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奸宦巨星 > 新生 七
  虽然秦毅已经初步掌握了在新世界的窍门,可接下来的生活就是一场灾难。

  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的他就犹如才三四岁的孩子,什么都需要学,可三四岁的孩子不会接手机没人骂他啊!

  开机那天早上他是被安芸从被窝里揪出来的,安芸直接拿着钥匙闯进来,并毫不避讳男女之嫌地将光着上身的秦毅拎起来,揪着他的耳朵一通吼:“你胆儿肥了是吧?昨天我给你打了千八百个电话你不接也就算了,今天还敢关机!想不想接戏了?想不想缴房租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破屋子一开始签三年合同,还两个月就到期了!”

  很好,一大早就听见噩耗,秦毅仿佛已经看见自己□□里的一万多块钱长着翅膀扑哧扑哧飞走了!

  情势比人强,他十分顺从地点头说:“是,芸姐,我马上就要没钱了。”

  安芸一愣,秦毅这二傻子居然会真诚地喊她一声芸姐,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要知道秦毅这人,能力一般却死要面子。干啥啥不行,一股窝囊样,偏偏还大男子主义。当年和苏沁然离婚他一口咬定是自己看不上苏沁然在演艺圈里跟这个那个传绯闻让他不爽把人甩了,其实谁都知道真相,就他自欺欺人地一个人玩得乐呵。

  昨天秦毅不接电话的时候,安芸还以为他突然反悔,嫌弃太监的角色太低下不想演了,简直气不打一出来。否则以她的性格,又怎么会当年揭短说出秦毅死要面子一直不肯承认的缺钱的事实呢?对于秦毅来说,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脸。

  然而今天秦毅不仅没有恼羞成怒,甚至做小伏低地承认自己马上要山穷水尽了,还特别依赖地叫她一声姐?

  看安芸脸色秦毅就知道自己可能说漏了,这不是原主人会说的话。但他已经是秦毅了,就算要扮演这个人,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他本就打算潜移默化地一点点改变自己在安芸心中的印象,今天算是一个契机。

  “芸姐、小芸,你喜欢哪个称呼?”秦毅光着上半身斜靠在床上挑眉看安芸,“我突然觉得,以咱俩的关系,称呼应该更亲密一些,之前的太生疏了。”

  是的,以他们的关系,秦毅就算在她面前装孙子都是应该的吧?自从秦叔去世之后她费心费力地照顾这个米虫好几年,他要是还敢在自己面前装相真是一巴掌拍死他算了,没良心的东西。

  “叫芸姐,小芸是你能叫的?”安芸一把掀开秦毅的被子,“麻溜的洗洗跟我去片场,今天开机,昨天韩哲告诉我这个角色定下是你了。”

  被子掀开,只穿着四角内裤的秦毅默默地拽过床单,默默地裹住自己下半身,默默地走进浴室。

  安芸:……

  那个,大早上的,秦毅果然还是正常男人啊。艾玛没被打击弄得不举真是太好了,至少以后还能找老婆!呵呵……安芸略尴尬。

  半小时后。

  某御姐一脚踹在秦毅浴室门上,怒喝:“赶紧的滚出来,别以为姐不知道你能挺多久,五分钟就差不多了!”

  秦毅:……

  所以说,尴尬害羞什么的,跟芸姐完全不搭边啊!

  大清早一柱擎天还被女人盯着进浴室并踹门,明明很尴尬,却是秦毅从未有过的体验,很有趣。

  不是没见过美人,前生大庆朝(注:厂督的前生乃架空时代)多少美人费劲心机得在后宫内,只为博取帝王一笑。不是没有性子泼辣的女子,但这等泼辣却好似小野猫一般,虽然有锋利的爪子,却在帝王面前安安分分地缩起来,这等女子,能极大地满足男人的征服欲。

  可安芸她不是泼辣,她是活生生的把猫培养成了老虎。明明只是中人之姿,眼神却无比坚毅。巾帼不让须眉,便是如此吧?若是寻常女子如安芸这般只怕会被秦毅归为不知检点一类了,但安芸不一样,她的态度太自然,眼睛太干净,丝毫没有那等想法。

  此人,值得一交。

  对于秦毅来说,相信一个人容易,但结交一个人却很难。他相信此人是因为了解这人的能力背景以及弱点,拿捏住他的软肋由不得他不做事。秦毅的相信,都是建立来威胁与利益的基础上的,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安心。所以他败了,到最后那年轻帝王站在血肉堆成的金銮殿上,高高在上地俯视他,带着胜者的姿态说道:“你可知你败在哪里?”

  败在人心。他心中默默回答。

  这年轻的帝王还未登上王座,一无所有之下敢于冒险,敢于将自己的信任交付出去,不拼一定会死,拼一把还有活路。他只会威逼利诱,年轻的皇帝却会收揽人心。

  十分可笑的,有些时候,一腔热血,却远比机关算尽要强大得多。

  可是年轻的王者,你此时一无所有可以相信旁人,若是你做了这九五之尊,享尽权力的滋味,还会如此时这般坦诚吗?人,总是能够同甘苦,却无法共富贵的。权财是一把软刀子,能将所有美好的感情磨钝。

