知道冷,冻的脸都发青了,拽过一件大衣就穿上。可是她那两条长腿还露着呢,只穿大衣有什么用呢?

  除了讨好恩客,秦毅想不到别的解释。

  安芸和副导演是大学同学,关系很铁,一下车这哥们就跑过来了。跟安芸寒暄了几句,说话间将秦毅上下打量了一番,有些不确定地问安芸:“不是,他真没问题?看着怎么傻乎乎的?我可是知道这小子这两年光演死尸和群众背景了,这角色虽然不是什么重要角色,但起码两三集内还是很占戏份的,他要是演不好……”

  “一会儿试试,不行你就否了,不用给我面子。”安芸十分爽快地说。她也知道秦毅那德行,这次是她出于人道主义伸手相助,但是秦毅要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她也不会再帮他什么了。

  副导演韩哲点点头说:“你放心,大面上过得去我都不会卡。他这不是什么重要角色,没人争,不过好在能上个镜露个脸。有这经验以后再做龙套待遇也能好点。”

  安芸点点头,她也是这个意思,演艺圈混个出头不容易,她也没多大本事,最多就是帮秦毅打开条路罢了。

  “几点开始?”安芸看了下手机,已经八点半了。

  “九点。导演晚上还要和投资方吃个饭,估计下午四点就得走,所以先安排主要角色试镜,估计轮到他导演都走了。你先让他在旁边看看他那段台词和剧本,好好准备准备。”韩哲说完就走了,导演到了,试镜很快开始。

  可能要等上一天,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坏事。毕竟秦毅经验不足,在这里多看看多学学总是有好处的。

  秦毅此时也从茫然回归淡定了,他刻意站在一个角落里,能够听到一些人的对话,以方便了解情况。通过他们的只言片语他确定这里并不是那勾栏之地,至于那些人的衣物,应该是这里民风开放,不介意露出四肢。而伶人筛选需要展现自己的一些优势,露大腿的基本都是腿长腰细,露上衣的多是胸大脖子长。在这里穿着奇异并不醒目,反倒是他这样素面朝天的才是真·奇装异服。

  安芸走过来,见他在打量其余的演员,神色很淡然,看起来没那么让人窝火了。和以往变化不大,但感觉人比以前明亮了一些。

  “怎么样?”

  秦毅想了想,捡最关键也最不暴露自己无知的话说:“我可能素了点。”

  安芸点点头:“你又没化妆,还穿几十块的地摊货,当然比不上他们。不过你也没必要打扮的太时尚,你压根就没有知名度,又试镜个龙套,要是穿的太扎眼,容易招人恨,低调点没错。”

  很多词语听不懂,秦毅只是点点头没回答,暗暗将那些词记住,慢慢揣摩。

  时间很充裕,安芸拿着刚从韩哲那里敲来的剧本给秦毅讲解。

  这是一部披着历史剧皮的古装言情偶像剧,导演是个新锐导演,十分擅长把历史片用偶像剧来糟践。里面人物基本脑残,角色基本雷人,阴谋比阳谋还敞亮,偏偏主角智商都为负,明摆着的陷阱还往下跳。男的一律要美人不要江山,女主角是聪慧无比拖后腿,女配角是比女主角略逊一筹却在大结局前总是能占上风。

  安芸对这种古装偶像剧并不感冒,但这种类型能够流行必有它的原因。不过这些问题都不是秦毅该考虑的,他演的只是一个刚出场时和第一女炮灰沆瀣一气的太监统领,主要任务是跟女炮灰密谋一下,在小太监面前耀武扬威一下,露出几个阴险毒辣的笑容,然后死的时候一脸的不可思议,死不瞑目的样子。顺便一提,第一集出场,第二集就死了。

  秦毅听着自己的戏份只觉得有趣,这个角色最后死去那绝对是必然,事实上以剧本上描述的智商来看,这位根本不可能混到太监统领的地位。果然就算时空都不一样了,人心还是不变的。前生坊间流传的话本也是如此,明明讲述的故事十分不合理,可民众却偏偏喜欢看。虽然无趣了些,但只是假扮这等角色,对他来说还是很容易的。

  他的前生,就是在用一生来演绎。伺候的主子喜欢什么样子的人,他便要将自己变成什么样子;手下会服从什么样的人,他就让自己作出那样子。与现代演员不同的是,他的演技稍有差池,失去不是饭碗,而是生命。

  听着安芸不断说着“古装剧”要注意什么,“古人”如何如何的话,最后又扯到上映之后会怎么怎么样,秦毅突然问:“有现代剧吗?”

  安芸以为他是在问有现代剧的角色嘛,忍不住把剧本卷成筒在他肩膀上敲了敲:“想什么呢,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先把这个拿下,想拍现代剧之后再说!”

  果然有吗?秦毅心中暗暗一笑,看来他不缺了解这个世界语言的导师了。不过……安芸所说的“电视”“网络”之类的东西要去哪里找?听起来很寻常的样子,哪怕秦毅再落魄也能有一样吧?

  正寻思间,另一边试镜已经开始一个多小时了,看了几个重要配角后,导演的脸逐渐发青了。就算男主角是内定的,可是既然公开试镜那总要走个过场,可是人现在还没到是怎么回事?就算有后台也不至于这么嚣张吧,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

  这时一辆帅气的跑车直接开进来,停在摄影棚旁边,一个穿着低腰紧身裤长腿笔直屁股挺翘的男人走下来。他长得很帅,个子也不矮,就是抱着旁边那一看就是纨绔子弟的胳膊,扭着胯谄着笑走过来。

  他们太过拉风,吸引了大家的视线。秦毅在角落里看着那长腿翘臀的男人,难得地扯了下嘴角。

  怎么说呢,套用刚才安芸的话,难得的“演技派”,和当初的他一样,用演技来讨好旁人。视线扫到他挽着的那年轻男人脸上,一脸的嚣张与不耐,有着纨绔子弟独特的败家气息。

  好演技,只可惜,以色/事人,就算爬得再高,也抬不起头来。不是别人会看不起,而是自己内心深处会将自己低看一等,地位再过,也总会觉得别人在藐视自己。

看过《穿越之奸宦巨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