  反观现在的秦毅,一无所有,无一物可图,正是此时,他才能够全心地相信安芸,将她视为友人。

  晨起时被安芸闹得尴尬,秦毅不是没想过将安芸视作伴儿。她认真善良,真相处下去,说不定他们当真能走下去,一生一世。

  不过转瞬秦毅便将自己的想法推翻了。他了解自己,就算现在拥有了一切,填补了内心的沟壑,却无法抚平过去的伤痕。他是个见识过世间丑恶的阉人,今早在浴室里自己解决时,脑中幻想的不是安芸闪着奋斗之光的脸庞,而是记忆中的鞭笞和绳索。

  他是个残缺之人,哪怕身体修复了,内心也深藏着丑陋的疤痕,再也无法治愈。

  短短数日他便清楚,安芸是个善良大方的女子,她值得更美好的人。对于这个女子,做知己,远比做情人要好。只有这样,这来到异世后第一份美好的关怀才能永远留在心中,不被破坏。

  想通了这一节后秦毅对待安芸的态度变得更加自然。

  “芸姐,”上了车秦毅还不忘揶揄一下安芸,“你真是处变不惊啊!”

  安芸当然明白秦毅什么意思,瞧了他一眼,觉得这人倒是顺眼了不少,会开玩笑了。犹记得秦叔还没去世时的秦毅,与苏沁然新婚燕尔,一脸容光焕发的样子,还曾调笑她不够温柔、男人婆,找不到对象。

  秦毅这是死灰复燃了吗?

  “见多了就惊不起来了。”安芸一副“你大惊小怪了”的表情,“我刚进公司那会儿还不是经纪人,当一个当红小天王的助理。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把他从女人或者男人身上拉起来,一开始还捂脸尖叫一下,后来都习惯了。想想其实挺赚的,你们也就看看A/片,我这纯现场版的,还都是当红偶像主演的。”

  A/片,秦毅默默记下这个词。身为男人,他大概能够猜到这是什么东西。过去都有春/宫/图,现在科技(在电视上新学的)这么神奇,能够将人的举动记忆下来重现,自然会有真人表演,是男人都懂的。

  不过从安芸平淡的语气中,秦毅读出了她过去的艰辛。

  演艺圈这条路不好走,但还是有无数人前仆后继地闯这座独木桥,也是因为它魅力无敌。

  秦毅之前只是试镜和看电视,不明白其中魅力。直到真正踏入演戏这个门槛时,才知道自己过去想的太简单了。

  《深宫》这部片子主要讲述了一个女人如何在众多女人中脱颖而出,独占帝王荣宠的故事。其故事情节狗血淋头,在秦毅这个经历过古代宫廷那活生生修罗场的人看来简直就是错漏百出,甚至完全不合逻辑。可这一堆的缺陷,依旧无法掩盖演戏的魅力,以及明星的光辉。

  王尧在本片是主角,一人饰两角。前两集中他饰演被皇后迫害的元帅,铁骨铮铮,宁死不屈。他主要饰演的角色是元帅在抄家灭门中被老管家舍下自己儿子性命救出的元帅独子,老管家故意将其养废,不教他武功,不教他兵法,不告知他身份,希望他永远那么快快乐乐地活下去。

  可是命运让他偶遇了年幼被皇后迫害的皇子,也遇到了他一生的劫难——女主也就是后来的荣庆皇后。

  前半部分剧情是女主和王尧共同帮助皇子成为帝王,后半部分剧情就是与王尧相恋的女主却阴错阳差嫁给年轻的帝王,于是一边在深宫里和太后斗和皇后斗和妃子斗和宫女斗和太监斗,另一边还不忘勾搭王尧给自己丈夫戴绿帽子。最后王尧被心生妒忌又怕他功高盖主想取他兵权的皇帝害死,女主一个深宫妃子非常诡异地跑到战场抱着王尧哭得稀里哗啦。接着一抹眼泪忘记旧情人,开始了她霸气的夺宫之路。最终皇帝因为害死挚友早逝了,女主儿子上位,女主垂帘听政,成为真正的掌权者。

  果真是……帝王是天下间最可怜的男人么?

  秦毅看着剧情梗概,真是特别为剧情中的皇帝流一把辛酸泪啊!

  莫名地,前生失败后的惨痛经历,那无可治愈的伤痕,有那么一点点恢复的起色了。

  哪怕你一代明君千古传诵,到后世不还是被人品头论足外加一顿编排吗?虽然不是他大庆朝的新君,但是心中格外的舒爽!

  因为对剧情产生的莫名的好感,秦毅便更加用心地看起别人演戏来。安芸不可能每天跟着他,能抽出时间接送他就已经很不错了。好在韩哲看在安芸的面子上将秦毅的日程拍得满满的,让他整天呆在剧组里,吃住都包了,不用安芸来回接送。

  什么?前两集就死翘翘的太监怎么会日程满满?

  请认清一个事实,秦毅的身份是群众演员,一部古装剧里,需要的背景板是大把的大把的!只是一个露脸的太监根本算不上什么,不露脸的死尸、士兵、老百姓、太监乃至宫女那是大把大把的啊!

  考虑到他工作的重要性,韩哲利用职务优势,将他安排到自己的房间,两人一个标间。

  换言之,这个不叫苦不叫累穿上女装不叫变态的万能群众演员,他是打算用到拍摄结束了。反正雇一个也是雇,雇两个也是雇嘛。别看群众演员不起眼,能够近距离观摩演员演戏,对他们有很大帮助的。

  秦毅脱下身上完全不合身的宫女衣物,对着不远处安排下一波群众演员的韩哲露出一个“感激”的微笑。

  一阵冷风吹过,韩哲拢了下羽绒服,果然大冬天拍戏就是冷啊!

看过《穿越之奸宦巨星》的书友还喜欢